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NP

14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草莓酱 本章:14

    皮肤白的就像牛N一样,浅褐色的头发带点小卷,最特别的是他的眼睛不是和她一样的纯黑色,也不是和照顾她的玉嫂一样的黑灰色。而是像童话里的妖J一样的紫色,那么他就是妖J,不是人喽!

    她爬在窗台上从玻璃窗里向外望去,在铁制的镂空大门外,一个约莫刚上小学的七岁男孩站在那里,隔着铁门和玻璃窗和她对看着。最近她常看到他出现在她家附近,只要玉嫂一出门,他就会出现了,好象算好一样。

    可是他每次来都只是站在门外透过玻璃注视她,即不按门铃也不走开,就一直站到玉嫂买好菜或办完事回来。真是个奇怪的小孩!

    后来她也会算好时间,一等玉嫂出门就爬到窗台上等着,果不其然每次他都会一等玉嫂把铁门关得“碰碰”响之后,出现在大门外朝里看。这次她大着胆子向他走去,把那些对她殷殷叮嘱丢在脑后,男孩的漂亮眼睛吸引着她,那种像是玻璃珠子一样透明的氤氲紫色使她不由自主地走到他眼前。

    “你叫茵茵?”长着和妖J一样的紫色眼睛的男孩问宋茵芋。在近看之下,他的样子更加漂亮,简直就是天使的化身。清澈的紫眸注视着她的一身粉色装扮,轻抿地嘴角嘲讽的微扬,打扮的再好看有什么用,还不就是个丑女孩!

    “是啊,你找我吗?”她伸手想要触M那双眼睛,不知道它们是真的眼珠还是被他镶上的珠子,只是手还没碰到他的脸,就让他突然冷下的表情给吓退。萎缩的贴着一侧墙角,她有点怕这个男孩了。

    “妈妈叫你茵茵是吧?还有呢,宝贝吗?哼,只是这么一个平凡的女孩而已。”

    “妈妈?”小女孩的表情很困惑,似乎这对她来说是个新名词。

    “你不记得她了吗?”他伸手把缩到墙角的小姑娘扯到身旁,抬起她低垂的脑袋,“听着,现在妈妈的宝贝只有我一个人,而你已经不是她的宝贝了。还有,亲爱的茵茵,我是你的小哥哥,从今以后我们会常常见面的。”

    小女孩注视着男孩的双眼无神,好象一个没有生命的玩偶听着他的话语,没有焦距的目光始终不偏不移,任那片紫色的旋涡一点一滴侵入心智……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两人,只是原先的幼童已经拔高身体,制服也从小学变成初中,而小女孩的生长远没有男孩的快速,明明只有两岁的差距,可是硬是矮了他一截。她的身型还是低年级小学生的样子,他却长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极美少年,那双清澈的紫眸现在已经绝少出现,只有在要控制或催眠的时候,他的黝黑双瞳才会出现氤氲的紫雾。

    他不只一次的出现在她面前,凭借着那异于常人的特殊能力一次又一次的控制着她的心智,只是为了报复她让自己成为她的替代品。她只是个不出色的女孩,即没有美丽的容貌也没有成熟妖娆的身段,在那条J美华丽的公主裙下的身材,只怕是那些小几岁的小女生都比她有看头些。

    就算是这么的一个女孩,却是那个清艳脱俗的母亲所生,而且在这十一年里母亲都把他当做了她。而且一向对子女不亲近的父亲居然也会为了她破例,不但把这个不是亲生女儿的孩子纳入户籍,对于她的疼爱和照顾更是到了无以附加的地步。

    曾经他对她的集万千宠爱是嫉妒的,从小他的世界中就没有亲情这回事,在亲生母亲的漠视下,他知道了自己是被父亲的自私理由带来世上的。因为心中另有所爱,所以母亲对于和不喜欢男人生的孩子是厌恶的,她从不会拥抱和亲吻他,即使他们的样貌再相象,他也具有和她一样的特殊能力,也不能激起她的更多关注。

    和母亲相反的是父亲的态度,他的催眠术让这个中年男人十分欣喜,随之而来的各种繁重的培训也降临到他身上。他完全被当成继承人在训练着。男孩把女孩拥在X前,他顺着她的那头长长卷发,“茵茵,你觉得爸爸很疼你吧!不但经常抽空来看你,还把你装扮得像个公主一样,你一定以为他是全世界最好的父亲了吧?可是你知道吗?对于他来说,你不过是他送给我们的礼物,用锦衣玉食来养育你,只是为了保证你的娇贵和新鲜可口。然后到你长得足够熟透时,我和哥哥们就会收到你这个包装J美的小礼物了,想知道我们会怎么对待你吗,恩?”扳过她稚气的脸蛋。

