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10

《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10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详 本章:《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10

    正文【烈火凤凰】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二节 白龙鱼服10  武明轩望着姬冬赢,她清澈淡然的眼神象如针般刺痛着他的神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万般无奈之间,脑海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他突然想起三年前黑帝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明轩,你这个人有时太过执着,放下的就应该放下,放下了才会看到一片不一样的天空。」顿时他醒悟过来,自己之所以处处受制,那是因为自己有了执念。他太想猜透她的心思,太想找出她的破绽,正因为这样的执念,才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而从另一角度去思考,她既然来了,有的是时间,慢慢去猜他的心思也不迟;而且,她更主动提出委身自己,面对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居然还要郁闷,真也太好笑了。想到这里,武明轩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尽脸。  武明轩脱下外套衬衣铺在了地下,赤身裸体席地而坐,突起的砂石有些硌人,但他毫不在意。「你了脱了吧。」他微笑着冲着姬冬赢道。面对同一件事,不同的心境感受完全不同。要是他没放下执念,看着姬冬赢听话地脱去衣裙又会产生挫败感,而此时他放下了执念,欣赏着绝世美女展露出完美至极的的胴体,心情愉悦到了极点。  望着荑荑柔草下娇嫩鲜艳的花唇,武明轩油然而生想去亲吻的冲动。当姬冬赢缓缓地走到他身前,这种渴望越来越强烈,他忍不住搂住浑圆挺翘的玉臀,脸向着双腿间凑了过去。在唇触到柔美的花唇那一刻,武明轩清晰地感到她臀肉猛然紧绷,「虽然装得无所谓,但身体到底不会作假呀!」他心中暗暗想着,猛地伸入舌头挤入了花唇的缝隙中。  虽然放下了执念,但并非打消了心中疑虑。武明轩突然想道,自己这般将头凑在双腿间亲吻花唇,目不能视物,头部要害暴露在她面前。虽说她只要一运真气,自己就会察觉,但在这么近的距离,她对着灵盖一掌,自己多半来不及避开。念及此,他猛然一悚,迅速地把头从她的双腿间移了开去。  「来,坐下吧。」武明轩让姬冬赢背对着自己在坐在了地下。虽然决定冒这个险,但心中多少仍有些顾虑,她这样背对着自己,即使猝然发难,也很难击中自己的要害。想到刚才的举动,他有些后怕,实在是太危险了。  姬冬赢背贴着他的胸膛,修长的玉腿M状敞开着,脚上银白色的高跟鞋未曾脱去,踮着脚尖的姿态让玉腿更添无穷的诱惑。如玉石般白皙的大腿的尽头,被吮吸过的柔美花唇潮湿而温润。武明轩双手环绕过她的赤裸的胴体,一手往上,一手向下,开始爱抚起她最敏感最隐秘的处所。  武明轩对如何挑起女人的欲望相当在行,姬冬赢神情虽没有太大的变化,但脸颊渐渐浮现起淡淡的桃红,这一抹亮丽的色彩犹如画龙点晴,让武明轩顿时感到怀中的她变得鲜活生动起来。  作为当世强者,眼界自然也高,平常的庸脂俗粉不会放在眼中,放眼天下,能看得上的女人真可谓廖若星晨。在姬冬赢表达会晤之意后,武明轩不是没想过一亲芳泽,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内心并未抱有任何希望。而此时所发生的一切,只能用神奇来形容。