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3

《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详 本章:《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3

    中国南京宝华山座落于南京市的东面,风光幽静、俊美,有“天然氧吧”之称,被誉为南京的“后花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山中古木参天,溪流叮咚,绿荫成盖,云雾飘渺,泉池清幽,清静决尘,素以“溪水之美,峰峦之秀,洞壑之深,烟霞之胜”四大奇秀而闻名。山中的隆昌寺原有殿宇九百九十九间半,现仍有大雄宝殿、韦陀殿、铜殿、无梁殿、戒坛、大悲楼、大寮、布萨堂等数百间,是一处香火不断的佛教胜地。

    宝华山西面山脚是南京武警总队特勤分队的驻地。特勤分队驻地占地六百七十亩,设有训练区、生活区、行政区等各功能区块,共有官兵一千一百余人。在营地中心依靠山脚处,有一处特别军事区,虽不时有车辆人员进入,但营地的特勤队的队员从没有进去过,有人猜测,那里面是一处国家最核心的研究机构,也有人说那里是华中地区的防核基地。

    此时一辆挂着南京武警车牌的军用卡车驶入营地,经过两道岗哨后在离特别军事区五百米处停了下来。一个年约二十七、八岁的女军官向着卡车走去,她身材丰盈、容貌极美,一身军装尽显英武之色,再加上高挺的鼻梁和微微上翘的丹凤眼,有一种令人不敢直视的煞气。她是特勤大队的指导员秋寒烟,是整个营地唯一能够进入特别军事区的人。她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右腿竟有些微跛,虽然行走时有些摇晃,但步伐依然极为坚定。

    秋寒烟攀上了驾驶室,一个身着制服的年轻少女向她伸出手道:“你好,我是傅星舞,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很高兴见到你!”

    “你好!”秋寒烟也伸出了手,她脸上的神情没太大变化,还是那副冷冷的模样。见她并不热情,傅星舞略有点尴尬,不过也没太意地道:“秋姐,人就在我车上,安全到达。”

    “这里的人都叫我秋指导员,或者你也可以叫我的名字。”秋寒烟并不习惯这样亲切的称呼,“你一路上辛苦了。”在傅星舞有些发愣时,她又加了一句。

    “没什么的。”见她那冷冷的神色,傅星舞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车在一扇铁门前停了下来,驻守特别军事处的都不是特勤大队的人,他们只服从于秋寒烟一个人。在铁门前秋寒烟下了车,走入岗哨的内室,按下只有她才知道的密码,铁门缓缓打开了。

    如果从远处看,特别军事区内只有一幢三层楼高的房屋,进了房屋,里面竟是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两个士兵打开卡车封闭车厢的铁门,从里面抬出一个头罩着黑布套的人来。

    “把担架放下就行了。”秋寒烟指着空旷的进门大厅中央道。

    “好的!”傅星舞让那个士兵放下了担架。

    “把签收单给我。”秋寒烟又道。

    傅星舞摸出一张条子递给她,秋寒烟签上名字后交还给了傅星舞,“你的任务完成了,可以离开了。”她的语气还是如平静的水面般波澜不惊。

    “哦!知道了,那我走了。”傅星舞微微有些失望。本来她以为还能看看传说中的那地方,但对方摆明了拒人于千里之外,不过想想也是,这么重要的地方不是随便可以进入的。说着她转着离开,秋寒烟目送着她跳上卡车离去。

    等卡车出了铁门,秋寒烟摸出一个遥控器,按下一串密码后,她所处的房间所有窗户都用钢板封闭起来,紧接着大厅中央的地板向两侧移动,很快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入口。

    这里是凤在大陆设立的三处秘密监狱之一,根据关押犯人危险程度不同,分成S、A、B三级,而宝华山监狱关押的是程度最高的S级重犯。

    凤在千百年的传承中,有许多成文或不成文的教义,其中珍惜生命是最重要的一条。珍惜生命包括珍惜自己的生命,也包括珍惜别人的生命。珍惜自己的生命,不是指贪生怕死,而是指无论在何种环境下都不放弃自己的生命,所以每一个凤战士就象基督教徒一样,决不会去自杀。而珍惜别人的生命,不是指在战争中不能进行杀戮,而是指不杀无反抗之人。珍惜自己的生命绝大多数凤战士没有太多的质疑,并这样去做的。但不杀无反抗之人,是目前凤中争论的一个问题。