    “我们会把你一口吞进肚子——”男孩的唇印上女孩的嫩唇,他对这个受他控制的小宠物不段地为所欲为——

    画面转换,男孩长成了更加挺拔的少年,而女孩的身高也总算突破150CM大关。

    他们在一间空旷的房间中,除了一张像病床般的单人床外,房间中的各类医疗仪器已经搬走。女孩蜷缩在床的一角,她躲避着少年的靠近和碰触,对于她的避之不及少年的笑容越发显得纯洁又无辜,可是一丝不易察觉的嗜血兽X却渗进他清澈的眼底。

    “茵茵,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小哥哥啊!”少年把手撑在床沿上,前倾的身体靠向少女的方向。

    挣扎中的女孩对他的话有一瞬间的怔仲,她未察觉自己的身体已在他的环绕下,只是对“小哥哥”这个称呼和他的气味有着莫名的熟悉。似乎在很久以前有个小男孩被她这么叫着,但是混沌的记忆无法记清他的样子和跟他有关的任何事,好象有一部分记忆被一只箱子锁上了,而打开箱子的钥匙不知遗失在何处。

    “真的不记得了吗?你再想想看,那时我天天都在大门外看着你的,当时你只敢趴在窗口看,连和我打招呼都不敢的。有没有这回事?”他的黑眸缓缓升起紫雾,如清冽泉水般的嗓音带着少年的柔和音质,长臂稍稍收拢,防止被催眠的少女因睡着而跌下床。

    直到确定她会完全忘记在这一个月中所发生的事,宋达基才从一边的侧门中走出来。“做得很好,彦彦!没想到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茵茵催眠了,看来你的能力要高出你母亲很多啊!这次对茵茵的彻底检查使我更相信她是最适合你们的人选,用不了多长时间她就会属于你们了,请耐心等待吧。”

    少年在背过老人时,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他的父亲妄图想让他们和碧族的女子结合来彻底摆脱家族的遗传史,还奢望着能让他们为宋家开枝散叶多生儿子呢!他终有一天会后悔的!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他那把老骨头是不是还健在。

    深藏的记忆被解开,宋茵芋的眼神从朦胧逐渐变为清澈,哼,她还真是名副其实的玩具,原来不但是宋达基把她当成一颗棋子在利用,就连宋品彦都左右着她的人生。为了各自的目的,她被作为恶魔的祭品而养育,可是他们似乎忘了,就算是天使,在被五个恶魔摧残之后,也是会开始懂得反击的。

    更何况她现在不是天使,而是只妖孽!

    “原来你一直都在对我催眠!”在刚才看到的记忆中,从她还是个五岁的小女孩一直到去年被宋达基囚禁的一个月,被那些医生进行各种检查和测试,用来判断她适不适合执行他的家族振兴计划。

    宋品彦无疑是贯穿始终的中心人物,从他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开始到现在,长达十一年的时间里不断制造着她对他的记忆,然后又不断消除着她的记忆。他对她的复杂情绪从幼年的妒意,逐渐转变成青春期的占有欲,再到最后为了报复宋达基而故意顺着他的计划听命行事。

    “我对你的催眠只是要报复老头,所以我必须要撇清和你的关系,不能让他知道我认识你。其实我早就知道他的计划了,他会选上你作为人选是因为他没搞清楚一件事,这件事会让他的计划毁于一旦。”他的脸上有着得意的喜悦,漂亮的双眼也越发晶亮闪耀。“他想要振兴人丁单薄的宋家是吧?正因为如此才会有那么多如你、我的母亲这样的女子被他禁锢,而他也得尝所愿的拥有众多健康的子嗣得以传承香火,可是他妄图连我们的后代问题也一并解决。只是他千算万算也算漏了一件事情,碧族的少女是可以让他的子孙摆脱疾病的遗传,她们所生的后代也的确会集合父母的所有优点,关键最会让他失望的是——他将不会有孙子!碧族的少女只会生下女儿,而诞不下儿子,这是你的母亲没有告诉他的碧族之密。”

    少年的手抚上她的小腹,“这里怀着的,就是最好的证明!”

    孩子?!

    她怀孕了吗?怪不得最近她的身体有些异样,原来一个生命正在她的体内孕育成形,再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变成一个母亲。但是孩子的父亲呢,她该怎么对付他们?

