征途

第四百四十七章 宫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雷云风暴 本章:第四百四十七章 宫斗

    天佑以为解决了窥视者就算没事了,只要等到晚上,与楚王见上一面就算完事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然而他实在是有些低估了那些被豢养在深宫,整天无所事事的嫔妃们的无聊程度。

    一直等到半夜,不但说好的楚王没有出现,就连姬瑶也是不知去向,连阿香都开始有些着急了。偏生为了保密,这处别院仅有几个下人维持,而阿香是为一负责人,就算想去找姬瑶也走不开。无奈一群人只能在这处别院中大眼瞪小眼。

    更让天佑郁闷的是,不但楚王和姬瑶失踪,连他们的晚饭也失踪了。

    宫里能提供膳食的地方大体分为四套系统。一是御膳房,只负责楚王一家子的膳食。当然,如果楚王要在宫内设宴,也是由御膳房负责供应饭菜的。第二种是食堂。这个食堂不是指吃饭的地方,而是一个专门的机构,专门负责宫内除楚王一家子和侍卫之外的其他所有人员的膳食。第三种则是火头军。这个不是什么机构,而是羽林军自带的伙食供应单位,专门负责所有军士的餐饮问题。最后一种是小灶。这个是某些嫔妃口味独特,或者喜欢自己动手做菜,就会在自己的住处弄个小厨房,一般也只提供她们自己和部分较为亲近的侍从、宫女的伙食。

    天佑他们住的这个小院子属于平时闲置的空置别苑,自然不可能有小灶。而火头军只负责宫城内驻扎的兵丁们的伙食,自然不会给天佑他们送饭。

    按身份来说,天佑是楚王唯一还活着的儿子,也就是王子,所以应该由御膳房负责他的饮食。可问题是天佑身份是保密的,除了姬瑶之外,宫里就没几个人知道他的身份。这种情况下自然不能指望御膳房还能知道给他送饭。

    至于说食堂……人家是跟本不管送饭的,都是宫女、侍者们自己得空了过去吃或者让关系好的同伴帮忙带回来的。

    天佑他们倒是不介意跟着宫女下人们一块儿吃,可问题是天佑他们显然不能自己去食堂,而现在他们又没法派人去取饭回来。姬瑶离开的时候可是明确和天佑以及阿香说了,在她带着楚王回来之前,这院子要完全封闭,禁止任何人员进出。也就是说,他们跟本不能去取餐。

    面对这个尴尬的处境阿香也是急的团团转。一方面她要照顾好天佑他们,另一方面她又不能违抗姬瑶的命令让其他人离开这个院子。虽然她自己是个例外,可以出去,但问题是整个院子里她是唯一负责人。如今又出现姬瑶失约的意外,她跟本就不敢离开。这自相矛盾的状况让阿香很是难受,可偏偏对她来说这还是个死结,不管怎么做都要至少违反一条姬瑶的直接命令。

    “没事没事,不用担心,我这儿还有些干粮,要不你们也先跟我们一起凑合一下吧?”天佑怎么说也是个穿越者,而且属于价值观比较正常的那种,加上穿越之后一直混迹在社会底层,自然不会歧视下人。事实上跟这夕颜到处流浪的那些年,他几乎什么人都遇到过。有时混的比较惨,他甚至和叫花子搭伙在破庙里住过。相比之下宫里这帮下人都算有身份的了。

    当然,天佑不介意,阿香他们可不敢真把他当普通人看。不说修士的身份先天就高人一等,哪怕他是个小猫小狗,只要是姬瑶带回来的,那也得当祖宗一样给供起来才行。所以对天佑的好意这帮人是说什么也不愿意接受。反正饿一顿又死不了人,让王妃知道他们没给天佑准备食物,反而还要吃天佑带的干粮,那可真的是有可能危及生命的事情。所以大家的思想都很清晰,坚决不肯吃天佑的东西。

    无奈,实在说不通,天佑他们只好自己解决了一顿。

    其实以天佑和柒小妹她们的状况,别说一晚上,就算十天半个月不吃东西也没多大事情。虽然修为还没到能辟谷的地步,但比普通人扛饿是一定的。

    因为不知道姬瑶会不会大半夜的带着楚王来搞突袭,天佑他们也不敢好好睡觉。虽然床啊、被子啊的都很齐全,可他们也不能真的去躺着啊。万一楚王半夜过来,他这穿一身内衣出来也说不过去啊。

