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6

《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6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详 本章:《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6

    正文【烈火凤凰】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二节 白龙鱼服6作者:幻想             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二节 白龙鱼服(6)  「你好象不高兴?」白无瑕抬起头看到了蓝星月若有所思的表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没有,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蓝星月收起纷乱的思绪展颜露一笑。  「在想什么事,能告诉我吗?」白无瑕察觉到她似乎有什么心事。  「没什么,也许大战在即有些压力吧。」蓝星月找到了借口搪塞道。  「真的没别的事?」白无瑕不是太相信。  「真的。」蓝心星月道。凤战士都有一种极强的自我牲牺精神,只要白无瑕愿意去攻打落凤岛,解救被关押在岛上的姐妹,蓝星月愿意为让她做任何事。  看着蓝星月认真的神情白无瑕放下心来,刚才一番挑逗蓝星月倒没什么,而她的欲望却已象烈火般熊熊燃烧起来。她低下头,红唇又紧紧地粘在了一起。白无瑕虽然只比蓝星月高两公分,但她穿了镶了钻的ChristianLouboutin高跟鞋,鞋跟高度超过八公分,而蓝星月穿的是普通的坡跟皮鞋,所以白无瑕看上去要比她高半个头。在她的居高临下的女王气场下,蓝星月能做得也只有顺从接受。  当两人唇分,白无瑕咬着她的耳垂轻轻地道:「亲亲我下面,好吗?」  虽然是恳求的语气但蓝星月总感到隐隐象是命令,而且白无瑕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在往按,力量很小但意思很明确。犹豫了片刻,蓝星月还是屈腿缓缓地蹲了下去。  白无瑕穿了一件最新款ZUHAIRMURAD水晶薄纱礼服长裙,洁白如玉、修长丰润的双腿在薄纱中若隐若现曼妙无比。这袭白裙是白无瑕是回房间后换上的,她希望以最美的姿态出现在蓝星月的面前。  蓝星月望着一直拖到地上的轻纱,感到有些不知从何下手。面对如此诱惑到极点的美腿,如果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毫不犹豫地去撕开纱裙,但蓝星月却是一个女人,白无瑕让她心动的不是容颜而是她的无畏和自信。  白无瑕看到蓝星月有些发愣,自己三下两下把纱裙撩了起来盘了在腰间,然后又用极快的速度将纯白色LaPerla蕾丝内裤拉到了膝弯。  虽然都是女人,但每当白无瑕的私处坦露在她面前时,蓝星月总会有一种震撼的感觉。白无瑕的私处如同婴儿般光洁柔嫩,是传说中的白虎之穴。虽然少了黑色的点缀,却一点不让人感到怪异,反而会让人会情不自禁地用见过最美的东西、最美的景色与相比,而比较的结果只能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蓝星月犹豫片刻还是将唇贴在了白无瑕的美丽花唇上,轻轻地吸、轻轻的吮、轻轻地手舌尖撩拨,片刻间纤薄的花瓣丰盈起来,如露珠一般的花蜜如涓涓细流渗入她的唇齿之间。  约莫过了半晌,白无瑕突然轻轻地推开她道:「等我一下,我去拿个东西。」望着她快步走向舱房的背影蓝星月暗暗叹了一口气,在这露天甲板上欢爱着实让令她很是不适。  白无瑕回来的时候手上拎了个水晶色的按摩棒,这是瑞典LELO公司特制产品,价格高达五万美金。蓝星月已解开了钮扣的长裤和亵裤被褪落到了膝弯,发出轻轻「嗡嗡」声电动按摩棒从身后缓缓进了她的身体,强烈的刺激加上羞赧让她禁不住呻吟起来。  虽然蓝星月心中有些不情愿,但在欲望的作用下她还是亢奋起来,但当她到达肉欲的巅峰之后各种负面情绪开始慢慢的滋长,而今晚白无瑕的欲望却似火山般猛烈,蓝星月忍了有大半个小时却依然看不到结束的希望。  