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三娘艳史》第十七回:陷二帝大宋濒危,攻回纥西夏扩张

《扈三娘艳史》第十七回:陷二帝大宋濒危,攻回纥西夏扩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详 本章:《扈三娘艳史》第十七回:陷二帝大宋濒危,攻回纥西夏扩张

    完颜明为拉拢完颜兀朱为他效力,认他做了干儿子,任命他为大金国右元帅并加封征南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其实论年龄兀朱比他还大了一岁。大金国的军队在兀朱率领下再次向宋国挥起了屠刀。也不是金国的军队就那么强,而是宋国的文官无能武将怕死,几十万马步军被兀朱的五万金兵打得望风而逃,一直逃进了东京开封府。

    三娘没料到宋国会败得这么快这么彻底,她原想先让宋国大肆消耗金国的国力,然后西夏和辽国再合兵进攻金国,自己最后从内部乘机起事,那时金国必遭覆灭的命运。好在自己早就将此谋划告知了无敌和无双两人,他们一直在厉兵秣马,随时准备起兵进攻金国,估计就算要提前发动也不是什么难事。

    三娘现在已经将后宫大权握在手中,从侍卫到宫女都是她亲自挑选的。不过她一点儿也不干预朝政,每天不是与贵族高官的夫人们周旋,就是到民间访贫问苦,用自己的私房周济穷人,深得金国上下的尊敬和喜爱,皇帝对她也十分满意。

    三娘不在宫里时都要把萧玉兰留下来陪伴皇帝,萧玉兰现在身经百战,已能够独自面对皇帝的超强欲火了。

    皇帝完颜明现在心情大好,前方捷报频传,皇后又怀上了龙种,岂不是天意要助他成就一统霸业?他征召了几乎所有的金国青壮,准备挥军直捣宋国都城开封,将大宋灭了。到那时就算辽国西夏不主动来投降,自己也可凭武力将两国踏平。当然,辽国国王和西夏女王既然称自己的皇后为母亲,他不会将他们杀了,大不了给封个亲王的爵位,到时皇后一定会感激他的宽仁大度。左元帅完颜雄似乎不太看好他的雄心勃勃的征讨计划,也许他人老了胆子变小了,完颜明决定让完颜雄带二十万兵留守后方,这样他也可以放心。他自己马上就要带援军和粮草去会合兀朱攻打开封,皇后刚刚怀孕,他舍不得让她劳累,暂时留在后方修养,丽贵妃萧玉兰却是一定要带走的。萧玉兰临别时三娘拖着昨晚被皇帝肏得疲惫不堪的身子向她交待了许多事情,萧玉兰一一牢记在心。

    完颜明离开后不几天,左元帅完颜雄带着他的三个儿子进宫来见皇后。这个完颜雄是个极聪明的人,他似乎已看出金国在一连串胜利掩盖下的严重危机,但是三娘对他为什么要见自己一点都不清楚。三娘对金国的贵族高官们一直尊敬礼遇,常常赐各种珠宝玩物给他们的夫人们,因此提起这个新皇后他们都赞不绝口。

    许多武将们也十分佩服曾经是辽国大元帅的三娘,他们中不少人亲眼见过三娘的武艺,也听说过辽国的军事实力自三娘掌权后大大增强,更何况那个最近大肆扩张领土的西夏女王是三娘的亲生女儿。

    完颜雄向三娘行礼,三娘亲自扶他坐下后,让宫女敬上香茶。完颜雄盯住三娘看了许久,方开口道:“皇后英明睿智,老臣欲带着儿孙们投在皇后麾下效力。”

