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3

《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详 本章:《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3

    正文【烈火凤凰】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二节 白龙鱼服3作者:幻想  落凤岛,听涛别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武圣牧云求败走入秘室,跟在他身后的是身心受创、步履蹒跚的梵剑心。  「人我带我来,是不是她。」牧云求败步入白霜所住的房间道。梵剑心房间里立着一个一个身穿的白衣美貌少妇,神态样貌与白无瑕有几分相似。梵剑心顿时有些紧张,她预感到眼前之人极有可能是白无瑕的母亲白霜。  正思量间,梵剑心突然胸口一窒,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向她袭来。对于同样的力量她当然再熟悉不过,虽然身体虚弱,但仍凝聚起心志,将这股力量挡了回去。  刹那间,白霜神情激荡,美眸晶莹流动竟隐隐似泛起泪光。半晌她才克制住情绪问道:「你是双生之门里出来的?她竟能打开双生之门!」  梵剑心一怔,这个秘密只有从双生之门中跟着白无瑕出来的人才知道,而且这是五年前的事,她又是如何知晓。  「小姑娘,我想你应该猜到了。我是白霜,是无瑕的母亲。我知道无瑕准备攻打这里,你是她派来的吧。」白霜急切地道。  梵剑心看看她又看看身旁的牧云求败没有作声,虽然她可以断定眼前的女人正是白霜的母亲,但身在敌营她不得不小心谨慎。  「我明白你的处境,你不需要回答我任何问题。」白霜虽然很想问问她,无瑕现在怎么样了?过得好不好?但她是极聪极慧之人,知道当下她即使相信自己是无瑕的母亲也不会多说什么。  「你在岛上一定受了很多苦吧?你才多大呀!真是难为你!」白无瑕走到梵剑心的身边轻轻抚着她的秀发柔声道。梵剑心神情憔悴、衣衫褴褛,裸露在衣衫外的身体青紫色的伤痕累累,着令让人心生怜惜。  听到白霜的软言细语,梵剑心胸膛一热,泪水禁不住淌落下来。她的泪不仅仅是为那地狱般磨难,更是为夏青阳而流。自己不怪他,但却依然止不住的伤心。  白霜也禁不住黯然神伤,她也经历过地狱般的日子,知道这伤有多痛。「牧云,你给她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休息,不准让人再侵犯她。」白霜对着牧云求败道。  「我知道,跟我来。」牧云求败沉声道。  牧云求败带着梵剑心离开后,白霜依然胸潮起伏不能平静。无瑕冒奇险来营救自己,一个做母亲的怎么不为之而高兴。但魔教实力庞大,即使无瑕打开以双生之门,实力提升不止一个级数,但要攻打落凤岛依然极其危险。不知为何,白霜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就象一个梦魇怎么也挥之不去。  牧云求败安顿好梵剑心后又回到了房间,他神色凝重似也有极大的心事。  「牧云,你怎么看。」白霜神情焦急地问道。  牧云求败苦笑了几声道:「你也知道,这八年来我已经远离教中事务,虽还挂着个武圣的名头,但实际和你一样都是被囚禁在此。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极道天使实力绝非一般,不然岛上不会这么如临大敌。」  「那你觉得这一战谁胜谁负?」