「我有点累,想回去休息了。」蓝星月终于缓慢而坚决地推开了白无瑕。  望着蓝星月离去的背影,依然沉浸在肉欲中的白无瑕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神情阴郁地看着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与此同时,远处的凌梦蝶抹去眼水俏脸浮现出希冀的神情。                ◇◇◇  埃及,拜哈里亚。  解菡嫣从昏迷中苏醒,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桃红色的大床上,离床不远一个长着亚洲面孔约二十多岁的少女正对着一面镜子在化妆。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解菡嫣坐了起来。  「你醒了啦。」少女放下手中的粉饼道:「我早上晨跑的时候看见你昏倒在草丛里就把你带回来了。你是什么人?是游客吗?怎会穿着男人的衣服?是不是被打劫了,看你的样子好象既被劫财又被劫色的样子。」  「是呀。」解菡嫣随口答道,她这种情况也只能用被打劫来解释。  「那还好遇到我,你是中国人吧,我也是,谁让大家都是中国人,在异国他乡落个难总要互相帮助的。不要急,等我化完妆我带去警局报案。」少女拿着粉饼又往脸上开始扑了起来。  「不行,不能去警察局。」在这拜哈里亚到处是魔教的眼线,去警局那是自投罗网。  「为什么?」少女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她。  「这里是什么地方?」解菡嫣感到这间屋子的布置得有些异样。  「这里呀,你看不出来吗?这里是个妓院。」少女说道。虽然隐隐有些预感但听到少女的回答解菡嫣还是吃了一惊。  少女看到她的表情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在埃及妓院是合法的。对了,为什么不去报警?」  解菡嫣心中急速地转着念头犹豫了片刻道:「我是偷渡过来的。」  「啊!你和我一样都是偷渡过来的呀。难道,难道你也是来这里赚美元的?」少女露出惊讶的神情道:「你这么漂亮,在国内难道赚不到钱吗,还要跑来这里。」  解菡嫣注意到那个少女长相虽然一般但身材却极好,她想了想道:「我在国内得罪一个黑道大哥混不下去了,别人说这里赚钱容易就跟来了,哪知道埃及这么乱,刚到就遇到黑吃黑,差点都没命了。我现在不能回来,一旦被遣返回去肯定没命。」  「这样呀。」少女抓了抓头道:「哪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我能不能在你这里先住几天。」无论下一步如何行动她都需要有几天养伤的时间。  「这可不行,过会有客人来,到时你在这怎么办?」少女为难地道。  原来这个房间不仅是她的住所还是接客的场所,解菡嫣顿时无语,如果现在出去被魔教发现的机率极大,而此时自己内伤未愈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这样吧,那边有个储物柜还蛮大的,要不等下你就先躲里面吧。大家都是中国人,有难的时候总要帮的。」少女道。  「那真的谢谢了。」解菡嫣顿时大喜,少女的率直仗义让她心生好感,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小桃好了。那你呢?」  「小嫣。」解菡嫣答道。  「你肚子饿了吧,我给你拿些吃的。」小桃起身从柜里拿出一包烤面饼说道:「这叫Eish,外脆内软蛮好吃的。」  解菡嫣接过饼拿了一个起来放在嘴里,味道还真不错,几个饼下肚又喝了点热水精神好了许多。  「这个,这个妓院大吗?」解菡嫣说到妓院这两个字总觉得有些别扭。  「蛮大的,你是不是想问象我这样的有多少人吗?告诉你,有六七十个呢。」小桃回答道。  「那中国人是就你一个吗?」解菡嫣又问道。  「哪会,做我们这一行总要结个伴有个照应,我们一起过来的五个人。」小桃道。  「你们是自愿来的,还是被拐买来的?」解菡嫣犹豫了半晌又问道。小桃看上去最多只有二十出头的,在国内这个年纪的女孩应该还上大学,她总觉得她不应该是出买肉体的风尘女子。  「当然是自愿来的,在国内桑拿做个全套只能赚300块,这里一次至少能赚150美金,钱来得快多了。