    “要不要和我一起报复老头?我也是很需要你的,想不想合作?”

    “你为什么那么恨他?”宋达基似乎很看重这个小儿子的不是吗?宋品彦对他有着什么仇恨呢?

    “因为他的关系,母亲讨厌着我;也因为他,我的童年是在严厉的训练中渡过的,但是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因素。他为了测试我的能力,居然把年幼的我丢进关满野狗的房间中,从那天起我就知道这个男人只是把我当成他的工具,而不是亲生儿子,那么我又何必当他是父亲。”清澈的大眼中露出一丝怨恨,他——是个被亲生父亲伤害的少年!

    “怎么合作?”她只凭借一人之力是无法对付他们的,如果有他的帮助,是个不错的主意。

    “我需要你做的就是只生女儿,让宋家再无可传香火的子嗣就好了。那么你呢?想要我做什么?”

    “禁脔!包括你,包括哥哥们,都成为我的禁脔,我指的是心。”她点点少年温热的X膛,“这里,从今以后只会为我一个人跳动,不会再属于别人。”

    她的笑容天真中带着妩媚,这个女孩从被别人控制一跃成为要控制别人,她的童稚外貌一如往昔,只是心境的变化叫人叹为观止。

    车子在宋家的主宅门口停下,一双羊皮的娃娃大头鞋从车门中跨出,紧接着是穿着羊毛长筒袜的腿和蓝色灯心绒的裙子,最后一个长得像是洋娃娃般的小女孩走了出来。她的苹果脸白里透红,可爱的装扮和娇小的身材,使她看起来只有十二岁左右的年纪,又有谁想她已经十六岁,而且即将要为人母了呢?

    少年仍旧坐在车中,他摩挲着尖尖的下巴,纯净的脸上有着腼腆的笑容。

    禁脔吗?有趣!*她是个周旋在五个男人之间的少丨女。哦,或许已生了三个女儿的她,不应该再被称为“少丨女”了吧!但是一个只有二十岁,从外貌看上去才约莫十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又有谁相信她已是三个漂亮可爱的女儿的母亲了呢?

    在这四年中,她成功地把五个哥哥都变成自己的禁脔,使他们成为只为她而活的男人。她用着她的纯真外表和使他们上瘾的稚嫩身体,一步一步地引诱着他们坠入她的陷阱,在他们还无知无觉时已经身陷泥沼无法自拔。

    当然,她为此也是付出代价的。

    过度频繁的做丨爱使她每次生产完不久就又怀孕了,而因为孕期和哺R期不得不禁欲的男人们,在她的身体一旦恢复后,就会变得特别疯狂和勇猛。这也是她自作自受的结果,他们着迷于她带给他们的极致快丨感,G本无法在其他女人身上发泄欲望,所以积压许久的欲望一旦爆发是何等的威力惊人。

    此刻的她就正品尝着由自己种下的恶果!

    生下小女儿才四个月,哥哥们就把还在吃N的女婴交给保姆照顾,五只目露凶光的饥饿野兽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中间的小妖J。那被婴儿吮吸过的雪白丨嫩R还散发着R香,粉红色的顶端渗出一滴晶莹的R汁,男人们的仅存理智也挥发殆尽,他们蜂拥而上把宋茵芋团团围住。

    大哥的嘴巴凑上她的X前,把那滴R汁吸进嘴里,哪知道他的吮吸把还没吸空的R丨房给挤出了更多的香甜N水,他顺势如饥似渴地狂吸起来,把剩下的甘甜全部一饮而尽。四哥看见老大吃得那么开心,自己也不甘示弱的如法P制,衔住她的另一只R丨头,也猛吸起来。

    “轻点,都被你们吸光了,女儿怎么办?她过会又要肚子饿了。”她推拒着他们的头,无奈禁欲太久的男人们怎么会舍得轻易放开到手的美食。在他们还没有释放出库存的J华前,她是做不了任何事的,包括给女儿哺R。

    “我们已经给她准备了婴儿配方N粉和N妈一名,看她想吃哪个都行,这你就不要担心了,还有另外两个女儿也会有保姆好好照顾的。你现在要关心的不是她们,而是我们这群被你遗弃了好几个月的哥哥,从现在开始该是补偿我们的时候了吧?”二哥这么说着,他的狭长眼睛妩媚如丝,修长的手指从她光裸的小腿抚摩到柔嫩的腿G,在那片少丨女的私密禁地来回游移,轻捻按压着柔软娇嫩的花蕊,直到引出她的晶莹爱丨Y如潮涌出。

    “几个月没碰你,小宝贝还是那么敏感,你的小嫩丨X准备好接受我们了吗?”他的长指从湿润的花J口探入,紧致的内壁包裹着他的手指,有力的肌R蠕动收缩差点把“异物”推拒出去。“都生了三个孩子了,你的小丨X还是紧得要命,不是天生的妖J是什么?”