    不少凤战士认为,如果真是穷凶极恶、罪大恶极之人,即使他没了反抗能力也该杀,除恶必要务尽。当然教义并不能轻易撼动,虽然这样的想法还没成为主流或得到认可,但有些凤战士在战斗中明明能生擒对方却仍毙对方于掌下。

    因为不杀无反抗的人,使得凤必须安置被抓获的魔教成员和其它重犯,好在凤的力量几乎可以左右中国政府,利用政府的力量可以做到许多做不到的事。十多年前凤就建造了第一个专门用来囚禁魔教成员的监狱。这几年魔教对大陆的破坏活动越来越猖獗,所以被俘虏的人员也越来越多,所以之后凤陆续又建了二个监狱,并根据安保程度不同划分了等级。宝华山监狱是安保等级最高的监狱,囚禁的基本是掌握古武学的魔教的成员,设计容纳人数为五十人,现关押了四十二人。其它两座监狱关押的人数比这里多数倍,但那里囚犯的危险程度远没这里高。

    整个宝华山监狱建在地下,监狱的自动化程度很高,所以只有十名看守人员,他们都是经过凤从各地军区中精心选拨的,忠诚度极高。在监狱的外面,还有一个整编的武警特勤中队驻守,当然他们并不知道地底还有这样庞大的设施。

    秋寒烟是基地的负责人,她是神凤级的凤战士,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叫晏玉影的雏凤级凤战士。大多数时候,是晏玉影在监狱内值班,秋寒烟因为挂着特勤队指导员的职务所以多少有些工作要做。这段时间,晏玉影报了一个英语培训班,所以一星期要到南京城里上几次课,上课的时候自然是秋寒烟驻守。

    凤左右着中国政府,魔教只能在地下活动,甚至连香港这样组织上百人的攻击也很难做到。宝华山监狱外面有千余名官兵的把守,内部是只有秋寒烟能掌握安保系统,这样的保安措施倒也没什么能让人担心的。所以晏玉影闲着无事,就想着怎么提高自己。

    抬架上的人被抬进了一个密封的房间,卫兵将他手足铐在椅子。和魔教一样,凤也掌握抑制真气的药物,被铐在椅子上的人同样不能使用真气。秋寒烟站在他的对面,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他的胸口被纱布包裹着,资料上说,不久前他胸口中枪,虽然经过医治无生命危险,但身体相当虚弱。

    虚弱才是机会,秋寒烟一直这么认为。为了获取魔教的信息,凤也与魔教一样对被抓获的人员进行拷问,不过进入二十一世纪,刑罚的定义已经发生了变化,过去所谓的酷刑是用鞭子抽、用烙铁烫,还有什么老虎凳、灌辣椒水什么的,今天已不需要这样做了,只要给审讯对象注射一支针剂,就能让他产生比遭受那些酷刑更痛的痛感。人当痛苦到了极限,人的脑垂体会产生类似咖啡因的分泌物,来减轻人的痛苦,而使用拷问药物,能抑制脑垂体的作用,让人持久地处于极度痛苦中,如果大剂量持续使用,也会导致人的死亡。

    凤与魔教都在使用这种药物,只是魔教用的剂量与时间可能会更大更长一些,但本质没太大的区别。当然坚定的信仰依然能够克服痛苦,从实践来看,绝大多数的凤战士都能熬过这一关,而魔教鱼龙混,能挺过去的大概在百分六十到七十之间。如果选择坦白并经证实没说谎的魔教成员,会被关在A级或B级监狱,那里相对环境宽松一些,而关在S级宝华山监狱的,都是不肯屈服的魔教之人。

    眼前的男人在魔教地位相当高,如果能够撬开他的嘴,必然会获得许多有价值的情报。想到这样,秋寒烟跨上一步,猛地扯掉那男人头上的布套,同时厉声喝道:“墨震天!”

