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大明卷 第九百七十七章 给天子一个交代
    ,诸天最强大佬!

    几位阁老一脸苦笑的看着程向武,程向武一介武人,在这内阁当中向来就是一个搅屎棍一样的存在。

    可是内阁之中必须要有两三位军方的大佬坐镇,这一点是当年楚毅以及朱厚照所定下来的,而且这些年来也是一直如此。

    程向武脾气虽然火爆一些,但是也非是那种胡搅蛮缠之辈,这会儿听了杨一清的话,坐下来看了杨一清一眼道:“杨辅,你素来足智多谋,那么你倒是说说看,这次我们要如何做才能够给陛下还有武王殿下一个交代?”

    揉了揉额头,杨一清看了在场诸位阁老一眼,缓缓吐出一口气道:“依老夫之见,此番但凡是同徐负、陈凯二人勾结者,皆以污蔑君上,谋反之罪论处,抄家灭族。”

    如果说换做是其他时候的话,徐负、陈凯他们的做为根本就不可能上升到谋反的地步。

    哪怕是这些人换一个对象攻击的话,也不会有这般的后果了,谁让这些人针对楚毅,触及到了朱厚照这位帝王的底线。

    朱厚照雷霆震怒之下,莫说不是谋反之罪,便是没有罪,怕是内阁都要想办法给对方找出一个罪名出来。

    更何况经由东厂、锦衣卫一番审讯下来,这些官员要说谋逆的话,或许真的冤枉了他们,但是这些人心思不纯却是一点都不假,尤其是对楚毅的那种仇恨的心思再真实不过。

    这种情况下,这些人倒也算得上是取死有道了。

    得罪什么人不好,偏偏去得罪楚毅,而且还撞在了朱厚照的手中,要是内阁不给天子一个交代的话,天子会满意才怪。

    捋着胡须,程向武脸上露出颇为满意的神色看向杨一清道:“杨阁老说的不错,这些人就是该杀,如果说大家没有什么意见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也省的大家在费尽心思想着如何解决。”

    陈鼎张了张嘴,轻叹了一声,哪怕是顽固如陈鼎也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只能感叹这些同徐负、陈凯一伙的官员放着大好的未来不去享,偏偏还沉浸在过去的仇恨当中,难道就不知道自家陛下同武王楚毅之间的情分吗?

    内阁的决议以最快的度传了出去,不过是短短的时间便被满朝文武所知晓。

    本来满朝文武当中,不少官员还想着此番内阁几位阁老是不是会出面为那些被抓了起来的官员求情。

    毕竟此番被锦衣卫、东厂所抓走的官员不在少数,一旦这些被抓走的官员真的被顶了罪的话,那么这影响也太大了一些。

    让这些人失望的却是内阁当中不到一天的时间便传出了决议来,只看内阁的决议,傻子都知道徐负、陈凯他们以及那些同二人有所勾结的官员乃至其身后的家族完了。

    就算是经过审讯之后,一些官员能够侥幸活命下来,但是无论是其自身还是其家族也将被打落尘埃,有了此番的先例在,怕是数百上千年之内,这些家族之中的子弟将再也没有机会进入朝堂。

    当然也有昔日一批官员在得知内阁的决断的时候,丝毫不觉得奇怪,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们这些老臣可是经历过楚毅的时代的,甚至辅助朱厚照满天下的寻找楚毅的下落,大明王朝能够飞升,完全是因为自家陛下执着于寻找楚毅的缘故,所以说这些人在得知朝堂之上竟然有人针对楚毅的时候,这些人便已经猜到了这些官员的下场。

    无论是东厂还是锦衣卫的大牢当中,那些被抓来的官员这会儿却是一个个的拼命的喊冤。

    在这些官员看来,他们串联起来试图针对楚毅,不过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官场常态罢了,真要说的话,无非就是他们所针对的目标有些特殊罢了。

    “陛下啊,臣对您忠心耿耿,臣是冤枉的啊……”

    “昏君,昏君啊,你一定会后悔的……”

