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长河的旅者 > 正文 第十六章 召唤法阵
    ,时空长河的旅者!

    居然是真的。

    如果苏子鱼是从某本魔法书,某份秘籍,乃至是某枚戒指上获得这些信息,他都不会感到特别的惊讶。

    因为那本来就是奇遇中应该出现的正常事物。

    但是他现在是在一个游戏里,一个沉浸式的虚拟游戏内,里面的道具上所记录的信息居然是真实的,这就让人感到相当的惊讶了。在这个游戏里面自然的存在是比较常见的,只要进入主线剧情很快就可以遇到,虽然主线剧情的难度很大,但如果其背后所代表的知识能力都是真的,那么苏子鱼就有点理解为什么这个游戏的难度会设置的这么高了。

    “是谁跟大家开的一个玩笑?”苏子鱼忍不住喃喃道。

    本质上。

    你可以把这个名叫《蒸汽朋克:欲望都市》的游戏视作为一本魔法秘典,最初的制作者肯定是带着他自己的恶趣味,估计他也想看到玩这个游戏的人在现里面的道具上记录的知识是真实的时,那一脸吃惊不已的表情吧。

    “不过要是这么理解的话,这种设计确实是很有效。”苏子鱼暗自道:“现这个秘密的人,直接就可以借助虚拟舱来修炼。”

    反抗军里面肯定没有人懂魔法。

    他们完全就是拿这个游戏当做hga来玩,如果不是苏子鱼的身上有时空监察者系统,估计他也不会想到上面记录的知识居然是真的。

    “这么说?”

    “如果能够打通这个游戏,直接就可以获得一份魔法侧的传承了?”苏子鱼看了看技能树里面的资料。

    手稿里面记录的都是入门级的东西。

    冥想术跟猎魔人位面的相差不大,但是一些法术技巧却相当成熟,有着完整的法术模型,就好像是一个流水线上制作的电路图,只要记忆下来就可以施展这些法术。

    更直白的解释就是这些法术已经被一代代优化过,很轻松就可以入门。

    “魔药吗?”

    “嗯?鱼人的鳞片?曼陀罗的根茎?蝙蝠的翅膀?血蟾蜍的眼珠子?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这上面的魔药比猎魔人位面的还复杂,苏子鱼只是看了看就扔一边了。

    根据他的经验,但凡是魔药都有副作用。

    苏子鱼又在这个房间里面仔细地翻找了一下,但很可惜这个占卜师的实力比较一般,手中最有价值的东西便是那一份手稿。

    里面记录了六个法术模型,都是一些比较简单的戏法。

    “这个游戏舱可以考虑弄走了。”苏子鱼想了想,直接退出了游戏。

    嗡。

    苏子鱼出来的时候,娱乐室里面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在他动身返回房间时,苏子鱼看到了一个教士模样打扮的中年男子,对方的胸前佩戴着一枚齿轮般的徽记,在看到他后微微点头示意,看似和善地笑了笑。

    机械神教的人。

    在这颗星球上只有一个强大的宗教势力,那就是机械神教,反抗军的内部也有一些人是他们的信徒。

    房间内。

    苏子鱼随便找了一张纸,然后将其铺平摊开在了桌子上。

    接着,他按照记忆将自己在游戏中看到的六芒星法阵画了出来,因为强化过记忆能力,苏子鱼几乎是完美地将其复制了出来。

    “为什么没用?材料不行吗?”苏子鱼稍微注入了一丝灵能,眉头蹙起道。

    完全无效。

    那个法阵可以让苏子鱼的灵性微微颤动,直觉告诉他有点不简单,他还想在现实世界中试一试呢。

    “伊妮德女士说过,血可以作为最原始的施法材料。”

    “不知道我的血行不行?”苏子鱼迟疑了一下,重新找了一张纸,羊皮纸这里是肯定没有了,换了一张厚点的纸用,接着他便拔出陨星在自己的指尖轻轻一划,一丝鲜血便很快溢出,因为自身已经强化了高等再生,伤口正以惊人的度愈合,苏子鱼不得以又划了一下,接着才开始迅用血画出了那个六芒星法阵。

    这一次可以感觉到明显的能量波动了。

    当苏子鱼完成的那一刻,这张普通的厚纸上浮现一抹灵光,紧接着时空监察者系统出现了提示。

    ——“未知的召唤法阵【奇物】!”

    真的有效。

    苏子鱼拿起这张纸看了看,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激活,但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试试,毕竟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

    将一丝灵能注入其中。

    眼前的厚纸上立刻便是亮起光芒,紧接着燃起了一缕缕的火焰,那火焰在纸的表面焚烧,迅地将苏子鱼的鲜血燃尽,接着就是一股硫磺的气息蔓延了出来。

    在法阵的上空出现了一片虚空,一只血红色的长着锐利指甲的手掌突然伸了出来。

    ——“嗜血者-卡哈【混沌恶魔】【次级领主】【恐虐侍从】!”