    说完起身和三个儿子一起恭恭敬敬地跪下给三娘磕头。三娘大吃一惊,半晌不知说什么好。完颜雄磕完头后,开口道:“臣虽老朽,但这一生南征北战,杀人无数,也阅人无数。早看出皇后是胸有大志腹藏良谋之人,也是我见过的对属下最宽厚仁慈的皇家人。陛下虽少年得志,然其迷信武力谋略不足,更兼刚愎自用,用不了几年定会遭遇重大挫败。老臣一生忠于金国,忠于完颜氏,一直不忍抛弃陛下而去。现在皇后已怀了完颜氏的后代,不论生男生女都是我完颜氏的人。故此我没了顾虑,带全家来投靠皇后,为我的子孙们谋一个光明前程,也恳请皇后在成就大业后为我完颜氏留下一片栖息之地。”

    三娘知道像完颜雄这样心胸的人是不会用诈降计来骗她的,忙将他扶起来,道:“三娘何德何能,承蒙老元帅如此看重?”完颜雄道:“我是不会看错人的。”

    说完叫几个儿子发毒誓,今生今世追随扈三娘,绝不反悔。三娘见了,亦当场发誓绝不亏负完颜雄一家人,并保证成就大业后将皇帝一脉保留下去,完颜雄听了大喜。三娘心里暗自感慨不已,原来自己怀上了完颜明的种还有这等好处!

    三娘问完颜雄道:“若时机成熟,元帅手下二十万人中能有多少愿意听从元帅跟着我一起起事?”完颜雄笑道:“皇后难道还不知自己在金国贵族和百姓中有多么崇高的威望?到时若我手下没有十五万愿意跟着皇后的,我将这颗头割下来谢罪!”三娘与完颜雄父子亲切交谈了两个时辰,方起身将他们送出皇宫。

    宋国京城开封现在乱成一团。蔡京童贯高俅都已被罢免官职,下在刑部的大牢里,每天朝廷上吵成一锅粥,太上皇和皇帝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此时城里还有约三十万兵力,可是军无战心,每天逃跑的士兵不计其数,大军的粮草辎重被士兵和乱民盗走毁坏了不少,很难再支持一场大战。

    陈丽卿夫妻俩和陈希真这时也都没了主意,不知该投那里去好。丽卿以前为了上阵杀敌立功,不惜送上门让高衙内肏她,现在倒好了,想打仗的话出了京城后到处是战场。只是现在军无战心,凭一人之勇不但无法立功,还随时可能把命都丢了。丽卿独自去太高尉府邸看了看,那里只剩下高衙内一人和一些家丁们,连他的心腹党氏兄弟都不见了。高衙内见了丽卿道:“姑娘能走就赶快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丽卿想起那个辽国王子说过的话来,好像听说他已经登基为国王。于是她对父亲和丈夫说要去辽国,当然她不能提自己和辽国国王有私情,只说王子耶律森曾来信招她前去效力。陈希真和祝永清也别无他法,三人就收拾了些细软带在身上,化了妆混在普通百姓中出城往北而逃。

    不巧的是,刚出城就迎面碰上了来攻打开封的金兵先锋,原来一起走的百姓们四散而逃,丽卿和丈夫父亲不一会儿就走散了。丽卿到处去找他们,结果被一小队金兵逮住。丽卿已经化妆成农妇,可是那些金兵不管丑俊,只要是女人,拖过来剥了衣服就肏. 被脱光后丽卿立刻就露馅了,她身材健美,皮肤粉嫩,白白的两乳十分诱人,金兵们见了也不去抓其他女人了,一拥而上都来肏丽卿。丽卿被这十几个男人轮流肏了一遍,被肏得浑身发软。这时有一个刚肏过丽卿的金兵似乎觉得不过瘾,拿着条马鞭来用力抽打丽卿赤裸的身子取乐,丽卿被他打得火起,光着屁股跳起来,从地上拾起一把刀,手起一刀将他砍死了。其他金兵惊呆了,丽卿一不做二不休,将他们排头砍过去,十几个刚肏过丽卿的男人顷刻之间做了她的刀下之鬼,丽卿这才扔了那把早已缺了口的刀,张大嘴在那儿喘息。

