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1

《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详 本章:《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1

    傍晚时分,一辆囚车驶过戒备森严的岗哨,穿越一片开阔地后在落凤狱的铁门口停了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一袭白衣白裙、宛若雪山圣女般的冷雪打开车门走了下来,邪魅跟在她的身后。

    满脸横肉、体短矮胖的凶魉立在门口,他朝着冷雪睨了一眼冲着邪魅道:“大哥,今天极乐园有什么新鲜活动没有,等下我也去瞧瞧。”极乐园的主人一直是梅姬,现在换了冷雪,他虽听闻青龙对她宠爱有加,但也只当她是青龙的玩物,并未将她放在眼里。邪魅、巨魍、凶魉、鬼魑四人跟随青龙多年,平时以兄弟相称,其中以邪魅为大哥。

    邪魅嘿嘿一笑道:“三弟,你在这里天天守着这些个天仙般的美女,近水楼台先得月,极乐园里那些庸脂俗粉你会看得上眼?

    凶魉搔了搔稻草般的乱发道:“这倒也是,不过里边一共只有十来个人,就算她们是山珍海味,但每天就那么两道菜,吃几年也会腻的呀。”

    一旁的冷雪虽神色如常,心中却燃起怒火,想到狱中的战友被这野猪般的男人凌辱,她狠不得一掌劈碎眼前这西瓜一般的巨大脑袋。

    “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不知道外面哪些人想她们可都想疯了,昨天各路人马的头头一起去找老大,群情激忿弄得老大都没办法。”邪魅说着催促道:“快点开门,我赶着带人回去。”

    凶魉按下铁门上的通话器道:“老四,大哥过来带人了,快点开门。”说着在铁门上开启一块控制面扳,飞快地按下一连串数字。冷雪用眼角的余光偷窥凶魉的动作,控制面板是内置式的,从他手臂移动的位置大致可以判断按下的数字,但动作太快,冷雪虽在心中记下数字但却不能保证一定是正确的。

    “大哥,这次带几个人呀?”凶魉按完密码回头道。

    邪魅将脸转向了冷雪道:“梁小姐,青龙大人是怎么吩咐的?”自从前日邪魅色迷心窍地和冷雪发生关系后,态度一下变得恭顺许多。

    “八、九个吧。”冷雪淡淡地道:“里面是不是有个怀孕的?”青龙指定冷雪把一个怀了孕的凤战士一起带去。

    凶魉听到她提到孕妇眼睛发光:“那女的叫简平柔,长得斯斯文文,象个女大学生。她是去年来的,刚来的时候也是硬得象快石头,怎么干她都不吭声,那屄干得象没水的枯井,和他妈的奸尸没什么区别。”说话间,铁门轰然开户,但他的话依然丝毫不落似针一般扎进冷雪的耳朵里,“怀了孕后,起初倒还没什么变化,到三、四个月肚子慢慢鼓起来的时候,屄里突然开始冒水,操起爽多了。

    她是人工授精怀的孕,都不知道孩子的爸是谁,但她挺宝贝肚里的小东西,只要你冲着她肚子打两拳,让她干啥都行。到六、七个月的时候,她被老子操出高氵朝来了,这个感觉爽呀!你们不知道,除了最里屋关着的那个女人,她们个个也在老子的屌下高氵朝过,但那大多是用了药的,爽虽然爽,但一想到是假的,味道就不一样了。那次我冲着她肚子踢了几脚再接着操她,操着操着她兴奋起来,叫床的声音那个响呀凶魉的话象一记记炸雷在冷雪的耳边轰响,铁门开了,黑洞洞地深不见底,就象一只猛兽张开的噬人大嘴,令人毛骨耸然。落凤狱里关押着的十八名凤战士,除了姐姐冷傲霜,还有不少人是她所熟识的,其中包括简平柔。在西藏训练营她们并是一个队里的,两人算不上太熟,不过简平柔还是给冷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是一次实战切磋,面对文静柔弱的简平柔,冷雪没有使上全力,受天资所限,冷雪的武功要比她高很多,随便打打也能赢。没想到简平柔很不高兴,指责冷雪不认真。冷雪解释是因为不想伤到她,简平柔说现在哪怕打伤她也是为她好,今天被打伤,明天才会变得更强,以后面对敌人,敌人可不会手下留情。听了她的话,冷雪认真起来,简平柔一次次被击倒,但又一次次顽强地站了起来,那种不服输的精神让冷雪肃然起敬。