白霜明知牧云求败知道的也不多但依然追问道。  「不好说。除非你说的那个双生之门中隐藏着超乎人类想象的力量,除非有象你一般拥有精神力量的人多得数不计其数,那才有可能。」牧云求败道。  「刚才没问问那个小姑娘,象她一样的人有多少,但我估计不可能太多,有个几十个最多了。」白霜道。  「如果只有几十个那就悬了。」牧云求败说得还算保留,以他对魔教实力的了解,这一仗白霜的女儿能赢的可能很小。  「那怎么办?」白霜焦急地道。  「我们除了静观其变还有什么办法。」牧云求败无奈地道。  「如果无瑕一旦失利你能救她吗?」白霜问道。  牧云求败没有作答,他眉头紧锁似在思考什么问题。  「我在问你,你听到没有。」白霜嗔道。时间有着巨大的魔力,八年的囚禁生活让白霜改变了很多,不仅精神力不大如从前,连刀剑般的锋芒也已褪去。面对困境,白霜首先想到不是以自己的力量去战胜敌人,而是向依靠之人寻求帮助。  牧云求败再度苦笑,半晌才缓缓地道:「教里应该已经知道此次攻打落凤岛的是你女儿,八年了,黑帝对我的忍耐已到极限,这一次我想他不可能再忍了。我想他们可能会问我要人,所以不是我能不能救你女儿,连保不保得住你都是个问题。」  「那怎么办?」形势如此严峻,白霜不由更加担心。  「要从我牧云求败手中要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就算来了个神煞罗西杰,我量他们也不敢动手。」牧云求败豪气万丈地道:「他们真敢动手,大不了战一场,死则死矣也没什么好怕的。」  「我倒也不怕死,只不过真的看无瑕一眼。」白霜神情虽然黯然眼神中却透着渴望。  「要不你早点休息,今天我就不睡这里了。」牧云求败道,气氛很是压抑但他也不知该如何劝慰。  「你还是陪陪我吧,我心里闷得慌。」白霜抓住了他的手道。  「好!我不走。」牧云求败张开双臂抱住了她。丰满的双乳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一股热流涌动起来。自己怎么会如此疯狂地爱上她?这个问题牧云求败也无法回答。起初可能是迷恋她的绝世容颜,但慢慢地就爱上了她整个人,为她醉,为她痴,甘愿为她死而不悔。  因深爱而生的欲望如同罂粟,绚丽迷人,哪怕只品尝过一次此生就无法抗拒她的诱惑。在这黑云压境,生死难测之际,欲望如似弥散的云雾更似汹涌的潮水般不可遏止。  白霜缓缓地宽衣解带,仪态之优雅犹如高贵的女皇。老天对她既残酷却也有慷慨,残酷是的在让她经历无数,而慷慨的是让时间放慢了脚步,让岁月沧桑无法侵蚀她的绝世容颜。  四十多岁对于大多数女人来说,已经不再有诱惑男人的资本,但白霜却不然,随着衣衫缓缓的滑落,曲线优美的身体裸露出来,冷若冰霜的容颜开始融化,让人在触摸到冰冷的同时却又感受到她内心的炙热。  很多人无法理解一个帝王可以爱美人不爱江山,一个当世强者可以冲冠一怒为红颜,那是他们没有遇到过真正的绝色之人,或者即使是遇到过却不懂得欣赏。什么是绝色之人?容貌身材不是评判的标准,因为这必定无可挑剔,绝色之人必需要具备独一无二的气质。  白霜人如其名,其冷若冰霜、艳若桃李的气质足以颠到众生,但而更具诱惑的是在冰雪下却是一座火山,当冰与火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完美融合,其呈现出来的美是无法想象,也是无可抗拒的。拥有两种截然不同气质又能完美融合的女人才称得上是绝色中的绝色,就如冷雪那种圣洁与淫荡的融合让青龙雷破沉迷,再如解菡嫣,惊艳与自然两种也不能统一的气质结合在一起,让神霄星君尹紫阳不由自主地喜欢上她。而白霜则用冰与火征服了魔教一代武圣牧云求败。  