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25限

第十一章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滕真 本章:第十一章

    祁函克紧张地推推鼻梁上的墨镜,满脸的胡碴使他看来落魄也樵淬。他躲在“辉希”大学的校园路径,盯着来来往往的学生,搜寻着他要的目标。

    没想到,从头至尾他一直都在叶漠设好的陷饼中回旋。叶漠真的好毒,竟轻易看透他的弱点,将完全看不出伪装的孟隽云按排在他身边,让他放松警惕的同时一步步深入,直到绳索套人颈脖,勒紧呼吸时才有所察觉。但一切都已太迟。

    他垮了。“隐”自他的错误被“嗅觉”适时C入,跟着全线溃堤。他知道,老大为了泄恨,已广布眼线、下令将他生擒,以祭被毁掉的心血;而被叶漠摄人的偷盗过程,更使他成为头号通缉犯,还有“嗅觉”紧随其后……

    他已经无路可走、无路可逃。躲于美国贫民窟,整日得担惊受怕地掩藏面目过活。而每日比逃亡更让他心痛的却是不甘!

    他的缪萱,他最大的贪念——缪萱,仍在叶漠的怀中!凭什么叶漠就能拥有他渴求的女子,而他,却得以生不如死的惊惧结局“享受”后半生?

    他不甘!他真的不甘!

    所以,他又回来了。再次踏上香港的土地,做好了与叶漠同归于尽的准备。但,仅凭他G本无法接近叶漠。他清楚,只要他一天未被送人监狱,叶漠就不会松懈。

    他必须找个人来做饵。他想到了仇雅静。那个曾欲刺杀叶漠的女孩。她正合适充当他的工具。那么,在他死前,教她一个真正的杀人方法,也了结她的心愿——亲眼目睹叶漠死亡!

    “才一个星期没见你,肚子又大了好多!”陪缪萱办完休学手续,佟贞颜扶着她下楼,也惊叹地打量缪萱快速增长的腰围。“有去医院检查是男孩还是女孩吗?预产期在什么时候?夏淼汐吵着要当干妈,唠叨得我耳朵都快起茧了。受不了!”

    “预产期在下个月中旬。至于男孩还是女孩嘛,留个悬念。我和叶漠正在打赌呢。等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自会揭晓答案。”

    “你一定赌男孩!”猜都不用猜!佟贞颜下定论。

    “嗯!我要培养一个长得像叶漠,X子却南辕北辙的快乐男生。”缪萱笑嘻嘻地展望十年计划。

    佟贞颜很不合作地翻一白眼,对已婚女人的弱智行为深表同情。

    “我送你回家?”

    “不!叶漠会来接我。他现在办点事,很快过来。”

    “那我陪着你等,反正今天也没什么特别的事。”

    眼光随意漫游,对街有一辆看来眼熟的汽车——黑色的保时捷!在哪里见过?佟贞颜正想搜寻一下记忆,突然身后有个声音让她惊跳起,下意识地挡在缪萱面前,护住她。

    “仇雅静同学!你有事?”佟贞颜很不客气。上次划伤缪萱还不够?又想耍什么花样?

    “我……想跟缪萱道歉。”很奇怪,她的标志X火焰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犹豫。

    “好,你说完了,可以走开了。”佟贞颜冷漠地回答。这种人少惹为妙。

    “颜!仇雅静是好意。”缪萱展露笑容,“上次的事,别放在心上,我的伤口早已经好了。”

    “我可以和你谈谈吗?”仇雅静生涩地恳求,“这里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后C场,好不好?”

    “萱!不要!”

    但缪萱已经率先跟去。无奈,佟贞颜也只好尾随。

    “你真的很不明智!你的身体不方便,而仇雅静的真正意图你也不清楚。更何况,祁函克……”

    话还未说完,身后有只手掌推开她,握住缪萱的手臂强行拥人怀中。

    “祁函克?”缪萱惊呼!

