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三娘艳史》第十六回:小李广神箭灭鳌勇 完颜红舍身救三娘

《扈三娘艳史》第十六回:小李广神箭灭鳌勇 完颜红舍身救三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详 本章:《扈三娘艳史》第十六回:小李广神箭灭鳌勇 完颜红舍身救三娘

    次日金国皇帝完颜明睡醒后没起来,他躺在床回味昨晚和辽国大元帅颠鸾倒凤之事,真难相信那是真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还有另外那个少妇,滋味也很不错,他还不知道萧玉兰的名字。昨天他答应了三娘许多事,其中主要的有三条,第一件是皇后可拥有自己的女兵,再一件金国一年内不能对辽国用兵,最后还有释放兀颜元帅和呼延灼父子。他起来后将他的三个亲信完颜雄鳌勇和凌生找来商议。

    三人一听三娘愿意嫁给皇帝了,就一齐向陛下道贺,恭维陛下雄才大略,终于将美人大元帅的芳心征服。三娘提出的条件他们都认可,只有鳌勇反对释放兀颜元帅和呼延灼父子,这些人可是好不容易才捉来的。兀颜元帅且不说,那呼延灼父子并不是辽国人,为何要释放他们?皇帝自己也觉得此事蹊跷。丞相凌生献计道:「陛下已答应的事不可翻悔,鳌元帅可安排自己的亲兵在兀颜元帅和呼延灼将军离开金国时于路上伏击他们,不声不响将他们全杀了,到时谁也怪不到陛下头上。」完颜明道:「此计甚好,就依此计行事。」鳌勇领命,准备去了。曾升当晚将鳌勇要袭击兀颜元帅和呼延灼之事暗地里通报了三娘。

    皇帝完颜明在朝会上正式颁布旨意,封原辽国护国大元帅扈三娘为金国皇后,择吉日完婚。旨意当中把三娘大肆夸奖了一番,显示皇帝对她的特别恩宠。扈三娘在金国早已艳名远播,不几天她要当皇后的事就传遍了都城,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在议论此事,戏院里也上演了英明无比的陛下如何征服风骚美艳的大元帅的剧目。陛下和三娘的婚礼定在一月之后举行。

    花忆春对皇帝肏三娘那天晚上将自己推开在一边的事很愤怒,这简直是她的奇耻大辱。她缠住萧玉兰不停地问皇帝为何偏偏喜欢她而不喜欢自己,萧玉兰道我怎知此事?最后她被问烦了,就道或许皇帝不喜欢处女只喜欢少妇。花忆春一句「何为处女」,差点把萧玉兰逗得笑岔了气,不过最后花忆春还是从她那儿打听到处女和少妇的区别了。花忆春一直对自己到金国后没给三娘阿姨帮上一点儿忙耿耿于怀,她打定主意要帮三娘遮风挡雨,做父亲和大哥那样的人。

    灵机一动,她找到了姐夫鲁铁柱,将他连拉带扯弄到自己屋里。铁柱莫名其妙地看着小妹花忆春脱得一丝不挂后又来脱自己的衣服,赶紧抓住她伸进自己衣服里的手,问她要干什么。花忆春道她要学怎样救三娘阿姨,说完又去脱铁柱的衣服,无奈铁柱抓住她挣不开,急得她大哭起来。铁柱无奈,只得松手,然后自己就变得跟花小妹一样赤条条的了。花忆春虽是处女,那天晚上她可是从头至尾看完了扈三娘萧玉兰和皇帝之间的恶战,她将姐夫推倒在床上,骑了上去,嘴对着他的嘴,抓住铁柱的手放在自己的嫩乳上揉搓。她年纪虽小,身子比不上成熟的少妇,可脸蛋儿长得漂亮,假以时日就有可能赶上姑姑花菱。鲁铁柱被「折磨」得忍无可忍,下身一挺,将那硕大的铁柱捅进了花忆春身子里,花忆春大叫一声,痛得眼泪直流。铁柱不敢动了,也不知说什么好,刚要将它拔出来,被花忆春止住。花忆春忍着疼痛学着三娘和萧玉兰那晚的样子上下耸动着屁股,动作很慢,因为她实在痛得厉害。过了一会儿似乎没那么痛了,她又开始大动起来。最后她被压在了下面,鲁铁柱骑上来一阵狂肏将她彻底地从无知少女变成了风骚女人……三娘自那日被皇帝肏了以后再也没去过皇宫,尽管皇帝遣人来召唤了几次。