    她发觉自己身上还是一丝不挂,就去小溪边洗净了身上的血迹,打开金兵马背上的包裹取了些干净衣服换上,又装了些干粮和金银在怀里。丽卿从那伙金兵的十几匹马中选了三匹好的,还挑了一张好弓,一些箭矢和几把称手的兵刃,骑上那匹最好的马带着其他两匹出发寻找父亲和丈夫去了。

    找了两天才在二十里外在一个小镇上找到他们。陈希真和祝永清两个一路奔走,背的行李包裹全丢了,现在又累又饿,正蹲在一个小酒馆外的墙角下,因为没银子他们刚被人从小酒馆里赶了出来。丽卿见了,知道他们肚子饿,连忙取出干粮给父亲和丈夫吃了,又去小酒馆里买些酒和茶水来给他们解渴。歇了一会儿丽卿就带他们找了一家客店住下。问起这几天的经历,丽卿没有提被金兵抓住强奸的事,只说自己杀了几个金兵,抢了他们的坐骑,还有金银和干粮。陈希真和祝永清听了,心里惭愧得紧,自己堂堂两个大男人被追得走投无路,反倒需要陈丽卿这个女人来搭救。因和岳父睡在同一间屋里,晚上永清也不好意思和丽卿亲热,只是吹灯后搂住她亲了亲嘴。第二天三人起来喂饱了马,都骑上马拿了兵刃往宋辽边境驰去。

    快进入辽国时他们又遭遇了大约一百金兵,这次他们手里有兵器坐下有马匹,三人奋力向那些金兵杀去。丽卿一人杀了至少二十个金兵,冲出包围进入了辽国。

    回头一看,父亲和丈夫又不见了。她只得回马去找,那些金兵早已退走了,她一路寻找不见他们俩人的踪迹。她想自己刚才因为带有弓箭,一开始就射杀了十多个金兵,所以金兵把她作为主要敌人,来包围她的足有七八十人,父亲和永清面对的敌人较少,可能早已脱险冲进辽国境内。现在若再停留在此可能会招来大批金兵,到时能不能脱身就难说了。她决定返回辽国,若父亲和丈夫真被金兵抓去了,就只好求她的相好国王耶律森发兵来救他们了。

    辽国国王林无敌登基后把内政交给母亲信任的文官们去管理,要求他们遵循女王和护国大元帅制定的各项律法和政策,不得轻易改变,还要他们研究妹妹林无双在西夏施行的一些大政方针,凡适合辽国的就搬过来用。自己和丞相朱武将主要精力放在筹集粮草和训练军队上,他知道现在形势变化极快,母亲随时都可能需要自己出兵协助。

    林无敌现在正在离边境不远的一处军营里视察军队的训练情况。他当了国王后把明月公主呼延琼呼延玲都立为王妃,名分不分高低,却没有立后。他心里觉得理想的王后人选有两人,一个是琼英阿姨,另一个是陈丽卿。琼英阿姨是自己的长辈又是张节大哥的母亲,不太可能愿意当自己的王后。陈丽卿则是有夫之妇,金国攻占了宋国东京,不知她能不能顺利脱险逃出来。无敌感叹身为国王亦有许多不如意之事。

    这一日几乎同一时间无敌接到两处相邻的边关送来的奏报。一个说抓到两个可疑的宋国人,分别叫做陈希真和祝永清,他们声称认识辽国王子要来投奔他。

    另一份奏报说来了一个叫陈丽卿的宋国女将,说是国王的故交,有紧急事情要见国王。无敌听了心里狂跳,觉得这是天赐良机,自己的心愿似乎可以实现了。他唤来自己的一个心腹,叫他带侍卫去将陈希真和祝永清严密控制起来,不让他们见任何人,并传旨任何人都不得泄露这两个人的任何消息,违者杀头。然后他又吩咐去将陈丽卿送来见他。

    丽卿见了当了国王前呼后拥的无敌,不顾在场随从,上去就扑在他怀里,这些天来所受的委屈一齐涌上心头,一贯坚强的她也不禁大哭起来。无敌挥了挥手,随从全部退出,只留着些贴身宫女在旁伺候。丽卿和无敌将衣服都脱了,两人抱在一起互相亲吻抚摸,不一会儿就肢体交缠,呻吟之声不断。这一次无敌足足将丽卿肏了一个时辰,最后两人都累得睡着了。

