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刑纪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云水之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曳光 本章: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云水之惑

    感谢:书友56638333的月票支持!

    ………………

    不过是穿越一道山涧而已,突遭灭顶之灾?

    无咎愕然之际,无数的巨石,伴随着火光、雷声砸了下来。而四周已被禁制封堵,无路可去,也无从躲避,他急忙大喊:“披甲、战阵……”

    便在他周身银光闪烁的瞬间,广山等十二位月族的兄弟也披上了星月银甲,并就地环绕成阵,而齐齐举起了手中的铁棒刀斧。

    韦尚见机得快,一把抓住卫令躲入战阵之中。

    无咎则是拔地而起,伸手扯出金刀。与之刹那,十二位兄弟之力,随着战阵之威,霎时加持于一身。他趁势挥舞双臂,便是十数刀怒劈而去。顿然金光爆闪,片片刀芒呼啸四方。

    且不说火光与雷声,是如何的骇人,便是那一块块数丈、乃至十余丈大小的巨石,便足以将人砸成齑粉。眼看着众人难逃此劫,却见刀芒所向,巨石炸开,随即轰鸣大作、石屑纷飞。

    九星战阵,来自月族传承,又融合了月影古阵,威力非同凡响。

    而更多的巨石,更为凶险的杀机,以滚雷之势,铺天盖地而来。

    无咎人在半空,身形下落,却见茫茫的虚无所在,尽是火光、巨石。凭借战阵之威,或能抵挡片刻,而如此支撑下去,终将耗尽修为。他不敢多想,脚尖虚踏,再次蹿起,顺势收起金刀,抬手抓出一张白骨大弓,猛然扯动弓弦而一道烈焰箭矢怒射而去——

    “轰——”

    火红的箭矢,击碎巨石,撕碎雷火,直奔虚无尽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混乱的天地突然裂开一道缝隙。紧接着又是一声地动山摇的炸响,旋即狂风呼啸、碎石迸溅、水花扑面……

    无咎把持不住,翻身摔落。

    而广山与兄弟们,以及韦尚、卫令,也相继摔倒在地。

    火光与巨石,均已消失无踪。而峭壁、石台,与滚滚激流,依然如旧。还有呛人的尘烟、迸溅的石屑,夹杂着尚未消散的杀机,在头顶之上弥漫不绝……

    “哗啦——”

    众人纷纷爬起,依然惊魂未定。

    卫令却看向某人手中的大弓,以及身上的银甲,难以置信道:“老弟,你竟能够破了羌家的八极雷艮阵,这把骨弓的威力要远甚于铁弓啊。还有你的银甲,也颇为不俗,我家另有上古传承……”

    而他话音未落,无咎身上的银甲消失,手上空无一物,却神色冷峻,扬声喝道——

    “无耻之徒,滚出来!”

    “啊……”

    卫令想起正事,也不禁怒道:“羌夷,你敢害我,躲在何处,出来——”

    而山涧之中,除了“哗哗”的水声,以及两人的叫嚷声,根本没有回应,更见不到羌家弟子的踪影。不用多想,此番吃了一个暗亏。即使想要找人算账,也难以如愿。而一旦羌家再次偷袭,凭借地利之便,更加凶险……

    卫令慌忙提醒道:“此地不宜久留!”

    “哼,且罢!”

    无咎哼了一声,“啪”的一脚踏破了激流,旋即跃离石台,而直去十余丈。复又金刀在手,一道劈在峭壁之上。火星、碎石迸溅的瞬间,他借力腾空而去。

    广山与兄弟也收起银甲,与卫令、韦尚紧随其后……

    须臾,山涧突然没了。

    无咎的去势正急,忽而四方空旷,他猛地落下身形,又见水雾茫茫。随即“扑通、扑通”一阵水响,兄弟们相继落在他的身旁。而遑论彼此,同样的错愕不已。

    置身所在,乃是一方宽阔的水潭,足有数百丈的方圆,不对,没有堤岸,只有齐膝深的水,清澈见底,在雾气的笼罩下,奔着四方缓缓流去。俨然又是一个石台,却再无峭壁,唯见云天无际。

    此外,还有一群人影,在远处徘徊……

    “不用多想,这应该便是云水涧!”

    卫令看着耸立于云天之间的神奇所在,连连点头,却又回头一瞥,失声道:“羌夷……”

    而他神色一凝,松了口气道:“并非羌家弟子!”

    百余丈外的十余位修士,相貌陌生,看服饰装扮,应是别家的弟子,不知何故而就此徘徊。

    无咎环顾四周,挪动脚步。卫令、韦尚与兄弟们,随他趟着水,慢慢往前。

    数百丈方圆的所在,如同高山之崖,恰似云水之巅,偏偏又被雾气笼罩而流水横溢。流水的来处,极为的诡异,仿佛山泉汇聚,却不见来踪。而其去处,倒是明朗……

    不消片刻,众人纷纷停下。

    数尺之外,便峰巅的边缘,却见流水轰泄而下,飞瀑直挂万丈。那奔腾的水势,炸开团团雾气,俨如白雪天降,景象异常的壮观。而轰鸣的喧嚣,茫茫的虚无,又令人胆战心惊,不由得望而止步。

    无咎伸头俯瞰,暗暗咋舌。

    神识之中,竟然看不见飞瀑的尽头。显然为禁制阻隔,更添几分凶险莫测。

    卫令也是连连摇头,道:“此路不通!”

