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凤凰》第三节:诪张为幻1

《烈火凤凰》第三节:诪张为幻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详 本章:《烈火凤凰》第三节:诪张为幻1

    正文【烈火凤凰】第四章针锋相对第三节诪张为幻1作者:幻想        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三节 诪张为幻1  落凤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午夜时分,冷雪目送姐姐被带上囚车消失在黑暗中,这才步履沉重地离开了极乐园天籁居。今晚她生命中唯一的亲人又一次在她面前被男人凌辱,这一次姐姐所受的屈辱要比前次更甚许多。冷雪预料到姐姐那冷若冰霜的态度会激怒罗西杰,但没想到罗西杰竟找来了蛇神李乔德,用各种可怕到极点的蛇虫来折磨她。  这样的惨痛经历,对姐妹俩都是一种考验。冷傲霜目光始终清澈而坚定,而她的表现一样无懈可击。  回到了青龙雷破的住所,冷雪的神经又一次地绷紧起来,这几天他一直喜怒无常,表现很有些奇怪。她相信雷破对自己依然是喜欢和痴迷的,他的暴虐是出于嫉妒和愤怒,他觉得罗西杰抢了自己的女人,而他却只能忍气吞声。挑起雷破和罗西杰的矛盾是件好事,但冷雪告诫自己必需要把握好分寸,不然就是玩火自焚。  冷雪走入客厅,看到了雷破一脸沉郁地坐在沙发上。她缓缓走到雷破面前,微微低着头楚楚可怜地道:「青龙大人,我回来晚了,对不起。」  雷破抬起头面无表情地道:「听说今天罗西杰把那个什么李乔德叫去了,用了那些恶心的蛇虫没有?」  冷雪试图查探雷破的心境,但却看不出什么端倪,只得老实答道:「用过的。」  「有没有在你身上用?」雷破目光里开始升腾起怒意。  「那倒没有,那些蛇虫太恐怖了,李乔德一拿出来,我就逃得远远的。」冷雪回答道。  「那么冷傲霜什么反应?怕吗?」雷破又道。  「没有,一点反应都没有,蛇都钻进她的身子里,她居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冷雪据实答道。  「后来呢?」雷破道。  「李乔德的蛇象是春药一样,后来她就有了性欲,我看罗西杰大人和李乔德都玩得很开心。」冷雪道。  「李乔德上过她没有?」雷破问道。  「上了。」冷雪回答道。  雷破怒意更甚,冷傲霜是阿难陀的宝贝,连他都从未染指,罗西杰上了倒还情有可原,毕竟他的身份地位不在阿难陀之下,但现在连李乔德都上了,这不仅不把自己放在眼中,连阿难陀都一并无视了。他额头暴起青筋按捺着怒气道:「那李乔德干你没有。」  冷雪娇躯一震,装出惶惶的神情嚅嚅地低声道:「唔,有。」  「这个狗崽子!」雷破暴怒之下竟然红木沙发的扶手捏得粉碎。  冷雪一惊,心道今晚必然又是一场暴风骤雨,为了平息雷破的怒火,她猛地扑上前跪在他面前哭着道:「我也是没办法,虽然我知道我不配,但请大人相信我,我的心中只有大人您一个人。」她仰头望着雷破,泪水如断线珍珠般从秀眸中滚落。  千古以来,英雄总是难过美人关,青龙雷破虽非什么大英雄,但也算是个人物,望着面前美到极致的容颜,铁石般的心也不禁柔软下来。怒气渐消,但心中却更是郁结。明日就要和武圣正面交锋,如果夏青阳这小子立了功劳,那么不得不将她拱手让人。念极此,雷破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大人在想什么,是不是还为我的事生气。罗西杰他地位虽高,但他毕竟不是岛上的人,待战事结束总要离开的。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以后永远陪着您,在您闷的时候给您唱个歌跳个舞,只要您能笑一笑我就心满意足了。」冷雪小心翼翼地柔声说道。  青龙怔了许多终于说道:「很晚了,早点睡吧,看你的样子也很累了。」说着他轻轻推开她站了起来走向卧室,冷雪也急忙起身准备跟过去,雷破头也不回地道:「今天你睡偏房。」  冷雪一愣收住了脚步答道:「是。」能不和他睡一张床曾是她无比的渴望,但这个奢望成为现实她心中却又充满着不安。但命令必须服从,冷雪看着他进了卧室后走向偏房。