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锦绣

第九百七十四章 死亡(大结局)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有限无敌 本章:第九百七十四章 死亡(大结局)

    神武三十年,是朱宏三御极天下第三十个年头,也是朱宏三六十大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朱宏三出生于万历四十八年,也就是162o年,现在是168o年,正好六十整年。

    六十属于花甲之年,明代皇帝活的都不长,只有几个活过了六十岁,所以朱宏三准备要在自己正月初三的生日这天好好庆祝一下。

    正月初三这天一早,满朝文武齐聚奉天殿,来这里为帝国的统治者过生日。

    朱宏三的兴致很高,在小太监的陪同下来到大典接受群臣的朝拜,但是朱宏三坐在龙椅上看到下面密密麻麻的人头,突然心中感觉十分悲伤。

    朱宏三已经六十了,加上前世的三十多年,他一共活了快一百年。随着这几年他年纪的增大、记忆力的减退,两世的记忆开始重叠,让朱宏三有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处那个时代。

    今天看到群臣和诸位皇子朝贺,朱宏三恍惚回到了当年自己在广州称帝的时光。

    那时候手下文臣武将人才济济,新军的战斗力强横,朱宏三那时刚到而立之年,正是意气风的时节。可是现在呢?朱宏三已经垂垂老矣,晚上都要起来个两三次上厕所。

    不可否认朱宏三老了,他看了看下面的群臣叹了口气说道:“起来吧!”

    诸位大臣在席军机大臣张家玉的带领下行了三叩九拜之礼后站了起来,在佟养甲之后朱宏三就将内阁总理制度废除,将军机处扶正,取代内阁制。张家玉因为不属于湖广集团和东林党,再加上是朱宏三身边的老人,所以成了军机大臣,现在已经当了八年。

    张家玉这时经过历次清洗,政治经验无比深厚,听到朱宏三的语气后就知道这位皇帝为什么叹气。很简单,老了,感觉没有接班人了。

    事实上朱宏三也正在为这件事闹心,戾太子朱海被废后朱宏三开始着手培养其他皇子,可是让朱宏三失望的其他皇子都不是这块料。三皇子朱淮身体肥胖、心胸狭窄,望之不是仁君。老四朱渊和他外公一样,尖酸刻薄不懂得为君之道,也不是好接班人。至于其他的皇子都差不多,不是能力不行就是性格上有种种缺点,所以太子之位到现在都在空着。

    这十几年朱宏三虽然对士人文官下狠手收拾,全国上下三四万官员倒霉,不是流放就是掉了脑袋,但是正因为朱宏三压制文官势力,让政治成本降到最低,皇帝的意志才能完美的得到执行。

    现在内阁制已经被废除,只能跪受君恩的军机处取代了内阁,所以全国上下都要跟着朱宏三的意志转,从万历年间就困扰明王朝的党争被彻底解决。整个国家因为没了制约力量,全国上下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

    在神武二十六年第二次清账田亩得到的数据,全国从辽东到云贵,人口已经恢复到明末战乱前的一亿人口,同时因为战后婴儿潮的出现,整个国家呈现一种潮气蓬勃的气象。

    在军事上帝国军队已经击败准噶尔部,帝国疆域在西北已经扩展到葱岭,西面已经和哈萨克的白头回回接壤。北面已经彻底解决俄罗斯人对黑龙江流域的渗透,并且和俄罗斯人签订了条约,俄国正式承认明朝对西伯利亚各个蒙古部落有宗主权。

    在南面帝国军队已经击败荷兰人与英国人的联军,满喇加海峡成为明朝控制外国船只进入南洋的一处交通要道。在西南面帝国军队已经吞并中南半岛,兵峰已经进入印度,印度南面的几个小国也脱离英国和荷兰人的殖民纷纷加入大中华文明圈。

    经济上因为商业蓬勃展,在神武二十九年全国财政收入已经达到七千万银元,虽然在绝对值上没有北宋一亿六千万贯多,但是按照白银贬值程度来算已经过北宋,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富足的朝代。