方才,他好胜心起,执念丛生,不仅压制了欲望,更体会不了她动人之所在。而此时放下执念,心境已然平复,感受自然大不相同。  没有胜负的执念,武明轩处于心境通明的境界。他始终运着真气,感官自然极为敏锐。他从姬冬赢身体极细微的反应,准确地找到了那些部位容易挑起她的欲望。  没多久,姬冬赢面颊桃色越来越浓,就象抹上一层胭脂水粉,显得格外娇艳迷人。而更直观呈现春情萌动是她迷人的花唇,原本纤薄如纸的花唇犹如被水浸泡后肿胀起来,花唇顶上的小肉蕾更比先前大了许多,花唇间粉色的玉穴若隐若现,越来越多的爱液从玉穴里渗了出来。  望着她绯红娇羞的俏脸,武明轩忍不住低下头又去吻她,这一次姬冬赢没躲也没逃,当两人唇粘在一起,舌头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武明轩听到她鼻腔里发出低低的呻吟。  「女人在动了情的时候是最美的。」当唇分开的时候武明轩情不自禁地赞道。  「是吗?」姬冬赢好象有些心不在焉地答道。看着她春情荡漾的胴体,再看看她这样的表情,不要说是武明轩,就是落在旁人眼中,也知道此时她是故作淡定。  「那是当然。」武明轩接着道:「不过我说的情,是情欲的情,我是嫖客,你又怎么会对我动感情的情。」  「看来你是想通了,把我想说的话给堵回去了。」姬冬赢俏脸弥漫着欲望但眼神依然清澈。  武明轩一凛,她居然能洞察自己心理的变化,圣凤之名果然不虚。他坦然道:「得失胜负有时并不那么容易放下,越是执着越就坐井观天,我也是才想明白。」  姬冬赢流露出欣赏神情道:「看来找你没找错。」  「希望我不会令你失望。」武明轩欣然道。  「希望吧。」姬冬赢转过头目光望向黑漆漆的夜空。  虽然武明轩心中极度渴望进入她的身体,但他决定再等等,他想挑战一下姬冬赢对肉欲的克制极限。前戏已经进行了差不多了,该是最后一击的时候。武明轩覆在花唇上的手掌停了下来,中指缓缓地插入了早已向她敞开的玉穴之中。  在这刹那间,武明轩感到玉穴猛然收紧,柔软膣壁的嫩肉紧紧咬住他的手指,生出一股轻微的吸力。同时,她身体姿态也发生着细小的变化,双腿绷得更紧,脚尖挺得更直。武明轩不知道这样的反应是痛苦还是欢愉,但他知道自己找对了方向。他慢慢继续深入,温润的玉穴狭窄而幽深,一张一驰的轻轻痉动就象小嘴一般吮吸着手指。在几番摸索后,他触到玉穴前端邻近耻骨处,一处硬币大小的膣壁开始变硬,更微微地隆了起来。武明轩心中一动,凭着对女性的了解,他知道找了她的G点。  果然,在他开始专注刺激那个部位时,姬冬赢弯弯的柳眉终于紧皱了起来。武明轩指尖轻按着G点来回摩挲,速率渐渐加快,玉穴膣壁开始有节奏地收缩扩张,那层层叠叠的嫩肉也似活物一般蠕动起来。他不由自主地吞咽下唾沫,想象着当自己进入这般美妙之所,和她合为一体时该有何等的快乐。  武明轩的食指也挤入洞开的玉穴,当两根手指一起刺激着G点时,姬冬赢赤裸的胴体不受控制地扭动起来,在急促的呼吸声中,武明轩听到一声悠悠而婉转的呻吟,他兴奋地浑身发颤,这声音在他耳中比仙乐更动听。  很快,武明轩再次感到措手不及。在这一声销魂到极点的呻吟后,姬冬赢令人瞠目结舌地进入了亢奋状态,高耸的乳峰如潮水般起伏,赤裸的胴体如水蛇般扭动,玉穴爱液泉涌,婉转的呻吟连绵不断。  面对这巨大的转变,武明轩一时还反应不过来,依然惯性地刺激着她的G点,突然间姬冬姬猛地挺起纤腰,玉穴开始强劲而有力地痉动起来。  「别,别……。」武明轩这才醒悟过来,在这电光火石间姬冬赢竟已攀上肉欲的巅峰。他反应还算快,一边喊着一边将手指从她的玉穴中抽离。但在他手指离开的瞬间,姬冬赢的手伸向玉穴,纤细的手指转眼间没入了玉穴中。武明轩一把抓着她胳膊,但却僵着没动,她已不可逆地攀上了欲望的巅峰,即使拉开她的手也于事无补,哪何必又做这般小家子气的事。  虽然眼前的画面诱人之极,但武明轩多少有些沮丧,自己费尽心思激起了她的欲望,但此时却只做了一个旁观者。在几声短促而又高亢的呻吟后,姬冬赢紧绷的娇躯柔软了下来,悬空高挺的玉臀又紧贴在了他的胯间。  「不好意思,一时没能控制住。」姬冬赢倚靠着他胸膛,神情显得有些疲惫。  「没事,只要你开心就行。」武明轩也只能这般故作大方。  「你真是个懂得体贴女人的好嫖客。」