    接下来十几天无敌都不理朝政,每天关起门来和丽卿在床上亲热。丽卿提了几次让他帮着寻找父亲和丈夫,无敌口里说已经叫人去找了,心里却犹豫不决。

    他原来的想法是将陈希真祝永清长期关起来,这样自己可以“霸占”陈丽卿,直到生米做成熟饭,也就是陈丽卿当了自己的王后以后再放他们出来。或者一不做二不休将他们杀了以绝后患。可是这样做有违母亲三娘对自己的教诲,一方面他爱陈丽卿爱得发狂,丽卿一提起她的丈夫无敌就酸溜溜的,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这样行事自己没脸见母亲,也没脸面对自己的臣民。心里受了十多天的煎熬之后,无敌向丽卿和盘说出了实情:她的父亲和丈夫早已找到,现在正在来的路上。

    丽卿是何等聪明之人,立刻就知道了无敌心里的所有龌龊打算。她盯住无敌的脸看了许久,突然一拳打在他肚子上,无敌哎呦一声弯下了腰捂住肚子。在场的宫女们大惊失色,侍卫们立刻拔刀在手。无敌忙挥手止住侍卫们,严令他们退下。丽卿接着狠揍无敌,拳脚一齐上,无敌也不还手,只是咬牙忍着。最后无敌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丽卿也累得直喘气。后来她叫宫女们请医师来给无敌看视,其实她下手很有分寸,无敌看起来被揍得惨,实际上没有任何大伤。

    很久以后无敌问丽卿当时为什么要打他,丽卿道:“因为你为了霸占我竟然想到要去害我父亲和丈夫。”无敌又问为什么没把他打死,丽卿道:“你想害我父亲和丈夫只是因为太爱我。”

    宋国皇帝和太上皇因为大臣们为迁都之事争论不休,误了时机,想逃走时京城已经被金兵团团围住,只得乖乖地做了金兵的俘虏。完颜兀朱占领开封后立刻向皇帝完颜明报捷,请他移驾开封府。完颜明带着丽贵妃萧玉兰和他的大军浩浩荡荡开地进开封府,住进了宋国皇帝的宫殿里。许多宋国来不及逃走的文武官员都来向他投降,他满耳朵听的都是恭维他的话语,有的还将他比作灭六国统一天下的始皇帝,他心里十分得意。当天晚上他喝得大醉,搂住萧玉兰在宋国皇帝的龙床上一番大战,把身体强健的萧玉兰肏得眼泪直流。

    完颜明已决定要把金国都城迁到开封来,第二天他就把宋国的皇帝太上皇和他们的嫔妃们押送往现在的金国都城。赵佶和赵桓两人自打娘胎里出来都不曾受过这等委屈,不过在人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只好一路颠簸往北而去。那些押送他们的金兵们开始几天见他们是宋国的皇帝和太上皇,对他们也还算有礼。日子一长就不耐烦了,对他们呼来喝去,连皇后妃子也免不了被他们拖过来拽过去。她们的乳房屁股都被这些男人们的手摸过,还不敢吭一声。

    到了金国都城后他们被安置在一处废弃的宫殿里面,穿的是破旧衣衫,吃的是粗茶淡饭,度日如年。更有甚者,跟随的嫔妃们都不时受到金兵的调戏猥亵,赵佶赵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后来金国皇后听说了此事,亲自来到赵佶赵桓的住处查看,见他们受到如此虐待后大怒,觉得这样太给金国丢脸了。她下令杀了两个负责押送和看管的官员,将赵佶赵桓和那些嫔妃们转移到另一处较好的宫殿居住,拨了不少仆人来服侍他们。虽不可能像在宋国那样奢侈,但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回到了天堂一样。这个金国皇后简直就是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赵佶赵桓放下皇帝太上皇的架子,跪在地上给三娘磕头致谢。三娘微笑着让宫女将他们扶起来,告辞去了。

