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宵(一女N男)

31-32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千鹤 本章:31-32

    ☆、第三十一章  顾泠吃醋了

    顾泠回家的时候,竟然是厅堂大亮的!!

    进贼了?!

    她戒备的东张西望。却只听见厨房传来乒乓作响的声音。

    姜颂在厨房里炒菜做饭煲汤,洗碗洗碟洗厨房。殷勤肯肯的样子,就差没有去刷马桶了。

    顾泠没好气地说:“你在干嘛!”

    “没看见吗?做饭。”姜颂头也不回。

    “我不吃,我吃过了。”

    “我有说过做给你吃吗?你回来得这麽晚,我在门口等了很久,饿了。”

    顾泠气的在背後颤抖着手指向他:“所以你撬门进来了?你无耻,小偷!”

    “你没关窗,猪头。”

    他好心提醒她,语气淡淡。

    跟她的怒火比起来,他就是一滩滑蹩蹩的水。一下子就浇灭了她的气势。

    姜颂很淡定,总要让他占一次便宜才行。

    “难道做错事的人是我吗?你怎麽可以那麽理直气壮?!”顾泠依旧大声地朝他的背後吼到。脸颊白里透红,惹人怜爱。

    这麽会有这麽无理取闹的人啊?明明是他有小三……小三?不对,自己怎麽会想到这个词?她又不是他的妻子,邵其玉才是他的未婚妻。说到底,她才是小三吧?之前抢走姜颂一次,现在又来。嗯,自己那麽生气,肯定是在气自己做了小三,她这是被气糊涂了,绝对是!

    “这麽说是我咯?一个女孩子半夜不回家,还有理啦?”他装点好最後一碟菜,将紫沙锅里煲的汤舀进大碗里,“何况我又有什麽错?邵其玉是我未婚妻,在我公寓很正常。倒是你的反应很让我奇怪,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顾泠涨红了脸,急忙回答:“我没有!”

    欲盖弥张啊喂。

    姜颂但笑不语,一盘一盘的端出美味佳肴,香气席卷着顾泠的每一粒味蕾,让它们在她的舌尖上狂欢,舞蹈。

    咕噜咕噜……

    她的肚子完全出卖了她。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吃饭,只是去‘夜色’喝了几杯,顺道教训了一下黄经理,拿他撒撒气,解解火。看见黄经理的一脸熊样,她多想问一句:你怎麽还没辞职。可是,算了吧,饶过他了。据他说,他可是上有老母,下有妻儿的。养家糊口不容易呵。

    “快来尝尝,都是你爱吃的。”他把她按在餐桌的座位上,俊脸微抬,在灯光的照射下柔和了许多,少了刚刚针锋相对的火药味。

    糖醋排骨,宫保**丁,冬瓜干贝汤,配一碟上海青。嗯……她食指大动。可就是拉不下脸去动筷子。

    姜颂像说绕口令一样:“你再不吃就冷了,冷了就不好吃了。”又给她舀了一碗米饭。

    “哼!”她叭啦着吃掉。

    姜颂的手艺她是深有感触的,堪比五星级酒店的主厨。不论是中餐西餐,韩食日饮,只要是他学过的,都能很好的做出来,而且美味无比。自从吃过他做的东西,每每吃到其他好吃的,她都会拿来跟他做的菜比较,然後让他做出一模一样,甚至更好吃的。而他也乐此不疲,感谢上天赋予他这麽一项天赋,才能时常接近她。陆然以前也常带她去姜颂家蹭饭,还赞美说,谁做了他家夫人可就有口福了。

    “有没有退步?”她已经有两年没有吃过自己煮的东西了。

    顾泠想,他已经习惯上他做的菜了,在日本的时候就常常想念。难怪自己会告诉他,她离不开他。

    谁说抓住男人的心首先得抓住男人的胃?不只是男人有这项特权,其实呢,女人也是一样的。

    “还可以吧。”

    某人继续死鸭子嘴硬。

    “这麽久没回来,去哪里潇洒了?”

    “‘夜色’。”

    “又不会喝酒,还去泡吧。”姜颂不以为然的嗤笑她。

    顾泠也是要面子的:“去装装样子不行啊!别的男人可稀罕我了,才不像你!”

    姜颂也不急不徐的吃着:“泠儿,你吃醋的样子……蛮可爱的。”

    “都说我没有吃醋了!”桌子被拍得震天的响。

    幸好桌上的菜已经被吃得差不多了,否则肯定要来个天女散花了。

    “你有没有想过,你投向别的男人怀抱的时候,我也有和你有一样的感觉?不,我的感情比你强烈多了。”他的声音简直轻到可以忽略不计,“你只是难过到想伤害对方,而我,是难过到愿意自己死去,一了百了。”

    顾泠不料他说出这样直白的话,她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姜颂的对自己的感情,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不知道会是这样强烈。

    她要和吃进去的菜好好消化一下。於是,推开椅子,赶紧逃离这个高气压的地方。

    “我去洗澡。”

    姜颂冷笑。

    爱的越多,输得就越彻底。

    作家的话:

    甜蜜升级~

    ☆、第三十二章  你才是女流氓

    顾泠洗完澡出来,姜颂已经收拾好了餐桌和厨房,还把她家积灰的碗筷洗得一尘不染,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她一向自诩在他面前盛气凌人从不低头,怎麽能因为他的一席话而败下阵来。於是走过去,大方的坐在他身边。

    洗完澡,一阵放松。把头发上的沙子全部洗光光,干净又清爽。她高兴地唱起小曲来,不断催他快去洗洗,他则回她一脸yín 荡的笑容。

    哼,流氓!!