    被铐在椅子上的男人正是香港魔教分支机会黑龙会的首领墨震天,极道天使突袭无名岛基地,墨震天中枪被擒。从黑暗突然到光明,墨震天有些眼花,他晃了晃头,终于看清身前站的是一个面若桃花却又杀气腾腾的女军官,他嘴角浮起一丝笑意道:“不错是我,你好!”这哪里是一个犯人口吻,分明是朋友之间的招呼。

    “墨震天!”秋寒烟沉声道:“魔教香港分支首领,你利用黑龙会无恶不作,组织武装人员袭击特首府并绑架特首,你知道自己犯下的罪行吗?”

    “哈哈!”墨震天露出鄙夷的笑容道:“你在说笑话吗?什么罪行?不要来这一套!胜者为王败者寇,落在你们手上,我就是罪犯,你落在我手中,你就是罪犯!”

    “我看你是冥顽不灵了,最后再问你一遍,你想清楚没有?”秋寒烟冷冷地道。

    “这还需要想的吗?来吧,要杀要剐我墨震天皱一下眉就不是男人。”墨震天凛然不惧地道。

    “少嘴硬,你会后悔的。”秋寒烟见多魔教的死硬派所以也没有恼怒,她的直觉告诉她,要让他屈服可能性不大,但总要试一试才知道。她慢慢地走到墙边一个柜子旁,从里面取一支针剂向墨震天慢慢走去,边走边道:“我告诉你,人的痛感分十级,老虎凳、扎竹签、烫烙铁这样刑罚痛感是九级,十级的痛只有女人分娩时的痛。而我手上的针剂带来的痛感评定为十一级,你会感到不是一个地方痛,而是全身在痛,不仅身体表面痛,五脏六腑更痛。你可能认为我虚张……”

    “啊呀!”墨震天突然叫道,夸张的表情让秋寒烟不胜惊讶。她拿着针剂看着墨震天,想确认他想耍什么把戏。

    “可惜呀!可惜!真是太可惜了。”墨震天发出扼腕痛息的声音,表情更是夸张得象刚刚丢失了巨款。

    “可惜什么?”秋寒烟问道。

    “唉!我这才发现,你长得这么漂亮,可惜是个瘸子,真是太可惜了!”墨震天维持着这样的表情。

    “哼!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秋寒烟怒道,她最恨别人说她是瘸子了,她拿起针筒向墨震天的胳膊刺去。

    “不过,还好,我以为到了陌生的地方会睡不着觉,现在不会了。”墨震天笑嘻嘻地道。

    “是吗?你认为你在这里能睡得好觉?”秋寒烟的针已经顶在他的身上。

    “是呀,有你这么漂亮的美女做伴,怎么会睡不着。”墨震天转过了头,对着躬着身的秋寒烟道:“虽然年纪不小,又是瘸子,还这么凶,但我还是蛮喜欢你的。你胸又大、腰又细,操起来一定………”话音未落,秋寒烟猛地直起身,右腿横扫,尖尖的皮鞋头准确地踢了在墨震天的胯间,顿时墨震天痛叫起来,连人带椅一下冲到了后面的墙上。

    墨震天叫了数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隔了半晌才道:“真他妈的太爽了,来来,再多来摸两下,爽死了!”

    秋寒烟知道自己这一脚已足够让他痛上半个月了,如果再暴力击打,一个控制不好或许会要了他的命,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控制住自己波动的情绪,然后大步走了过去,将针筒扎入他的身体。

    数秒种后,墨震天脸上青筋毕露,他忍着不叫,但是一阵阵排山倒海般的痛楚从身体最深处蔓延开来,内脏器官象被绞肉机一般绞动着。豆大的汗珠一粒粒从额头泉涌而出,胸口的枪伤绷裂开来,将纱布染红。又坚持了十数秒,他紧握着双拳,身体弓得象个大虾米,终于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

    痛楚以波浪般地推进,每次在他觉得已经快要死的时候,痛苦稍稍地减轻,但是还没得及喘一口气,更剧烈的痛苦继续撕咬着他每一根的神经。

    墨震天象野兽一般嚎叫着,手铐脚镣哗哗做响,秋寒烟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痛苦的模样。

    “他妈的你这个婊子!”墨震天已说不出话来,只有心中暗暗诅咒着眼前的女人,“你他妈的波真大,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的大波捏得稀巴烂,总有一天老子要好好地操你,操到你死!”