    凶魉的描述在冷雪的脑海中幻象成清晰地画面,被铁链紧锁,赤身裸体、腹部高隆的简平柔在魔鬼的胯下屈辱地燃烧起欲望的火焰。冷雪知道,不是因为怀孕,也绝不是肉体的沦丧,她是为保护腹中的生命,就象自己,一直逼迫自己淫荡,用肉体取悦敌人。每次高氵朝过后,冷雪心里都特别的难过,特别想哭,想大喊大叫,相比之下,简平柔还比她幸运一些,至少高氵朝过后她还能哭,而冷雪只能笑。

    “门开了,我们进去吧。”邪魅在一旁道。

    胡思乱想中冷雪打了一个激棱,慢慢地僵硬的面容舒展开来,她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道:“走吧。”在迈步走入阴森的洞穴时,冷雪警惕地提醒自己,刚才失神了。或许青龙不在,她的戒备要少些,但她告诉自己,无论面对邪魅、凶魉或者是其它人,自己万万不能大意。

    走入控制室,邪魅让冷雪选人,凶魉、鬼魑也一起进了房间。与矮胖的凶魉不同,鬼魑又高又瘦,象根刨光枝叶的竹杆。他和凶魉一样没把冷雪放在眼里,看到老大邪魅对她恭恭敬敬的模样,多少有些诧异。

    在来的路上,冷雪既期盼进入落凤狱,又不想去。进入落凤狱,能够更多地了解里面的情况,对以后的营救大有帮助。但自己并不是去参观、去看看的,她要挑出近一半的战友供恶魔去糟蹋。那些魔教的头目、佣兵的首领都是一方霸主,个个如虎似狼,穷凶极恶,过惯了日日笙歌,无女不欢的日子,极乐园里虽然也有不少女人,但远远满足不了他们的壑欲,每天都有女人被奸淫至死。他们仇恨凤战士,必定会以难以相象暴虐去折磨她们,听青龙的口气,大战在即,激励士气、安抚人心最重要,凤战士的生死倒也无所谓了。虽然修习古武学之人体质强于常人,但或许会有凤战士死在敌人的残暴中。留在落凤狱的人,能渡过一个平平安安的夜晚,但出去的人,生死难测。

    冷雪是抱着以身饲虎的决心来的,以身饲虎是对自己而言,但现在要她来决定战友们的生死,她真做不到。

    “邪魅,你看我刚刚来,这些女人姿色好坏我也不清楚,要不你选吧。”犹豫片刻,冷雪终还是下不了决定。

    “梁小姐,这里女人姿色都无可挑剔,随便选就可以了。当然我选也行,但以往这些事都是梅姬亲定的。梅姬现在不在,你得担起她的职责,如果什么事都我来做,青龙大人恐怕会失望的。”邪魅微微躬身道。自从和冷雪发生关系后,邪魅开始迷恋上了她,他无法确定梅姬伤好后会是怎么样一个局面,但他从内心希望她能留在极乐园。如果她还是象这几天几乎不管事的话,青龙即使有心想选她都难。

    冷雪冰雪聪明,闻言自然明白邪魅的意思,同时她醒悟过来,在这虎狼丛生、步步荆棘之地逃避注定要面临失败。她定了定神道:“那好吧,我来挑,不过看屏幕不清楚,带到去牢房挑吧。”

    “老大都说随便挑了,去什么牢房,浪费时间。”凶魉在一旁嘟声道。

    “老三,梅姬不在,极乐园是梁小姐在主事,别废话,带梁小姐去牢房。”

    邪魅力挺冷雪。

    邪魅发了话,凶魉、鬼魑两人没法,只得带着冷雪去了控制室走向囚室。冷雪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被囚的十八个凤战士除了姐姐冷傲霜还有其它人认识自己,她的出现代表凤已打入敌人内部,让她们看到希望,鼓舞她们坚持下去的信心。其次,她也想近距离地看看她们,至少让相对健康一些的人去承受暴虐,最大可能保住她们的生命。

