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盗

第三百一十五章【意志之争】(下)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石章鱼 本章:第三百一十五章【意志之争】(下)

    罗猎双脚如同在甲板上生根,稳稳站在那里,前方铁门倏然打开,四名忍者鱼贯而出,每人双手中都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太刀,左右分开两列向罗猎包围而去。

    罗猎反手抽出长刀,大步向前。四名忍者同时挥刀,或劈或斩,从不同的方位向罗猎攻去,罗猎手中太刀高低抵挡,一阵乒乒乓乓的鸣响过后,四名忍者手中的太刀无一例外被罗猎斩断,罗猎的这把刀乃是得自于西夏地下皇城的虎啸,刀身锋利,锐不可当,交锋之声过后,四名忍者的身躯全都停滞不动,片刻之后,他们的身体方才裂开,竟然在刚才电光石火的交锋中被罗猎全都斩成了两段。

    罗猎手中长刀斜斜指向地面,一滴鲜血沿着明如秋水的刀刃缓缓滴落,落在地上,宛如红梅般绽放。

    敞开的铁门如同怪兽的一张大嘴,罗猎望着里面,内心中突然升腾起一股熟悉的感觉,在父亲给他种下智慧种子之后,他又在天庙吸收了慧心石的能量,从而拥有了强大的感知能力,虽然在和雄狮王的殊死一战中损失了大部分的力量,可最近他感觉到自身的精神力正在缓慢地恢复,尤其是在遇到龙玉公主之后,恢复的度突然加快了许多。

    连罗猎自己也无法解释因何会生这样的状况,他本以为慧心石的能量已经枯竭,可现实却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精神力的迅恢复让他不但可以先行感知对手的来临,甚至还可以侵入并控制对手的脑域,刚才对那只翼人,罗猎就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了他的脑域。

    这次的感觉和刚才不同,罗猎感到的不仅仅是危险,还有某种熟悉的味道。

    当他看到鳞甲覆盖的怪人走出大门之时,罗猎就意识到,方克文来了。

    已经拥有了野兽这个全新代号的方克文静静望着罗猎,未泯的人性让他可以认出这位故人,其实在张长弓刚才和他展开贴身肉搏之时,方克文就想起了获取的很多事,恩恩怨怨难以说清,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方克文还是一只野兽。

    命运对他实在残酷,先将他扔在黑暗冰冷的山洞中幽闭了五年,当他好不容易在罗猎的帮助下重见天日,和家人重逢,本以为可以就此带着家人归隐田园,过上安逸的日子,可命运再次戏弄了他。

    方克文竭力让自己忘记过去,忘记他的朋友,忘记他的家族,忘记他的妻女,甚至忘记他还是一个人,他心中唯一的愿望就是活下去,而他迅的衰老度却乎他的想像,还好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够帮他,为了活下去,方克文选择与他最为不屑的日本人合作。平度哲也可以帮他活下去,甚至让他看到了恢复正常容貌的可能。

    对他而言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会不惜代价地努力下去,他要重新恢复正常,要和妻女重聚,而现实却再次击碎了他的梦想,和日方的合作越深,他现自己就变得越冷酷,几次实验之后,他的体能虽然不断增强,可是他却患上了健忘症,忘记了过去的很多事,症状时好时坏,反反复复折磨着他。

    刚才张长弓道破他的身份,让方克文想起了一些事,可当他放张长弓一马之后,很快又开始感到后悔,他甚至有回头去追赶张长弓的欲望,想要用自己锋利的双爪撕裂开张长弓的咽喉,然后痛饮他的鲜血。

    让方克文暂时放下念头的是来自指挥室的呼唤,日方在实验中做了手脚,对于他们出的命令方克文无法拒绝,这次他收到的命令是杀死所有入侵者。

    野兽金黄色的双眼盯住罗猎,周身的鳞片光芒闪烁。罗猎从他的目光中没有看到丝毫的善意和友好,所感受到的只有杀气和仇恨。

    罗猎虽然从未以方克文的恩人自居,可是他也不认为自己是方克文的仇人,可方克文的目光明显带着刻骨铭心的仇恨。

    罗猎道:“你还好吗?”

    方克文摇了摇头,然后向罗猎走去,脚步越来越快,从开始奔跑到达到急几乎在瞬间完成,罗猎在方克文动攻击之前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点,手中飞刀倏然射出,他并未瞄准方克文的要害,虽然方克文变成了现在的模样,可是罗猎仍然将他当成自己的朋友,对朋友罗猎从来都不会痛下杀手,不仅仅是出自于感情,更是因为人之本性,因为仁慈增添了不少的麻烦,可是罗猎并没有改变的念头,如果一个人六亲不认杀伐果断,固然能够省却很多的麻烦,可这样的人又怎能真正称之为人?