    人最原始的本能是生存和繁衍,本能是推动人类前行的源动力,给予人巨大的力量。在极致的痛苦中,墨震天望着眼前美丽的女人,幻想着去强暴她、蹂躏她,欲望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他的痛苦,给予他战胜痛苦的力量。

    秋寒烟脸上浮起淡淡地失落,虽然并没出乎意料,但多少总还有些失望。失望带来了烦燥,她转身离开了审讯室,针剂的药效将维持半个小时,就让他在里面慢慢地吼个够吧。

    ◇◇◇电子屏上传来新的指示:“去问她肯不肯跳舞?”。即使身在囚笼,没有自由,生死被掌控,尊严被践踏,但凤战士依然是不屈的。冷雪不相信东方凌会这么做,但她还是去问了。

    “你会跳舞吗?”

    “你是歌舞团的演员,应该会跳吧?”

    “会跳的话给我们跳一个怎么样?”

    冷雪问了好几遍,东方凝看都没看她一眼,一直用关切的目光望着台下受辱的战友。

    东方凝对冷雪的视若无睹,多少令台上的气氛有些尴尬,连罗西杰和李德乔都有些诧异,既然在台上摆出了这个架势,如果东方凝不肯跳,这不是自讨没趣嘛。只有青龙气闲神定显得胸有成竹。

    东方凝的反应和全冷雪想得一模一样,正当她担心青龙、邪魅会有什么残酷的方法逼她就范,手中的电子屏上又传来信息,她照着念了起来:“既然东方凝小姐不肯为我们表演她美妙的舞姿,那我们只有请上另一位凤战士,她的容貌或略逊东方凝,但她却是落凤狱中的第一大波,下面请凤战士习蕾上场,为我们大家表演一段特别的舞蹈。”

    强劲的乐声再度响起,在烟雾与灯光中,习蕾出现在舞台上。她虽不象东方凝那般令人惊艳,但长得也极为漂亮,高佻的身段,又长又直的双腿,最令人赞叹叫绝的却是她胸前的双乳,巨硕得超过台下所有人的想象。

    在落凤狱,冷雪最后走入她的房间,当时她也目瞪口呆,她一直认为自己的乳房绝对不小,但与她相比,要差上几个号子。邪魅在一旁解释说,她的乳房本来没这么大,现在成这样,倒不是隆胸隆的,因为一直给她的乳房注射增长剂、空孕针、催乳药这类药物,慢慢地就变成这么巨大了。冷雪听了无语,为了折磨不肯屈服的凤战士,敌人什么手段都用了,落凤狱里的生活真比地狱还要悲惨。

    当时因为还差一个人,冷雪只得选她。

    习蕾的双乳不象水灵,水灵的巨乳是天生的,所以能保持坚挺,习蕾过去双乳也很挺,但被用了药之后,不断增长的乳房不可避免地垂挂了下去,大虽然大,但美观程度不能与天生的相比。不过此时,两根一寸宽呈圆弧状银色钢条箍在她乳房的下端,有了这个托力,丰满巨硕的乳房顿时挺了起来,形状漂亮了许多,那挤压在一起的乳沟更显得深不见底。

    习蕾站在一个被装饰成相框模样的巨大铁架中央,脖颈、手足、臂腿和腰上箍着钢圈,钢圈上拴着银链连接在了铁架上。她穿着一件白衬衣,钮扣一颗没扣上,衣襟敞开着,巨硕的双乳无遮无掩。下身没有裙裤,只有黑丝袜和高根鞋,胯间是一条只有几公分宽、极为性感的黑色皮质的丁字裤,说是丁字裤,其它是两端连着腰间钢环勒住胯部皮条,皮条勒得极紧,冷雪看到她双腿一直不自然扭动着,一定是极不舒服。