    考虑到儿子无敌取了明月公主,赵桓的皇后又是明月公主的亲娘,三娘派人将明月的母亲接到皇宫里住,当然并没有告诉她其中缘由,那女人感激涕零,冲着三娘连连磕头。三娘三天两头派人来查看赵佶赵桓父子,看他们有何需求。两人渐渐习惯了这种日子,虽无自由,却衣食无忧,也不再担心自己的性命。

    辽国国王林无敌得知母亲怀孕,担心她身子,就将神医安道全也送来母亲身边,以防万一。这时呼延灼父子已经在兀颜元帅麾下领兵,接手了张节花逢春负责的防务。三娘就下令张节花逢春和鲁铁柱都潜来金国,让完颜雄元帅安排他们在军中任职,逐步升到能独自领兵的关键职位。金国人口不足,军中亦招募了不少汉人士兵和军官,张节等藏在军中并未引起注意。

    花逢春和完颜红两个人现在自然是打得火热,因完颜红被封了君王,整个鳌府都要看她脸色,所以她也无甚忌讳。自鳌勇鳌康死后,鳌府的男人们只剩下鳌勇一岁的儿子鳌健和鳌康的三岁的儿子鳌通,他们俩都还趴在亲娘的怀里找奶吃呢。花逢春每天搂着完颜红光洁的身子睡觉,两人晚上呻吟之声太大,鳌勇的其他妻妾们都听见了。后来完颜红索性将她们都拉下了水,鳌勇的这些妻妾们都颇有姿色,年纪最大也不过二十五六岁。她们早已习惯了鳌勇的霸道和荒淫,每天将花逢春伺候得舒舒服服的,花逢春真是享尽了人间艳福。

    三娘知道后将花逢春叫来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提醒他不要沉迷于女色中忘了自己肩负的重任,花逢春连忙跪下抱住三娘的腿向她请求赎罪,并发誓自己绝不敢误了三娘安排的正事。临别时花逢春本性不改,又将手从三娘裙子底下伸进去揩油,三娘许久未和花逢春亲热了,红着脸半推半就地让他得了逞,花逢春硬梆梆的胯下之物再一次捅进了那个久违了的桃花洞……萧玉兰跟去开封侍奉皇帝完颜明,三娘觉得很对不起张节,张节却说这是他妻子自愿去的,为了三娘他们夫妻无论做什么都心甘情愿。为了补偿张节,三娘出宫私访时常常和他幽会,两人间的恩爱缠绵更胜从前。张节和萧玉兰婚后感情极好,但不影响他爱三娘,三娘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在辽国时她和张节的母亲琼英花荣的妹子花菱三人并列为最美少妇。

    三娘忽然想起来明月公主的母亲说过她的大女儿素月公主也被关在这里,就去把她找来,问她愿不愿意让大女儿给自己的爱将张节做妾。明月的母亲求之不得,她正想求皇后将自己的大女儿也救出苦海。素月公主比张节大两岁,性格文静,生得不比明月公主差,只是命不太好。她的丈夫原是禁军中的军官,城破时被金兵杀死,她自己亦被金兵轮奸过几次。三娘传旨把素月公主带来,她母亲叮嘱了一番后就被送到张节那里。素月公主看着张节英俊的脸,觉得自己总算是时来运转了。张节很喜欢素月公主的模样和性情,当晚搂着她的娇躯亲吻爱抚,心里对三娘益发感激。

    花忆春这段时间也没闲着,三娘将征召来的二千五百女兵都交给她训练管理,这中间许多人其实是从辽国军中抽来的。她现在俨然是个气宇轩昂,威风凛凛的女将军了。为了增加实战经验,她常常带着自己的兵去各处剿匪。金国现在地域广阔,新占领的地方匪患不少,这些土匪一般由逃兵马贼和地痞组成,十分强悍。