    反正修行本身也有一定的睡眠效果,天佑他们干脆就用静坐理气来代替了睡眠。

    今天一天修行的时间太长,他们已经没法继续吸纳灵气了,所以只能通过理气来调理、夯实吸纳的灵气。就这样一直静修到寅时,天佑的眉头忽然就皱了起来。

    他刚刚又听到了有人接近这处院子的声音,而且不是巡逻的兵士。起先天佑以为是路过的侍从或是宫女,但很快他又现不对,因为这人走路步伐很轻,节奏也不对,不像正常路过,却是走走停停很是小心的样子。

    刚注意到此人的奇怪举动之后天佑最先想到的就是会不会是楚王来了。

    因为姬瑶之前和天佑说过他的身份需要保密,所以天佑就猜想这会不会是楚王为了保密而半夜一个人摸过来了。毕竟作为一国之君,楚王身边是不可能少了各方势力的眼线的。所以他如果白天大摇大摆的过来,肯定是甩不掉身边那群人的。但如果是趁着凌晨的这个时间,一个人悄悄的潜行而来,那就完全可能做到彻底的掩人耳目。

    但是,很快天佑又排除了这个可能。一来楚王不大可能真的一个人过来,最起码也要带上姬瑶一起才对。这二来就是那人的脚步声不对劲。

    楚王虽然不是正牌修士,但他也不是一般人。虽然天佑对楚王了解不多,但根据他所知道的信息,楚王应该是有修为在身的,而且很可能还不弱。虽然一定没有姬瑶那么厉害,但至少应该接近甚至过了紫霄宫的仙长基本等级要求。也就是说楚王可能是个9o级左右的高手。

    天佑如今才刚刚进入炼血期,也就是说才36级而已。就算他灵觉敏锐,五感极强,按理说也绝不会这么轻易现有意潜行的楚王才对。

    这个被天佑现的人虽然故意放轻了脚步,但天佑听的出来,这个人应该不会功夫,至少还没进入炼体境,不会任何提气功夫,相对修士来说脚步实在太沉。

    一个人如此鬼祟的接近这处院子,天佑自然不能当没现。然而还没等天佑做出什么行动,院子外面却是突然传来一个陌生宫女的惊呼声,大叫着:“什么人?啊……有刺客……抓刺客啊!”

    在这寂静的夜里,这一声女高音可谓是穿透力极强,附近好几支巡逻的羽林军队伍几乎同时听到了呼喊声,立刻就转身朝着声音出的方向冲了过来。

    原本天佑以为对方是打算进入院子做点什么,谁知道那人居然没进来,在院子外面就这么喊了一嗓子。不但把天佑吓了一跳,也把其他人都惊醒了。

    柒小妹她们都在打坐练气,自然是立刻就被这喊声惊醒。所有人都第一时间扭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然后天佑第一个反应过来。这尼玛是故意搞事情啊!

    要说宫里人最忌讳什么?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见解,但“刺客”这个东西绝对是能排进前三没跑的。

    这三更半夜的,突然有人吼了这么一嗓子,侍卫有可能不进入一墙之隔的院子里来看看嘛?显然不可能。

    别说是姬瑶的口头命令,就算有太后的懿旨也不行。抓刺客就是在保护楚王的安危,这种时候侍卫们拥有第一优先权,除非是楚王的命令,什么人也拦不住他们。

    天佑原本是在防备着那人进入院子里捣乱,谁知道她在外面就来了这么一下,实在是让他没想到,而且就算想到了,以他目前的情况也跟本无力阻止。因为他跟本就不能让人家看见。

    宫城里的守卫可谓是非常严密的,这么一嗓子当然不可能没人听见。事实上侍卫来的非常快,几乎就在这边声音落下的同时,不远处就传来了大量衣甲碰撞的声音。别说天佑,就连院子里的侍女都听见了。

    和衣而眠的阿香一个翻身就从床上到了地下,冲出房门,稍作停顿,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这才确定之前不是自己听错了。想到之后可能生的情况和姬瑶交代下来的任务,她的眉头不由的紧皱在一起,但很开便做出决断转身冲进了天佑他们居住的小楼。

    其实阿香翻身落地的时候天佑就知道了,所以等她冲进来,看到的就是已经站在堂屋中的天佑一行四人了。

    “公子!”