    国家这种展度是建立在绝对权威之下的,没了文官集体的制衡,朱宏三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治理这个国家。但是作为现代人朱宏三知道,权威统治在恢复期十分好用,但是对国家的长治久安十分不利。因为权威统治很容易让官员官僚化,反正你皇帝什么都管那你就管得了,我们这些官员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即可。

    所以想要帝国永远这么展下去,必须回到隆庆、万历年间那种虚君实相制。虽然这种制度有种种弊端,比如党争激烈、内斗耗费国力等等,但是好处也很明显,那就是不会让国政有太大的变动,就算是出现刘瑾、魏忠贤这种异类,但是因为文官势力极其庞大,也会自动修复到正确路线上来。

    正因为如此,朱宏三深知自己已经步入老年,同时因为身体不太好,大概也活不了几年,所以这几年才会对挑选一个合格接班人十分着急。

    朱宏三坐在龙椅上听着席军机大臣张家玉念着朝贺的公文面无表情,他看着这些大臣,没有一个熟面孔,那些跟着他一同打天下的文武群臣大部分都死在朱宏三手中。当时为了维护统治处死他们朱宏三心中并没感到不妥,但是今天看到这个场景却让朱宏三十分怀念以前的场景,原来朕已经老了!

    听着张家玉公式般的贺表朱宏三挥了挥手说道:“好了,张爱卿不要念了,朕很高兴你们能为朕来祝寿,每人一年的俸禄奖励,没什么事退朝吧!”

    朱宏三的官员俸禄可不低,张家玉作为一品大员每年一万五六千银元,所以满朝文武百官十分高兴,纷纷磕头感谢皇帝的恩典。

    朱宏三点了点头起身回到皇宫,现在后宫中朱宏三的女人基本上都死的差不多了,马小芳在广州战死,马如烟被朱宏三赐死,贵妃钱雨婷在去年病死,长公主朱媺娖两年前去世,同年病死的还有郡主朱佑佳,卞玉京在神武二十一年就已经去世,其他的所有女人66续续在这几年不是病死就是得罪皇帝被赐死,所以现在整个后宫冷冷清清,除了一些新选上来的宫女外在没有女人了。

    现在的后宫之主是贵妃徐氏,是神武二十二年新选入宫中的秀女,因为长得像马小芳,被朱宏三宠幸提拔成了贵妃。不过徐贵妃知道这位皇帝十分好杀,以前的皇贵妃就是死在皇帝的手上,所以徐贵妃每次看到朱宏三来都战战兢兢,生怕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惹怒这个杀人魔王。

    朱宏三看到徐贵妃的样子心中十分恼火,这个女人长得像马小芳却一点没有马小芳的活泼朝气,上了床也如同死鱼一样,在失去对徐贵妃的新鲜感后朱宏三也开始厌倦她了。

    看到徐贵妃这个样子朱宏三皱眉道:“好了,不用你伺候了,你下去吧!”听皇帝这么说徐贵妃如同大赦,赶紧起身告退。

    徐贵妃走后一个小太监进来通报张家玉来了,朱宏三现在威权日盛,大概唯一敢在他面前说一些家常话也就是张家玉了。正好今天朱宏三心情不太好,需要一个人来开解,所以听到张家玉拜见后赶紧让他进来。

    张家玉刚才在大殿上已经看到皇帝朱宏三有心事,张家玉是官场老油条,马上知道皇帝为什么心情不好,所以在散朝后来见皇帝,为的就是接班人问题。

    张家玉是戾太子朱海的老师,所以在接班人问题上张家玉一直支持朱海。不过当年朱海犯了那么一个大错误,说服皇帝复立朱海当太子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不过张家玉知道皇帝不会活到永远,皇帝也要死得,为了能在皇帝死后还当这个席军机大臣,张家玉必须将朱海拱上位。

    朱宏三看着张家玉进来行礼后问道:“张爱卿,你来见朕有什么事情?”