    她和萧玉兰私下里对上次的经历都稍微有点儿恐惧,这个皇帝那方面也太强了。

    三娘不由想起当初自己被辽国国师霍尔赤强奸的事,那次幸亏花逢春赶到将霍尔赤射死了,不然就算霍尔赤不杀她,自己也会被他奸死。唯独花忆春拍着不大的胸脯对她们道:「不怕,下次有我在呢。」三娘不解地望着她,萧玉兰则抿着嘴偷笑。

    呼延灼和儿子呼延钰不明白为何自己被带来见辽国的大元帅。刚进屋里就看见扈三娘迎上来,道:「呼延大哥别来无恙?」他惊得不知所措,怎的三娘成了辽国的大元帅?三娘请他父子坐下,跟他们说了自己这几年所做的事,呼延灼心里这才转过弯来。他和呼延钰被俘虏后受了许多羞辱,一言难尽,现在知道自己终于得救了。看着三娘英武美艳风采依旧,自己却老态毕现,不得不感慨万千。

    三娘又道:「呼延大哥可能还不知道我们已成了亲家吧?」接着将呼延琼呼延玲都嫁给了自己儿子林无敌的事从头至尾说了一遍,呼延灼听了,拉着儿子呼延钰给三娘跪下,磕谢她救了他们父子和两个女儿之事。三娘又说了自己马上要嫁给金国皇帝,问呼延灼父子想不想回宋国去。

    呼延灼想起自己兵败被俘,回去宋国定会被治罪,况且自己的女儿还杀了太上皇的堂弟,现在他是走投无路,真不知该去哪儿才好。突然他灵机一动,对三娘道:「大元帅救人救到底吧,我虽年迈无甚用处,还可勉强替大元帅出一把力。

    我这儿子身强体健,学过武艺兵法,就让他也跟着大元帅吧。」此正合三娘心意,就点头依允了。呼延灼道:「我舍弃这张老脸,求三娘把钰儿认作干儿子,不知可否?」三娘大喜,于是呼延钰又给三娘磕了几个头,叫了声「娘。」呼延钰比呼延琼小几岁,生得威猛,留着呼延灼一般的大胡子。三娘见他和年轻时的呼延灼很像,心里高兴。吩咐女兵带他父子去沐浴更衣,然后伺候他们用饭。