    自从他们发现她不是一直抗拒着,而是故意引诱着他们开始,她的称呼又多了一样——“小妖J”。因为她总是会把他们引得欲火焚身时,突然来个急煞车,“啊,我都忘了自己怀孕了。”她无辜的像个不解世事的天真小女孩。

    然后男人们就会憋着一肚子欲火无处发泄,当然,不是每次他们都会放过她,总有一、两次是她失算的时候。在不伤害到胎儿的前提下,他们都有过在孕期和她做丨爱的经验,不过都只是一对一的,像今天这种6P的情况,只有在她生产完后才会发生。

    “唔——”她的声音从三哥的口中溢出,他的灼热深吻几乎夺走她的呼吸,灵动的火舌在窄小的檀口中翻搅。她的小舌被他纠缠不放,嫣红的樱唇在他的舔弄下,显得滋润透亮如婴儿般红嫩。

    一双男X的手掌贴上她的背部,煽情地向下抚摩,在到达她的挺翘圆臀时用力一捏,好象握着两团雪白的面团一样。屁丨股上的R在他的揉捏下,如同牛N做成的果冻弹X十足,被他捏成任何形状都能马上恢复成原先的浑丨圆饱满。

    手掌对屁丨股的掐弄影响了二哥的手指在花J中的探幽,内壁受到外界的刺丨激变得敏感,不断蠕动收缩,原本就很紧的肌R夹得更加紧了。二哥把湿透的手指抽出,那上面沾满了清澈香甜的爱丨Y,还有不少Y体顺着指尖滴到地面上。“差不多了,这次谁先来?”他问着停下吮吸和亲吻的大哥、老三、老四、最后看向还在玩弄着浑丨圆臀部的老五。“品彦,你也让茵茵休息一下,她可是还要应付我们五个人呢!”

    “二哥,还是让小妖J选吧!”宋千叶虽然濒临爆炸边缘,但是他知道其他人的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与其他们争了半天也没个结果,不如让宋茵芋自己选择要先满足谁。当然这其实是没有意义的,最后不论是谁都会溺死在她的紧致中,先与后G本是没有分别的。

    宋品彦不让人察觉地在她耳朵边说:“茵茵,为了祝贺我们的合作成功,我把我的预感送给你。你生的下个女儿是四哥的,如果不想太早怀孕,还想在我们身上多为所欲为一阵子的话,尽量少和他做。”然后他离开她的背后,站到那群等着钦点的欲兽中。

    “让我选吗?”她的眼睛微眯,带着魅惑的迷离,天真的脸庞是小女孩的表情,但是偶尔闪过的妖媚却不是一般少丨女所具有的。

    “该选谁呢?”她的目光从那一张张天资国色绝不逊色女子的俊颜上扫过,细白的手指转了一圈,最或定格在一张天使的脸上。“就你吧,三哥!”

    天使的脸上绽放出绚丽的笑颜,他在那群男人中走出,踩着稳健的步伐靠近床铺,有如蓄矢待发的猛兽一样,显露出chu壮的X器。他在拥她如怀时,下身的勃发欲望紧抵着花源的入口,已经湿润的X丨口使他一使劲就整G欲望全部埋入。

    “哦,可爱的小东西,你想夹死我吗?”

    她的里面有着顶级的细致触感,柔软又温暖的花J紧紧的包裹着他的分丨身,久违的快丨感一下子就充满了他的全身。激动到无法控制,他不顾一切地抽丨C起来,在这具年轻稚嫩的身体上,发泄着积压的爱欲和情感。

    他们的激烈情欲薰红了其他男人的眼睛,喉结不住地上下滑动,跨间的利器在她的体香刺丨激下更加膨胀。他们抵不住诱丨惑地上前,八只男X的手掌伸向少丨女,或含着她纤细的手指头,或衔住她的饱满蓓蕾,或在她的肩头、颈窝、X前制丨造点点草莓印。