    不知何时,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又开始相拥缠 绵起来。可能是她滴着水珠的发梢,是她沐浴後散发出的浅浅幽香,是她在灯光照映下满溢出的明媚娇柔勾 引了他。又可能是他黑短柔软的发,是他身上挥之不去的龙涎香,是他比平常更温柔的脸庞吸引了她。

    又或许,都有。谁知道呢,总之两人又抱作一团,你咬我,我啃你。

    电视剧依旧播放着,可惜无人欣赏。

    “唔……”顾泠瞪着身上这匹饥渴着扑向自己的色狼,“我……告诉你一个……嗯……秘密。”

    他咬着她的耳朵:“说。”

    “我从日 本带回了好东西,你……要不要看……”她要隐忍着不叫出声,才能把一句话说得完整。

    他用力向前一顶:“哦?什麽?”

    “正……哦……正宗岛国片,绝……绝无盗版……”她在他身下娇喘,呻吟。

    他把头埋进她的肩窝,闷闷地笑着:“呵呵,原来你逃去日本是为了这个。”

    “颂……你到底要不要看嘛!很多……招式的!”

    顾泠只有在床 第恩 爱时,才会褪去身上张牙舞爪的凌厉,化身为一只乖顺的小兔子,连说话都小小声的。

    “你不是只喜欢传统‘男上女下’的姿势吗?那些古怪的学了也没用。”他愈发卖力。

    顾泠多想愤愤地说一句,留给你和邵其玉用啊。可是,难得他们之间有那麽和谐的氛围,她可不想亲手打破。

    “留给你和陆然用吗?”醋意十足。

    我 靠!!他倒是说出来了!

    她一把用力推翻他,骑坐在他身上,抓住他的双肩,狠狠一口咬住他xiōng 前的小豆豆:“是啊是啊!我和陆然什麽姿势都要试一遍。前面後面,上面下面,通通都要。哼!”

    他一 柱 擎 天的支撑着让她在自己身上扭腰摇摆。

    “我不许!”

    姜颂竟然学着宫勉,用极无赖的语气说。

    “那你到底看不看。”她鼓起腮邦子恐吓他。

    大厅里灯光被调得很暗,只有一盏灯孤寂的亮着,还有电视里传出的时明时暗的光圈。

    很符合气氛。

    电影里的女人身材优美,搔首弄姿,xiōng前的球状物上下摇晃,夺人眼球。真真的那叫一个丰 rǔ 肥 臀啊。叫声又浪又骚,顾泠自觉比不上。她偷偷看了姜颂一眼,他什麽亢 奋的神情都没有表现出来,就问他是不是不行了。他只丢给她一句,我看着你才能勃 起。羞煞她也。这个都能控制?他果然不同一般人类。

    他忽然遮住她的眼睛,让她的眼前一片漆黑:“不要看了。”

    “干嘛!”

    “裸男你也看?”

    “又不是没看过,我见多了!”立即扯开他挡在眼睛上的手。

    他皱着眉头看她,似乎在思考哪有女孩子像她这麽不在乎自己清白和声誉的。

    “我又不是滥 交,更不是**!谁没有几个生理需求啊!就许你们男人有情况啊……”她在他慑人的目光下,越说越小声。

    姜颂yīn阳怪气的说:“是是,都说你顾大小姐本事大了。择人都是高级别的。”

    这不是在变相的夸自己是高级别的那部分吗?得瑟什麽。

    倏地从电影里传来男人舒服极了的一声闷哼。姜颂和顾泠齐齐看去,不由得红了脸。

    只见那个男主眼里写满情 欲,紧紧地用两腿腿根夹住女主的头。女主嘴里吞 吐撕 咬着男人的铁棒,连喘息声都微弱了,犹如一只脱水濒死的鱼儿。男主用力的抽 插在女主的嘴里,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终於泄 了身。女主嘴角不断流出男主的白色浑浊液 体,男主还强迫女主吞咽下去。

    真是太变 态了!

    作家的话:

    竹林的灯火 岛国的沙漠~

    推个文文吧~

    感谢第二个送我礼物的亲,麽麽哒~


如果您喜欢,请把《春宵(一女N男)31》,方便以后阅读春宵(一女N男)31-3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宵(一女N男)31-32并对春宵(一女N男)3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