    饭后三娘将他父子唤入密室,这才将自己要图谋整个金国之事相告,呼延灼听了,盯着三娘的脸呆看了许久,扑通一声双膝跪下,道:「三娘不但是我呼延家的大恩人,也是宋国百姓的大恩人。我呼延灼一家从今以后生是三娘的人,死做三娘的鬼,绝不敢有违三娘的心意!」呼延钰见了也跪下给三娘磕头。三娘赶忙上前将他父子搀扶起来,呼延灼闻着三娘身上久违了的体香,想起当年和三娘的一夕之缘,不禁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三娘当晚搂着鲁铁柱睡在床上,心里回想着当年呼延灼肏她的情形,满脸潮红,春心勃动,嘴里娇声不断,玉手去铁柱身上乱摸。鲁铁柱还是不善言语,他闻得三娘召唤,下体立时硬了起来,骑上三娘身子奋力驰骋。萧玉兰立在外面伺候,她见花迎春满脸绯红,身不由己地要去推三娘房间的门,就走过去将她一把抱起来,放到自己床上用身子压住她。花迎春挣不动,正好萧玉兰丰满的胸脯贴在她嘴边,她张嘴隔着衣服咬着萧玉兰的乳头用力吸允,一阵酥麻的感觉传遍萧玉兰全身,她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安顿好了呼延灼父子后,兀颜元帅被接来了。他一见三娘就跪在她脚下,道:「都是兀颜无能,辜负了护国大元帅的信任,不但自己落入敌手,还险些将辽国的关隘都丢失了。」说完抱住三娘的腿大哭。三娘将他拉起去,把他的头搂在怀里宽慰了好一会儿。女兵端上来酒饭茶水,兀颜这些天忧心如焚,不曾好好进食,现在见了三娘心情和胃口都好了,敞开肚皮大吃了一顿。饭后三娘说了自己要做金国皇后,伺机将整个金国夺下来。兀颜有些担心地问三娘:「听说这金国皇帝是虎狼般的人,大元帅这不是以身犯险虎口夺食?」其实他是心里有些吃皇帝完颜明的醋。三娘笑道:「此次机会难得,我不入虎口谁入虎口?为了我自己的儿女们,也为辽宋两国百姓,我不会后悔的。」兀颜道:「大元帅的高风亮节和侠义心肠兀颜佩服的五体投地。若有用兀颜之处,请大元帅吩咐。」三娘道:「我已收服了原宋国大将呼延灼和他儿子呼延钰,过两天我欲派花荣将军将他父子和你一起送回辽国。他两人都是不可多得的将才,你可多加重用。待他们能接手边关防务后,我要将张节和花逢春调来助我。」兀颜又道:「有一件事我要禀报大元帅。我被捉后关在大牢里,隔壁房间关着一人,听牢子说他叫做神医安道全。每日里都有金国的贵族大将们带自己的家眷来请他看病,常常药到病除。似这等人才大元帅不妨求那皇帝将他赏给你,以后大有用处。」三娘听了大喜,道:「这人是我老相识了,我定要将他弄来。」心里一高兴,就搂住兀颜亲嘴。兀颜因三娘现在是皇后,不敢和她亲近,心里却一直渴望能与她旧梦重温。见三娘主动迎上来,马上手忙脚乱地替三娘宽衣解带,抱到床上将她狠狠肏了一通。完事后,三娘给皇帝写了一封信,说被关在大牢里的安道全是她远亲,请皇帝将他放还给她。三娘叫萧玉兰马上将信亲自送进宫里交给皇帝。皇帝完颜明正在与大臣们商议进攻宋国的事,闻报皇后派侍女送信来了,他知道定是三娘有事求他,就吩咐将信使带到密室见他。看了三娘的信,他也不知安道全是何人,就着手下一个心腹赶快去查一查这安道全是因何事被关起来的。不一时那人来回报,道安道全是个宋国的普通百姓,以前做过官,正赋闲在家。金兵打到他家乡时将他顺便虏来了,把他关在牢里估计是想要讹诈他一笔钱财。完颜明也不耐烦细问,就发了一道旨意交给萧玉兰,将安道全赐给皇后为仆。萧玉兰临出门时被皇帝搂在怀里亲嘴,两手去她身子上下抚摸揉搓一通,还低声对她道他要将她封为皇妃。萧玉兰走后,完颜明回去和大臣们继续商议军国大事,这时才想起来他又忘了问萧玉兰的名字,封皇妃的事只能等和三娘大婚之后再说了。

    这一天清早呼延灼父子和兀颜大元帅吃了早饭后收拾停当,由花荣持皇帝旨意将他们送回辽国,安道全也随行同去。花荣有曾升和完颜红做卧底,早已探知鳌勇欲在辽金边境一个叫做黑风峪的峡谷袭击他们。他只带着十个士兵,一行人都穿着双重盔甲,上马离开金国都城往辽国去了。鲁铁柱则已奉三娘之命早就带着五十余人出城去那黑风峪埋伏接应。

    到了黑风峪,花荣叫众人停下,取出带来的牛皮甲给马匹披上,然后驱马进了谷口。这黑风峪只有两里长,两侧山势陡峭,极难上去。这里虽是要道,但邻近并无村镇集市,附近还有其他关隘,所以平时金国辽国都未派兵驻守。鳌勇一共带来了一百精兵参与这次袭击,都藏身在两边山上。他见花荣一行都进了峡谷口,心下大喜,暗道别说是十几个人,就是来三百人,只要进了谷口就只有死路一条。自己带的都是金兵中挑选出来的善射之人,带有充足的箭矢,到时只需将他们全射倒,然后下山去割首级就行了。

