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9

《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9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详 本章:《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9

    正文【烈火凤凰】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二节 白龙鱼服9  武明轩哈哈一笑道:「确有些惧意,但错过了这次的机缘却将抱憾终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对于姬冬赢,他还是有所怀疑的。虽然她早就知道隐藏在大禹山基地的卧底是谁,但她却一直保守着秘密,更放任了天机一号的资料外泄。而此时又只身前来,应该说非常有诚意。但这几十年来,不要说凤战士自动投诚,就算抓住了她们用尽酷刑,也极少有人屈服。而姬冬赢更是圣凤级的,不怀疑是不可能的。  不过此时不是怀疑与不怀疑的问题,而是两人气势与胆魄的较量。姬冬赢说了你要不相信我可以用药用镣铐,面对这般带着嘲讽性质的言语,要是他不敢接这个招,以后不要说在她的面前,就是在自己人面前也会抬不起头做人。所以要成大事,必须要冒大风险,有时赔上性命也是无怨无悔。武明轩本来就是非常之人,想通这个关节便打这定主意不再犹豫。  「什么机缘不机缘的,错过了今天,还有明天。我会在那个妓院呆一段时间,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惠顾。」姬冬赢转过了身。  「话虽然不错,但在你踏上这段、这段体验之旅时,我有幸成为你第一个、第一个那个嫖客,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缘呵!」武明轩苦笑着道。平日里他辩才极佳,但说这段话舌头却似有些打结。  「你这样说好象也有些道理,那就开始吧,不过完事后别忘了付钱。对了,你们这里是付是付美元还是埃镑,嫖一次妓大概多少。」姬冬赢煞有其事的问道。  「大概一次200美元,埃镑的话大概1200左右,在哈斯奈里付美元或埃镑都可以。」武明轩回答道。  「好的,我知道了。你可以开始了。」姬冬赢说了这一句后,整个人似乎有了些变化。刹那间,武明轩再也感受不到她潜藏的锋芒,似乎在他面前的只是一个拥有美丽容颜的普通女子。  「在这里吗?」武明轩环顾四周,这平台之上空空荡荡,不要说床椅就连大点可以坐人的石头都没有。  「你是嫖客,我是妓女,你付了钱,妓女当然得听嫖客的。在这里也行,去车里或回拜哈里亚也都可以。」姬冬赢在说到嫖客、妓女这些字眼时很流畅,丝毫没有武明轩那样结巴。  武明轩不再苦笑,他抬头望了望夜空中那皎洁的明月傲然道:「车里,房间这种地方太过逼仄,这里明月当空,天是盖,地是床,正是个绝佳之所。」  「行,你说哪里有哪里。」姬冬赢道:「不过这是我第一次接客,不太懂,这你可多包涵着点,要我做什么只管说。对了,是不是我先把衣服脱了。」说着她将手伸到了后背,拉开了紫色裙装的链子。  「等下!」武明轩阻止道:「今晚你第一次做个青楼烟花女子,我也是第一会当个恩客。此时面对着你,我不由遥想起几百年前,那些有幸见到过李师师、陈圆圆的恩客,他们的心境一定和我……」  「打住。」姬冬赢道:「你小时是在哪里长大的?埃及吗?」  武明轩一愣道:「我出生在中国,八岁的时候去了国外,埃及是建立基地以后才来的。」他搞不懂为什么突然她问了这么个敏感的问题,这好象和自己说的话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现在需要的是互相信任,所以他并没有去隐瞒自己的经历。  