    “习蕾,二十五岁,对外身份是联合国世界银行组织行政秘书。她被我们抓住的时候已经不是处女,一定是被世界银行那些大佬给操过了。这也难怪,有这样的秘书,那个老板晚上能睡得着觉。”冷雪说话之时台上响起霏糜的乐声,相框中的习蕾开始慢慢地扭动起身体,冷雪有些诧异地望去,原来连着她身体的银链在铁架上可以活动的,当把她的手扯向左边,腰拉向右边,她的身体就不受控制地扭动了起来。虽然只能做一些极简单的动作,如手臂举起或平伸,大腿分开或并拢,纤腰向左或向右,但那巨乳和OL的装束,让台下的男人又兴奋起来。

    看到这一幕,冷雪微微松了一口气,东方凝不肯跳,习蕾是被线牵着才动几下,面对不屈不挠的凤战士,敌人也有黔驴技穷的时候。虽然台上情况尚可,但台下却令她极度地揪心。

    古柯夫、库雷斯强暴了唐凌、越梦后,大度地让手下开始奸淫起他们来,做雇佣军的首领也不容易,不对手下好些,谁会肯为你卖命。唐凌、越梦一个撅着雪白的玉臀跪伏着、一个高挺着玉腿仰躺着,高大强壮的男人紧压着他们,粗硕的肉棒肆意地在她们胯间急速地出没。

    古、雷两人手下绝大多数是老外,在金水角偶尔也会有老外来,冷雪每当看到他们都难免会生出一丝惧意。相对于普通亚洲人,那些长满金毛或者通体黝黑的男人性能力实在强得可怕。在金水角和亚州洲人媾合时,冷雪心中还能去想些别的事情。但遇到老外,特别是几个强壮的,她就只能做一件事,忍受、忍受再忍受,抵御、抵御再抵御。同样是被奸淫,那种慢速率的抽插与力量巨大的冲撞感受不一样,虽然并因此会产生多少情欲,但那种响到屋外都能清晰可闻的“啪啪”声就足以让她心痛到了极致。

    此时,奸淫着唐凌、越梦的老外更为强壮,越梦还好一些,不管心中怎么想,充满欲望的身体迎合着对方,女人是水,春情荡漾的水能化解男人的一切力量。

    唐凌也是女人,但她硬生生把水结成坚冰,抵挡着一波波的攻击。在巨大的冲击力,结实的臀肉象烧开了的滚水,扑扑地翻腾起来,胸前那晶莹剔透、坚挺高耸的乳房更是更人眼花缭乱地作着抛物线的运动。唐凌的坚强刺激着奸淫着她的男人,他更疯狂如兽。

    相比她们,冷雪更担心卫芹。在卫芹带到李德乔这里后,他好象吩咐手下去拿什么东西,之后就没理会卫芹,而是兴致勃勃地看着表演。到目前为止,还没人去碰她一根手指,连那性感的纱衣都还穿着。但越是这样,冷雪越是担心,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虽然有丝袜、硕乳这样的极具看点的元素,但生硬机械犹如木偶般的动作实在令人难以恭维,很快台下的男人转移着视线,有的去观赏正在被奸淫着的唐凌、越梦,有的把目光投向上台后一直呆立不动的东方凝。

    此时,电子屏又传来文字,冷雪念了起来:“在这个充满激情的夜晚,柔美舒缓的舞蹈不太合适此时热烈的气氛,下面我们让联合国最漂亮的女秘书给大家来一段最激情的舞蹈—机器舞。”冷雪开始迷惑,就算那些链子移动得再快,也不可能让习蕾跳出机器舞来。

    舞台上响起杰克逊的经典老歌《StrangerInMoscow》,在歌声响起的时候,习蕾果然如抽筋般抖动起来,瞬间冷雪心凉到了极点,箍着习蕾身体的那些钢圈冒出点点电火弧光,抽动是因为高压电击流通过了她的身体。

    手上电流通过是手舞,脚上电流通过是脚抖,腰上电流通过是腰扭,并不是所有钢圈都同时通电,习蕾时而手舞、时而脚抖,时而又夸张地扭起腰来,虽然说不出的诡异,但确有点象是在跳机器舞。