躺在一个人的房间里,明明精神可以得到放松,但她却久久难以入眠,她预感到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第二天清晨起来,雷破已经不在,冷雪洗漱之后去了极乐园。一路上哨兵与巡逻队比平日多了许多,她心想难道极道天使已经准备攻岛了吗?这一天雷破和罗西杰都不见人影,直至夜幕降临雷破来了。他头发散乱、神情疲惫,气息不匀象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大人,你怎么了。」冷雪迎了上去关心地问道。  雷破也不答话坐在了沙发上半晌才闷声道:「有件事要和你说。」  「大人请说。」冷雪倒来一杯热茶递到了他的手上。  「那个夏青阳,就是爱你爱得发疯的那个小子,以后你跟他吧。」青龙胸口急剧起伏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去跟他!」冷青惊叫起来,她当然是愿意回到夏青阳身边,但跟着雷破才能有机会经常出入落凤狱,才能掌握更多的资源,了解更多的秘密。  「今天我和罗西杰去逼牧云求败交人,他不肯便起手来,那小子帮了我们立了功,所以我答应他把你给他。」雷破道。今天他与罗西杰上门要人,牧云求败当然不肯,两边动起手来。虽然牧云求败中了埋伏,被麻醉枪击中,但众人却依然不是他的对手。后来夏青阳突施偷袭,重创了牧云求败,这才得手。而在关键时刻,白霜冲了出来,挡在牧云求败身前用精神力为他争取到一线逃生的机会,最终牧云求败跳海逃走,而白霜却落入敌手。  「我不去!我决不会去跟他的。」冷雪斩钉截铁地道。  「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雷破心头感到一阵莫名的烦燥。  「我不去!」冷雪也提高了声调。  「不去信不信我杀了你!」雷破站了起来扬起手沉声喝道。  「你杀了我好了。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冷雪丝毫不退让。  「你!你!」雷破扬起手掌当然劈不下去,一时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对她的真心起初是怀疑的,但时间长了慢慢也就开始相信了,面对对自己痴情而自己又喜欢的女人,竟然要将她拱手送人,雷破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我不想离开大人,您不要赶我走。」冷雪抽泣着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  雷破怔怔地杵着没推开她也没去抱她,好半天才他扬起的手掌颓然地放了下来道:「你的心意我知道了,但这事我已经答应了,这样你先去陪他一阵,等魔僧大人回来了,我再想办法。」  「我不离开你,不想离开你……」冷雪哭泣着泉涌的泪水打湿了他的胸襟。  虽然心中有万般不愿,但雷破毕竟是个枭雄,他硬起心肠推开了她。「跟我走。」他抓着冷雪的胳膊拖曳着离开了房子,走廊的尽头夏青阳正焦急地翘首以盼,终于他看到了她,叫了声「雪儿」冲了过去。  雷破一甩手,冷雪踉跄着扑入了他的怀中,雷破用阴鸷的目光盯着他道:「小子,人我给你了,她好歹跟过我,别让她受委屈,不然我饶不了你。」以雷破的性格能说出这样的话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冷雪拚命挣扎却挣不开夏青阳有力的怀抱,她扭头对着雷破叫道:「大人,不要抛下我,不要走……」但雷破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雪儿,雪儿,你怎么了,是我呀,夏青阳,你别怕,从现在开始没人能够伤害到你了,我会永远保护你,不会让你再受一丝一毫的伤害。」在夏青阳的认知中,她上次和此时的反常表现都因为惧怕青龙雷破,而现在他有能力保护她了。  「放开我!放开我!」冷雪大声叫道。  「好好,你别喊,别喊。」夏青阳松开了手。他一松手,冷雪撒腿向雷破离开的方向跑去,才跑两步手被夏青阳猛地抓住,「你想去哪里?」夏青阳问道。  「我要去找青龙大人,我不想和你在一起。」冷雪想挣脱他的手但却怎么也挣不开。  「你疯了吗?你知道我为了你都做了什么?我为了你命可以不要,师傅可以背叛,我也了你可以做一切一切。你为什么会这样!