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全)

第 72 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未知 本章:第 72 节

    力气没有他大……”

    没有人来阻止,也没有办法能够阻止,印无忧的眼泪就一直汹涌的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打我,强bao我,用尽各种方式凌虐我的身体。就好像我不再是他的亲弟弟,而只是他买回来的任何一个下贱的表子。”

    狠狠地嘶吼著这麽多年来隐藏在心中的屈辱,印无忧发丝凌乱的趴在地上匍匐,而後突然间用力击打起坚硬的地面来。

    “我好恨……我好恨!!都怪那个死女人……都怪她才害得我大哥再不是我大哥!”

    血从男人撞伤的手指上不断的渗出,地面居然慢慢的被他染出了一块刺眼的鲜红色。他的头脑已经变得不清楚,整个人完全陷入一种残忍的自虐中。

    “够了!印无忧!”

    到了这一刻,凌格再也听不下去也看不下去了,只见她一个纵跃落在印无忧身边用力的握紧他还想去捶打地面的手。

    “别打了……都过去了……过去了……乖……”

    心疼的望著他那十个血肉模糊的指节,凌格一把将男人的头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中,眼眶里也不禁涌出泪来。

    “格格……格格……啊……”

    感觉到女人赤裸的胸膛抵在自己的脸颊上,那干净好闻的香气让印无忧的疯狂渐渐平静下来。

    “啊……”

    他回抱著她的身体,开始张嘴大哭。接近而立之年的男人此时此刻竟然脆弱的如同一个娃儿。

    “格格,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要去找妓女的……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啊。”

    不知哭了多久,而凌格就干脆坐在地板上就这麽拥抱著他直到他的哭声越来越小。末了,印无忧觉得自己的泪水快要流干,这才将头抬起来可怜兮兮的接著说。

    “那件事之後,大哥对我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经常是人前的时候当我是兄弟,嘘寒问暖的甚至会关心我的功课。但是只要到了晚上,我们独处在一个屋子里的时候。他就会再度变成那个暴虐的野兽,不停地变换方式折磨我。这样的日子,整整持续了两年──”

    静静的听著男人的诉说,凌格忽然伸手将他颊边的泪痕抹去。印无忧愕然的抬起头来,所对上的却满是温柔。

    “继续说啊,我听著呢。”

    见男人有点发傻,显然是没有料到自己会对他的这种过去一点鄙视都没有。凌格心疼的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握了握他没受伤的那半块手掌。

    真是傻瓜──

    若是嫌弃他,又何苦等到现在?

    “我十七岁那年,周围的很多同龄人都娶妻了。我也提出要娶妻,想著这样的话也许就能阻止掉大哥继续那样对我。但是他却好像很生气,仿佛我背叛了他似的。那个晚上,他不仅又对我做了那样的事,还差点打断了我的腿。於是我逃了……在他玩累了睡著之後,一个人什麽都没有带连夜逃出了城,躲进了山里。”

    说到了这里,男人想哭的欲望已经没有了。低头见凌格几乎是光著身子坐在这冰凉的地上,他的眉心立刻一皱,挣扎著从女人怀中钻出来健臂一伸就将她重新抱上了床用被子包包好。

    “当心著凉。”

    自己紧跟著也钻进被子抱著她互相取暖,印无忧感受著凌格的身体,心里前所未有的安稳。

    是啊,都过去了──

    现在他有她,有她就够了。

    “然後呢?”

    “然後啊……”

    鼻尖吸了吸,发觉不太通气,男人的唇角挂上一抹苦笑。

    “还能有什麽,也许是我运气好遇见我师父。不然的话不是被我哥逮回去,就是饿死在山林里然後被野兽吃掉。”

    “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格格,我想告诉你的是……”

    说到关键的地方,男人又躺不住了,一脸焦急的坐起身来急切的俯视著女人的脸。

    “嗯?”

    “我……我……”

    然而话到嘴边,他的脸色却一阵红一阵白,显然是难以启齿。

    “你什麽?”

    女人好奇。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以示鼓励。

    “我……”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印无忧最终下定了决心。

    “自那以後,我也染上了一个奇怪的毛病。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就得、就得找人来跟我一边交欢一边打我。不然的话,我的身体会变得很虚弱,随时都有可能昏倒。”

    讲完这句话,印无忧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而凌格也抿紧红唇陷入了死亡一般的沈默。

    “格格?”

    过了好久见凌格都不回答,印无忧开始担心了,忍不住伸手推了推她。

    “所以,你是想告诉我,这就是你当初没事儿就去找妓女的原因?”

    无力的闭了闭眼,女人在心里忍不住苦笑。

    原来是这样,这样──

    一个如此荒谬却又如此悲惨的理由。

    挣扎了那麽多年,心碎了那麽多次,自我折磨了那麽多日子,所为的竟然只是这样一个似是而非的理由?