姬冬赢还是那么一副腔调。  「你又在取笑我,这么快来高氵朝你是故意的吧。」虽然武明轩已经放下执念,但听到这样的话语多少仍有些不太舒服。  「不是故意的,是因为你太厉害了。」姬冬赢道:「要再继续吗,和你在一起我都无法好好的思考。」  「为什么?」武明轩问道。  「哪有嫖客会对妓女说,只要你开心就好。在你的眼中我不是妓女,更不是蝼蚁,所以我无法有蝼蚁的感受,也就无法认真的思考。」姬冬赢道。  武明轩又一次语塞,半晌才道:「我算了彻底服了你了,好吧,你既然非这么说,我试着尽量把你当成蝼蚁好了。」  「没问题,就怕你做不到。」姬冬赢的话总是带丝挑衅的味道。  「我尽试试。」又被嘲笑,武明轩真的有点动气。他把手又伸到了姬冬赢的双腿间,虽然私处依然湿润无比,但花唇象被霜打的花瓣蔫蔫地恢复原本纤薄的模样。女人和男人一样,在高氵朝过后也会有一段不应期,武明轩知道此时很难再挑起她的欲望。不过,他本也没打算这么做,他的手掌继续前伸,越过了花唇,插进了她的股沟,指尖顶在她菊穴的洞口。  武明轩看着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中指猛然用力,一下深深地捅进了她的菊穴里。虽然没出声,但姬冬赢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显得颇有些痛苦的模样。  「这里有人插进去过没有?」武明轩问道。  「有过。」姬冬赢回答道。  武明轩微微有些失望,他继续问道:「是谁?是你爱过的那个男人吗?」  「他倒没有,是别的人。」姬冬赢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武明轩总算没有完全失望,他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而是将手指从菊穴里抽出,接着托起浑圆白皙的翘臀,雄壮的阳具顶在菊穴口上。「如果你去做了妓女,少不了要肛交,先让我试下吧。」武明轩道。  「没问题。」姬冬赢语调依然平静。  武明轩手掌抓着雪白的股肉用力往下一扯,姬冬赢半蹲着的胴体顿时沉了数分。因为身体充盈着真气,阳具硬得如生铁一般,巨大的龟头硬生生地插进了菊穴洞口。对于很少肛交的人来说,进入菊穴的难度无疑十分巨大,如果强行插入,往往会带来巨大的疼痛和伤害。因为姬冬赢背对着他,武明轩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在进入她身体的一刹那,柔软的臀肉立刻变得象石头一般生硬,而垂在纤腰两侧的玉手也握成拳头。  「这是你自找的。」武明轩在心中暗暗地道。虽然这么想,但多少有些顾虑,在龟头挤入菊穴后,他并没强行一插到底。她的菊穴极为狭小,加上身体绷紧,如果强插菊穴极有可能被撕裂,不管怎么说,虽然想让她吃点苦头,但却不想过份地伤害到她。  「身为蝼蚁的感觉好吗?」武明轩问道。虽然进入的是她后庭,但带来的愉悦感却极为巨大。刚一进入,肉棒就象被什么东西紧紧咬住,随即菊穴痉动起来,不断地收缩与扩张,这与刚才侵入玉穴时的痉动有些象,但此时的紧缩与扩张力远比刚才要大得多。问这话的时候武明轩在想,如果她让自己不要继续,自己该怎么做?是不管,还是放弃。  「还行吧。」听姬冬赢的语气好象并没有太大的痛苦。  武明轩很想一下把整根肉棒都插进菊穴,但这样做菊穴洞门可能会裂开,毕竟她是自己请来的客人,事情不能过得太过。他的手缓缓从玉臀移到了纤腰上,「你自己来。」他手掌的力道仅是用于让她悬空的身体保持平衡。  在姬冬赢身后的武明轩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眼前的S型的曲线,那裸背、细腰、玉臀都是最美的风景。他望着自己旗杆一般矗立更已刺进菊穴的雄壮阳具,油然而生一种征服的快感。虽然他并不清楚她的目的,但他知道认定,无论怎样故作淡定,无论怎么伪装,此时她的心里一定充满着痛苦和屈辱。