    天佑伸手制止了阿香继续说下去,抢先道:“我知道一会肯定有侍卫进来搜查,你是拦不住的。现在跑也不可能了。”

    “可是娘娘……”

    “我知道,所以我们会找地方藏起来,你先去门口,尽量为我们争取些时间,但也不要和侍卫起冲突。他们是职责所在,万一你被当做刺客同党只会徒增事端。”

    阿香也不是一般宫女,稍作沉吟便点头转身飞奔了出去。不是她不够稳重,而是不快不行了。宫里的侍卫多多少少都有点修为在身,何况久经训练,反应度不是地球历史上那些普通人组成的侍卫可比。就这么一小会,大群的侍卫便已经云集到了院门外。

    “站住。什么人?”两队御林军远远的看到对方,虽然知道在宫里碰上这种成建制的队伍多半都是他们自己人,但程序上还是要先警戒才行。

    “御林军西军寅十二小队。口令:安民。”

    对面声音明显轻快下来,先是自报家门道:“我们是西军寅十四小队。口令:保境。”

    口令对上之后两边的侍卫立刻向中间走去。

    听番号就知道,这两队人马就是一个编组的两个分队,互相之间都是认识的。还没靠近两边带队的校尉就已经开始互相询问起了情况。

    两队人马合兵一处之后便开始四下搜索起来,然后第一个现就是道路中间有一条血线,从路中间一直延伸到旁边的花坛中,看这血迹的样子是某人被砍了一刀之后喷出去的样子。

    要是没看见东西还好说,这一大片血迹,由不得侍卫们不紧张起来。于是搜索规模开始扩大,而这时候第一个被找上的就是天佑他们暂住的这处院落。没办法,那摊血迹就在他们院门外不到五丈远的地方。虽然因为转弯和树木的遮挡从这里并不能直接看到院门,但距离实在太近了。而且其实血迹喷洒到的那片花坛背后就是院墙了,这个距离要侍卫们视而不见显然不太可能。

    咚咚咚……砸门的声音从院门处传来。

    若是娘娘们居住的院子侍卫们还会客气点,但这是一处空院子。御林军负责巡视整个宫城的安全保卫,自然知道哪里住着什么人。这地方一直是空着的,只有几个负责打扫的下人居住,他们自然不用客气。

    早就等在门后的阿香却是没有立刻开门,而是静静听着门外动静。

    猛砸了几下院门没人应答,砸门的侍卫便转头去看带队的校尉。

    那校尉倒是果决,直接一挥手道:“把门砸开。”御林军的第一要务是保卫王宫安全,其他都是次要。何况现在还是正在搜寻刺客。

    早准备好的阿香一听外面要砸门,赶紧将衣服整理了一下,不是弄好,而是弄成衣衫不整仿佛急急忙忙套上去的样子,这才赶在外面的侍卫砸门钱的最后一刻拉开了院门。

    装出一副还迷糊着样子,阿香看着眼前的侍卫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有刺客混进来了,我们要扫查,让开一边不要挡事。”那校尉有些不耐烦了,直接拨开阿香让后面的侍卫冲了进去。阿香想要阻拦,却不敢使出修为来,无奈只能嘴上喊两句算是提醒天佑人进来了。

    那校尉也没多想,依然把阿香逼在墙角和门的夹缝间,张口直接问道:“你是哪个宫的?腰牌呢?这院子里有几个人?”这校尉也是警觉的很,在没确认身份之前都不会轻信任何人,不能因为阿香穿了一身宫女的服装就真当她是宫女了。没有证明身份之前对他来说任何人都可能是刺客。

    阿香是正牌的宫女,自然是不会被现什么,但真正要担心的也不是她这边。

    侍卫们冲进院子,然后立刻散开开始四下搜寻,很快就碰上了刚刚爬起来的其他几个下人。不过当他们撞开中央小楼的房门时,看到的却是一间空屋子。这二层小楼上下一共也就六间房,还都是通着的,按说跟本藏不住人。

    这毕竟是王宫,侍卫们不可能和兵匪抄家一样到处乱翻,只能是把能藏下人的地方都打开看看,没现什么也就转身准备退出去了。不过……

    时间太过仓促,阿香和天佑跟本没来及和院子里的其他人串供。所以很不幸的,有侍卫从下人那里问出了不一样的供词。

    下人们不知道天佑他们藏了起来,所以自然告诉了侍卫们小楼里住着4位客人,而实际情况却是屋里没人。加上之前阿香说的话中也不包括这4名客人,这就出现了矛盾的地方。

    低级下人们不大可能在这种事情上说谎,所以那校尉第一反应就是阿香说了谎。

    “说。你是不是刺客同党。那房里的四个人呢?是不是就是刺客?”校尉抓着阿香的脖子一把把她提了起来,阿香虽然实力比他强,却只能装作弱不禁风,跟本不敢太大力挣扎。

    “咳咳……放……放我下来,你听我说!”