望着白霜,牧云求败心神激荡,虽然白霜已经接受了他,但或许因为矜持或因为别的原因,她很少似今天这样主动。相比喜忧参半的白霜,牧云求败则是忧多于喜。他自问自己有没有能力保护白霜,心中却没有答案。他虽武功盖世,但毕竟是血肉之躯,在机枪、大炮进攻下纵有通天武功也是枉然。虽然有条秘道直通大海,但即使逃出去在茫茫大海上也是凶多吉少。他最后的依仗的是黑帝说过一句话:「有一天我要你死,必会亲自来取你的头颅决不会假手于人。」如果不用热兵器,凭着罗西杰、雷破决不可能生擒自己,即使阿难陀来了也做不行,要自己战到力竭,岛上的高手至少折损一半以上,此时大敌当前他赌他们不敢。想到这里,牧云求败心定了些,抬眼望去白霜已一丝不挂立在自己的身前。  牧云求败刚想迎上去,白霜却走过来推着他让他坐在了椅子上。牧云求败有些疑惑,而白霜则轻巧地跨坐在他腿上,纤纤玉指按着他的胸膛一颗颗解开他衣衫的钮扣。虽然内心接受了牧云求败,但只是被他的痴情所感化,并不代表爱上了他,她这一生除了景浮生不会再爱上其它人了。所以在两人欢爱之时,在理智没有被欲望之潮吞没时,她还是表现得有些被动和矜持。  她知道牧云求败希望自己能够更主动一些,但自己总也没遂他的愿。而此时,危机降临,牧云求败所表现的担当让她为之动容,不知为什么她心里总有些不好的预感,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会失去这个男人的庇护,或许他会死,或许自己会死,或者自己会再度遭遇残酷的命运,所以今晚她决定敞开心扉,给他多一些快乐,这样在真的离别的时候会少些遗憾少些忧伤。  绝世强者牧云求败此时就象一个听话的孩子,一动不动地任她脱去了衣服,柔软的玉手轻轻拂过结实的胸膛,一阵阵如万千蚁虫爬行般酥痒让他神情大变,几欲哼出声来。看着牧云求败似热锅上蚂蚁般的神情白霜有些哑然,时此今日她也无法理解为什么身为武圣的他一见到自己再无一代高手的风范。看着他这副模样白霜决定再戏弄他一下,她捧起自己丰满白皙的乳房缓缓地低下身,用乳尖代替了手指在他胸口轻轻地游走起来。  眼前白霜做出如此挑逗性的动作,牧云求败激动得身体微微颤动,好在他毕竟是一代高手定力过人,虽然已处于亢奋状态却依然能端坐不动。虽然白霜看上去最多只三十多岁,虽然老天对她格外慷慨,但毕竟她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是凡人总会慢慢老去。如果纯粹世俗评判美丽的标准来衡量,虽然白霜丰盈的双乳依然保持着很漂亮的形状,但肌肤的色泽和弹性已不能和冷雪这样年轻少女的乳房相比。但美并没有绝对的标准。因为有爱,在牧云求败眼中那紧贴在自己胸膛的双乳是世上最美的艺术品。  白霜轻笑着放开了自己的双乳,她在牧云求败蹲了下来灵巧地解开了他的皮带,温柔地脱去了他的裤子,早在白霜宽衣之时牧云求败的阳具早已坚硬如铁,此时脱去束缚后就似长枪一般直挺挺地刺在半空中。白霜带着笑意地瞄了瞄那粗硕的阳具,纤纤柔荑交错将其轻轻地握住。  牧云求败流露出一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情看着笑意盈盈的白霜,这么多年来了,他多少有些了解她,也猜到了她的用意,自己的一片痴心多少有了些回应,这不禁让他扫去心中的阴霾。  白霜开始用一种极为复杂的手势开始爱抚起他的阳具,牧云求败先是一怔,随即胯间传来的巨大快感令他又一次挤眉弄眼差点哼叫起来。牧云求败不是没用手打过飞机,在白霜接受他之前,他打了好几年的飞机。但他没想到同样的事情,在自己手中就是直上直下,纯粹是欲望的发泄,而此在白霜手中做来,就是一种极致的美,甚至可以称为一种道。  