    “唔——你们——违规!”少丨女的吐字由于被一条男X的灵舌进入而困难,她的全身上下都被男人们品尝揉弄,他们的挑逗使得她比以前更早达到高丨潮。而在她体丨内深埋着的宋智尧,也因为她收缩的内壁而攀上顶峰,一股浓郁的男XJ华喷上她的子丨G壁。

    依旧坚挺的男丨G从她的体丨内退出,随着他的撤退,一些R白色像牛N一样的Y体被带出来。宋律之拿着一块小毛巾,把花J口流出的Y体擦拭掉,吸水X极强的毛巾不一会就吸收了大部分的浓稠Y体。

    他把毛巾丢进床铺旁的藤制篮子中,那里是他们专门用来堆放这些“欢爱余物”的地方,而在另一边的小柜子上,成堆迭放整齐的白色棉制毛巾随手可取。每次她的小丨X中溢出他们的J丨Y时,就需要这些毛巾来帮他们吸掉这些体Y了。因为他们不想浪费时间在频繁的清洗上。按照他们要她的次数,如果每次完了都要清洗的话,那她不但要洗到破皮,还必须牺牲睡眠和补充体力的时间。

    大哥把他的“重型机丨枪”架装完毕,在她还没有从刚才的高丨潮中回过神时,一个挺身,如铁棍般chu壮的“利器”一举冲进X底。滑嫩的花J在被撑大了一次后,似乎更能容纳他的进入,虽然进入容易,但是那狭窄的内壁还是裹得他灼热不已,差点提早喷发。

    还好他及时定住身体,等过度兴奋的欲龙适应一下她的狭窄,再开始有节奏的进出,才避免出丑的情况发生。不过说来说去还是要怪小公主太诱人了,如果不是因为她滋味太过极品,他们又怎么会一再尝得停不下口

    她看着身边围绕着她的男人们,那一张张情欲氤氲的脸上,全都是渴望着她的表情,而他们的心中除了她,也已经塞不下别的女人了。现在他们可是乖得很,不但曾经的风流韵事完全断干净,就连自动送上门的女人也不看一眼。虽然每次生产过后的这个时间都会很辛苦,因为总要应付他们的全体进攻,但是他们还是对她很好的,不但让她亲自照顾女儿们,还对她的要求有求必应。

    虽然说过是要报复什么的,但是现在的生活已经使她感到幸福了,她也不奢望更多不可能达成的愿望,只要能看到女儿们快乐长大,然后他们也继续爱她就好了。相比起来,在碧族少丨女中,她算是幸运的一个,能和爱她的男人和女儿一起生活到老。

    “小公主不专心哦!”大哥的挺进越发猛烈,他即将要达到极致了,不过发现身下少丨女的心思不在这上面,不得不用实际行动来提醒她

    “慢点嘛,我知道啦!”她撒着娇,却也让男人酥麻了骨头。

    大哥被她的娇嫩嗓音弄得忍不住爆发,在她的体丨内喷出生命的种子,畅快淋漓的发泄着满腔的欲火。而在他身后紧跟着的,是有着无比chu大X器的宋文羽,他已经不能再等待了,咆哮的猛兽在他体丨内叫嚣,无法抑制的欲望再不断高涨。

    “二哥,我好累,让我休息会儿可以吗?”如今她已经掌握了C控男人的秘诀,在这群男人的调丨教下,她的撒娇和媚功日益J进,只消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让他们着迷。

    “当然可以了,我的小宝贝!你休息一下吧,换我来为你服务。”他说着就低下头,埋首于她的私密丨处。已经退出战局的宋智尧和宋律之坐在沙发上观战,余下的宋品彦和宋千夜则俯上她的X前,把又开始生产R汁的雪R含丨住。

    她的任务还没完,还有三个男人没发泄出J华呢!

    虽然这样,但是为了照顾年幼的女儿一夜没睡,又连着满足了两个男人,她疲劳的身体的确需要休息一下。意识慢慢模糊眼皮越来越重,她在睡神的召唤下终于丧失意识,那三个人就等她睡醒再来应付吧!

    她是个碧族少丨女,因为某个邪恶的计划而不得不属于五个英俊的男人,他们虽然一开始只是把她当成玩具。但是在她转变之后,她引诱着这些男人全都臣服自己,成为只为她而活的禁脔。

    然后,她一辈子都和他们还有和他们生的女儿,幸福快乐地生活在和童话中一样的城堡里。


如果您喜欢,请把《妖孽NP14》,方便以后阅读妖孽NP1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妖孽NP14并对妖孽NP14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