    花忆春先后剿灭了十几处土匪,渐渐摸到带兵的门路,手下的女兵们也越战越强。

    这一日花忆春又率部歼灭了一股约三百人的马贼,缴获了不少马匹金银粮食,还解救了一些被绑架的百姓。其中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和他的母亲引起了花忆春的主意,这青年被打得遍体鳞伤,他背上刺着“精忠报国”四个大字。他母亲四十余岁,生得端庄美丽。据其他被抓的百姓说,这个青年姓岳名飞,他母亲每晚都被马贼们拖去强奸,他每次都会为保护母亲与马贼拼命,因寡不敌众,被打了无数次,终于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花忆春很可怜这对母子,就将这青年抬回军营请神医安道全医治,又叫女兵给他母亲香汤沐浴,换上新衣服,请她用饭歇息。一连照顾了二十来天,这青年的伤全好了。他母亲拉着儿子来给花忆春磕头,感谢她救了自己母子两个。花忆春很喜欢这个女人,就安排酒食请她母子。岳飞一直少言寡语,这次因喝了几杯,话比平日多了些。花忆春这才知道他从小学习兵法武艺,立志报国,母亲也支持他的志向,背上的字就是母亲亲手给他刺的。两人越聊越投机,花忆春就邀请岳飞去校场上切磋武艺,岳飞欣然答应。

    岳飞将自己的本事都使出来给花忆春看,花忆春一一给出自己的见解,岳飞听她说得有理,心里暗自钦服。花忆春觉得岳飞最擅长的枪法似乎和她无敌师兄的枪法是出自同一师门,他的箭术也不错,不过比起她自己来稍有不如。花忆春就将自己从父亲那里学来的一些绝技手把手地传给岳飞,岳飞见了这些绝技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遂倍加用心学习。花忆春已不是小女孩,她身子已发育成熟,风韵十足。他看着美艳风骚的花忆春,闻着她身上的迷人气味,不由心生爱慕之情。只是现在康王赵构已在杭州称帝,建立南宋,他要去投军,为收复大宋国土而战。所以他现在绝不能和这个漂亮的金国女将军有瓜葛,他强压住自己的感情,第二日和母亲告辞花忆春启程去杭州,花忆春将岳飞和他母亲送出十里之外,还给了他们皇宫里发的路引,有了这路引一路上金国的关卡都不会来盘查。岳飞和他母亲拜谢后离去了,一路上岳飞心里暗叹,说不定他将来会和花忆春在战场上相见。

    再说西夏女王林无双自登基以后励精图治,现已将西夏全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萧天龙萧天豹萧天狼三兄弟都被她派在各处镇守,她自己也不时去边关巡视,留下师傅琼英和军师张盛守都城。靖国公李仁义是女王最信任的人之一,女王外出时一般都将他带在身边。

    这一日他们去的关隘与回纥人的居住地邻近,最近不时有回纥人越过边境逃难来西夏境内,据说那边回纥各部落之间正在开战,还有吐蕃人卷入其中。无双站在关城上遥望回纥方向,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把这块眼前的土地纳入西夏版图内。她知道母亲可能不久就会在金国起事了,西夏军不但需要大批粮草和金银,也需要在实战中的锻炼。李仁义站在无双身边,后面跟着的是女王的亲随部将栾英栾勇和萧剑锋。无双向李仁义问起回纥的情况,李仁义早年跟回纥人吐蕃人都打过仗,他说回纥人现在好像没有统一的朝廷,各个部落自己管理自己,时常为大到一座城池小到一头牛的事互相开战。

    无双觉得现在是个好时机,只要有个稍微说得过去的借口,自己就可以挥师跨过边境,将大片属于回纥的土地征服,到时兵员粮草都可解决了。想到此她觉得心里一阵悸动,将身边的李仁义拉进自己怀里,把他的头贴在自己挺拔的胸脯上。栾英栾勇和萧剑锋见了,知趣地引着亲兵退下,只留下女王和李仁义在关城上。无双脱了衣裙背靠在墙垛上,李仁义也是赤身裸体,跪在她面前伸舌头舔她的胯下,两手稳稳托住她雪白的屁股。无双被舔得大叫不止,将李仁义仰面放倒,胯下的洞口对着李仁义硬梆梆的黑柱子坐了下去,扑哧一声一捅到底,李仁义打起精神伺候无双。这关城甚高,他们的呻吟之声恐怕几里外都能听见。