    现在还没定论,那校尉也不敢做的太过火,何况对方也说了要说,他也就没继续捏着阿香,而是让她落到了地上。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房里的人呢?”

    阿香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假装咳嗽稍微缓了口气,其实是借这个机会想对策。不过那校尉显然也是刑讯高手,知道不能给她时间,于是立刻再次掐住了阿香的脖子,只是却没有太用力,刚好保证阿香被控制住又恰好能说话的程度。

    “你……放开我。”

    校尉非但没松手,反而加大了一丝丝力度。嘴里则是恶狠狠的吼道:“再不说我掐死你。”

    “人……人被王妃带走了。”

    一听到王妃,校尉的手不自觉的就松了一分,但他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放过阿香。“说。哪个王妃?”

    “是姬夫人!”

    “姬瑶王妃?”楚王的妃子没有封号,一般都是直接叫全名加上王妃后缀,或者用王妃的姓加夫人两个字。两者代表的亲疏关系不同,所以阿香可以叫姬夫人,那校尉只能叫王妃。

    楚王的这些王妃中姬瑶显然是一个特例,虽然是王妃,但她的身份特殊,哪怕是楚王也不能说完全凌驾于姬瑶之上。所以一听说是姬瑶,这校尉也是立马软了三分。

    松开阿香的脖子,那校尉稍微缓和了一下语气问道:“你是姬瑶王妃的人?”

    阿香没好气的白了那校尉一眼:“你不是看过腰牌了吗?”

    “我以为……以为……”阿香的腰牌只能说明她为姬瑶服务,但不代表她一定是姬瑶的人,毕竟姬瑶的身份决定了她手下人特备的多,其中大部分姬瑶都未必有印象。这种人实在算不得姬瑶的人。

    阿香现在已经理清了思路,不再胆怯,叉着腰恶狠狠的道:“那里面本来确实住着4位贵人,都是姬夫人从紫霄宫带回来的客人,暂时在里面休息一段时间。晚上的时候夫人就派人来把他们都接走了。”

    “那他们为什么不知道?”

    “是夫人的意思,让不要声张。”

    校尉很想问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但他很聪明,知道问了也白问,因为只要阿香来一句“我怎么知道?有本事你问姬夫人去。”他就会彻底哑口无言。毕竟姬瑶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就算真要问,也只能找他们御林军的将军去旁敲侧击的印证一下,不可能真的去直接询问这个事情。反正这事他是搞不定的。

    事情到了这里也就没法继续问下去了,那校尉只能偷偷让人去姬瑶那儿找人问问阿香是不是姬瑶的人,还有就是通知一声他们将军。毕竟这事涉及姬瑶王妃,那就不是他能处理的事情了。

    虽然暂时相信了阿香的话,但那校尉也没就此离开,而是亲自到屋内转了一圈。

    此时的天佑就蹲在二楼中堂的房梁上,听着那校尉在一楼的楼梯口和阿香说话。在此之前已经有好几拨侍卫从他们下面经过了,其中还有一个比较机警的跳上来看过。只可惜胡青玄的幻术太完美,那人就和天佑隔着不到四尺远,睁着眼睛左看右看,愣是没现他们四个。

    不过,就在此时,天佑忽然听到那校尉又说:“之前客人们就住在上面吗?”