她的双手似蝴蝶飞舞,不仅仅用掌心,手背、指尖、指背、指弯等等都以不同的姿势与方式爱抚着他挺立的阳具,无论是抚、撞、顶、弹、勾,每一次触碰都让牧云求败有灵魂出窍般的欢愉。  这可不是什么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样的主观感受,这的确是白霜所掌握的高超技术。如果纯粹就性爱技巧而言,不要说在落凤岛就是放眼天下也没几个人能够和白霜相比。在被调教成性奴的岁月里,浦田绝狼改变的不仅仅是她心理与身体,在魔鬼般的训练中,为女儿能活下去、能不被伤害,白霜掌握了无以伦比的性爱技巧。  就如此时白霜所做的,是由全日本最著名的手技师风间小夜所授,很快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两人进行了一次对决,第一项比的是速度,五分钟内谁让男人射精的数量多为胜,白霜以十五比十三胜,风间小夜不服说白霜容貌占优,于是两个都穿着厚实的衣服蒙上脸再比了一次,白霜以十四比十二胜,这让风间小夜无话可说。第二项比的是美感,浦田绝狼找来了五个全日本最资深的风俗店大佬进行评判,最终结果四比一,还是白霜胜。风间小夜还是不服,她不相信一个才学手技不到半个月的人能够超越在此道浸淫十年的自己。最后一项比的是愉悦度,她们同为五个男人手交,风间小夜竭尽所能最后还是以二比三落,她不得不心服口服,在离开时向白霜深深一拜,盛赞她是此道的天纵奇才。无法想象当年才二十岁出头的白霜听到这样称赞时的心境,时隔二十多年白霜终于走出阴影,只有走出阴影她才会在此时此刻用上过去用所学会的那些技巧。  短短不到一分钟牧云求败有了要射的冲动,他虽也四十多了,但因为武功高绝体力依然在巅峰状态,他对自己的性爱能力向来也十分自信,虽然当白霜激情如火时也有控制不住的时候,但现在还是前戏,被她小手摸两下还不到一分钟就射,他是肯定无法接受的。牧云求败心思急转,如果用上真气可渡过这一危机,但他和白霜做爱从没用过真气,这样虚假的强悍他从来不屑使用。  正当牧云求败纠结之时,白霜的动作悄然作着变化,虽然依然纷飞不止但却一直让他的亢奋状态处在了临界状态,快要射了动作就慢了下来,热度稍稍退了一些挑逗却又刺激而刺激。牧云求败虽然沉醉其中,但毕竟是一代人杰,很快了解到她掌控着自己的欲望,于是他不再尴尬满心幸福地享受着那份极致的欢愉。  白霜打定主意今天要竭尽所能让他快乐,虽然不可能用上自己所有学到的东西,但至少不止这些。在确认他已经充分享受过手技所带来的愉悦后,白霜用手撑开了他的双腿,赤裸的身体挨靠近了他,姿势也由蹲变跪。白霜抬起头望着他,在他茫然之时,双手按在了丰盈的乳房外侧,身体紧紧地贴了过去,硕大的肉棒卡在了巍巍雪峰幽深无比的缝隙间,白霜推动着双乳慢慢地将肉棒包裹进了自己的乳沟中。  牧云求败脑袋轰然作响,幸福与欢愉象潮水般汹涌澎湃。开始他以为白霜想的是口交,虽然她从没主动为自己口交过,但在他的或明或暗的请求下她还是吸吮过自己的阳具。但他万万没想到白霜会这么做。牧云求败与白霜在最初的那段时间里并不存在爱只存在着恨,作为一个魔教之人征服女性必定用的是暴力,牧云求败当然也不例外。在他奸淫白霜的的过程中有多次乳交,当然抓着她乳房的肯定是自己。或许白霜对他这一举动特别反感,在接受他之后有一次他尝试着这么做,结果白霜变了脸色,尔后他不敢再做这样的尝试。  牧云求败看着白霜的眼睛,他想她终于彻底原谅了自己在两人相识之初所犯下的罪行。其实牧云求败是想多了,在内心接受他那刻起白霜已原谅了他,不原谅他的话又怎么会与他同床共眠。  那次神色大变主要是因为白霜想起了那段被调教成性奴的惨痛回忆。