我告诉你,现在你不用怕了,不用再怕雷破了,他不敢再动你一要手指,相信我,相信好吗?」夏青阳额头都迸出汗来。  「你做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喜欢你,我喜欢的是青龙大人,你放开我,放开我!」冷雪咬着牙狠下心道。她知道自己这么做会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但她没有选择,她来到这里是为了让黎明的曙光照进黑暗,如果这样离开青龙雷破,到决战来的那一天自己将无所作为。  两人大喊大叫引得周围来往之人停下脚步投来诧异的目光,夏青阳心一横拦腰抱起她大步离开。他抱着她走入了极乐园一处僻静的小别墅,这是刚安排给他的住所。  进了别墅的客厅,夏青阳将冷雪放到了沙发上,见她还想挣扎着离开,他在她面前蹲了下来柔声道:「雪儿,我们好好聊聊好吗?」  「好。」冷雪觉得这样也不是办法,她知道接下来必然会深深伤害到他,但她希望能够让他死心,他能让自己回到雷破身边上去。  「我爱你,你知道吗?」夏青阳抓着她纤细玲珑的手问道。  「也许吧。」看着他深情的目光冷雪心中一颤但她的回答却不咸不淡。  「什么也许,我想告诉你,你中我这一生唯一爱的人。」夏青阳道。  「那又怎么?」冷雪心跳在加速,但语气却是冷冷的。  看见她这个态度,夏青阳一时语塞,他想了想又问道:「你爱我吗?」  冷雪面无反应地摇了摇头道:「不爱。」  夏青阳心口象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但他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道:「那你喜欢我吗?」  冷雪依然木然地摇了摇头道:「不喜欢。」  夏青阳的心口象被针狠狠地扎了一下痛得身体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你骗人,上次我把你从金水园里带出来,我们还,还哪个了,我感觉得到,那时你是喜欢我的,我的感觉不会错,决不会错,你怎么可能不喜欢我!不可能不喜欢我!」  冷雪神色不变但心中有些紧张,这极乐园每一幢别墅都安装有监控,如果雷破心中有她此时必定在看着自己,绝不能露出什么破绽来。「那不叫喜欢,那天你不要命地把我带走,或许在哪个晚上多少有些心动,过后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冷雪的解释让夏青阳抓狂但雷破觉得合情合理。  「难道,难道你喜欢的雷破这个禽兽!」夏青阳额头青筋凸起已渐渐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  「他怎么禽兽了。」冷雪冷冷地道。  「他,他这样对你还不是禽兽,我亲眼看着你被他污辱,眼睁睁地看着你失去了宝贵的贞操,难道他还不是禽兽。」夏青阳愤声道。  「人要认命,上了这个岛的女人如果不知道什么是认命,连一天都活不了。  所以我的第一次给了青龙大人我一点都不后悔,我很高兴,因为我的第一个男人是顶天立地的强者,是个受人仰望的大英雄。那时青龙大人不要我,把我送走,我很伤心,也很绝望,所以那时你的出现才让我有一点点的心动。后来青龙大人让我跟了他,他对我很好,更不计较我在那个地方呆过,虽然他嘴上不说,我知道他心里是喜欢我的。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他!而你今天硬生生地把我从他抢走,你又有什么资格说他是禽兽!」冷雪冷着脸道。  一句句话都如同一颗颗子弹射入夏青阳的心中,他想说什么却又无从辩驳,他脸色铁青,身体瑟瑟地剧烈抖动起来。而此时此刻,在监视屏前看着的雷破心中也是百转千回说不出的感觉。  冷雪将手从夏青阳冰冷的掌中抽了出来道柔声道:「放我回去好吗?」看着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她也极不忍心,但这几个月来天天戴着假面具的生活,面对这样的场合她应付得已经游刃有余。  夏青阳脑子中一片混乱,她的话打碎了自己幻想,爱之极必然也痛之极,他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面对这样的他,冷雪心中难受的程度不亚于昨天看着姐姐被淫辱,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继续说些难听的刺激他?