身为圣凤的她,慢慢地扭着美丽的丰臀,一点一点将自己的肉棒吞进菊穴,这样的画面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  但是,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听了他的话,姬冬赢应了一声道:「好的。」正当武明轩满心期盼之时,她赤裸的胴体猛然下沉,巨硕的肉棒象长矛一般直挺挺地刺入了菊穴。  武明轩的目光正盯着自己的肉棒,只见刹那间,半截肉棒已消失不见。眼见菊穴口扩张到了极限,他不由自主地收紧了双手,铁钳般夹住她的腰肢,顿时姬冬赢的身体象凝固一般定在半空中。武明轩嘴角情不自禁又浮现一丝苦笑,她虽然没运真气,但用的力量也实在太大了,再加她的身体一直紧绷着,如果自己不阻止,菊穴铁定要被撕开口子。这简值是自虐呀!他彻底无语。  武明轩重新托住了她的臀部,虽然半截肉棒已经进入她身体,但由于通道过于狭窄,前进的阻力还是十分巨大。面对姬冬赢种种出乎意料之举,他已不想再去计较,甚至都懒得去问了。  他手掌抓捏着石头一样坚硬的股肉,道:「你要放松一点,我知道可能有点痛,但身体放松了就不会痛了。」他现在想的只是如何顺利地把肉棒插进去。  「好的。」姬冬赢应道。渐渐地,坚硬的股肉终于慢慢地柔软了下来,武明轩还是看到想象中的画面,雪白的玉臀轻轻地摇曳着,一点点将肉棒吞了进去。半晌,武明轩的手抽了出来,肉棒全部进入了她的身体,雪臀紧紧贴在的他的胯间。  武明轩扳动着她仍有些僵硬的身体,让她后仰重新靠在了自己的胸口中。虽然菊穴被填得满满实实,姬冬赢脸上还是淡然的神情,但她的额头有些湿漉漉,应该是流过汗了。  武明轩忍不住又去吻她,这一次的吻感受与前先不同,因为自己的肉棒在她的身体里,他感受自己和她融为一体,她是属于自己的,所以这一次的吻比前先更加的热烈而持久。  对于激发潜能的人来说,真气是万能的,真气可以使感官敏锐、可以让力量增强,同时真气也可以控制肉欲。如果姬冬赢使用真气,先前绝不会被他挑逗得春情荡漾,而此时武明轩运着真气,他的性能力如同超人。当然运着真气并非感受不到肉欲的欢愉,而是可以随心所欲地将这份欢愉想延长多久就多久。所以,武明轩并没有急着抽动肉棒,他久久地亲吻着她,感受着舌头互相缠绕的美妙感觉,而即使自己没动,菊穴神奇地一直不停地痉动,象一双纤纤玉手按摩着自己的滚烫的肉棒,这种感觉只能用欲仙欲死才能形容。                ◇◇◇  突然解菡嫣听到小桃「NO、NO」的尖叫起来,她凑近门缝向外张望,只见一丝不挂的小桃脸朝下被那铁塔般的黑人紧按着,那人握着通体漆黑、比驴鞭还粗长的阳具在小桃白皙的双股间乱捅乱插。  「Don' tdothis,NOanalsex。」小桃大声喊着,但那黑人不加理睬,继续死命捅着她后庭的菊穴。两人力量相差太过悬殊,无论小桃怎么扑腾却仍象小鸡般被他死死地按在胯下。终于黑色的巨硕肉棒刺入了她的菊穴,小桃痛得连连哀号。  解菡嫣差一点想从壁橱里冲出去,她紧握双拳,竭力克制住了冲动。无论小桃是不是魔教的人,目睹这样的暴行依然令她怒火填膺。  黑人的性交能力超强,他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吹着口哨离开。小桃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爬起来。下了床,她摇摇晃晃走过去锁好门,然后冲着解菡嫣藏身的壁橱轻轻地喊到:「我下班了,你出来吧。」  解菡嫣从壁橱里钻了出来,看她走路都不稳的样子便过去扶住她道:「你没事吧。」  小桃嘿嘿一笑道:「干这行总会遇到一些变态的客人,刚才那个黑人也算是个常客,他就喜欢我叫,叫得越惨他就越兴奋。」  解菡嫣讶然道:「那刚才你叫得那么惨是装的吗?」  「一半对一半吧,他的屌那么粗,不痛才怪呢。」小桃用手揉着屁股道:「你饿了吧,我给你弄点好吃的。」说着她打开床边的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包康师傅雪菜牛肉方便面象献宝一样捧在手中道:「这方便面是我来的时候带来的,我一直都舍不得吃呢。」  小桃的率真可爱又一次感染到了解菡嫣,她笑着道:「我不饿,这宝贝还是你留着吧。」  