相比手技浦田绝狼对乳交的要求更高,因为调教才刚开始不久,痛苦还没有变成麻木,耻辱依然无时无刻不噬咬着她的心灵。而用手为男人服务与用乳房为男人服务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后者的接受度比前者困难许多。  正是因为达不到浦田绝狼要求,幼小的白无瑕受到了伤害。那是第一次女儿在她面前受到比较严重的伤害,虽然之后也有类似的伤害,但因为那是第一次记忆特别深刻。传授乳交技术的依然是全日本最著名的技师,但在考核时她失败了,几个风俗店的大佬纷纷亮出了红牌。浦田绝狼并没有惩罚她,惩罚加诸到了白无瑕身上。  白霜哭着请求浦田绝狼再给她一次,浦田绝狼答应了,但心神已大乱的她又如何能过得了关。白霜一边哭着一边用美到极致的乳房夹住那些大佬的阳具,哀求他们亮出绿牌,但最终依然以失败了告终,白无瑕受到了更加严厉的惩罚。  白皙柔软地乳房紧紧夹着牧云求败的阳具似波涛一般汹涌起伏,这又让牧云求败有了射精的冲动。白霜依然极其精准把握住了他的感受,就象方才那样一直让他的欲望在巅峰边缘徘徊。  「吻我。」跃动着的白霜身体也开始热了起来。  牧云求败闻言低下头,两人的嘴唇紧紧贴了一起,舌头也缠绕在一起,火热火热的肉棒依然深深地埋在那无比深邃的乳沟中。                待续  虽然看上去三十多岁,白霜的实际年轻有四十多岁算大龄熟女了,就我个人而言是喜欢年轻的,但还是鼓起欲望写了较长的篇幅,因为后面还有白霜的戏,特别是母女的戏,所以也算上铺垫吧。最后还是那句话,想继续看就回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好了。对了,埃及线会有比较怪异的变化,准备直接让圣凤出场了,准备写五章的话要加快点速度。还有,解菡嫣肯定会脱身,在脱身之前要不要被那个埃及人啃一口,你希望呢。  回答一下上两节问题,为方便点就不贴名字了。  五章其它不少了,现在按一节五万字,一章就是五十万字,能再写百万字也算奇迹了。  冷雪目前没有去埃及的考虑。  正传就暂时没有考虑有燕兰茵的戏了。  美国线可能会展开,三大美女排名第二就在美国。但如何着手还没想好。  烈火凤凰从一开定位就不是女警文,文后提那个《杨柳青青玉观音》如果写出来是女警文。  凤战士黑化在考虑,要么不黑,一黑准备黑圣凤级,黑到底。  大规模的女俘之前已经尝试过一次,好象感觉不太行。  如果顺利的话,这一章的后半部分会破白无瑕的处,至于傅星舞暂时还没规模。本想让她去找黄帝之剑但也没什么好的思路。  如果顺利的话,蓝星月会很快出现,女同戏也需要尝试一下的嘛。  开新篇想了很多,但如同后面说的出了意外状况也是天意。  解菡嫣与练虹霓不同,相对于后者前者是主要的角色之一,都定位为三大美女了。  是以前是风临晚,现在改了个名字,想想也可能会用风漓染吧,同名也一个原因。再想想。  最后回青楼楼主:首先对真正喜欢《烈火凤凰》的读书非常感谢,正是你们的支持才使得文章一次次的继续。你的《凤凰悲歌》上次你发给我的时候我大致看了,怎么说呢,应该说有特色,特别是对人物外貌对话方面的描写都比较到位。不过,可能也是有许多问题,人物太多,好象到七章也没有对关键人物肉戏。一般来说,写虐文类的,读者群总是少数,象曾九这样的大家写的《潜伏》这样的佳作回复率都也不怎么高。  其实在停更的二年里我并不是没有写,其实陆陆续续也写了有近十万字,但一次硬盘的崩溃让大部份稿子都没了,当时真有点心灰意冷。  我看你的文章还是很有耐心进行前戏的铺垫,对于我这样以欲望驱使的人来说很难做到这一点。应该来说,这是你的长项。  