做个一年回去就是个百万富翁,买套房做点小生意,生活也就有着落了。」小桃笑嘻嘻地道。  解菡嫣无语,作为一个凤战士,她无法理解为什么有的女人会因为金钱而出买肉体,但她并没有因此而瞧不起她。不知为何,她觉得小桃的笑容里似乎隐藏着一丝苦涩,看来从事这个行业并没有她所说的那么轻松。                ◇◇◇  埃及,开罗。  埃及博物馆位于尼罗河东岸,是世界著名的博物馆之一。入夜时分,博物馆闭馆,一个长着亚洲面孔年约三十多岁女子走出博物馆的大门。她眉目如画肌肤胜雪,风华绝代的美丽让人一见就难以忘怀。那女子沿着尼罗河边缓缓而行,几个体型彪悍的男人悄悄地跟在她后面,而她悠闲地欣赏着夜景浑然不知。  在走过一片僻静的树林,那几个男人加快了脚步冲了上去将她围住。领头的男人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横在她雪白的颈上,他冲着女子恶狠狠地说着阿拉伯语,在这样的场景下他无论说的是哪国语言意思只有一个:不要动,动就杀了你。  那女人好象是吓傻了,惊世脱俗的美丽面容竟一点表情都没有,她的目光仍着尼罗河的夜景,似乎眼前发生的一切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领头那男人看着她淡漠的神情突然感到一阵刺骨寒意,心底不由自主地有些莫名的恐慌与不安。还没等他再作思考,他的同伙挟着她的手臂将她往密林里拖去。领头那男人怔了片刻随即跟了上去,望着被拖着倒行的她那绝世的容貌和窈窕的身形,强烈涌动的肉欲驱走他心中的惶恐与不安。  自从在军方的干预下,穆尔西下台,上台的军政府扮演了超法律的角色后,埃及的治安就变得越来越差。失去了法律的约束,象这般明目张胆掳掠奸淫比过过去多了许多。  女子拖入了密林深处,她被紧紧按着靠在一根大树上,领头那男人如野兽般冲了过去,在裂帛声中上衣被撕成两片,那男人毫不停顿,衣裙很快化为碎片,当她一丝不挂地坦露在他们面前时,那些男人又一次被震撼了。这是他们生平见过最美丽的身体,高耸的雪峰、纤细的腰肢、修长而圆润的双腿,所有的一切只能用艺术两个字来形容。  领头那男人一手握着她丰盈之极的玉乳,一手急不可耐地解开裤档,片刻间小钢炮般的肉棒从裆里蹦跳了出来。眼看这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容的女子就要被强暴,但她既没有害怕也没有痛苦,依然是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  那女子的修长白皙的腿被高高拎起,粗硕的肉棒向着她隐秘的三角地带刺去,在肉棒快到触碰到那一抹极为鲜艳的红色之时,一个黑影悄然无息地来到那男人的身后。刹那间,挟持那女子进树林的几个男人已萎顿倒地,连哼都没哼一声都已命垂黄泉。  来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长得颇为英俊,她也和那女子一样是亚洲面孔。两人默默对视,片刻那年轻人转移了目光,他微微一躬身道:「我是法老王座下战争之神司马莫,请原谅我的鲁莽,虽然我不知您这么做用意是什么,但您既然来了这里,我有义务不让你受这些宵小的侵犯。」  「这些不是你们的人吗?你们不是常用这种手段来测试那些长着亚洲面孔漂亮女性是不是你们的敌人?」那女子依然一丝不挂,她没去遮掩身体上稳秘而是平静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虽然那女人口吻平淡,但司马莫却感到一种如山般的沉重,饶是她的身体是那么有诱惑力但他却不敢多看,他定了定神道:」我不否认我们的确这么在做,但这些人不是我们安排的,您也知道现在这个国家比较动荡,治安比较差。」  「现在这个时局也是你们的所为吧?」那女子问道。  「那不是,您知道埃及的军事力量并不强,对于我们来说没什么大的作用。而且我们的基地在这里,我们也不希望家门口变成一个战场。法老王已经介入政局,相信用不了多久时局就会平稳下来。」司马莫恭敬地回答道。  「昨天那个电话也是你打的吧。」那女子问道。昨天她在希尔顿酒店的酒吧里结识了一个专门来猎艳男人,两人喝了很多酒,那男人看她醉了便带她去了房间,眼见就要得手时,那男人接了个电话就面色大变逃一样的离开了。  「是的,他是当地一个有名的花花公子,他在你的酒里下了药,虽然我知道那些药物对你不用起什么作用,但就象此时虽然我也不理解,但却不允许他侵犯到您。」