还是宽慰他一下?她的心中也乱成一团。不知过了多久,望着依然如泥雕木塑般的夏青阳她觉得不要再拖下去,她缓缓地站起来道:「你自己冷静一下吧,让我走好吗?我会记得你的好的。」  说着她一步一步慢慢地向门口走去。  这个时候冷雪的心拎着,而紧盯着屏幕的雷破心一样悬了起来,他不由自主地在心中默默地念道:「快走,走快点,快点。」  在冷雪的手伸将房门的把手上之时,她感到一阵强劲的风压扑向她后背,她的心和雷破的心一下沉了下去,半蹲着的夏青阳腾身而起,一个转身跃到了她的背后,强壮而有力的胳膊紧紧抱住了他。  「不要走,留下来,好吗?」夏青阳颤抖的声音在冷雪的耳边喃哩着。  「夏青阳,如果你是个男人,请你自重,放开我,让我走。」冷雪道。  「我不会放你走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我不会让你回到那个禽兽的身边的。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夏青阳已有些语无伦次。因为他已经发狂过一次,那次他连师傅武圣都不认,而今天为了她能回到自己身边,更偷袭了师傅。  虽然师傅有千般不是,但毕竟两次救了他的命,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今天的事本已让他难过到了极点,此时再加上这巨大的打击,他的神智已经开始不太清醒了。  冷雪觉得这样纠缠下去自己必然无法脱身,她狠下心沉声道:「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夏青阳猛地将她转了过去瞪着血红的眼睛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冷雪迎着他似噬人般的目光道:「我说,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夏青阳突然狂笑起来,她的无情已让他疯狂,「哈哈哈,当初我怎么就这么不长眼,就我怎么会不要命地把你从金水园里救出来,我怎么会为了你去暗算师傅,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么一个无情无义、下贱淫荡的女人。」  冷雪的心也在滴着血但嘴上却冷冷地道:「你现在明白还不算太晚,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吧。」  「让你走!让你走!我会让你走?我不会让你走的。」夏青阳猛地一把抱住她粗暴地开始吻着她。冷雪拚命反抗,但夏青阳力大无比她挣脱不了,她试着去咬他的嘴唇,眼见咬出了血他去浑然未觉,于是她不忍心再去咬,只能木然地任他乱啃乱吮。  这一吻顿时令夏青阳欲火焚身,再加上体内如同烈性春药一般的梼杌之血,心智本已错乱他再也无法控制。他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探到了她的胸前,隔着衬衣胡乱地揉搓起高耸的玉峰。冷雪嘴被堵着唔唔地喊着,双手陡劳地抓着他的胳膊想阻止他的侵袭。此时她必需这么做,她是做给雷破看的,虽然罗西杰也曾在他面前这样做过,但那不一样,因为夏青阳对自己有爱,所以她必需要表现得极不愿意,必需要尽全力去反抗。  「妈的,还说我的禽兽,我看你才是禽兽。」监视器旁的雷破怒火中烧。  一阵暴风骤雨般的狂吻后,夏青阳抱着她走进了卧房。上了床,冷雪依然拚命反抗,于是夏青阳骑坐在她的身上,脱去了上衣露出健硕的身躯,然后瞪着血红的眼睛将她的衣服撕成了碎片,当雪一般洁白高耸的玉乳裸露在他眼前,熊熊燃烧的欲火将他吞噬。  冷雪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她一边考虑着应对的方法,一边依然激烈反抗着,夏青阳赤裸着的身体被她指甲抓出了许多条血痕。  双手才握住那浑圆的乳房,夏青阳只觉得下体鼓涨欲裂,难受到了极点。于是他一手按着扑腾的身体,一手脱掉了自己裤子,又将她的裙子连同亵裤都撕成碎片。双手如巨大铁钳般夹在雪白的大腿根上,修长的双腿向两边屈辱的悬在空中,如鲜花般娇嫩的花穴无遮无挡在袒露在他的眼前,一根巨硕无比的长棍顶在花穴的洞口。  