    花荣他们走到峡谷中间就听见嗖嗖的弓箭之声,花荣忙招呼众人下马躲避。

    因大家事先有备,马匹也披着皮甲,虽有人和马匹中箭,却并无甚损伤。鳌勇叫军士们将带来的箭矢都放完了,这才大呼着往山下杀去。这时早已隐藏在山上的鲁铁柱带的兵开始放箭从背后射杀鳌勇的金兵,金兵遭到后面的偷袭,一时慌乱不堪。几轮弓箭下来,射死了十几个人,还跌死摔伤了二十余人。

    鳌勇不知偷袭自己的军兵有多少,心道不如先将兀颜呼延灼等擒获,然后可以他们为质想法脱身,于是指挥剩下的人不要管背后的敌人,只往山下杀去。冲到近前,只见一将手持弓箭身边插着亮银枪立在前面挡住去路。只听得嗖嗖嗖的弓弦向,冲在前面的十个人应声倒地。鳌勇的兵也穿着盔甲,只是花荣这十箭不是射在脸上就是射在咽喉上,被射中的立时毙命。

    鳌勇吃了一惊,心知今天碰上了厉害的。只是刚才自己这边的弓箭都已放完,背后敌人随时都可能追上来,就高呼谁杀了眼前这个敌将赏银一千两,官升三级。

    手下人听了,呐声喊,又往前冲来。花荣又是十箭射去,顷刻又多了十个躺着的,剩下的人都吓得不敢再往前一步。鳌勇倒吸一口凉气,上前喊道:「你是何人?

    若能投降我大金国皇帝,定可高官任作,金银美女任取。」花荣道:「你的高官金银美女我都不稀罕,只要取你等的人头。」鳌勇带来的心腹已死光,其他金兵一听,撇下鳌勇转身就跑。鳌勇身边只剩得一人,是他女儿鳌丽英。鳌丽英怪叫一声,舞着一把大刀向花荣杀来。花荣嗖嗖两箭,钉在鳌丽英胸前,箭矢穿透了铠甲。鳌丽英吃痛,转身欲走,花荣又是两箭,钉在她的两瓣屁股上,鳌丽英倒在地上痛得直打滚。

    这鳌勇怒目圆睁,舞着一条熟铜棍向花荣杀来。他是大金国排名第二的勇将,将一条熟铜棍舞得密不透风。因害怕花荣的神箭,他眼都不敢睁开,只估摸着花荣所站之处往他身边舞去。他这条熟铜棍重约一百余斤,如何能够持久舞动?鳌勇渐渐手臂酸软,待要睁开眼睛,这时一条亮银枪直刺过来,将他的咽喉穿透。

    鳌勇两手扔了熟铜棍,握住枪杆大叫一声,轰然倒地。这时其余逃跑的金兵也被鲁铁柱带的人全部杀了,连刚才下山时摔伤的也一个不留。

    花荣走近前来将亮银枪从鳌勇咽喉里拔出来,揩干净血迹。这时兀颜元帅呼延灼父子和神医安道全都走过来,看着满地的金兵尸首,对花荣拱手致谢。那鳌丽英还在地上痛得大叫,见花荣走近前来,竟被吓得昏死过去。众人见了鳌丽英魁伟雄健的躯体,都啧啧称奇。花荣指着鳌丽英问安道全:「这个女人你还能救得过来么?我欲将她带回去,调教好了以后送给三娘作侍卫。」安道全道:「待我试试看。」刚才鳌丽英在地上打滚,已将射在身上的箭杆折断。安道全叫几个士兵把鳌丽英的上下衣服剥去了,露出屁股和胸前的箭伤。安道全先用尖刀挖出深陷的屁股肉里的两个箭头,然后敷上自配的金疮药,包裹好了。又将鳌丽英翻过身来仰面躺在地下,众人见那胸前的两箭,正好钉在她两乳的乳头上,都伸出大拇指夸花荣的箭法神奇。