「不行,你一天只吃几个饼哪够呀。」小桃不容分说撕开方便的包装纸,她走到了饮水机边道:「我给你泡,你可是我们家乡的面,在这里有钱也吃不到。」  接过冒着热气滚烫的方便面,解菡嫣除了说谢谢还能说什么。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解菡嫣觉得她怎么看都不象是魔教的人。对于如何发现自己,小桃也给了更合理的解释,她并没有晨跑的习惯,但昨天大概是肚子饿了睡不着,于是一大早出去转转想买点东西吃,走着走着就发现了她,然后叫了一辆机动三轮车把她带回来了房间。  两人聊了半个多小时,解菡嫣看到小桃的眼皮开始打架。  「我们睡吧。」解菡嫣提议道。  小桃左看看右看看好象欲言又止的样子。解菡嫣以为她不习惯和自己睡一张床便道:「我睡地上好了。」  小桃连忙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想说什么尽管说好了。」解菡嫣道。  「是这样,虽然门是上了锁,但这里的老板有钥匙,他有时会突然过来,如果看到你在,那不就麻烦了。」小桃道。  「那我还是睡壁橱里吧。」解菡嫣道。  「壁橱这么小,怎么睡呀。」小桃道。  「没关系,可以睡的。」解菡嫣道。  身在异国他乡,又深入敌窟,安全是第一的。解菡嫣觉得小桃心还是满细的,蜷缩在狭小的壁橱中虽然不怎么舒服,但她却觉得很安心,不多时便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待续                  本来这一节想写到十就结束,没想到这一场戏越写越长,估计还能写个几千字,就先发了。对于姬冬赢到底为什么?现在有几种考虑。从大的设定来说,凤是守护,而魔教是破坏。但从另一个意义上讲,守护意味着一成不变,而魔教几次都说,他们的目标是变得更强,为了进化。这样对与错的界限就不是太明显了。  在大禹山基地的卧底,可以写得是法老王的妹妹,那么也找到了背叛信仰的理由。而作为上来直接是圣凤黑化,简值是不可想象的。在这节中提到的那东西,肯定是姬冬赢此行的一个主要目的。而那东西是什么?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当然姬冬赢也可以不黑化,这么做是为了灭了死亡之塔。那么,那东西是什么也不重要了,随便编一个就可以了。毕竟看我文章的,并不太冲着情节的设定来。  我的文章其实是一种欲望的渲泄,至少写的是人是这样,所以一次性爱文字会无限地长,至于看的人什么感受,就不太清楚了。  当然姬冬赢也可以黑化,我现在考虑除了魔教与凤之外,另外有一种强大的力量。这力量可以毁灭人类,而是否毁灭人类,则需要这个力量对世界的恶多还是善多做出一个评判,如恶多就毁灭,如果善多就保留。  面对这个力量,凤做的依然是维持与守护,尽可能增加善,等待这个力量的裁决。而魔教做的则需要快速的进化,与这力量进行战斗。  那么,在这个理由下,凤的高级别人员才会不甘心被动受裁决,才会想和魔教联手。  至于姬冬赢为什么去妓女。魔教的理解是自虐,如果一个人准备背叛信仰,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肉体的自虐是排解心灵痛苦的一个方法。至少我是这么理解。当然如果以后她不黑化,则可以理解成为了取得魔教的信任。  但这个设定还是有一些说不通的地方,所以还在考虑中。文章为什么写得下去,坚持那么多年,其中一个原因我说过很多次,其实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有什么都不知道,才会想去知道。什么都知道了,还能写吗?  虽然坚持还在看的人我知道并不多,因为我的文章特殊性太强了,而我的文笔也绝对算不了一流,只不过欲望强了点而已。如果有什么意见,给点参考。准备着手写姬冬赢人物,起了个开头,随便看看。幻想即日  人物志:姬冬赢  凤与闇黑神教都是传承数千年的神秘组织,在漫长的岁月中,兴盛与衰落如朝代般不断更迭。  