冷雪突然有一种想哭泣又有一种想笑的冲动,从上了落凤岛,自己无数次被强奸,但每次被强奸自己都要笑着摆出屈辱的姿势迎承男人的进入,而眼前的男人真心的爱着自己,自己也为他而心动,此时此刻却更象是强奸。形式上不是强奸却是真正的强奸,形式上是强奸她却渴望着他和自己融为一体,这难道不是件既想哭又想笑的事。但不管怎样的心情,此时此刻雷破正在看着自己,不管心里怎么想,戏还是要继续演下去。  「放开我!不要!」冷雪嘶声力竭地喊着,象虾米一样弓起身捶打着、抓挠着他的胳膊,当然这是徒劳的就象蜻蜓撼树。虽然对夏青阳的反应有些意外,但她也明白爱之切恨之切的道理,她能理解他,心中更是充满着内疚。  暗红色如鹅蛋般大小的龟头挤入了狭窄无比的玉门,凄厉的惨叫声令夏青阳恢复了一点点的神智,不管此时他有多痛苦,有多绝望,她是自己的女神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看着眼前被换撑开的鲜红花穴和那粗硕无比的阳具,他脑海中掠过雷破的阳具进入她身体的画面,顿时他的身体僵硬了。他想把肉棒抽离,但包裹着龟头的温润玉穴好似有着令人无抵挡的吸力,他没有力气也根本不想离开,他的心里空空的,他知道只有进入那里才能填满心中的空洞。  「我也不想这样,我真不想这样,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说着夏青阳的双眸中隐隐看到泪光声音竟然有些哽咽。  冷雪心中象被重重捶了一下,她想说这不可能,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她怕自己也和他一样,说出来的话会哽咽,这被雷破看到就是破绽。于是她侧过头,不去看他,并借机迅速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你就这么讨厌我,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我哪里做得不好,你说我一定改,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什么都愿意去做……」夏青阳说着说着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雪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但当她转头看到夏青阳落泪时,她还是无法面对,于是她又侧过头才道:「不可能。」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再次冷酷残忍的拒绝让夏青阳又狂乱起来。  「因为我不喜欢你,我爱的是青龙大人。」冷雪用尽所用的气力才挤出了这一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甘心,不甘心。」那仅剩的一丝的理智湮没在无边无际的黑潮之中。  在一声惨叫中巨大的肉棒刹那间消失在如花瓣似的花穴间,在下一刻沉闷的肉体撞击声骤然响起,夏青阳如同野兽一般向胯下的柔软的肉体发动了最野蛮最猛烈的攻击。                待续***********************************  好象有大半年,不知为什么又写了,可能是有些无聊了。欲望还没死,凤凰就不会消亡。虽然也知道没几个人牵挂着这部又长又乱纯粹是欲望幻想渲泄的文章,但总也有几个同好吧,就象这次提笔,最后回复的永远海布里绝对是一种动力。不知还能坚持多久,明天的事又有谁知道呢。                            幻想即日***********************************


如果您喜欢,请把《《烈火凤凰》第三节:诪张为幻13》,方便以后阅读《烈火凤凰》第三节:诪张为幻1《烈火凤凰》第三节:诪张为幻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烈火凤凰》第三节:诪张为幻1《烈火凤凰》第三节:诪张为幻1并对《烈火凤凰》第三节:诪张为幻1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