    傍晚时分守关的士兵带着一大群回纥人来见女王,男女老少一共约有六十余人,领头的是个年近五十的女人。无双听不懂她说的话,就问身后的李仁义,发现他正瞪着两眼看那女人,那女人也盯着李仁义发呆。过了好一会儿,李仁义才回过神来,用回纥话和那女人一问一答了大约半个时辰,那女人将一个十五六岁的壮实的黑小子拉过来给李仁义磕头。后来李仁义将无双拉进另一间屋子,对无双说出了详情。

    这个女人是一个较大的回纥部落的首领,也是李仁义的第一个女人。李仁义早年和回纥打仗时将她擒了,正是她让李仁义第一次尝到了当男人的滋味。后来李仁义将她放了回去。这六十多个回纥人都是那女人的儿女,儿媳女婿,或孙子孙女,这还不是全部。那女人当年被李仁义俘获时就有八个儿女,后来又生了八个,大部分儿女都已成亲生子,三代人加起来有一百多人。这女人的部落扩张很快,她让自己的儿女们带人去他处建立新部落,这些新建的部落都尊她为首领,简直就是一个小国家。邻近的其他部落不是被她吞并就是被她赶走,后来他们联合起来对付她,又引来了许多吐蕃军队。吐蕃军队有五六千人,他们在她的土地上烧杀抢掠,她和吐蕃人打了几仗,都被打败了,一些儿孙们被杀死,还有一些失散在各地。走投无路时她想起早年那个男人李仁义是西夏王子,就带着一大家子来投奔他。所以才有刚才那一幕。据那女人说,那个黑小子是她和李仁义一夕之缘后生下来的儿子。

    无双对这个女人顿时大感兴趣,忙拉着李仁义过去见她和她一家人。她把刚才那个黑小子拉近前来左看右看,觉得他确实有点像李仁义。李仁义对那女人用回纥话说眼前这位是西夏女王,那女人听了慌忙叫一家人向着无双跪倒在地,磕了几个响头。无双通过李仁义问她愿不愿意归顺西夏,若归顺则以后可享荣华富贵。李仁义刚说完那女人就不住地点头,她一家人也跟着点头。她们已被逐出家园,能有个安身之处就谢天谢地了。她原来只打算投奔李仁义后一家人给他当奴仆。无双问那个黑小子叫什么名字,那女人说还没起名字,原本是要等他父亲给起名字的,可这些年一直没见着李仁义。无双当场给他取名叫李忠夏,他欢天喜地磕头谢了。原来他害怕父亲不认他,现在女王给起了名字,认祖归宗之事就是板上钉钉的了。

    无双给这一家人饱吃一顿后安排他们歇息去了。然后她传下旨意,从西夏各地抽调两万军队和所需马匹粮草。一个月后军队粮草都到齐了,领兵的是萧天豹萧天狼两兄弟。无双将这一家人分散编入军中,作为向导和翻译,然后发兵攻入回纥人的居住地。无双下令,凡是普通的回纥百姓只要投降就不杀,回纥的部落头领和吐蕃人则格杀勿论。

    无双登基以来一直给西夏各地的军队实施正规训练,装备也大有提高。开战后回纥人吐蕃人根本不是西夏军的对手,被打得望风而逃,侵入回纥的五千吐蕃军队被全歼。那女人的儿子中颇有几个会打仗的,包括李忠夏那个黑小子,他们在战争中很快就升为西夏军中的军官。许多回纥人都选择投降,西夏军中逐渐加入了越来越多的回纥人。