    走进第一个囚室,一个满头银发、赤裸着身体的凤战士跪在房间的中央,见有人进来,她试图站起来,却起不了身。她颈上套着黑色的铁圈,双手反剪在身后,从房顶垂下一根钢柱固住了她的颈部和手腕,再加上双足也被固定在地上,只能仍以这样屈辱的姿势跪着。

    上次,冷雪也已经注意到了她,她的年纪有四十左右,在冷雪的印象中,除了几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圣凤级元老,组织其它成员都很年轻,三十岁出头已算大了。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见到了其真人还是令她吃惊。

    “她叫师青容,最早来的,听说还没这里的时候已经被关了十多年了。”邪魅咳了咳道:“这个是有点老了,虽然模样、身材还看得过去,但下面那东西早被男人操烂了。”邪魅比凶魉说话文明些,没有直说“屄”字。

    冷雪闻言向她敞开的双腿间望去,心猛然抽紧,只见两片深褐色阴唇犹如孩童的耳朵耷拉豁垂着,犹如枯死的树叶没有丝毫生机,从这个角度虽不能完全看得清枯叶深处的景象,但已经够了,已不需要想象就能明白眼前被囚禁十多年的凤战士的痛苦与屈辱。虽然打定主意不再逃避,但冷雪依然难以正视现实,邪魅话音未落她便转过身去道:“这个是太老了,去看下一个吧。”

    第二个房间囚禁着的在圣诞节狂欢时被当作幸运奖品供人淫虐的凤战士游小蕊。她身无寸缕斜躺在一张模样怪异的椅子上,修长的双腿被“M”形捆绑着,以屈辱的姿势面对着众人。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在她敞开的臀胯间,两根粗大的黑色胶棒刺进了前后两个孔穴,似活塞般抽动不停。

    冷雪心在刺痛,她希望自己的出现能给予游小蕊一丝希望、一丝温暖,但她却一直紧闭着双眼,似乎昏迷不醒。

    “她怎么了,是不是昏过去了吗?”冷雪忍不住问道。

    “不是,她只是睡着了。”高高瘦瘦的鬼魑摸出一根细细的钢棒向着她雪白高耸的胸脯戳去。

    听到鬼魑的话,冷雪不禁诧异万分,当一个人这样绑着,更被那巨大的胶棒狂捅乱插,怎么可能睡得着。

    一阵清脆的“噼啪”声响起,几道闪烁的电流弧光撕咬着起伏的雪峰,游小蕊尖叫着睁开双眼。两人眼神在极短暂的触碰后,游小蕊移开了视线又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老四,弄了几天了。”邪魅皱了皱眉道。

    “我想想,好象有十二天了,老大说她是新来的,总要多试试。”鬼魑想了想道。

    “用药没有?”邪魅又问道。

    “当然用了,不然她会睡得那么死。”说着用电棒继续去戳她的身体。

    邪魅闻言转向冷雪道:“梁小姐,这个可能也不太行,虽然这些个女人身体都象铁打的一般的结实,但这十多天来,每天这样搞,还用了强效春药,一天要来几十次高氵朝,带去外面也是这副不死不活的模样。”

    “是的,是不行。”冷雪转身又向门口走去。

    走入第三间、第四间……冷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当她指着战友说“就这个吧”之时,她的心碎了,此时此刻,那份痛甚至逾越了失去童贞的那个晚上。

    东方凝、卫芹、唐凌、越梦、乌雅紫瑶、习蕾、龙馨梅还有怀的身孕的简平柔,八个凤战士被挑中带离囚室,她们都被注射了抑制真气的药物,被卫兵们架着上了车。

    车行至途中,青龙打来电话,问挑了哪些人。听青龙的口气,颇有些惋惜之意。冷雪有些迷惑,邪魅好象看到了她的疑问在一旁道:“梁小姐,你真是好眼力,挑的都是最好的。那个东方凝还有卫芹、唐凌,几乎不怎么出去的,按了往常,要六星君这样身居高位的人才有机会,现在是特殊时期,便宜那帮人了。”