「怪不得。」姬冬赢好象明白了什么。  「什么怪不得?」武明轩不由地问道。  「你八岁离开,那还是读小学的年纪,没把语文学好这怪不得你。」姬冬赢笑着道。  「我哪里说错了吗?李师师、陈圆圆难道不是一代名妓,我把你比喻成她们可能是有些不妥,但和语文学好没学好有什么关系?」武明轩更加不懂了。  「虽然你把嫖客文绉绉说成恩客也没错,但恩客的真实的含义是妓女所钟情或多次光顾的嫖客才称为恩客,我既没有钟情于你,而且你也是第一次光顾,何恩之有?虽然此时明月当空诗情画意,但你我之间是一种金钱与肉体的交易,你有何必附庸风雅,搞得这般酸溜溜的。」姬冬赢娓娓说道为他解开了疑惑。  初时武明轩脸色不太好看但很快就恢复如常,他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有何不对?」这次轮到姬冬赢问道「虽然我附庸风雅没错,但是作为一个妓女,最重要的是什么?」武明轩道。  姬冬赢略作思考后回答道:「让客人高兴满意。」  「对了,那么有哪个妓女会因为客人说错了一句话就抓着不放,还冷嘲热嘲。」武明轩道。  「是我错了,应该是我的心态还没调整好。」和武明轩一样,姬冬赢认错也一样很坦然,她又继续道:「在那个叫哈斯奈的妓院里,有没有被你们诱骗或者绑架来的逼迫做妓女的?」  「这不太清楚,那个妓院并不是我们在经营,不过你说的这种情况还应该是有的。」武明轩道。  姬冬赢道:「刚才我说这样的话,应该是内心或者潜意识的一种抗拒。本来我打算直接去那个妓院自荐,但既然内心仍有抗拒,那等下劳烦你帮个忙。」  「需要我做什么?」武明轩问道。  「找人把我送去哪里,就说我是被骗来的,这不难吧。」姬冬赢道。  武明轩挠了挠头道:「的确不难,但既然你内心抗拒这么去做,为什么不遵从内心的选择呢?」  「有多少人能永远遵从内心的选择。如果此时你遵从内心的选择,必然不会选择做什么我的嫖客,当欲望与生命相比较,无疑后者更为重要。而我如果遵从自己的内心选择,那么此时这个平台上至少有两具尸体,一具是你的那个替身,另一具不是你就是我。但是,在这个翻天覆地的大时代来临之际,有些东西比内心的选择更为重要,你说呢?」姬冬赢不仅道破了他患得患失的心态,同时也告诉武明轩自己也是在犹豫矛盾之中。  虽然姬冬赢的话非常尖锐,但武明轩却点头赞同道:「你说得对。在大时代面前,个人的意志是那么渺小,但就象愚公移山、精卫填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人类才会有希望。」  姬冬赢摆手道:「现在先不说这些了。如果你还想继续,就请开始吧。如果改变主意,就派人把我送去哪里好了。」  武明轩哈哈一笑道:「虽然还是有些不能理解,但从此刻起我会尊重你的选择。想想我鬼使神差当这一次这空前绝后的嫖客,不仅让人感到热血沸腾。」说着他长笑着大踏步地向姬冬赢走去。  武明轩几步走到了她的身前,展开双臂一把搂住了她。两人相拥,略高一些的武明轩低下头向她吻去,这一刹那他气息有些急促,心跳也不由自主地加速。虽然他暗运真气护住心脉,但这样的近的距离,他依然没有把握承受住她全力的一击。但对于他这般绝世的强者,往往越是刺激危险就越喜欢、越亢奋。  随着两人的唇越来越近,武明轩隐隐感到这将是他人生最奇妙、最有趣、最难忘的一次经历。此时在自己怀中的是圣凤级的绝世美女,她挺拨高耸的双乳紧紧贴在自己的胸口,虽然隔着衣服,但那份柔软却又坚实感觉令他理解了销魂两个字的含义。姬冬赢刚才已拉开了衣服后背的拉链,当他搂住她之时,双掌触碰到的已是不再有任何阻隔的赤裸肌肤,那带着些许凉意、如丝绸般细腻光滑更是令他如痴如醉。