    佟贞颜想要扑出抢救,但祁函克更快一步地从怀中取出准备好的黑色手枪,枪口对准佟贞颜。似乎仇雅静也未料会有这一幕,同样惊怔住。

    “聪明的话最好乖乖地呆着不要动。”

    “这件事与她无关。不许你伤害她。”缪萱挣扎,却挣脱不开。

    “与她无关?那么与谁有关呢?叶漠吗?”祁函克贪婪地盯着缪萱越发有韵味的脸,但当眼光移去她凸起的肚子时,声音变得恶毒了,“我当然知道是叶漠,所以,才特意回来和他算一算前账。否则,我永远不会安心的。”

    “你疯了!”其实缪萱心中也有恐惧,但她硬装出不畏的模样,好镇住祁函克。

    “是啊!我疯了!被你老公的手段、被你的无情逼疯了。”他轻抚她的发,直到现在她仍让他渴望。

    “叶漠本无意动手的,是你的贪得元厌将自己逼上死路,怪不得任何人!”

    “你闭嘴!”祁函克狂吼。

    这时,缪萱手提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缪萱痛苦地闭上眼睛。

    “是叶漠吗?他来接你了?那么,叫真正的事关者来接替你的同学,怎样?”他举起枪,枪口对准佟贞颜,恐怖地笑着,“乖乖的、亲爱的萱,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电话一声接一声,缪萱咬住唇,鲜血慢慢流淌而出。按下通话键,叶漠的声音传来。

    “休学手续办完了吗?我们还要去医院做例行检查呢。我已经在校门口了。”

    “漠!我走不动。”缪萱流泪,静静地抽泣,“你进来接我,好不好?在C场。”

    立刻挂断电话。祁函克冷冷地笑,将佟贞颜及仇雅静推人树丛。叶漠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赶到了。

    “不舒服吗?”他的第一反应便是检查她的脸色,“我们去医院。”

    “漠!祁函克他……”

    “对不起,缪萱的不舒服是因为看到了我这条走狗的缘故。”祁函克走出,手枪直对叶漠,“我们又见面了。”

    “你不该回香港的!”叶漠皱眉,握住缪萱颤抖的手,整个人变得僵硬。

    “不回香港你岂是永远都不会安心?难道你不想在我们之间作个了结吗?”

    “事情已经有了结局。”叶漠立刻用身体挡住缪萱,收紧肌R,蓄势待发。

    “错!”枪口顶上叶漠的额头,扣紧,“当我扣动扳机时,事情才算真正有所了结。”

    祁函克的手指顿在扳扣上,只要他稍稍一动,子弹便会穿透叶漠的脑袋。缪萱紧张得不能呼吸。她要怎么办?怎么办?

    千钧一发之时,被打晕在树丛中的佟贞颜悠悠转醒。见到这一幕,扑出。祁函克手一松,手枪脱手而出,他气急败坏地一手甩上她的脸庞,将她打飞出去,叶漠接住她的身体,放平地上。当起身时,祁函克早已捡起手抢,又一次对准叶漠。

    “去死吧!”

    扣动板机时,不知从何处冒出的叶之一拳利落地打歪枪口方向。而池田剑在看到躺在地上的佟贞颜时,更是一拳打歪了祁函克的鼻梁。

    而叶漠身后的缪萱,没看到事情的发展过程,随着一声枪响,只看到叶漠的身体挡在枪口之前。

    “啊……”她尖叫着倒下。

    “萱!”叶漠冲过来抱起她。

    “孩子!我们的孩子!”缪萱的泪不停地往下流,感觉肚子在剧烈地抽动着。大腿处有粘粘的Y体流出。伸手触M,满手的鲜血。

    叶漠看到,脸色跟着一起惨白。

    “你听清楚!”他颤抖着手抚住她的脸颊,“你说过要活着的。你说过要陪着我一辈子的!你不能像我妈妈一样,懦弱地死去。你不能违约。不能!”

    “漠……”缪萱虚弱地低哺,“我……不会!”

    好痛!全身都好痛!像是散了架似的疲倦。

    这便是缪萱醒来后的椎一感知。虚弱地睁开眼,看到右手上方吊着输Y袋。挣扎着想要移动一下身体,手划过腹部时突然呆住了。她的肚子变平了。她的……孩子呢?记忆瞬间时涌上,忆起了祁函克,忆起了枪响,忆起了从大腿处流出的鲜血……

    她的孩子呢?没了吗?不!

    有人驻立窗口,缪萱努力睁开眼分辨。是叶漠!他正淡淡地望着窗外的风景。缪萱低低饮位。她没有遵守诺言,她丢弃了孩子,独自苟活下来。

    叶漠听见动静,看到流泪的她,奔来。

    “你醒了?”他似舒了口气,轻吻她的额角。

    “漠!我……”

    “你很勇敢,知不知道?你活了下来,很坚强地挺过了难关。你把我们吓了一跳。大家都很着急。”

    叶漠似有些语无伦次。为什么他不提孩子?不敢提、或是不忍提?