    冷雪掌中冒出汗来,最担心的事终于来了,虽然此时的电击还不致命,但长久下去如果电压再增强,习蕾会有生命的危险。

    “习蕾!”站在离她数米远的东方凝叫了起来,她想冲过去,但系在腰间的铁链让她连台子都下不了,在她刚出训练营的时候,和习蕾一起执行过任务,习蕾救过她。

    “我—我没—啊—!”习蕾冲着东方凝喊道,还没说完,电流徒然加强,她手足乱颤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电流时强时弱,弱的时候她只是微微颤抖,当电流加强时,她就如发羊癫疯般乱摇乱抖,更发出凄厉的叫声。惨叫是人类受到超越生理或心理所能承受痛苦时的自然反应,在影视或者文学作品中,经常用遭受酷刑一声不吭来表示英勇不屈,其实那是虚构的,有人能够在生死或者酷刑面前依然信仰不变,但要做到一声不吭,连凤战士也做不到。

    正当冷雪也不知所措时,耳机中传来邪魅地声音,“去问问东方凝,如果她肯跳的话,习蕾就不会被电击。她那张台子是个跳舞机,她只要按着上面指示跳就行了。”在邪魅说话间,东方凝面前的屏幕亮了起来,脚下出现箭头,圆盘也闪着五颜六色的亮光,她站的方台是一张轻巧别致的跳舞机。

    冷雪走到了东方凝的身边道:“如果你按着上面跳,她就不会再被电击了。”

    冷雪在问她的同时,也在问着自己,如果台上站的是自己,自己会跳吗?很快,她心中有了答案,如果自己她会跳的。

    东方凝看看习蕾,再看到面前的屏幕,看得出她心中也是犹豫到了极点。她想保护自己的战友,却又不想屈服在敌人这种卑鄙的手段下。此时,不远处的习蕾嘶声道:“东方凝,不要跳,你如果跳给他们看,我会看不—啊—!”电流突然加强,让她无法完整地说完,但东方凝听懂了她的意思,她咬着牙,紧握着拳头,挺拨的赤裸双乳因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着,她望着习蕾眼角沁出泪花。

    东方凝的表情让李乔德也有些意外,那天自己奸淫了她整个晚上,无论怎么搞她,还用那些玩意去吓她,她虽被吓着哇哇大叫,却没流一滴眼泪。当一个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眼睛里充满着泪水,总会给男人带来特别的感受。他决定,今晚要把她卫芹一起带走,一个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一个是成熟风韵的少妇,两人在一起必定会给他带来更加刺激的亢奋。

    习蕾的勇敢同样也感染到冷雪,这一刻热血在沸腾,但耳机中的声音又将她拉回到了现实中,“你怎么又呆住了,看屏幕呀!”邪魅急道。冷雪举起了电子屏,上面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她知道话意思,她心头无比的沉重但也只有照着说道:“既然东方凝不肯跳,那我们只有让我们美丽的女秘书做些另加刺激的事。”

    音乐短暂的停顿,电流也停了下来。习蕾已站立不稳,要不是手上铁链,她一定会倒在台上。就这么短短几分钟,她身上已经汗流浃背,白色的衫衣贴了身上,象刚刚被雨淋过了一般,要不是她失神的目光,这样湿身的模样会更具诱惑。

    冷雪正提心吊胆等着习蕾承受更残酷的折磨,耳机中邪魅又道:“你先去挤一下她的乳房,挤点奶水出来。”冷雪差点要失声尖叫起来,邪魅竟要自己做这种事,太可怕了。突然,她想到梅姬,想到梅姬在训练她们的时候,她那带着残忍谑的笑容,她知道要取代梅姬,必须得这么去做。

    走到习蕾的身边,习蕾并不认识她,别人也没把冷雪是自己人的信息传递给她,所以习蕾用极度鄙夷用的眼神看着她。冷雪咬了咬一狠心握住了习蕾左侧的乳房,乳房极大,她的手小,即使尽力张开虎口,仍根本不能合围。