丢失的近十万字文章其中《烈火凤凰》只占了小部分,这二年来我一直想写一部《杨柳青青玉观音》的文章,太多的人说《烈火凤凰》角色太多,又是会什么古武学还有精神控制太玄幻没感觉,我也想改变一下写一部有血有肉的女警文。而且随着年龄的增加,有时也会对《烈火凤凰》这般跳跃式的转换角色感到困惑,你必须对每一个角色有欲望才能写得下去,现在感觉好象有些困难。  说一下那部《杨柳青青玉观音》简单构思,如有可能可以合作一下,非H的你为主,H的我来写。  玉观音当然是延续海岩的《玉观音》,其中只多一个女主角叫柳青青,是个相貌身材完美的女警。  第一部份:杨瑞父亲去世后去了南德,决定在哪里等候安心。他认识了同是缉毒队的柳青青,柳青青虽然有男朋友,但对杨瑞产生了一定好感,杨瑞当然一心在等安心。当然这中间穿插一些侦破贩毒的故事,让杨瑞与柳青青有一些交集。  这一部几乎没什么H的,但也可以适应穿插一些。例如柳青青在办案过程遇险杨瑞解救之类的。  第二部分:杨瑞终于见到了安心,但安心说喜欢上了另一个男人。在回到南德后安心去了一个边陲小镇隐伏查案,和他搭挡的是一个经验丰富的侦查员A(名字没定)。在办案的过程中,安心被一个叫绰号叫黑豹的毒贩强暴,经过是这样的,她假装去买毒品,但黑豹贪图她的美色施以暴行,而黑豹的哥哥也是毒贩银龙比较讲道理,痛责自己的弟弟。银龙对安心产生好感,安心利用他的好感,终于打掉了这个贩毒集团。在这个过程,侦查员A也对安心产生一定的好感,并因保护她而受伤,安心觉得有些愧疚,再加上她对杨瑞准备娶那个美国女孩有些耿耿于怀,所以再次遇到杨瑞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之后杨瑞一再表达真心,安心终于被感化,重归了他的怀抱,侦查员A虽然失落但也表示了理解和祝福。  这部份的看点首先是安心被强暴那一场H戏,黑豹的设定是个疯子似的暴力角色,这场戏有些看点。其它银龙对安心有了好感,安心为了查案是不是可以设计一场被迫委身于他的戏份,虽然我是虐文作者,但我对软暴力比较感兴趣一些。再个看点,杨瑞与安心重归于好必须要有几场肉戏,这算是纯爱类,写好了也能吸引人。  第三部:安心与杨瑞度过了一段开心的日子,一天安心拿着怀孕的报告单准备把这个喜讯告诉杨瑞的时候,突然被人绑架了,绑架他的是银龙的弟弟黑豹。银龙被判了死刑,黑豹一方为了报复,一方企图用安心拖延银龙的刑期。在一处隐秘的山洞中,安心受尽凌辱折磨。  最后银龙还是如期被枪决,缉毒队收到了安心被残酷处死的照片。闻知安心的死讯,杨瑞当场吐血大病,柳青青到医院去照顾他,他的男朋友B(名字未定)醋意大发,两人本来就性格有些不和,矛盾最来最大。在照顾杨瑞的过程中,柳青青被杨瑞一片痴心所感动,慢慢地喜欢上了,而男朋友B则变本加厉,最终导致两人分手。  在杨瑞慢慢恢复过程中,也逐渐对柳青青产生一些好感,柳青青大胆告诉杨瑞自己喜欢他,起初杨瑞还沉浸在悲痛中当然不会接受。中间再设计一些故事让两人逐渐培养感情,最后两人还是彼此相爱了。  这部分的看点应该是安心被绑架凌辱的情节,亲哥被安心出买就要死了,面对一个仇人,又一个美丽女警,本来就象疯子般的黑豹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更何况那个隐秘的山洞中还不止黑豹一个男人。发生的一切只有你想不到,没有黑豹做不出的。  第四部份:杨瑞和柳青青相爱了,但柳青青的姐姐柳玉洁却极力反对,这对两个造成一定的困扰。柳青青对自己的姐姐感情很深,但为了爱她还是和杨瑞领了结婚证,在领婚证的当天,她把完壁之身奉献了杨瑞。  婚后的生活本应该幸运但却诡异起来,柳青青经常借口执行任务夜不归宿,杨瑞开始没有怀疑,但渐渐的发现她和当地的一些富豪有些往来。