    阿香点头。“是的。不过现在已经没人了。”

    “你之前在睡觉,万一有刺客跑进来你也听不到,还是检查仔细一些的好。”

    阿香知道不能表现的太过刻意,不然会被看出破绽。加上之前已经有侍卫多次上去过,也没现天佑他们的身影,所以阿香本能的觉的没什么,也就没阻拦那校尉,反而故意道:“现在想来确实好生吓人,还是劳烦多检查一下,可千万不要藏了刺客才好。”

    校尉听到这话确实被骗了过去,觉的阿香应该真的没有窝藏刺客,不过话都说了,不上去看看也不合适。所以,最终那位校尉还是走了上来。

    原本已经成功躲过多次搜查的天佑他们并未把这校尉当回事,但当那家伙走到台阶转弯的时候天佑就意识到了不好。

    一般人对灵气的感应仅限于感应,而天佑却是可以实实在在的看见灵气的。所以,当他看到那位校尉的时候,就现他身上一股说不出的灵力正在迅向眼睛所在的位置汇聚。在天佑的视线中,就好像那人的眼睛在光一样。

    然后,天佑就突然注意到了那人的视线与自己的对在了一起。

    “糟糕,这人能看穿青玄的幻术!”天佑心中刚一蹦出这个想法便一个后仰翻身从房梁上翻了下去,因为那校尉已经把手中的钢镖扔了过来。

    哚哚哚的三声,几乎在天佑落地的同时从房梁后方的屋顶上传来。那校尉用的力气不大,显然试探的意味更浓,但此时说什么也没用了。

    “来人呐。”那校尉嚓的一声抽出佩剑就冲了上来。

    天佑赶紧摆手:“我不是……”话没说完人已经到了面前。不想莫名被戳个窟窿的天佑只能赶紧侧身躲开。只是那人显然不可能就此放过他。刺偏了的宝剑一横就平斩而来。天佑身后是柱子,没地方躲了,只能格挡。

    玄灵宝镜瞬间出现在面前,那校尉一剑斩过去非但没伤到天佑反而被一倒玄光轰飞了出去。咔嚓一声撞断了对面房间的门框摔进了屋内。这不是天佑故意的。事实上他也第一次知道原来玄灵宝镜被攻击之后会自动反击。这还多亏了那校尉修为不太高,所以反击的力度不大,不然就不是被击飞那么简单了。

    楼下此时已经传来了上楼的脚步声。校尉之前那一嗓子把外面的侍卫都招了进来,此时正往楼上冲。

    天佑看到阿香要动手,隐晦的摇了摇头。她现在不能掺和进来,这里的事情需要让姬瑶来出里,他们两个是不可能摆平的。

    阿香不愧是姬瑶身边的亲信,天佑只是用嘴型对她说了“王妃”两个字,她就立刻会意,转身就直接跑了出去。下面的侍卫还不知道上面出了什么事,只因为现了刺客,完全没想到阿香的问题,因此也没人拦她。

    看阿香离开,天佑也就放心了。看着重新爬起来的校尉,他慌忙摆手:“等一下,误会,都是误会。”

    校尉跟本没听他说了什么,在天佑解释的当口就再度挥剑杀了过来,不过人还没到天佑面前就被突然从天而降的虎妞一下按在了地上。

    “别杀人!”天佑只来及喊了这么一句就不得不转身面对楼梯口冲上来的士兵了。不过这些人并没有真的直接杀上来,因为最前面的那人上到楼梯最后一级台阶的位置后居然又做了个继续往上跨的动作,好像楼梯还没到头一样。结果自然不言而喻,这人直接摔了个大跟头,连带着后面的一排人都被挡在了后面。

    尽管暂时控制了局势,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天佑看了下还在往上涌的侍卫,干脆脚下一用力就上了房梁。

    宫里的房子层高都很吓人,侍卫们又没带长兵器,在下面跟本够不到上面你的天佑。连带着虎妞和胡青玄、柒小妹也被叫了上去,下面的侍卫虽然也能上来,但这房梁上毕竟空间不大,对方人多的优势施展不开,也就只能僵持着。

    天佑不是真的刺客,他不怕被包围,所以一边在打一边在解释。可惜战斗中压根没人听他的话。或者说其实有人听到了,但现在所有侍卫的想法都一样。管你是不是真的刺客,先控制住再说。

    在天佑努力抵抗的同时,阿香终于是跑到了姬瑶的寝宫外。按计划,姬瑶傍晚的时候就该带着楚王去和天佑他们见面才是。阿香虽然不知道具体事件内容,但这个时间点她是知道的,所以她也知道姬瑶肯定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不然不可能错过约定的时间。

    不过,即便知道姬瑶有事,阿香也不感再耽搁了。不管有什么情况,至少要先让姬瑶知道天佑那边和侍卫打起来了才行,不然万一耽搁时间久了再出点意外,那可就真的完蛋了。

    尽管正常来说这个点各处寝宫都该已经完全封锁了才是,但阿香毕竟是姬瑶身边的贴身侍女,很轻松的就叫开了寝宫的大门,只是还没等她往里走,就听门房的侍从问道:“阿香姐姐可是要见夫人?”