    “陛下,刚才朝会时臣看到陛下好像不开心,能否和臣说一下,也让臣为陛下开解一二!”

    张家玉和朱宏三的年纪差不多,当年在广东时张家玉跟在朱宏三身边也算半个朋友,所以今天张家玉才敢这么问,如果换上其他大臣,看到朱宏三吓得都尿裤子,那里还敢为皇帝开解一二?

    朱宏三听张家玉这么说叹了口气说道:“哎,刚才朕看满朝都是青年大臣,朕的旧人也就剩你一个,你老了,朕也老了!”

    张家玉躬身说道:“陛下从微末起兵,驱除鞑虏光复大明,这等功绩已经可比唐太宗、宋太祖,还有我朝的高祖皇帝!”

    朱宏三是什么人,一听张家玉这么说就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唐太宗晚年几个儿子争位,最后闹得太子和魏王李泰被废,让一个中人之资的李治当了皇帝。宋太祖赵匡胤也是这样,晚年的烛影斧声也弄得不清不楚。至于朱元璋也差不多,刚死儿子就闹起了靖难之役,几年就将朱元璋选定的合法接班人打倒在地自己当了皇帝。

    这几个皇帝都是活的时候武功盖世,但是死后接班人没选好,弄得朝政动荡。所以今天张家玉来见朱宏三并不是什么为陛下开解,而是直接提出皇帝你应该选接班人了。

    在戾太子朱海刚被废的时候,有些大臣也提出过为了国家希望在立一个太子,可是当时朱宏三还年富力强,根本没想过这么早就选定接班人,再加上当时其他的几个皇子年纪还小,所以朱宏三准备等等再说。

    可是这一等就是十多年,朱宏三今年已经六十了,谁知道你还能活几天。如果皇帝你突然挂了那这个国家怎么办?朝政怎么办?难道再来一次八王之乱?

    朱宏三并不是昏庸皇帝,他知道张家玉这也是为国家考虑,可是现在朱宏三对这个接班人还没定下来,没办法朱宏三问道:“元子,这个太子你看谁合适?”

    张家玉听皇帝叫自己的字心中大喜,知道今天有戏。但是张家玉不能直接提出让朱海再次当太子,那样痕迹太明显。

    “陛下,太子是一国之根本,臣怎敢妄自猜测?请陛下乾纲独断!”

    其实朱宏三心中也有一个人选,那就是皇长孙朱升铎,可是朱升铎的叔叔们都在,并且还都是壮年,如果直接让朱升铎即位,那等朱宏三挂了那几个叔叔还不翻天啊!当年朱棣可就是打着朱允炆不敬皇叔才动的靖难。

    朱宏三沉吟一下说道:“元子,长孙朱升铎深肖朕躬,你看他怎么样?”

    张家玉一听有门:“陛下,皇长孙毕竟差了一代人,如果让他当皇太孙那其他皇子怎么办?伦理纲常怎么办?还有现在戾太子还在,也不可能绕过父亲直接册封皇孙吧!”

    朱宏三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可是这怎么办?

    “那元子你看怎么办?不用担心,今天这个屋中就是你与朕君臣二人,有什么情况你直接说出来即可!”

    得了皇帝的指示张家玉开始表长篇大论:“陛下御极三十年,武功极盛,民间百姓也得到了休养生息,挑选那个皇子让陛下的治国理念得以延续才是最重要的!”