    整个大牢当中嘈杂一片,实在是这些官员做梦都想不到有朝一日他们竟然会被投入到这大牢当中。

    当然就算是到了现在,这些官员当中,大部分的人都是一副有恃无恐的姿态,如果说只有他们一两人的话,那么他们或许会担心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惩处,但是看一看这大牢当中,数十上百的官员都被抓来,这对朝廷来说绝对是一场大风暴。

    他们就不信内阁当中诸位阁老会袖手旁观,只要诸位阁老肯出面的话,相信就算是天子也要给诸位阁老几分薄面,到时候他们便可以离开这暗无天日的大牢,官复原职。

    就在不少的官员心中想着这些的时候,就见大牢的牢头在几名狱卒的陪同之下一脸阴狠的走了过来。

    牢头一挥手,就见其身后一队人一个个的提着散着清香的食盒走了过来,然后一一的放给大牢当中的这些官员。

    一些官员看到这一副景象的时候不由的愣了一下,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面色苍白无比,惊惧的看着那被送进牢狱当中的食盒。

    当然一些官员却是一脸欣喜的接过食盒,将食盒打开,其中自然是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

    其中一名官员红光满面,看上去倒像是一位员外一般,这会儿闻到那香味禁不住露出几分欢喜之色,一边接过食盒一边向着那牢头道:“赵牢头,看来你还是挺识趣的吗?你放心,只要本官出去之后,肯定会少不了你的好处的。”

    在一些官员看来,他们在这牢狱当中能够享受这样的待遇,显然是因为这牢头想要向他们示好的缘故。

    正走到那官员身旁的赵浩闻言不禁愣了一下,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了那官员一眼道:“死到临头却是不自知,可怜,可怜啊……”

    正抓过一只鸡腿在那里狂啃不已的官员听到了赵浩的话下意识的愣了一下,紧接着面色为之大变,惊惧的豁然起身,就连身前的食盒被撞翻了都没有注意到,指着赵浩颤声道:“你……你方才说什么?什么叫做死到临头?”

    这会儿隔壁的一名官员看上去显得颇为平静,似乎是对于生死都看开了一般,瞥了那官员一眼道:“这都不明白吗?什么时候进了锦衣卫、东厂的大牢还有这般的待遇了,也只有吃断头饭的时候,东厂、锦衣卫才会给出这般的美味佳肴让大家美餐一顿,好歹也做一个饱死鬼不是吗?”

    那位官员一听这根本就是断头饭当即吓得浑身冷汗直冒,颤声向着赵浩高声大喊道:“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快拿走,我不要吃断头饭……”

    只可惜赵浩只是不屑的看了那官员一眼,依然是大步上前,巡视着牢房当中的一众犯官。

    并且在其身后有狱卒源源不断的将丰盛无比的食盒送进牢房之中,这会儿消息已经传开,明白过来这根本就是一顿断头饭的时候,就算是再美味佳肴的食物放在他们的面前恐怕也不会有人能够生出食欲来吧。

    当然有人收到了断头饭,就有人没有收到,而没有收到断头饭的那些官员这会儿看着四周那些同僚在面对着面前的断头饭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人生百态不禁为之感叹,同时心中也颇为情形,好在他们并没有同徐负、陈凯牵连太深,否则的话,一旦他们被徐负、陈凯等人牵连的话,说不得这会儿他们也都收到了断头饭了。

    内阁的度相当之快,有东厂、锦衣卫所提供的各种关于徐负、陈凯二人的案宗,关于这些官员的鉴别自然也就再轻松不过了。

    短短的半天时间,名单便已经被下到了东厂、锦衣卫大牢当中。

    但凡是名单之上被圈画出来的,皆是被查实参与到了弹劾楚毅的谋划当中的官员,至于说其他的官员则是单纯的同二人有交情受到了牵连的缘故。

    当杨一清、王阳明再次如同求见朱厚照的时候,朱厚照并没有因为宫门关闭而拒绝两位阁老的求见。

    御书房当中,朱厚照心情看上去明显好了许多,毕竟楚毅在宫中足足呆了大半天的时间开解于他,朱厚照就算是有再多的怒火,这会儿也都消的差不多了。

    “两位卿家这个时候前来,想来是内阁当中已经针对陈凯、徐负他们的事情做出了决定。”