    “我们……”

    “宣!为了你坚强地醒来,我要送你一样礼物。…

    “什么?”缪萱埂住声音。只有她活过来,是不是?

    叶漠从口袋中拿出一条项链——“沙漠之垦”!紫色的夺目光芒为整问病房增添了色彩。好耀眼!

    “婚礼那天你将它还给我,让我替你保管。”叶漠握着她的手,“你说过,当一天你可以积聚足够的勇气时,再由我‘亲自’为你戴上。”

    “可我没有做好!”

    “不!你做得很好。你活了下来,你用你的意志醒来了。你没有违背诺言。”叶漠再吻一下她,替她戴上,“这是妈妈的象征物。她交给我们,要我们毫不犹豫地送给心爱的女子。所以,你有足够的资格来佩戴它。你有着妈妈没有的勇气——活着的勇气——我、爱、你!”叶漠眷恋他说。

    “可是我没有保住孩子!”缪萱泪留得更凶。她比以前更没有资格佩戴项链。

    “嗯?”叶漠困惑,“孩子?”

    这时,门被打开,叶星抱着一团布走进,正不服气地与叶之辩驳:“可我觉得他长得比较像我!”

    “你神经啊。男女不分!”叶之更不服气,“他该长得像我才对!叶漠,你评评理,孩子长得像我,还是叶星?”

    “这个……”叶漠有些奇怪,“是我的孩子,当然长得最像我才对啊。”

    叶之与叶星面面相觑。

    “孩子?”缪宣惊呼,“他没有死?”

    “喂!二嫂!这么漂亮的宝宝怎么会死呢?”放在她的枕边,“瞧,是不是好漂亮?”

    缪萱目不转睛地盯着用毯子包裹住的小家伙。

    他……正在沉睡。白皙的皮肤、啄起的小嘴巴。真的,好可爱。

    “可我记得我倒下了,而且下身全都是血啊。”

    “是啊!我们都被吓了一跳。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送你来医院。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还有你的意志力,所以,宝宝和你都平安无事啦!恭喜你成为妈妈哦。”叶星捧住缪查的脸,亲吻一下。

    “是男孩还是女孩?”缪萱回望丈夫,眼中有慧黠的光芒闪烁。

    “晤……”叶漠垂一垂头,好无奈的表情,“你总能赢。是个地地道道的男生,”

    “我赢了吗?”缪萱不怀好意地笑,“奖品是什么?”

    “你会知道!”叶漠似乎笑得更不怀好意。

    望着孩子,望着妻子,他快要爆裂了。缪萱给了他全部的幸福,他所渴求的东西统统收入羹中6而他,别元回报,只有倾注全身心的爱给他的妻。

    “叶沙呢?”叶漠突然想起。大哥比他早结婚,他却比大哥早当爸爸。世事谁能预料?他甚至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结婚的可能呢。

    “他正和缪臻赶来。大概要晚上才会到达香港。别担心,我会派车去接他们。”叶之答。

    “那么,叶星,抱小家伙出去,我们再让缪萱休息一会。她太累了。”

    “噢!”叶星领旨,走前仍不忘问:“缪萱,你觉得小家伙长得像我还是叶之?”

    “嘿嘿,”叶之贼笑,“有一个孩子一定长得像你不像我!”

    “喔?”叶星变呆了,居然会上当。

    “你和雷萨的孩子!”敏捷地窜出,叶星气到脸绿。

    叶漠微笑,“你睡一下!我就在门外。”

    “不要!”缪萱拉住丈夫的衣袖,“你不许走。陪在我的身边,我才睡得着。”                “好!”他握紧她的手,吻一下,“我不走!”

    看着缪萱闭上眼睛,含着幸福的笑容人睡,X前的紫色水晶散发出柔柔的光芒,映着她的娇颜更加美丽。他知道,妈妈在天之灵再也不必为他的内敛。自闭而担心,因为,他娶到了一个J灵似的可爱女生。他——得到了爱情!

    【全书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娘子25限11》,方便以后阅读娘子25限第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娘子25限第十一章并对娘子25限1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