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修士很危险

一百七十四章 为芳心狂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想见江南 本章:一百七十四章 为芳心狂

    “这冰云仙子好大的谱儿,龙皇孙这等人物,都不能亲切方泽?”

    星空戒内,荒魅忽地传出意念。

    许易传意念道,“你知道这龙皇孙,好猖狂的名号,他老子是谁?他爷爷是谁?”

    荒魅传意念道,“此人之祖,你也知道,乃中央阴君龙玄黄,如何,够震撼吧。还有那个谢玄庭,他是麒麟妖府的顶级战将,论实力,麒麟妖府,尚在金鹏妖府之上,谢玄庭号称四境无敌。连龙皇孙和谢玄庭这等级数的,都不能入那位冰云仙子的法眼,我还真好奇,到底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降住她。”

    许易冷声道,“你一个妖兽,老关心这个做什么,这是你该关心的么,我看你近来就是情情爱爱的闲书,看得多了,变得兽欲银心了。”

    “诸君都散了吧,冰云仙子只是路过此地,远途奔波,已经累了,就不和诸位相见了,都散了吧。”

    龙皇孙大手一挥,风范十足地道。

    底下先恼了谢玄庭,“龙皇孙,你好厚的脸皮,冰云仙子没请你,你倒自己凑过去了,若论缘分,三年前的法华会上,冰云仙子可是先见认识的我,你也不过是我引荐的,我要见冰云仙子,还用你隔在中间传话?”

    龙皇孙不愠不怒,“谢兄如此说话,可就太不上台面了,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岂是先见后见便能左右的。冰云仙子愿意见谁,又不是我能左右的,此番,冰云仙子不欲见外人,你谢兄还敢硬闯不成?”

    “你!”

    谢玄庭被激得说不出话来,换作是其他美女,他哪里会这么费事,直接动手抢了便是。

    可换作这位冰云仙子,他心中竟生不起半点唐突的念头。

    便在这时,一道秀丽的身影从另一边的帷幕后转了出来,白纱罩体,身姿曼妙,只露一双美丽的眼睛,令人大生遐想。

    那丽人手中拖着一本装饰精美的册子,缓步行到龙皇孙近前,福了一礼,道,“龙公子的这篇《随园诗话》,我家仙子已经抄录完毕,便着我将此篇诗集送还公子。仙子有言,此《随园诗话》中的诗句,多寄情山水,抒性灵,是难得的假作,君子不掠人之美,还请龙公子收回。”

    此话一出,满场哗然,谢玄庭重重一巴掌印在自己额头上,喃喃语道,“我怎么忘了,怎么就忘了,该死,该死,又让这混账占了先手,不对,这家伙有此准备,定然是提前就得了消息,处心积虑,处心积虑啊……”

    龙皇孙脸上闪过一抹诧异,含笑道,“此本《随园诗话》,乃是我遍寻天下,才寻觅到的一件孤本,龙某也极是喜爱这本诗集,但宝剑赠侠士,雅集赠君子,冰云仙子乃是罕见的女中君子,此本诗集,也只有她才配得上,我若占据,未免名不副实,贻笑大方。”

    “不要脸,太不要脸了,该死的龙皇孙,这个辣手屠夫,装什么文化人,附庸风雅,欺骗冰云仙子,真是一等一的混账……”

    牛刚火死死瞪着龙皇孙,咬牙切齿地低声骂道。

    他这番话的声音并不算小,但混在杂声中,便不显眼了,只因和他一般咒骂的,大有人在。

    龙皇孙卖相极佳,不理会满殿嘈杂,朗目含情,满是真诚地盯着那丽人,丽人沉默片刻,“也罢,我再去禀告仙子,龙公子稍候。”说罢,丽人转入帷幕中,消失不见。

    龙皇孙嘴角浮起一抹得意的微笑,殿中讥诮声沸反盈天。

    “疯了,我看这些人都疯了,都是当世顶尖人物,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何苦在此苦求,状若疯癫……”

    墨先生喃喃自语,完全无法理解。

    荒魅传意念道,“看来这位冰云仙子还是个文艺青年,许小子,这可是你的本行,你若是抓住机会,说不定能一朝攀龙附凤,飞腾九五,大好机会,不要错过。”

    许易嗤道,“没见这一个个人脑子都要争成猪脑子了,我什么女人没见过,犯得着和这帮人去抢,嗯……”

    忽的,他低下头,陷入了沉思。

    不多时,那丽人折返回来,依旧捧着那本《随园诗话》,向龙皇孙一礼,满是歉意地道,“我家仙子说了,龙公子的心意,她领了,但越是贵重,她越是不能收。我家仙子还是谢谢龙公子将《随园诗话》借她誊录,为表示感谢,特意奉上我玉玑宫的一盒点心,还望龙公子不要嫌弃。”

    龙皇孙本来冰封的脸上,听到后来,顿时布满阳光,伸手接过诗集和一盒方形的白玉玉盒,高高举起,“玉玑宫的糕点,天下知名,龙某早就想尝一尝了,今日得偿所愿,还请替我千万谢谢冰云仙子。改日,龙某做东,遍请上回法华会的知交好友,还请冰云仙子千万到场。”

    丽人微微点头,又福一礼,便待离去,却听一声道,“这位小姐请慢行,谢某近来偶有所感,偶得一佳作,还请小姐记了,传与冰云仙子,谢某乃是她的旧友,她既然来了此地,我便是东主,好歹让谢某做个东道。”

    说着,他便自顾自朗声吟诵起一诗来:

    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缠绵思尽抽残茧,宛转心伤剥后蕉。

    三五年时三五月,可怜杯酒不曾消。

    一诗吟罢,满场无声。

    一者,是这诗的确极好,都能品咂得出来。

    二者,是众人都知道谢玄庭这个时候,吟诵出这诗来,无非是为了吸引冰云仙子的注意。

    谢玄庭可不似龙皇孙那样,还注重贵人涵养,这人一言不合,是真敢出手。

    众人敢群集,讥讽龙皇孙,却无一人敢跳出来指摘谢玄庭。

    丽人也听得呆住了,驻足不前。

    谢玄庭心中顿时狂喜,暗道,“这回老子总算赌对了,没白费老子提前下的那一手闲棋。”原来,这篇佳作并非出自他的手笔,而是他重金雇佣一帮才子集体创作,编成个集子,这诗正是从那本集子中挑出来的压卷之作,水平极高。


如果您喜欢,请把《这个修士很危险174》,方便以后阅读这个修士很危险一百七十四章 为芳心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这个修士很危险一百七十四章 为芳心狂并对这个修士很危险174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