    一股强大的混乱力场渐渐扩散。

    在苏子鱼的视线内,眼前由法阵构成的虚空中,渐渐浮现了一个身高大概是在五米左右的恶魔虚影,它有着一身血红色的好似宝石光泽般的皮肤,手中持有一把遍布利齿的长剑,全身穿戴着厚重的赤红色装甲,跟记忆中的深渊恶魔区别很大,因为它的一只手臂居然是金属构造的机械义肢,它头上的恶魔之角已经断掉了一只,背后张开的双翼足足有七八米长,它好似是想要从法阵中钻出来,在看到苏子鱼后还愤怒地咆哮了一声。

    “卧槽!”

    “怎么会是次级恶魔领主?”苏子鱼吃惊了一下,毫不犹豫地拔出来了自己的罪业大剑。

    不对。

    那个占卜师的法阵应该没那么厉害才对?召唤恶魔是有阶位限制的!高阶恶魔一般都不会响应外界的召唤!

    糟糕。

    是自己的血!

    苏子鱼很快意识到了异常生的原因,他是用自己的血来画的召唤法阵,也许他自己没什么感觉,但那是他下意识地忽略了自己已经是一位半神了。

    罪业大剑化作一道深红色的火光斩出,那刚刚从里面虚空中伸出来的恶魔之爪瞬间被斩断。

    罪业之火沿着这个恶魔的身体蔓延,它在虚空中出了一阵惨叫。

    伴随着愤怒不甘地咆哮声,这个恶魔渐渐在眼前消散。

    它的形体还未降临就已经被罪业之火焚烧殆尽了。

    “那个游戏舱有问题!”苏子鱼收回罪业大剑,一挥手将眼前的召唤法阵震成了一片粉末。

    在那个游戏里面,记录的确实是魔法侧的知识。

    但是!

    这里面还混杂了一些跟恶魔有关的禁忌知识。

    在任何文明内!

    只要是跟恶魔有关的知识,都不会这么随意地放出来,在苏子鱼的判断中,那个游戏中记录的魔法侧知识已经不再是从天而降的馅饼,而是一个包含恶意与阴谋的陷阱。幸好反抗军的人一直拿它当做hga来玩,要是有谁真的拥有魔法的天赋,现了其中的秘密,将那些知识拿出来用的话,恐怕整个反抗军的基地都变成一片废墟了。

    与此同时。

    在距离地下基地数百公里以外,那个苏子鱼曾经去过的部落内。

    鲜血渗透了土地,火焰焚烧了房屋。

    从天而降的灾难直接毁灭了这个拥有数千人口的原始部落,眼前到处都是被诡异力量杀死扭曲的残缺尸骸,他们几乎是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不管是枪械还是冷兵器,不管是普通人还是接受过仿生改造的酋长,都对那个徘徊在尸堆中的头戴残破黄金王冠,身影岣嵝干瘪的好似干尸般的身影毫无抵抗能力,直接被屠杀殆尽。

    它已经宛若一个游魂般在这里徘徊了一整天,在杀死了整个部落的居民后,它便呆立在尸堆中一动不动好似一座人形雕像。

    不需要饮水,不要进食,甚至不需要呼吸。

    如果没有人打扰的话,它可能会一直在这里呆上十年、二十年、乃至是一百年的时间,一直到帝国的斥候现这里的异常,将这一整片区域都化作独立的禁区。

    “混沌……”

    “恶魔……”

    那徘徊在废墟中的头戴残破黄金王冠的干尸突然抬起头来,它血红色的瞳孔中是如有实质的光芒,脖子直接扭转了一百八十度,转头望向了反抗军地下基地所在的方向。

    它已经完全凹陷下去只剩一层皮的脸庞上浮现一丝不明显的表情变化,好似是某种渴望的情绪,但是因为它的身体只是一副空洞的躯壳,根本无法很好地表达出这种情绪。

    下一秒。

    它的身影直接腾空而起,朝着反抗军地下基地的位置飞了过去。

    十分钟后。

    距离这个原始部落五公里处的一个小山坡上,空气突然扭曲了起来,紧接着一个朦胧的虚影浮现,他的声音略微有一丝颤抖,喃喃道:“好险!差点以为被现了。”

    “它真的出现了!”

    “不行。”

    “必须立刻将这个消息告知女皇陛下!……”

    “究竟是什么让它离开帝都的废墟?来到这一片鸟不拉屎的地方?这里有什么东西吸引它吗?”

    那道朦胧的虚影逐渐消散。

    很快,十多公里外便有一个小型飞行器升空而起。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