    安道全再用尖刀挖出鳌丽英胸前的两个箭头,敷了金创药包裹好伤口,对花荣道:「她的伤不用一个月即可痊愈。只是两个乳头被你的箭头损伤的厉害,只好将其割掉。另外她并不是天生的丑陋,而是脸上长了一种罕见的疮。待你将她调教好以后我再给她医治,虽不能让她变作西施貂蝉,嫁人生孩子却不是难事。」花荣道:「如此有劳安大哥了。」呼延灼早已见识过安道全的神技,其他人都对安道全的医术佩服得紧,看他的眼光如看神仙一般。一行人将金兵的尸体挖坑埋了,抬着鳌丽英进了辽国境内。

    张节花逢春见兀颜元帅安然无恙回来了,大喜,忙设酒宴接风。兀颜对张节花逢春说了三娘成了金国皇后,并将三娘的长远打算告诉了他们,要他们配合行事,两人都表示决不负三娘所托之重任。歇了一夜,第二日兀颜元帅打发鲁铁柱护送花荣呼延灼父子和安道全去辽国京城参见女王,鳌丽英也被士兵抬上一辆车子一同送去。

    朱武王进等听说三娘派花荣回来了,出城十里迎接。见了花荣,方得知三娘在金国的谋划,闻道她舍身嫁入虎穴,为辽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都感动得热泪盈眶,两人连忙将花荣呼延灼父子和安道全送进皇宫去见女王。女王在宫里久盼三娘不归,忧郁成疾。待花荣说了三娘为了辽国嫁给金国皇帝后,女王大哭不止。

    朱武王进等慌忙劝止,并说了三娘的长远谋划,女王方才稍稍宽心。又为女王引见了呼延灼父子和安道全,女王道:「既是三娘看重的人,你们酌情安排重用就是。」众人拜谢了。

    安道全观女王气色,为她写了一张药方献上,女王服了,当晚睡下后第二日中午才醒来,精神好了许多。原来因为思念三娘,茶饭不思,连和男侍们的游戏也停了许多天。这次一觉醒来,胃口大开,吃了饭后思念男色,急找来三个男侍,脱了衣服大战一场,最后被他们肏得香汗淋漓,浑身舒坦。女王感激安道全为她治好了病,赏赐了他一千两银子和一个漂亮的宫女。

    过了三日,女王传旨将朱武王进花荣等招进宫里,宣布自己要退位为太后,由太子耶律森,也就是林无敌继任辽国国王之位。朱武王进等跪下苦苦劝阻,女王道她主意已定,明日就要对所有朝臣宣布。这时丞相诸坚上次毒害护国大元帅之案已经侦破,女王罢了他的丞相之职,将他关进了大牢里,朱武已继任丞相。

    林无敌也已经充分展示了他的胆魄和魅力,得到朝野上下的一致好评,继承王位的时机确已成熟。

    女王果然在朝会上颁布了退位诏书,传国王之位给太子耶律森。不过在颁布退位诏书之前女王向朝臣们讲述了护国大元帅扈三娘为辽国做出的巨大牺牲:她为了拖住金国不让它向辽国进兵,舍身嫁给金国皇帝,为辽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大臣们被三娘的义举感动得声泪俱下,女王乘机封了辽国国母的称号给扈三娘,大臣们一致支持女王之举,朝金国方向跪下遥拜国母扈三娘。

    林无敌的登基仪式在三天后举行,那天辽国举国欢庆。登基后国王林无敌大赦天下,并将包括朔州在内的一大片西南部的土地当做礼物送给妹妹林无双的西夏国,并和西夏结盟,盟约规定一方被攻,另一方将举全国之力来援。辽国百姓早知西夏女王林无双和国王太后之间的亲密关系,对赠送土地一事毫无异议,况且这西夏女王本是辽国国母扈三娘之女,这就和把自己的东西从左手交到右手一样。

    林无双在西夏也将母亲扈三娘封为西夏国母,西夏人将她看做神仙一般,她说的话无论上层还是百姓都从无异议,何况这次还从辽国得到了一大片国土。

    完颜明和三娘的大婚终于如期举行。他已知道三娘被辽国女王和西夏女王封为国母之事,心里益发高兴。他道你们将我老婆封为国母,我天天肏她,岂不是成了你们的国父啦?待我攻下宋国后将辽国和西夏全部纳入大金国版图,到时恐怕兵不血刃就能完成此事。金国的大臣们也对皇帝高瞻远瞩娶了辽国护国大元帅之事赞不绝口,纷纷上表祝贺陛下成了辽国和西夏事实上的国父。皇帝龙心大悦,对带头上表的几个大臣赏赐有加,大婚之日安排盛宴,邀请了所有皇室贵族和在朝的官员们出席。