但最关键的是,武明轩知道怀中的姬冬赢有着重创甚至杀死自己的能力,这样的欢爱,是在刀锋上的欢爱,生与死或许就在转瞬之间,其刺激程度不是亲身经历是无法想象的。  在两人唇将将要触碰之时,姬冬赢突然将脸扭向了另一边,武明轩一愣道:「怎么了,不愿意接吻吗?」  「我听说妓女一般都不太愿意和嫖客接吻的。」姬冬赢道。  武明轩道:「好象是有这么一说,不过一般如果嫖客如果非要这么做,还是无法拒绝的。」  「反正从现在开始我是一个普通的弱女子,你想怎样做都行。」姬冬赢平静地道。  从抱住她一刻起,武明轩就一直在观察她的神情,但到目前为止,他仍无法感受到她情绪的波动和内心的想法。听了姬冬赢的回答,武明轩犹豫片刻依然向她强吻过去。在当嫖客这个事上,武明轩感到自己一直缩手缩脚,有点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如果再这样下去,不仅是气势,就连心境都会大受打击。他不想再这么被动下去,该要反击的时候就要坚决反击。  被紧紧抱着的姬冬赢避无可避,在两人唇粘在一起的时候,武明轩轻松的撬开她紧咬着的皓齿,将舌头探入了她的嘴里。在这一瞬间,姬冬赢突然双目圆睁,脸上满是惊惧之色,她摇着头,鼻腔里发出呜咽声,更用牙齿拚命去咬他的舌头。  目睹这个的变化,武明轩着实地吓了一跳,他想象过这一吻或许她会有些恐惧厌恶之类反应,但没想到反应居然如此的强烈。他急忙抬起头,充满着疑惑地看着她,正当他想开口问时,突然姬冬赢的神色又恢复如常,他顿时醒悟过来道:「刚才你是装的吧。」  「是的。」姬冬赢毫不掩饰地道:「这是一个被骗来做妓女的人正常反应吧,本来我还想反抗更激烈一点,但想想你是知道我底细的人,演得太过也没必要。刚才没把你咬痛吧?」  「没有,没有。」武明轩道。刚才他真气贯体,而姬冬赢却没有用真气,所以不用吹灰之力就撬开她的牙齿,当然她再拚命地咬也不会对他有任何的伤害。  「没有就好,继续吧。」姬冬赢依然侧过了脸道。  武明轩又一次苦笑着道:「既然你我都是知底细,我有个请求,你能不能别再装了,这样真的有些吓人?」  姬冬赢转过了脸道:「吓人吗?你强暴过我们的人吗?」  武明轩的神色多少有些尴尬地道:「有过,不过是太多。」  「你强暴过洛紫烟吗?」姬冬赢又问道。  「这倒没有,她潜入死亡之塔的时候我刚好不在。」武明轩问道:「你和她关系很好吗?」  「还可以,不说这个。你总归是强暴过我们的人,难道你强暴她们的时候,她们都面无表情吗?」姬冬赢又问道。  「那不是。」武明轩脑海里浮现起过往那些暴虐的画面,他突然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他意识到此时自己抱着的是一个圣凤级的凤战士,更是一件可以致他于死命的人型兵器。  「那你还说什么吓人不吓人的。」姬冬赢语气里又开始带着些许嘲讽的味道。  武明轩想象接下来会发生的场景,怎么想怎么觉得怪异,他忍不住道:「不管吓不吓人,我还是希望你别再装了,如果我不知道倒也无所谓,知道你是在装那多无趣。」  姬冬赢想了想道:「好吧,你说得也有道理,那就不装了吧。」  「谢了。」武明轩本以为他的强吻多少能扳回些主动,但没想却依然落了下风。但身为强者当越挫越勇,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自信的微笑。  武明轩没有再去强吻她,他缓缓转到她身后,双手穿过她的胁下轻轻放在了高耸的乳峰之上。  「你的胸真挺真大。」武明轩咬着姬冬赢的耳垂轻轻地道。今天既然让她做自己一个嫖客,那就得拿点嫖客的样子出来。  「唔。」姬冬赢用鼻腔发生的声音算是回答。  「喜欢男人摸你的乳房吗?」武明轩隔着衣服开始抚摸着高耸的峰峦。  「哪要看是谁。」姬冬赢回答的声音依然很平静。  「你有喜欢过的人吗?」在武明轩掌握的资料中,姬冬赢曾经喜欢过一个男人,但他却故意这样问道。  