    张家玉跟随朱宏三最久,他知道这位皇帝喜欢听什么,当然最喜欢听拍马屁。其实张家玉当了八年的帝国大管家,那里不知道现在民间到底是什么样子。因为建国这三十年战事就没停过,帝国财政已经快被军事拖垮,每年财政收入有七千万银元不假,但是每年花在边疆战事上就要一半,这个国家在这么下去就会重蹈隋炀帝的覆辙。

    帝国边疆常年有二十万士兵在战斗,印度还算可以,毕竟现在印度也有四五千万人口,恒河平原还是产粮区,所以印度战事还算收支相抵。可是张家玉不知道皇帝为什么要在西北用兵。出了玉门关就是一片沙漠,那里的人口稀少民风剽悍,同时因为根本没有基础设施,帝国军队的补给全凭从中原内6运来,国家实在支撑不住了。

    如果马明远等权臣还活着必定不会同意皇帝这么干,但是皇帝将所有反对者杀个精光,用他坚强的意志将西北战事坚持了这么多年。不过张家玉作为大管家知道,西北战事不结束是不行的,现在国家表面一片繁荣,可是民间八成的财力已经被抽调一空,在这么搞下去国家会出乱子的。

    国家成了这个样子,张家玉作为大管家自然心中着急。但是张家玉比马明远聪明就在于这点,他不会当着皇帝的面子直接提出反对意见,而是委婉的从侧面点醒皇帝,就是皇帝不听张家玉也不会不依不饶,反正国家是皇帝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这也是张家玉从神武十五年开始能躲过历次清洗的原因之一。

    张家玉先说了一段废话吹捧皇帝,然后才说道这个接班人要挑选延续皇帝你治国理念的人。张家玉知道皇帝绝对不会对民间的情况一无所知,这个皇帝手中握有锦衣卫,必定掌握民间种种动向,所以张家玉赌的就是皇帝也有反悔的意向。

    张家玉真的赌对了,朱宏三来自后世,这世也不是什么高层人士,他太了解民间疾苦了,只是西北边疆对未来太重要,要知道后世中国自产石油有一半来自新疆,为了子孙后代西北和西伯利亚必须拿下。

    可是按照明代的生产力实在无法供应大军在西北的战事,所以朱宏三在几年前面临着雍正一样的难题,那就是西北成了鸡肋,打又打不动,撤有撤不了。不过在神武二十八年传来好消息,同样是远征万里的俄国也坚持不住了,终于和明朝和谈放弃西伯利亚,没了俄国的支持,西北那些饭都吃不上的蒙古人也应该投降了。

    所以朱宏三死后的政策不应该是扩张,而是守成,挑选一个守成之君才是目前应该做的。

    朱宏三很看好朱升铎,毕竟朱升铎年纪长,还和朱宏三一起去过辽东,对军事还算熟悉,同时朱升铎这几年的表现很合朱宏三的心意,所以朱升铎目前是接班人的最佳人选。

    可是传位朱升铎那其他儿子必定不服气,朱宏三可不想自己死后整个国家再乱成一团,这才是朱宏三目前最头疼的事。

    朱宏三想了一会儿说道:“朕属意朱升铎,元子你看应该怎么样?”

    张家玉等得就是皇帝这句话,张家玉小心的说道:“陛下,戾太子不管在为君和为政上都是上上之选,再加上皇长孙是戾太子的长子,立嫡以长!如果陛下复立朱海当太子,朱升铎不也就成了帝国法定接班人了吗?望陛下三思!”

    张家玉说这话加着万分小心,虽然他是皇帝的心腹,可是这几年皇帝大概老年痴呆犯了,脾气反复无常。不过今天张家玉说完皇帝倒没生气,而是摸着胡须沉思。

    朱宏三在朱海身上投入太多心血,当年就是朱宏三带在身边亲手教他如何治国,朱海也不负朱宏三的厚望,治理国家也算一把好手。同时在政治上朱海也锻炼出来,当年借助秦王朱江的事想要控制朱宏三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只是朱海手段没有朱宏三老辣而已。

    想到当年自己的儿子算计自己朱宏三就生气:“元子,可是当年那个逆子做的那些事实在不能让朕忘怀!”

    “陛下,臣也有儿子,臣的儿子犯错臣会责罚他,教他做人的道理,如果他不思悔改,臣才会动用家法!戾太子当年是做错了,可是这十多年戾太子在凤阳每天都冲北磕头请安,坚持十五年没有一天中断的。臣以为这天下最亲近的关系就是父子关系,现在儿子已经知道错了当父亲的为何不能原谅他呢?”