    唯一不顺心的事是亲信鳌勇死了。完颜明派大批军队去黑风峪找了许久,最后找到了鳌勇被埋在地下的已经腐烂了的尸体。完颜明交待鳌勇袭击兀颜时不可暴露自己的身份,以免三娘得知后来质问皇帝。此事极为机密,除左元帅完颜雄丞相凌生再外无他人知道。现在看来是鳌勇轻敌,计划不周导致他命丧黑风峪。

    好在完颜明已经有了右元帅的新人选,此人乃大金国第一勇士,名叫完颜兀朱。

    兀朱出身皇室,算起来是完颜明的侄子辈。他勇猛无敌还深通兵法,以前在军中不得重用,因为他父亲曾是皇位继承人之一,完颜明对他颇为忌惮。现在他父亲已死,兀朱自己根本无希望接近皇位。于是完颜明对他大加拉拢,兀朱也愿意投靠,最近攻打宋国时他所向披靡,立了许多功劳。完颜明打算大婚后即将兀朱认为干儿子,并封为右元帅。

    皇帝的洞房花烛之夜整个皇宫都戒备森严,三娘被送进皇宫时身边只有萧玉兰和花忆春两人陪伴。三娘的脸红红的,像喝醉了一般,更显得风骚妩媚,令人倍加怜爱。花忆春兴致勃勃地和萧玉兰一起搀扶着三娘往洞房里走,到门口时却被宫里的侍卫拦住搜身。她委屈得要命,因为三娘和萧玉兰都未搜身就直接被迎进洞房去了。侍卫们将她全身衣服脱了,细细地搜了一遍。后来又出来了几个宫装妇人,将她头发里腋下胯下都用手伸进去摸了一遍,摸得花忆春满脸通红。末了她被带到远离洞房的另一间屋子里等候,门口站这许多手持刀枪的侍卫。她不知宫里的规矩,不敢乱问,害怕给三娘阿姨惹麻烦。看着那些板着脸的侍卫太监和宫女们,她也知道问了也没用。于是她悲哀地在这间小屋子里呆了一整夜。

    这一夜完颜明享尽了人间艳福。三娘和萧玉兰两个尽心竭力地将他伺候得欲仙欲死,有一刻他甚至觉得争夺天下建立大金的一统江山都不重要了。他和其他嫔妃们同房时并没有这么高的兴致和这么强大的精力,三娘和萧玉兰身上似乎有着一种迷人的魔力,让他坚硬的下体持久不软。自从上次肏了她们俩一后他就想着再次肏她们,可是三娘有意避开他,作为皇帝他又不能将没过门的皇后绑来,所以他这些天忍得很苦。

    三娘和萧玉兰三天前就开始养精蓄锐,准备以充足的体力来对付完颜明猛烈的进攻。她们的城堡很快就被完颜明攻下了,两人浑身酥软,躺在床上起不来。

    不过这一次她们克服了恐惧心理,真正享受到了被这个男人狂肏的乐趣。歇了片刻,她们又爬起身来,开始用自己的温柔来降服这个依然精力充沛的陛下……这一次皇帝终于没忘记问萧玉兰的名字,第二天就下旨将她封为丽贵妃。

    鳌勇死了,完颜红终于得救了。虽然还没有与花逢春团聚,但那是迟早的事。

    她心里对三娘感激万分,要不是她来金国,自己会被鳌勇一直糟蹋到死。她已经知道了跟着三娘的那个善射的侍从就是花逢春的父亲花荣,自己未来的公公。花荣走之前她红着脸求三娘让她和花荣单独见了一面,花荣用慈爱的眼光看着她,道:「你和春儿的事我已知道了,我会吩咐他今后好好待你的。」因为母亲死得早,父亲也不怎么关心她,花荣的话让完颜红感动得一塌糊涂,觉得这才是自己憧憬的父爱,她忍不住扑进花荣怀里大哭起来。花荣搂住她的身躯没有言语,只是用手轻拍她的后背,像哄小孩那样。