「有过。」姬冬赢道。  「他人呢?」武明轩又故意问道。  「死了。」姬冬赢道。  语气一如即往的平静,但武明轩隐隐感到这两个字里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悲怆。他没有就这个话题再问下去,虽然此时在这个人型兵器的背后,凶险程度略有降低,但凡事不能太过,尤其是如此敏感的话题,点到即止才是上策。  隔着衣服的抚摸如同隔靴搔痒极不过瘾,于是武明轩将她的裙装的上衣褪至腰间,接着解开了她文胸的搭扣。虽然凭着手感和34D文胸尺码知道她的乳房很丰满,但亲眼目睹其真容时武明轩还是有一种震撼。脱离了文胸的束缚,雪白丰盈的双乳不仅没有丝毫下垂,而是无视地心引力骄傲地高翘挺立,外侧弧线饱满浑圆、中间沟壑深遂幽深,顶端花蕾娇嫩鲜艳,美得犹如巧夺天工的艺术瑰宝。  虽感震撼武明轩却并不觉得意外,作为圣凤的姬冬赢理当有这般完美的体态,否则无敌帝王圣刑天在谈论到她的时候眼神不会变得炽热,他可是那种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男人。  武明轩双掌从下至上托起那巍巍雪峰,掌心传来沉沉触感令他心跳不由自主地又快了许多。在难以抗拒的诱惑面前,男人很容易被肉欲所左右,但武明轩是当世强者,虽然欲火不可遏止地燃烧,但内心依然保持着足够的理智与冷静。  手掌在巍巍雪峰上肆意游走,姬冬赢表情没什么变化,身体也如木桩般纹丝不动,但紧贴着她的武明轩却察觉她的心跳快了些,呼息也急促起来。虽然是细微的变化,但武明轩感到有些振奋,他的手掌缓缓攀上雪峰之巅,指尖轻巧地拨弄峰顶娇嫩嫣红的蓓蕾。没过多久,红豆般大小的蓓蕾坚硬了许多,更渐渐挺立起来,色泽也如红宝石般更加鲜艳迷人、璀璨夺目。  「你的乳头硬了。」武明轩在她的耳垂在轻轻地道。  「是呀。」姬冬赢回答道。  虽然身体起了变化,但武明轩从她的平静的回答中感受不到她内心的情绪。  「下面湿了没有。」武明轩一手往下移去,手掌掠过平坦的小腹,缓缓插进了裙子里。  「不知道,你摸一下不就知道了。」姬冬赢道。  武明轩用手指挑开亵裤的边缘,手掌贴着微微隆起的耻骨蜿蜒下游,很快指尖触碰到了那柔软的花唇。  「果然没湿。」武明轩娴熟地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娇嫩的花唇道。  「唔。」姬冬赢以最简短的方式算是回答。  「你有多久没和男人做过爱了。」武明轩在花唇上方找到了她的花蒂。  「九年。」姬冬赢道。  「这么久了呀,那你平时有这方面的欲望吗?」武明轩道。  「偶尔有吧。」姬冬赢道。  「那当有欲望的时候怎么办?」武明轩道。  「练功、做事、洗冷水澡,实在不行就自慰。」姬冬赢道。  武明轩没想到她会这样坦诚,本想问她自慰过没有,但她说在前面,一时竟有些语塞。在魔教中人的印象里,凤战士个个如同贞洁烈女,所以他试图用令女人羞耻的问题来冲击她的心灵堤防,但没想到结果完全和他预料的想反。不过,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她的花唇开始湿润起来,被拨弄着的阴蒂也如乳头一般渐渐的肿胀挺立。  「你的欲望还是很强的嘛,下面开始湿了。」武明轩仍没有放弃。  「也许吧,既然湿了就开始做吧。」姬冬赢淡淡地道。  武明轩顿时又有头撞墙壁的感觉,这瞬间他感到自己真的象个嫖客,而当自己正兴致勃勃,对方却不耐烦地催促起来。  「慢慢来,急什么。」说了这句武明轩觉得胸口发闷,再这样说下去自己真的越来越象嫖客了。  「唔。」姬冬赢又用鼻腔发出的声音作为最简洁的回答。  看着她这一副不死不活,不阴不阳的态度,武明轩真想猛地将她按在地下,剥光她的衣服,用胯下的长矛穿透她的身体,然后象打桩机一般死命干她。