    到了极乐园,八个凤战士先被带到了浴室,邪魅提醒冷雪,平时梅姬都是亲自监督这些工作,冷雪只得跟了进去。

    八个凤战士被推搡着进了有小半个篮球场大的圆形浴池,魁梧高大的卫兵抓着她们被反剪在身后的手臂,强行地把她们按坐在浴池里,其中那个叫乌雅紫瑶的少女咬着牙不肯就就范,但不能使用真气,凤战士力量比普通人也大不了太多,在如虎似狼强压下还被按进了水里。

    在落凤狱中她们所谓的洗澡是被冰冷的水柱冲刷身体,此时浸在热腾腾的水中难得的惬意,但冷雪知道她们不会因为这份惬意而有丝毫愉悦,洗干净身体是为了取悦于敌人。

    不管怎么样,温热的水流滋润了凤战士们如玉石般的胴体,在蒸气的作用下她们白皙的脸颊浮起红霞,满池的羞花闭月、沉鱼落雁之容,玉骨冰肌、瘦燕肥环之体,兰汤潋滟,尽显活色生香的绮丽之景。

    浸泡约七、八分钟,八个少女端着一个放有毛巾、淋浴露等物的托盘走了进来,凤战士被从浴池中拖了起来,按在大理石池圈上。少女们分别走到她们的身前,将淋浴露洒在她们赤裸的胴体上,然后用浸湿的毛巾擦拭起来。那些淋浴露都是特制的,能长时间的留下香味,一时间玫瑰、兰花、薰衣草、栀子花、茉莉等各种气味弥散在空气中。

    望着在池沿围成一圈的娇嫩、赤裸的胴体,愤怒已过了顶点的冷雪感到丝丝的寒意,在这阴森的魔窟中,人已不成为人,女人更不被当作女人。她想到自己失去童贞的那个晚上,也是这样把洗得干干净净的身体奉献给魔鬼享用,一种莫名的悲伤涌上心头。

    淋浴之后,凤战士被带到了另一房间,在梳妆打扮后穿上了各式的衣服。虽然从被俘后她们几乎没穿上过衣服,但如果此时有的选择,她们宁愿赤身裸体也不愿意穿这样的衣服。所有的衣服都是以凸显傲人身体为目的,有紧身皮褛、有束腰短裙、有透明薄纱,也有吊带丝袜,更个个穿上了高跟鞋,让本来就高的佻的身姿更加挺拨。

    看得大多数人并不是第一次经历这个过程,或许她们其中也有人反抗过,但大多数凤战士认为无谓的反抗是内心恐惧的表现,只有坦然去面对苦厄才能战胜自我。八个凤战士中只有乌雅紫瑶一直在反抗,其余的凤战士都平静地任化妆师摆弄。

    凤崇尚真我。佛经道:凡夫执著五蕴假合之身为我,其实那是妄我,要像佛那样具有八大自在之我,才是真我所谓的真我。在梵语中,摩诃般若代表真我,含义是人的潜能,发自内心的觉醒和生命的原貌。

    崇尚真我并不代表做到真我,只是以此为目标。凤战士面对各种苦痛困厄之时,把心灵当作指路的明灯、当作力量的源泉,只要心依然有光明,就不会堕入黑暗。所以,有些凤战士在遭受暴行时也会哭喊尖叫,这并不代表她们的心屈服了,只是在真我的驱使下自然反应,就象纪小芸在阎罗台上受刑时说“我要拉大便”,或如此刻乌雅紫瑶的反抗,都是如此。

    经过精心打扮,八名凤战士更是貌美如花、明艳动人,解押她们的卫兵个个血脉贲张,裆部挺得老高。不过对他们来说,眼前的绝色只能眼观不得亵玩,这份难受劲憋得人人几乎要吐出血来。

    在落凤岛防御设施被破坏后,为防止凤或极道天使的攻击,魔教在全球范围内抽调力量进驻落凤岛。来到岛上地位最高的是无敌帝皇圣刑天心腹爱将罗西杰,他带来了十多名魔教的高手。其次是法王老的下属蛇神李德乔,他也带来了数名高手。虽然会古武学会的高手有超强的力量,但一场现代战争并不是几十个高手就能左右战局的,所以三个由魔教掌握的佣兵组织也赶赴了落凤岛。

    此时,在极乐园的表演大厅内,神煞罗西杰、蛇神李德乔和俄罗斯雇佣军“红箭”首领古科夫、南非雇佣军“黑潮”首领库雷斯、阿富汗雇佣军“圣战”