    完颜红因为出身高贵,自己又有杏花公主的称号,所以嫁给鳌勇时她就是正妻。现在鳌勇府里一切都得听她的,她终于做了一回主人。她并没有将原来的管家和侍女下人们换了,因为她们原来就一直对她很尊重,只是鳌勇一人有虐待自己妻子的变态心理,大家怕他像怕猛兽一样。现在完颜红当了家,府里呈现一片欢快的气氛,平日里低声下气的鳌勇的妻子们脸上都有了笑容。

    全府里只有一人心情不好,那就是鳌勇的大儿子鳌康。跟鳌勇相反,他长得瘦弱,也没有和鳌勇一样的虐妻嗜好。但他却有鳌勇的自私贪恋和野心,本来靠着父亲他就能飞黄腾达,现在一切化为乌有,他不甘心。鳌勇并没有告诉他去袭击兀颜元帅的事,但是他偷听到了,知道父亲一定是被三娘的人给害了。现在三娘在金国声望甚高,皇帝又万般宠爱于她,自己根本无实力搬倒她。他正在和不满完颜明和扈三娘的一些贵族密谋,想要刺杀皇后扈三娘。这些人要么是失去了当皇帝资格的人,要么是失去了当皇后希望的嫔妃们的家人。

    鳌康在朝中任兵部侍郎。完颜红原来叫鳌康表哥,因为他是舅舅的儿子,嫁了鳌勇后鳌康就开始称她为母亲。嫁鳌勇之前鳌康曾对完颜红垂涎,但完颜红看不起他和他一家人,后来成了他母亲是无奈之举。鳌勇在世时大家都怕他,鳌康当着大家的面见了完颜红也恭恭敬敬,不过完颜红仍然能感觉到他从背后射来的色迷迷的眼光。

    完颜红从鳌康的只言片语中觉察出他对皇后扈三娘十分痛恨,难道他知道了鳌勇之死的真相?完颜红最近特别留意鳌康的一举一动,他似乎在与人密谋着一些事情。完颜红收买了鳌康身边的下人,可还是没发现他到底在干什么,这让她更加坐立不安。三娘是她的大恩人,也是她的希望,她决不能让三娘陷入任何危险之中。最后她决定对鳌康施美人计。

    鳌康发现父亲死后,母亲完颜红似乎变得对自己温柔和善了,他不时感到她那含情脉脉的眼神。难道这女人刚死了丈夫就熬不住啦?鳌康不由得心情激动,他对完颜红的脸蛋和身子向往已久,觉得能和她同床共枕哪怕是死了也值得了。

    他觉得不能分心,现在得专心对付扈三娘这贱女人,等把她杀了,再回头来收拾完颜红不迟。可是他眼睛老是不听使唤地往完颜红那里看,先是盯住看她的脸,后来又看她的挺拔的两乳,然后看她走路时一扭一扭的臀部和被裙子包住的性感的大腿轮廓。他胯下早已硬的直挺挺的了。

    这天晚膳后完颜红让心腹侍女来将鳌康叫到府里的密室,他心里狂跳,觉得今晚一定会有好事降临在他头上。只见完颜红坐在那里两眼含泪,露出悲哀的模样。鳌康跪下道:「母亲为何事悲哀,不妨告知,孩儿一定替母亲分忧。」完颜红道:「你父亲是皇帝心腹,为了皇帝一统江山的大业不辞艰辛不畏凶险,现在大业将成,他突然离世,抛下我这寡妇如何熬下去?那皇帝原来对你父亲恩宠有加,现在有了那个新皇后,竟然忘了老功臣的妻儿老小,想起来十分寒心。」鳌康忍了好久才忍住没将自己密谋之事说出来。完颜红看了,暗道若不给他些甜头,看来今晚要白费功夫了。就俯下身子将鳌康从地上拉起来,然后假装没站稳,身子倒向鳌康怀里。鳌康伸手将完颜红接住,正好触到她丰满挺拔的胸部,全身立刻像着了火一般,迫不及待就将她的衣服扯下来,自己也脱光了,将胯下之物往她两腿间直捅进去。完颜红娇声呻吟,似火上浇油,鳌康越肏越带劲,最后大叫一声,像一滩烂泥般瘫软在完颜红身上。完颜红顾不得疲劳和恶心,又爬起来舔允鳌康的胯下……第二日清早完颜红化了妆,急急忙忙跑来皇宫里找三娘。皇帝上早朝去了,三娘和萧玉兰昨夜又被皇帝肏得疲惫不堪,还没起床。她听得完颜红求见,知道定是发生了大事,衣服也没穿就让宫女将她带进来。完颜红也顾不得许多,上前搂住三娘赤裸裸的身子,将嘴贴在她耳边,把自己从鳌康那里探听到的密谋全说了一遍。