    罗猎射出的两柄飞刀都是用地玄晶打造,普通的飞刀不可能给方克文强悍的鳞甲带去任何的伤害,罗猎想先射伤方克文,然后将他拿下。

    然而这一次罗猎还是失算了,飞刀虽然射中了方克文的身体,却只是撞击出两点火星,并未能穿透方克文的鳞甲,更谈不上伤害他的身体。

    方克文已经冲到眼前,罗猎抽出虎啸向他劈斩而去,这么近的距离唯有选择贴身肉搏了,方克文伸出双爪架住虎啸,锋利的刀刃劈中他的掌心,刀刃和鳞甲撞击出无数火星。

    方克文双手将刀刃握住,削铁如泥的虎啸在他眼中形同玩物。

    罗猎知道方克文的强大近身搏战能力,在他的朋友之中,应当只有张长弓才会有能力与之一战。自己的武功虽然不弱,可是绝对战胜不了方克文,甚至连刚刚变异的方克文都打不过。

    长刀在方克文的扭动下弯曲变形,罗猎松开刀柄,主动弃去虎啸,既然知道无法抗衡,何苦做无畏的抗争,罗猎虽然打不过方克文,却知道他的软肋,在两人近身相搏的刹那,突然道:“你还记得小桃红,还记得思文吗?”

    方克文听到两人的名字,内心剧震,本想抓向罗猎咽喉的左爪停滞在哪里。

    罗猎大吼道:“她们还在等你回家团聚!”

    回家团聚两个字如同炸雷一般在方克文的耳边响起,方克文的脑海中浮现出女儿可爱的模样。

    罗猎在他突然迷失的刹那,成功进入了他的脑域……

    九幽秘境,方克文的脑域世界竟然就是九幽秘境,罗猎看到了被铁链锁在半空中的冰棺,看到了冰棺中红色的身影,那身影是龙玉公主无疑,那冰棺之上刻满字符,当初罗行木为了冰棺之上的长生诀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因此而送命,罗猎虽然在此前看过冰棺上的字符,他也认得夏文,却不知其中真正的意义,而这次通过方克文的脑域世界,他等于看到了当初情景的重现。

    冰棺下方的一行字,那行字用夏文所写:“谁解其中意,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后面两句却是得自于李白的《侠客行》。

    脑域中的世界瞬息万变,到处都是熔岩滚滚,熔岩的上方漂浮着一块黑色的石碑,那石碑是罗猎早已烂熟于胸的大禹碑铭,碑铭之上传来哭泣之声,却是用铁链锁住了一人。

    苍狼望着空中的石碑,无论怎样都看不清被铁链困住那人的面容,它抖动了一下身体,转身离开了熔岩湖,困在禹神碑上的那黑影突然爆出一声哀嚎。

    苍狼倏然转过身来,全向熔岩湖冲去,来到熔岩湖的边缘,腾空跃起,苍狼惊人的弹跳力让它越过不可思议的距离,一双前爪试图抓住铁链落空,不过它用嘴叼住了铁链。

    铁链困住的人不是方克文,却是小桃红,在她的怀中还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方克文的脑域世界让罗猎极为震惊,而他也终于明白方克文因何失去了理智,想要方克文恢复正常的唯一方式就是释放铁链锁住的小桃红母女,唯有如此才能让他的人性得以恢复。

    扯断铁链,可以给予他人自由,然而苍狼也将失去束缚坠入熔岩湖之中,重获自由的小桃红难道可以凭借自身的能力逃到岸边?

    虚幻和现实不同,可苍狼作为罗猎脑域的自身的投影却极其重要,如果坠入熔岩湖,或许会永远沉溺并消失在方克文的脑域世界之中。

    罗猎在关键时刻从不犹豫,作为他脑域投影的苍狼也是一样,锋利的牙齿用尽全力,咬碎了铁链,小桃红抱着女儿的身影升腾而起,在空中越升越高,铁链断裂之后,从悬浮的禹神碑上坠落,苍狼失去攀附也从高处坠落下去。

    熔岩咆哮,红色的熔岩湖沸腾起来,正在酝酿着一场空前强大的爆。

    方克文突然想起了妻子,想起了女儿,内心之中酸楚无比。

    一个声音在他的后方呼喝道:“野兽!杀死他!”

    方克文如梦初醒,野兽?自己何时变成了野兽,自己若是这样下去,和野兽又有什么分别?他扬起利爪,罗猎就在他的面前,脸色苍白,但是从他的表情看不出丝毫的惶恐和退却。

    方克文听到心底出一个声音不要,那声音来自于他自己。


如果您喜欢,请把《替天行盗315》,方便以后阅读替天行盗第三百一十五章【意志之争】(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替天行盗第三百一十五章【意志之争】(下)并对替天行盗31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