    台下男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冷雪这边,虽然台上美女一个一个的出现,但所有人都没有忽视她的存在,白衣白裙,宛若九天下凡仙子一般的她说着令人血脉贲张的话语,做着令人热血沸腾的动作,此时此刻,依然充满着圣洁光辉的她捧起了另一个女人的巨乳,这样的画面所带来的刺激已经超越了他们的想象。如果今晚只能带走一个女人,绝大多数的人或许会选冷雪,即使她没有凤战士的光环。

    双手环在乳房下部,冷雪轻轻的挤压,乳肉柔软,纤纤十指半陷乳肉中,但乳汁却没有预期喷射而出。虽然捏着她的乳房,冷雪的心中也是矛盾之极,她既希望不要被她挤出乳汁来,又希望挤点出来好早点结束这一切。

    邪魅带着些嘶哑尖锐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她好几天没挤过奶了,可能塞住了,你捏上面一点,力气大一些,去拨拨她的乳头。”

    冷雪只能将手往乳房上端移,在离乳峰还有半指时,她的双手合拢起来,捏了几下,只见绛红色的乳头中间沁出白白的液体,但还是没有乳汁喷出。无奈之下,她只有用邪魅的方法,用手指去揉搓葡萄般的乳头,终于一股白色的汁液从乳尖射了出来。冷雪把手指缩了回来,继续捏着,一股股如银线的乳汁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短短的弧线,顿时台下传来一片惊呼声。

    耳机中邪魅又道:“这样不行,太没观赏性了,引起不了轰动,这样你邀请一个人上来。”

    “有谁愿意上来和我一起做的吗?”冷雪说这话的时候汗水已湿透了脊梁。

    “我来!”北极熊般的古柯夫第一个站了起来,罗西杰、李德乔自恃身份不屑去做这样的事,所以其他人即使想上去,古柯夫跳了出来,也没人敢和他争。

    望着刚刚强暴过唐凌的古柯夫走上台来,自己还得和他握手表示欢迎,冷雪此时的笑容开始僵硬,好在台上台下的男人都被这一幕给吸引住了,倒也没察觉到她笑容后的恨意与杀机。

    正当古柯夫摩拳擦掌准大干一番时,一个少女端着个银色的托盘走上台来,托盘上放着两副肉色的手套,古柯夫与冷雪一样丈二摸不着头脑,不知这东西有什么用。耳机中邪魅开始解释:“等下我会先通电,让乳房有充分的活动,然后你们再去捏,这样喷着更远,那手套是绝缘的,不会你们也会被电到。”

    冷雪听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向古柯夫解释,这一刻她连说话都不那么流畅了。

    好在古柯夫中文不错,听懂了她的意思,笑嘻嘻地从盘子中拿起手套戴了起来。

    冷雪观察着习蕾的神情,刚才的话她也听到了,不过她依然面不改色,或许对于敌人的暴虐她无所畏惧,或许在过去她已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无论如何,她的镇定让冷雪敬佩。

    突然台下的卫芹高声道:“习蕾!不要怕!我相信你!你能挺过去!”习蕾闻言望向卫芹,自己并没有任何惧怕的的言语或者动作,最多刚才被电击的时候叫了几声,但这只是生理的自然反应,是人都会控制不住的。虽有些奇怪,但她还是用嘶哑的声音回答道:“放心,我没事的。”

    冷雪心头猛然一震,卫芹老师这话并不是说给习蕾听的,她是说给自己听的。

    刚才僵硬的笑容,不流畅的表达或许别人没有注意到,但老师注意到了,她在提醒自己,要挺下去,为了黎明的曙光能划破黑暗,自己一定要坚强。刹那间,冷雪的微笑舒展开来,这是一场战斗,稍有不慎就将前功尽弃,虽然无比困难,但自己要无所畏惧地去战斗。

    就在此时,箍托着巨乳的钢条释放出巨大的电流,习蕾尖叫起来,身体紧绷后弓。在电流的冲击下,银箍上巨乳如跳舞般狂乱颠动起来,白生生的乳肉晃得人双眼发直。在电流贯通那一刻,被冷雪挤压过的乳房开始短促、间隙性地喷射着银白的乳汁,而另一侧的乳道仍被凝聚的乳块堵着,怎么也喷射不出来。