    张家玉说的这番话十分到位,已经深深的打动朱宏三。是啊!朱海是自己的儿子,儿子犯错当父亲的管教就是了,那能一辈子不见面呢?

    朱宏三沉吟一下问道:“可是当年太子大错铸成,如果复立太子朕怕朝廷非议啊!”

    张家玉听皇帝这么说心中大喜,看样子自己今天的努力有了结果。

    “陛下,当年太子年幼不懂世事,受到马明远鼓动做下错事,经过这十五年的反思必定已经知道自己错了!”

    张家玉说的很对,马明远是太子的老师兼岳父,什么屎盆子都扣到他脑袋上就可以了,反正马明远已经死了,想怎么扣就怎么扣。

    朱宏三深思片刻后说道:“今天朕累了,元子回去吧!”

    张家玉听皇帝这么说知道皇帝已经同意了,下一步就看自己怎么运作了。

    张家玉回到家后马上准备,在正月十六上班第一天就上了份奏折为戾太子开脱,内容很简单,就是朱海关了十五年已经知道自己错了,当年头脑热都是听信奸臣马明远的撺掇,请陛下原谅戾太子。

    张家玉是太子的老师,为太子申辩没什么,可是这份奏折也太吓人了,朝中所有官员都以为张家玉要倒霉的时候,那知道第二天宫里传来圣旨,皇帝也同意了,命将戾太子朱海从凤阳皇家监狱迁出来,回北京监视居住。

    皇帝的圣旨一出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皇帝这是准备复立太子了,所以很快朝中一些捧臭脚的清流御史开始上书为朱海开脱,将朱海说成被马明远蒙蔽的一个乖儿子,现在请皇帝复立太子。这些大臣一个个说的正义凛然,好像皇帝不立朱海当太子他们就要集体上吊一样。

    朱海离开关押了他十五年的凤阳,在五月初十回到北京,第一时间就去宫里拜见了父皇朱宏三,父子二人抱头痛哭冰释前嫌。

    神武三十年六月初一,朱宏三封戾太子朱海*为齐王,紧接着在六月初二,朱海就被复立为太子。

    这时朱宏三已经六十了,年轻时常年的征战已经极大损耗了他的身体,他也没有精力治理这么大的国家,所以在神武三十一年正月初一,朱宏三下旨说以后国家大小事情咸绝于太子,正是标志朱宏三开始放权。

    神武三十二年六月初五,朱宏三终于迎来了他的大限,在北京故宫的乾清宫,朱宏三的所有儿子跪满一地,就连关在凤阳的废秦王朱江也被放了回来。朱宏三看着自己的这些儿子心满意足的说道:“朕前后两世活了一百年,朕知足了!太子这几年做的很不错,朕很放心,以后你能当一个好皇帝!”

    朱海现在已经四十五岁,看到自己终于要熬成正果,想到自己这四十多年吃的苦,再加上看到自己老爹就要死了,不免放声大哭:“父皇,您会没事的!”

    朱宏三拉着朱海的手笑道:“傻孩子,人怎能不死呢?朕死后你要善待你的兄弟们,当一个好皇帝,朕和你娘在天国也就心满意足了!”

    听到朱宏三提起母亲马小芳,朱海更是控制不足感情,跪地大哭。

    朱宏三这是精神已经迷离,望着房梁说道:“小芳你来了,你来接朕了?好!朕带你去坐汽车,去坐飞机,去吃肯德基!”

    朱宏三的声音慢慢变低,最后变得毫无声息,一代枭雄神武大帝终于结束了他传奇的一生。

    (全书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明末锦绣974》,方便以后阅读明末锦绣第九百七十四章 死亡(大结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明末锦绣第九百七十四章 死亡(大结局)并对明末锦绣974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