上世纪三十年代,闇黑神教一代雄主孤独空崛起,他网罗各方力量,扶持战争狂人希特勒上台,掀起了腥风血雨、席卷全球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在长达六年的战争中,在天凤*** 的带领下,凤为了阻止闇黑神教征服世界的野心,前仆后继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在战争结束之时,三十九名凤战士仅剩下了五人。  经过这一次的对决,凤与闇黑神教都元气大伤,双方进入了蛰伏期。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天凤感到巨大的危机,凤的力量已明显弱于对方,根本无力遏止魔教在全球的势力扩张。  在严峻的局面下,天凤作出两个决策:其一,介入中国政治,尽可能地影响和控制政府;其二,在西藏西马拉雅山建立基地,训练新一代的凤战士。  千百年来,凤与闇黑神教都属于地下组织,行事低调而诡秘。但孤独空率先走到了台前,占得先机,如果再不变通,当魔教卷土重来之日,凤将再无还手之力。  西藏基地建立后,最初五年凤找的都是孤儿院里的女孩,但走遍全国的孤儿院,每年能找到合适的却只有廖廖数人。以这样人数,根本无法达到与魔教抗衡的实力。在第六年,凤扩大了搜寻范围,不再局限于孤儿院。  一九八三年,西藏基地建立第六年,五岁的姬冬赢来到西藏。她的父亲东北人,十七岁参加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这支部队是后来从东北打到海南赫赫有名的38军。虽然那时他只是个勤务小兵,但也算参加过辽沈、平津这两场决定中国命运的大决战。  五十年代,在梁兴初将军的率领下他参加了朝鲜战争,经受住了血与火的考验,战争结束时他成为一个连长。一九五七年,他转业到了哈尔滨,成为某军工企业的一名干部。几年后,娶了一个美丽的东北姑娘,生了三个小孩,生活虽然清贫,但很幸福。  好景不长,一九七一年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林彪叛逃事件,他曾担任38军的连长,而38军又是林彪的嫡系部队。于是很快他被打成反革命,开除公职隔离审查,批斗游行成为家常便饭。在那黑暗的岁月中,他的妻子忍受不了屈辱自杀了。要不是他妻子的妹妹的时常的鼓励和安慰,他也差点撑不过去。  一九七六年四人帮垮台,他得以平反。在平反后,妻子的妹妹向他表达了埋藏多年的爱,历经劫难的两人走在一起,这多少算是老天对他是一种开恩和补偿。一年后,姬冬赢出生,在她三岁的时候又多了个妹妹。  在政府做他思想工作要带走姬冬赢时,他是那么不舍。不过最终他还是同意了,这其中有曾经是战士更是党员的觉悟,但也有对专政机关的深深恐惧。  西藏基地建在西马拉雅山脉无人区的隐秘处,海拨五千多米,不通汽车,物资得用骡马运输。要到达基地至少要走一天的山路,然后经过一条长二公里只有一米多宽的峡谷,最后还得穿越一个五百多米长的岩洞。西马拉雅山脉气候变幻无常,十多级的飓风、漫天的大雪说来就来,生存环境极其恶劣。而基地建在山脉的一处特殊的洼地上,因为高山环抱,风雪被阻隔,就象一个世外桃园般的存在。

    </p>


如果您喜欢,请把《《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102》,方便以后阅读《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10《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1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10《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10并对《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10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