    “好了!开始。”耳机中的邪魅猛然道。冷雪一怔将双手握往了自己那一侧那波涛般起伏的乳房,这一次她没有犹豫,双手捧着晃动的乳房用力地挤压起来。

    一股强劲的乳汁从乳尖勃然而出,在半空中中划出一道极长的弧线,几乎落到了舞台的边缘。看得发呆的古柯夫终于清醒过来,他怪叫一声,紧紧抓他那边似象白兔般蹦跃着的乳房,如熊掌一般的巨掌将硕乳整个覆盖,虎口环箍着乳房中段,蛮力之下,巨型杨桃似的乳房象个葫芦般被生生被握成两截,前端更似吹了气的皮球鼓胀到了极点。

    古科夫没有去揉化堵塞的乳块,而是生生地用挤压力冲开了通道,在习蕾的厉叫声,一股更加强劲有力的乳汁从乳头激射而出,这一次不再洒在台的边缘,而直接射出了舞台,几乎淋到在台下跪伏着的唐凌身上。

    东方凝高声叫了起来,叫声让冷雪揪心,而古柯夫更加的亢奋,使出吃奶的力气挤压着形状惨不忍睹的巨乳。习蕾的乳水极为充沛,连射了数次依然绵绵不绝。正从背后奸淫着唐凌的男人怪叫一声,将她拦腰抱起,摇晃着走了几步,更加接近舞台。一股银线直射而来,面向着舞台的唐凌避无可避,温热的乳汁直冲在她巍巍高耸的胸膛。

    待续八个凤战士的凌辱才进行到一半,后面或许还会有更加惨的,已经有人说了,太黑暗,凤战士太可怜了。所以,虽然并不怎么有激情,但还是写一段凤虐魔的情节,不知是否能够舒缓一下大家郁闷的情绪。

    人物真是不嫌多呀,上回结束预告时的解菡嫣、林岚包括风离染这里的情节都还没继续,忽然又多一个轻熟女秋寒烟,人妻燕兰茵暂时退场,卫芹虽然结婚但老公儿子都死了,而秋寒烟则是一个人妻。

    很多次说过,能坚持写是因为未知,我不知道会两个多月写不出一个字,也不知道可以几乎每天更新的速度写。同样未知的是情节,现在考虑的秋寒烟是一个在监狱如凶神恶煞,回家能换成另外一个人的考虑,但最终她会是怎么一个人,如果我现在就知道了,我一定写不下去。

    想一个大概开始写,在写的过程中,不断新的东西冒出来,就象八个凤战士上台,我根本没想过她们有什么特点,或者各自面对什么,然后我就象看着,把看到的写出来,但是,因为对于文字把握不好,看到的也只写出个十分之三、四,不能彻底地去表达。所以你们看到的和我看到的会有很大不同。就象这舞台上的演绎,我觉得很精彩,但通过文章你看到是什么感受,会因人而不同。

    虽然一直在写暴力,但却又未说暴力是正确的,虽然也写暴力的快乐,至少我不是完全从一个施暴者的角度去写,社会大众认可是对的,我还是写成对的,社会大众认可错的,我还是写成错的。

    还有,很多人说凤弱魔强,但出现的凤战士个个好好地活着,魔教倒死了不少。香港的局面也解释过了,是故意而为之,凤一不高兴,黑龙立刻全灭。在中国,魔教相当于地下党,而在美国,暂时谁也不能控制政府,大家差不了多少。

    弱只是感觉,因为只写凤战士被抓的故事,如果有兴趣去写那几百个魔教成员被抓,那就是凤强了。

    衔橛之变其实之前我也不知道有这个成语,百度上搜的,这一节主要指夏青的阳变故。当然林岚、解菡嫣也有一些变故,但都是好的,不能算翻车。

    很多人说,希望能把这文章写完,其实是否完成,并不重要,文章代表着人的欲望,文章在继续,代表欲望依然在,当哪一天你我欲望不再了,你也不会看了,我也不会写了。有时完了就代表终结,或许你认为我还能写别的,但很有可能不会了,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那没完成的呢?


如果您喜欢,请把《《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31》,方便以后阅读《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3《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3《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3并对《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3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