因为柳青青说过因为她想考艺校她姐不同意最后一气之下报了警校,她的梦想还是想当演员,所以杨瑞对她开始产生了怀疑。  但实情却不是杨瑞想得那样,一个叫雷先生的人先用手段控制了她的姐姐,然后将柳青青骗到了昆明,开始柳青青蒙着脸被一个男人强奸,然后雷先生以她姐和姐的小孩甚至杨瑞的生命相威胁,迫她就范。柳青青几经抵抗争,但雷先生老谋深算,柳青青又牵挂亲人和爱人的生命安心,最后无奈同意在一年(或者半年)的时间成为雷先生或者雷先生安排的男人玩物。  这一节是文章最高氵朝部分,杨瑞破柳青青应该是很美的画面。而之后急转直下转入黑暗,而写胁迫式的虐文是我最喜欢的,可怜呀,丢失的十万字其中一半多是写这一部份的,如果要重写真不知道能不能写得出来。  第五部分:柳青青怕连累到杨瑞对他的怀疑无法解释,两人的婚姻走到崩溃的边缘。在这个时候突然安心又奇迹般出场了,侦查员A(现在已经代替老潘成为缉毒大队队长)在查案中获知安心没死救出了她。  安心没死令杨瑞极其尴尬,才一年多自己竟然和别的女人结婚了,他感到对不起安心,但安心还是表示了理解。杨瑞不仅尴尬而且苦恼,因为误会,他对柳青青极度失望,一次酒后他找了安心,两人再度发生关系,安心告诉他,自己准备和侦查员A结婚。杨瑞问安心这一个多发生的事,安心轻描淡写地说自己被囚禁了一年并没有对他说全部实情。  当时安心在被黑豹折磨得奄奄一息之时,一帮人救了她,但那帮人并不是警察,其中领头是一个叫雷先生的男人。在这一年多里,雷先生利用她怀的孩子作威胁将她调教成了一个性奴,无论内心如何,身体已经极其敏感与淫荡。期间经常也会蒙着脸被一个男人奸淫,安心一直不知他是谁,她推测是雷先生的老板。最后安心还生了小孩。  之后杨瑞一方还爱着安心,一方因为苦恼,一次次去找安心,因为要嫁给侦查员A,杨瑞又已经结了婚,但一方安心对杨瑞还是有感情,一方面因为被调教成性奴经常无法控制欲望所还是会和杨瑞发生关系。侦查员A虽也有些查觉,但并没多加干涉,这让安心感到更加内疚。而正受着煎熬柳青青知道这一些情绪更加低落,在雷先生的引诱人开始吸食毒品,甚至和依然苦苦恋着他的前男友也发生了关系。  第六部分:在这一部份,一切谜底都将揭开,两个奸淫过柳青青和安心的没有露脸的男人是一个人还是两人?是谁?是谁布下这么一个局,一步步将两个女人推向深渊?而最终的结局是什么,正义是否能够战胜邪恶,杨瑞在知道所有的真象后,又将如何选择?  最后的情节就不说了,说了这文章也永远不可再写了,但最终的结果一定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虽然最终都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但人性到底是什么?人到底为什么活着?人到底应该怎样去活着?这是最后留给人们去思考的。  构思已经基本完成,请评价评价。有兴趣合作,看看今天是不是能再出一更,如果写得出那大半是由于你的热情。


如果您喜欢,请把《《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32》,方便以后阅读《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3《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3《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3并对《烈火凤凰》第二节:白龙鱼服3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