司马莫回答道。  「用暴力征服女人不是你们所钟爱的,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正义感了。」那女子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们并没有什么您说的正义感,我们崇尚力量,我们的终极目标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但是人总会有本能欲望的存在,我们不屑也没有时间去和世俗的女子谈情说爱,所以就会用暴力来发泄欲望。对于我们来说,那些世俗的女人就如蝼蚁般的存在,面对蝼蚁没有什么道德可言。而昨天、今天的那些男人,对于您来说他们是蝼蚁,所以您可以为所欲为,但他们却没有这个资格。」司马莫娓娓地回答道。  「那我们对于你们来说不能算蝼蚁,你们不是一样也用暴力。」那女子又问道。  「你们当然不是蝼蚁,你们是我们的敌人,但正因为你们是值得尊敬的敌人,而且又比那些世俗的女人要漂亮千百倍,所以你们对于我们的诱惑力大得不可想象。至于用暴力,那也是能够征服和得到你们的唯一手段。」司马莫道。  「那倒也是。」那女子点头表示同意道:「人总是习惯从自身的角度去看待问题,有时我也在想,我们作了那么大的牺牲去守护那些被你们称为蝼蚁的生物是不是值得,所以在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刻起,我想先去做一只蝼蚁,去感受一下蝼蚁的人生。」  「你是基于这个理由才这么做的呀。」听了她的解释司马莫恍然大悟却又为她这种离奇之极的想法所震惊。  「是的,现在对你来说我就象一只蝼蚁,你可以凭着你强大的力量做你一切想做的事。刚才你只看了我一眼就不看了,是我没那些年轻的凤战士有吸引力还是你有点怕我?」那女子的话语带着一丝挑衅的味道。  「不是,您怎么会没有吸引力呢!」司马莫把目光转回到了她身上,望着那完美无瑕的胴体他的心情只能用震撼来形容,而震撼之后滋长蔓延的欲望也是那样的真实。他定了定神道:「虽然您想体验一下蝼蚁的感受,但在我眼中你绝对是如女神一般有存在,我无比地渴望得能得到您,我不敢用征服这个字眼,只能说得到或者占有。我心中的渴望程度是您无法想象的,能够得到您甚至冒着被您毙于掌下的风险我都会一试。但是您这一次来并不是我们的敌人,而是我们的贵宾,是我们的朋友,对于贵宾和朋友我们需要尊重,即使您愿意给我这个机会,也得等您和法老王会唔过再说。」  「我欣赏你的克制力,既然你没这个想法,那让你的手下给我找套衣服来。」那女子微笑着道。  「好的,我都把这给忘了,真是报歉。」司马莫回头冲着黑暗的树林大声道:「去买几套最好的衣服来。」黑暗中有人低低的应了一声,然后听到极轻离开的脚步声。  「给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意兴阑珊,这样吧明天我就去拜哈里亚和法王老个碰个面吧。」那女子斜靠在树上慵懒地道。  「是,那我马上和法老王联系。」司马莫躬身道。  在一片黑暗的密林中,衣着齐整的司马莫有些紧张地面对着一丝不挂却又神情自若的的绝世美女,而在他们同围横七竖八躲着几具尸体,这画面着实有些诡异。               (待续)***********************************  看看字数差不多就发了。幻想即日***********************************


如果您喜欢,请把《《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62》,方便以后阅读《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6《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6《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6并对《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6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