    既然此路不通,且去四周查看。

    无咎摆了摆手,与兄弟们循着崖边,小心翼翼的挪动脚步,唯恐稍有不慎而坠下万丈深渊。

    而围绕着云水之巅查看了一圈,四周的情景全无二致。

    众人惊愕之余,也不禁左右徘徊。

    “诸位道友……”

    此前先到一步的十余位修士,尚自迟疑不定,其中的两位老者忍耐不住,奔着这边走来。既为南阳界的同道,如今去路受阻,意外偶遇,不妨群策群力,或能找到脱困之法。而尚未靠近,便被几个粗壮的汉子拦住,旋即铁棒铁斧挥舞,叫嚷声惊人——

    “滚开——”

    “再敢往前半步,砍了……”

    月族的兄弟们,对于原界修士颇具戒心,忽然见到陌生人擅自靠近,自然要刀斧相向。

    两位老者大惊失色,慌忙退后。

    “哎、不得无礼!”

    见状,卫令急忙阻拦,却没人理会,他只得看向某位先生,无奈道:“公孙老弟,你我与人为善,与己之便,切莫得罪同道而伤了和气!”

    “所言极是,广山……”

    无咎独自站在崖边,若有所思,察觉动静,他转过身来。

    谁料两位老者颇为恼怒,恨恨道:“与其困守,自取其辱,且冒险一试,求绝路逢生!”话音未落,两人飞身跃向深渊。余下的同伴面面相觑,旋即一个个神色决绝,趟着水花,舍命般的跳下山崖……

    “咦?”

    “哎呀……”

    无咎始料不及,卫令则是扼腕叹息。

    广山与兄弟们,非但满不在乎,而且兴冲冲的跑了过去,只想趁机看场热闹。却没人坠崖摔死,也听不见惨叫声,唯万丈深渊如旧,云水茫茫依然。

    “哦!”

    卫令恍然大悟,道:“云水之惑,只为困相,踏破生死,脱厄而去!”他明白了其中的原委,振奋道:“老弟,是否执迷于外,困惑其中,何妨就此参悟一二!”

    绝境逢生的道理,无咎如何不懂,他是担心云水涧过后,所面临的困境。

    “改日与卫兄请教不迟!”

    无咎敷衍一句,吩咐道:“广山,拿出你海蚕丝的绳索,与诸位牵扯,以防失散!”

    广山抬手挥动,一根拇指粗细、十余丈长的绳索随风盘旋。

    无咎示意众人抓住绳索,然后飞身跃下山崖。

    霎时云雾纷乱,风声呼啸。

    似乎过去了很久,又仿佛转眼之间。突然景物变化,成堆的乱石头迎面而来。而十五人依旧是抓着绳索,凌空翻滚,相互纠缠,一时无从躲避。

    “呸,这运气……”

    无咎察觉不妙,急忙丢了绳索,却为时已晚,一头撞个闷响。只听“咔嚓”山石碎裂,他“砰”的摔个实在。

    紧接着一道又一道人影摔落下来,惨叫声顿时不绝于耳。

    “哎呦……”

    “倒霉……”

    “先生,你的法子不好使……”

    无咎翻身坐起,慌忙伸手抚摸。得益于法力护体,头顶的玉冠安然无恙。他松了口气,站起身来,听着叫唤,本想笑,而抬眼看去,又神色一凝。

    一度消失数日的五彩光芒,再次出现在天穹之上。朦胧的天光之下,则是山高林密,雾气惨淡,乱石嶙峋。

    “行啦,都给我滚出来!”

    无咎大声吆喝,脚下迟疑。该往何处去,他也糊涂。

    草丛里、石碓间,冒出一道道身影。韦尚与卫令,也在其中。各自虽也狼狈,却并无大碍。

    谁料十余丈外的大石头背后,再次露出三个脑袋,服饰相貌迥异,各自满脸的诧异……

    卫令看得清楚,抬手一指——

    “何人鬼鬼祟祟?”

    而他话音未落,那刚刚露出的脑袋倏然没了。随即三道人影飞奔而去,犹如惊弓之鸟一般,不过转瞬之间,已消失在山林之中……

    卫令也是愕然不已,忙道:“公孙老弟,那不像是我南阳界的修士。十之八九,贼人现身了,快追——”

    他抬手抓出飞剑,腾空跃起。而不过七八丈远,他忍不住回头张望。

    公孙先生,韦尚,以及广山与他的兄弟们,皆愣在原地,一个个神情古怪。

    卫令只得收住去势,就近落在一块石头上。

    “公孙,缘何放过贼人?”

    “这个……”

    无咎看着“贼人”远去的方向,迟疑道:“之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我怕认错了人,再次得罪南阳界的同道啊!”

    “老弟倒也谨慎!”

    卫令没作多想,分说道:“是真是假,自见分晓!”

    “所言极是,只管追去……”

    无咎连声答应,与兄弟们使个眼色,又不禁嘴角抽搐,心绪有些杂乱。

    唉,整日里谎话连篇,竟然习以为常。是本先生变的坏了,还是这世道的沉沦,已不复以往?不过,贼人终于现身了……

    “啊——”

    恰于此时,一声凄厉的惨叫,突然从远处传来,正是贼人消失的方向。

    卫令微微一怔,急忙催促道:“公孙——”

    而他话音未落,十余道人影拔地而起……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刑纪1143》,方便以后阅读天刑纪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云水之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刑纪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云水之惑并对天刑纪114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