    三个月后,无双已将大片的回纥土地征服,还抢占了不少原属于吐蕃的土地,西夏国的版图一下子扩大了一多半。靖国公李仁义被无双任命为管理回纥地区的节度使。西夏军从回纥其他部落头领和吐蕃人那里抢回来了大量金银粮食和马匹,大大超过起兵攻回纥的消耗。无双在西夏和新占领的地方上都是实行和原辽国领地上一样的律法和政策:鼓励跨族通婚,推行汉字,对挑起种族冲突者格杀勿论。

    李忠夏和他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们对女王忠心耿耿,对不服从女王的回纥人他们下手比谁都狠,那些敢于反抗的不是被杀就是被抓起来当奴隶使唤。新占领的土地和原西夏土地很快融成了一片,再也难分开了。

    西夏女王的好运似乎接连不断,她刚刚征服了回纥不久,就有宋国边境的守将关胜派使者来见西夏女王。关胜现在驻守在与西夏交界处,手里共有五万军队。

    他早已得到军令带兵去东京救驾,可是还未出发就得知东京已被金兵攻陷了皇帝太上皇被俘,康王逃到杭州称帝。他现在粮草已断,进退两难,军队若再无粮草接济马上就要溃散。他听说现在的西夏女王是旧时梁山头领扈三娘的女儿,就抱着一线希望来和她联系,看能不能为朝廷保全这五万大军。

    无双亲自来边境见了关胜和他的两个儿子关允文关允武和女儿关允慧。关胜的三个儿女都跟他习过武,因妻子已死,他们一直都跟在父亲身边。无双直接了当地告诉关胜,大宋已亡,南边的小朝廷根本无力收回失地。但是她的西夏迟早会和金国动武,若关胜能把这五万军队都交给她,她到时或许能杀金兵替中原百姓报仇。现在关胜的军营里已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大家又不愿投降金兵,他别无选择,只能拱手将军队全部交给无双。

    就这样无双凭空获得了五万大军。她马上调集五万西夏军进入宋国境内,将关胜的军队打散和自己的西夏军混编在一起。她把关胜和他的儿女们找来,向他们说了辽国的国王是自己的亲哥哥,西夏和辽国将会同时向金国开战,自己的母亲扈三娘也会从金国内部起事,到时金国若不投降定会覆灭。关胜听了,惊得半晌合不拢嘴。回过神来以后,他向无双跪下,道:“打垮金兵收复中原之事就全拜托女王陛下和你母亲哥哥了,我这里先替宋国百姓感谢女王陛下。打败金国后天下自会归于有德者,我等实不敢强求。”无双道:“不知关将军可否愿意留在我军中效力?”关胜道:“我和儿女们唯女王之命是从。”说完领着关允文关允武关允慧给无双磕头效忠,无双大喜。

    关允文关允武两个被无双的风采迷住了,他们从不曾见过这么聪明美丽又这么风骚妩媚的女人。编入西夏军后他两个无论是操练还是巡哨都处处争先,事事尽心,只为博得女王的赞许和青睐,无双心里也喜欢这两个充满朝气的小子。这时因军队扩充,栾英栾勇萧剑锋都被升为将军独自领兵,无双就把关允文关允武从关胜那儿要来做自己的亲随将领。在一个花好月圆之夜,无双解下裙子,敞开衣襟,露出自己雪白的胸脯和胯下的萋萋芳草。她将他兄弟两个拉进怀里,收为自己的裙下之臣……


如果您喜欢,请把《《扈三娘艳史》第十七回:陷二帝大宋濒危,攻回纥西夏扩张3》,方便以后阅读《扈三娘艳史》第十七回:陷二帝大宋濒危,攻回纥西夏扩张《扈三娘艳史》第十七回:陷二帝大宋濒危,攻回纥西夏扩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扈三娘艳史》第十七回:陷二帝大宋濒危,攻回纥西夏扩张《扈三娘艳史》第十七回:陷二帝大宋濒危,攻回纥西夏扩张并对《扈三娘艳史》第十七回:陷二帝大宋濒危,攻回纥西夏扩张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