    首领阿卜杜尔。穆义德及青龙雷破端坐在舒适的沙发上,身后还站了不少他们的手下干将。

    舞台上灯光亮起,一身白衣白裙的冷雪从幕后缓缓走出,那美得如仙子般的容貌、不染一丝尘埃的圣洁气质和白衣勾勒出曼妙动人曲线立刻引得大厅内一片轰然。一头乱发、满脸暗金色胡须的古科夫吹起一声响亮的口哨,目光紧紧盯着台上的冷雪,就在这惊鸿一瞥间,欲望的火焰在他胸膛熊熊燃烧。青龙斜睨了他一眼,心中隐隐有些不快,古科夫不是罗西杰,他还没有这个资格碰台上这个女人,不过犯不着这些小事和他计较,青龙把头转向了舞台。

    望着台下那一张张兽欲横流的狰狞面容,冷雪有些恐惧,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无所畏惧的人,即使在失去童贞那一晚,即使在金水角不分昼夜地被男人奸淫,她都没象现在这么害怕过。她第一次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撑下去。但此时已没得选择,只有华山一条路,只有摒除一切杂念、抛弃所有恐惧、压下滔天的怒火、把悲伤深埋在心里,才有一丝机会。

    冷雪走到舞的中央停了下来,清了清嗓子露出迷人的微笑:“亲爱的贵宾们,欢迎你们来到极乐园,这里将是你们的天堂,你们将渡过一个难忘的夜晚。”说到这里冷雪顿了顿浮现出神秘的表情:“我知道,你们都是当世的强者,强者可以向这个世界予求予取,我想你们从不会缺乏女人,只要你们勾一勾手,无数女人会匍伏你们脚下舔你的脚趾,当然你也可以让她舔你想舔的地方。”

    台下发出轰然的笑声,所有人的心神都被冷雪所吸引。笑声,不是她讲的话有多好笑,而是从一个圣洁如斯的女子突然嘴中说出这样话,似乎有一种特殊的魔力顿时把气氛推向了高氵朝。青龙的感受最为特别,过去梅姬也这么说的,这番话青龙听过不止一次,但此时从她嘴里说出,特别刺激,特别能调动人的情绪,望着台上的她,青龙想象着剥掉那身白衣,把肉棒塞满她紧致小穴的美妙滋味,刹那间他的欲火也燃烧起来。

    等笑声稍稍平息,冷雪带着微笑继续道:“当然,偶尔也会碰到不肯顺从的女人,你们大可用你们的力量去征服她们,撕碎她的漂亮衣服、掰开她的紧合的双腿,然后把你们最勇猛、最强壮的武器刺穿她的身体,然后听着她美妙的哭声,尽情地驰骋攻伐,直到她向你哀求,向你臣服,让你体验一个胜利者的快感。”

    冷雪在说这一段话时候带着肢体语言,模仿着撕衣掰腿这样的动作,台下静得鸦雀无声,不亲眼目睹无法想象如此圣洁的女人说这样的话语,做着这样的动作会带来怎样的震撼。

    冷雪又停了半刻才道:“一个女人被征服了,又一个被征服了,好象太容易了,胜利过后往往就是空虚。就象你爬上一座高山,当你觉得不再有另一座高山等着你,你会快乐吗?会快乐吗?”

    “不会!”台下顿时响起一片附合声,叫喊的多是几个主要首领的手下,他们的自制力相对差一些,“那你们想做什么?”冷雪再次大声道。

    “去爬更高的山!”

    “去征服更高的山!”

    台下又响起男人们热血沸腾的声音,场面极是热烈,几个首领虽然没跟着喊,但也没去制止下属,这样的气氛也感染到了他们,更激起如潮水般汹涌的欲望。

    “更高的山在那里?”冷雪完全是按照邪魅给她稿子在进行,至少到目前演绎得没有丝毫破绽。

    “凤战士!”

    “凤战士!”

    “凤战士!”

    有人开始跺脚,“隆隆”的声音如同战鼓一般响彻整个大厅,


如果您喜欢,请把《《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11》,方便以后阅读《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1《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1《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1并对《烈火凤凰》第一节:衔橛之变1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