    上天这个玩笑,开的也太大了吧……

    (8鲜币)第二十三章 别怕,还有我

    “你等下再说话,我要想一想。”

    见印无忧一脸焦急的望著自己,凌格被他瞪得神经紧张。不耐烦的用被单将自己的脸整个都蒙住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再露出脸来不禁语气古怪的对印无忧说──

    “所以说,你会昏倒是因为太长时间没去找妓女,没人打你的缘故?”

    “是……”

    尽管觉得万分的不好意思,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染上这种奇怪的心理疾病印无忧自己也觉得很难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他哥哥因为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变成了凌辱自己亲弟弟的野兽。那麽他又有何不可在经过兄长那般的虐待之後也转了性情呢?

    “自从我和你,那个过之後,我就再没找过其他的女人。”

    言辞恳切的对凌格解释著,一提起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印无忧的脸颊上兴起一抹兴奋来。

    嘿嘿,他和他的格格已经不再是那种什麽都不会发生的师徒关系了呢。他们做过爱,她算是他唯一的女人,这种拥有著她的感觉真的非常非常的好。

    “是嘛……?”

    挑起一边的眉毛,凌格用手指梳理著自己的长发对他这个陈述有些质疑。

    “真的!格格你要相信我啊!!我对自己发过誓,只要碰过你的身子以後就再不和别的女人亲热。”

    竖起三根手指对神明明志,印无忧的心突突突的跳,生怕女人会怀疑自己的忠贞。

    “那你以前的时候为什麽不说,为什麽要去找妓女伤我的心?”

    尽管两个人已经坦白到如此地步,但是凌格还是心有不甘。

    “你这毛病也不是不可控制,当初你为什麽不跟我说呢?”

    如若、如若他坦承的对她说了──那麽她、她可以帮他去纾解身上的这些难受啊。

    “说?”

    慢慢的放下手指,印无忧的脸色无比凄楚。

    “我认识你时你多大?”

    “啊?”

    显然没料到对方会问出这个问题,凌格一时间不知怎麽回答。

    “十五岁,还是十六岁?”

    并不在意她的答案,印无忧自己心中有数。

    “我长你足足七岁,你要我对一个还是女娃儿的姑娘说出那种事,并且要求你跟我做那些变态的举动,你会怎麽看我?”

    “……”

    面对著印无忧逐渐犀利的目光,凌格沈默的别过了头。

    那还用得著她怎麽看他,如若他敢稍微越矩一点她早就一剑刺死了他……

    事实摆在眼前,两人一同陷入沈寂。

    原来这些年他们虽然相互陪伴的生活在一起,但是心灵上却仍旧隔著一段遥远的距离。因为年龄的原因,很多话他不能说。而她也就无可救药的误会了下去。

    他的风流,他的轻佻……以至後来她成|人後他一次次看似不正经儿却掩藏了残酷事实的试探被她全部当做玩笑一笑置之。

    那些日子在被他“调戏”之後,她只顾得上自己的委屈和愤怒,却没有想到男人在第一千零一次被拒绝之後也是同样的失望与难过。

    “这麽说,还是我的错了……”

    不是抱怨,更不是反讽,凌格坐起身来表情哀伤的抱著自己的双膝发愣。

    “对不起,是我误会了你。我不知道……你有这麽惨痛的过去。”

    掀起长长的睫毛给了印无忧一个歉意的注视,用不著多过解释这惊鸿一瞥已经酥软了男人的整颗真心。

    “没关系,没关系……”

    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涌上印无忧的心头,让他什麽也不愿再想只是用行动将凌格的身体再度抱紧。

    “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我该死──”

    薄唇胡乱的在凌格的脸上亲吻著,印无忧的泪水再度滑落。

    “如果我能稍微坚强点,忍受那些痛苦,而不是放纵自己对心魔妥协。你也不会为了我而受这麽多的罪了。”

    “你刚刚又昏过去了……”

    她的泪水同他的交织在一起,滴落在彼此唇瓣上滋润了一抹红豔。凌格哭了一会儿便用手捧起男人的俊脸让两个人的视线再无阻隔。

    “是不是要那样,你才能感觉好一些?”

    “嗯?”

    没有想到女人会这麽问,但是印无忧还是如实的点点头。

    “恐怕是,不然的话我们这一路可要行进的艰难了……”

    男人苦笑。

    “那好,这一次我来帮你。”

    将唇主动贴在男人的薄唇上,女人认真无比的说。作者的话:误会终於解除了,下一章就让他们甜蜜的h一下吧……^^额……其实算不上甜蜜,因为凌格要狠狠地打他……= =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魅(全)72》,方便以后阅读魔魅(全)第 72 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魅(全)第 72 节并对魔魅(全)7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