    阿香跟本没停,一边往里跑一边问:“夫人在哪间大殿?”

    姬瑶身份特殊,所以她的寝殿和一般王妃的寝殿不同,比之其他王妃的寝殿都要来的大不少,而且其中不止一座寝殿,还有两处偏殿,分别是做为修行、练功之地和阅读、存放书籍的藏书楼之用。因为平日里不一定每日都会睡眠,所以姬瑶有可能在三座大殿中的任何一座。

    然而,阿香才跑出没多远就听到后面门房里的侍从喊道:“阿香姐别跑了,夫人昨晚没有回宫。”

    “什么?”已经跑出很远的阿香一个急刹,用比之前还要快的度又飞奔了回来。“你说什么?夫人昨晚没有回来?”

    那年轻侍从点了下头,“是啊。夫人昨天下午出宫之后就一直没回来过。”

    得到确认的阿香瞬间就感觉一阵寒意从脚底升起。原本还指望请了夫人去救场来着,现在唯一的指望也没了,她瞬间感觉事情麻烦了。

    “夫人不在宫中,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呀?”原本还算冷静的阿香此时已经彻底慌了神。之前能冷静是因为有姬瑶这个靠山在,现在知道姬瑶指望不上了,她的底气也就没了,自然就开始慌乱了起来。

    阿香这边陷入麻烦的同时,天佑这边却是更不好过。

    僵持的时间太久,御林军自然不可能一点办法也想不到。这些侍卫不但找来了长兵器,更要命的是他们集中起了一帮子精锐战力,这下天佑就有点招架不住了。

    御林军本就不是一般部队,其中的好手更是有着相当修为水平。若是单对单天佑倒是不怕他们。凭借一些乱七八糟的手段,就算一对三、一对四天佑也有把握获得最终的胜利。然而目前的人数比显然已经不是一对三、一对四的问题了。更要命的是天佑知道这是误会,所以他一直在控制着没敢下杀手。这样一来战斗过程必然就变的束手束脚了起来。

    本来人数上就不占优,如今不敢伤人的情况下自然无法完全挥战力,于是天佑这边只能是节节败退。好在之前上房梁的办法多多少少还是起了些作用,限制了这帮御林军的度。但即便如此,天佑他们也是很快被从房梁上赶到了房顶上,而且从这里看过去,院落周围已经完全被御林军围成了铁桶一块,现在就算是想跑都没辙了。

    “主人,再这样下去我们就要被抓住了!”眼看着四周围不断爬上房顶的御林军高手,虎妞有些着急的询问天佑是否可以放开手脚战斗。以她的实力,如果放开手脚的话,就算打不过这些御林军,冲出去肯定是没问题的。但如今因为天佑说不许杀人,她的实力也受到了巨大限制,眼看着活动空间逐渐被压缩,她心里着急却没有办法。

    听到虎妞的建议天佑也是开始有些犹豫了起来。刚才到现在他已经战斗了不短的时间。体力什么的倒还其次,主要是对面的御林军已经打出了火气,从之前的抓捕为主变成了现在刀刀都是杀招。再这样打下去,出现伤亡就是必然情况了。而且更糟糕的是,如今这个情况下他们就算打算投降都不太可能了。就那些御林军此时的状态,天佑他们此时投降就和自杀差不多。只要他们这边一停手,对面绝对立马就会把他们剁成肉酱,跟本就等不到姬瑶来牢里救他们了。

    明白不能再这样了的天佑也是下定了决心。一招逼退围上来的御林军高手,天佑尝试最后一次沟通。

    “喂,你们就不能听我好好说话吗?再来我可真翻脸了。”

    尽管感觉自己态度很诚恳,但天佑看了眼周围。显然这帮御林军跟本没把他的话当回事。

    无奈的天佑只能将太一剑抽了出来,并且最后一次警告道:“我可要来真的了,不想死的都给我躲远点。”


如果您喜欢,请把《征途447》,方便以后阅读征途第四百四十七章 宫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征途第四百四十七章 宫斗并对征途447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