    杨一清拱手一礼道:“好叫陛下知晓,臣等经过商议,决定从严、从重、严惩不待。”

    听到杨一清这么而说,朱厚照微微颔点头道:“卿家做事,朕从来都是非常放心的。”

    杨一清顿时一脸感动的神色向着朱厚照颤声道:“臣蒙陛下厚爱,执掌内阁,执政天下,自当为君上分忧,此乃为臣者之本份也。”

    朱厚照哈哈大笑道:“卿家说的好,陈凯、徐负他们也如同辅一般忠君爱国,报效朝廷的话,何至于会有今日之下场?”

    王阳明将一份名单递给了朱厚照,正是内阁之中他们借鉴东厂、锦衣卫所传来的关于那些犯官的信息最终所住处的决断。

    这其中被抓的官员足足有八十四人之多,算上其家眷的话,涉及人口足足达到了近万人之多。

    若是按照杨一清他们最终所作出的决断,怕是要在法场之上走上一遭的人就有不下数千人之多。

    翻看着那被圈画出来,抄家灭族的数十名官员的名字,朱厚照满意的将那名单合拢,抬头看了王阳明还有杨一清二人一眼道:“朕相信你们,尽管放手去干便是。”

    得了天子的允许,杨一清、王阳明二人对视一眼,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楚毅那里,他们相信楚毅肯定不会将这些攻讦试图算计他的官员放在心上,他们真正担心的其实是天子,就怕天子不依不饶将事情扩大化。

    如今朱厚照明显没有将之扩大化的意思,这自然是让二人松了一口气。

    毕竟这件事情一旦闹大了的话,恐怕到时候朝堂之上满朝文武,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官员会牵涉其中。果真如此的话,对于朝廷的影响也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杨一清他们才会决定勾结徐负、陈凯二人者皆以谋反之罪论处,受牵连而并没有同二人勾结的官员则是训诫一番,然后将之放还。

    总算是给了天子一个交代,自宫中告辞的杨一清、王阳明二人倒是没有直接回府,反而是坐着轿子奔着武王府而来。

    武王府距离皇宫并不远,不过是盏茶功夫,轿子便停在了武王府之前。

    守在王府门口处的仆从得知前来拜访的乃是辅杨一清以及王阳明的时候并没有太过紧张与慌乱,而是井然有序的引领杨一清、王阳明将轿子停好。

    就连天子都是三五日跑来武王府一趟,他们连天子都见过了不知多少次,与之相比,杨一清、王阳明他们前来,如何能够同天子登门相比。

    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正准备修行一番的楚毅看着跑过来的管家道:“何事?”

    “殿下,府门外,杨辅以及王尚书求见殿下,还请殿下能够赐见!”

    楚毅微微颔向着管家点了点头道:“请二位大人前来见我。”

    很快就见王阳明、杨一清二人大步而来,三人可谓是多年的交情,自是再熟悉不过。

    这会儿二人同楚毅见礼之后,各自落座,楚毅看了二人一眼轻笑道:“看来两位已经入宫见过了陛下。”

    王阳明脸上露出几分笑意道:“就知道瞒不过殿下法眼。”

    楚毅端起茶水品了一口道:“两位若非是入宫见过了陛下,想来也不会是这么一副轻松的模样吧。”

    杨一清捋着胡须笑着道:“殿下明见万里,法眼如炬,我们二人的确是刚从宫中回来,”

    楚毅将茶杯放下看了二人一眼道:“看来关于陈凯、徐负二人的案子,内阁当中已经拿出了主意,并且陛下那里已经通过了!”

    杨一清开口将内阁商议出来的结果细细的说了一遍,最后看向楚毅道:“虽然陛下那里已经通过了,但是我们觉得,还是要请殿下查漏补缺一番才好。”</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