但上兵伐谋,其次伐交,最后才是伐兵,如果自己这么做了,就落了下乘,再说无论如何她是要拉拢的之人,斗智斗勇可以,但不能施以过度的暴力。  「这样吧,在做之前,先给我吹一下吧,做妓女都得会这个,就当先练习练习吧。」武明轩道。  「吹就是口交吧,没问题。」姬冬赢爽快地回答道。说着她转过身蹲了下去,还没等武明轩有什么动作,她就将他的长裤连着内裤一起脱了下来。武明轩身材虽然不算太魁梧,但阳具却比普通人大许多,姬冬赢将小嘴扩张到极限,才勉强地将雄壮粗硕的肉棒吞入了嘴里。  武明轩先是瞠目结舌,之后脸上又浮现起今晚出现过很多次的苦笑,接着神情突然又转为极度的诧异。在他想来,要堂堂的圣凤为自己口交,多少会有些犹豫或不甘甚至恼怒,但没想到她的反应竟如同一个妓女没什么两样。在他为挥之不去的嫖客身份苦笑的时候,武明轩诧异地发现她竟然具备极为娴熟的口交技巧,虽然粗大的肉棒塞得她小嘴满满的,但柔滑细腻的舌头依然翻转卷动,一波波潮水般的快感连绵不绝地从肉棒传遍全身。  肉欲的黑潮一浪高过一浪,武明轩不得不凝聚心神进行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做一个嫖客该做的事?他总觉得有些不甘心,但又该如何去做呢?他一时也没了主意。  夜渐渐深了,空旷的大漠刮起一阵劲风,嘴里含着肉棒的姬冬赢的长发随风舞动,剥落在腰际的衣衫猎猎作响。  「好了,可以了,起来吧。」足足有半个小时,武明轩才神情复杂地道。他清楚如果不是用了真气,自己可能早就控制不住到达高氵朝了。  闻言,姬冬赢站了起来,她擦拭去嘴边残留着的唾沫平静地望着他。               (待续)***********************************  看看差不多就发了,后半段写得不是太顺,希望最后部分能够精彩些。上一节有很多朋友作了热情回复,谢谢你们,正是你们的热情让文章有继续的可能虽然姬冬赢去妓院是有些可惜,但剧情目前还是这么发展。mimeng兄的建议不错,直接就么安排了,那可能会相对暴力一些。姬冬赢去做妓女的原因后面会有一些解释,mimeng说的也有些道理,但其它还有一些原因。当然这个解释是属于魔教的猜测,至于她到底怎么想,目前我也不知道。但总不外乎是黑是白两种。  西村寿行的书我基本看过,《妖窟魔影》中的京子是印象最深的一个,她在公园被捉,敌人直接从她衣服中掏出乳房来摸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场景,至于到洞中,则反没什么感觉了,因为那时女人都屈服了。目前傅星舞如果有足够的人气,或许也有一些思路,不过怎样落凤岛之战还是要进行中。如果写五章,现在已经准备开始将线索集中,最后准备收尾了,虽然还要写很久。如果有可能想写个姬冬赢的人物志,这节也提了,她曾经有爱过的人,可以有些纯爱之类的情节。                         幻想即日***********************************


如果您喜欢,请把《《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92》,方便以后阅读《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9《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9《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9并对《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9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