    原来鳌康和那些贵族收买了不少死士,准备在皇帝和皇后去太庙祭祖时发起袭击,他们会佯装刺杀皇帝,趁侍卫们混乱时去取皇后扈三娘的命,他们的兵器和暗器上都涂有见血封喉的剧毒。三娘对完颜红道:「好了,既然我知道了就不会让他们得逞。孩子,你为了得到这些秘密一定吃了不少苦吧?」看着三娘关切的眼神,完颜红觉得再多的委屈再多的苦自己都能承受。这时同一张床上睡着的萧玉兰也已经醒了,她亦十分感激完颜红。

    三娘和萧玉兰将完颜红抱到床上,两人开始亲吻她的每一寸肌肤,就像昨晚她们伺候皇帝一样。完颜红眼看三娘的舌头伸进了自己胯下的桃花洞里,忽然想起昨晚那里被鳌康肏过,还未来得及清洗,又羞又急,但不知说什么好,一张脸涨得通红。这时萧玉兰骑上了完颜红,将胯下的洞口对着她的嘴坐了下来,完颜只得张嘴用舌头舔食她那里。她不知道的是,萧玉兰那里昨晚被皇帝肏过,也没来得及清洗……接下来的事就容易了,三娘将曾升请来,将鳌康的密谋说给他听了。她告诉曾升,这一次要将鳌康除去,但不要动那些反对皇帝的贵族们,她要留着这些人以后有大用。曾升领命去了。祭祖这一天早上,临出发时三娘过来搂住完颜明道,她昨晚做了个梦,说今天祭祖会有些凶险,要完颜明在衣服里面穿一套金丝软甲护身。完颜明觉得可笑,不过看着三娘哀求的眼神,就依她所说将软甲穿上了。

    三娘和萧玉兰也在衣服底下藏着金丝软甲。这金丝软甲可是皇宫里的宝贝,一般箭矢刀枪都不能刺透。皇帝为了给三娘面子,吩咐侍卫们一定有打起精神,保护好皇后。

    祭祖的路上果然有身着黑衣的一群死士向皇帝的车驾发起攻击,一时间箭矢乱飞,刀枪齐举。侍卫们早得皇帝吩咐,将皇帝和皇后的车驾护得水泄不通,那些死士们成了最倒霉的刺客,除了两人外其余都被人数众多的侍卫包围后当场斩杀。侍卫中也有五人被对方兵器箭矢所伤,中剧毒死了。

    那两个逃走的黑衣死士也没走远,曾升早带着亲兵前来「救驾」,将这两人活捉了。曾升下令将他俩杀了,然后剥了其中一人的衣服给早已捉拿在手的鳌康穿上。他向皇帝禀报,说拿得一个活的。皇帝大喜,赏了他一万两银子,叫他亲自对那刺客严加审讯,找出幕后之人。

    倒霉的鳌康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穿上刺客的黑衣被在现场捉住,他在大刑伺候下把什么都招了。只是他的招供不令丞相满意,对他反复拷打,直到他将一切罪过都揽在自己头上。他这时明白了一定是那些贵族们买通了丞相,自己被抓也是他们事先留的后路。自己唯一能获得解脱的方法就是承认自己筹划了所有密谋,然后被斩首示众。曾升拿着鳌康的供词去见皇帝,上面说他对皇帝忘了自己父亲的功劳,专宠皇后不满,因此要刺杀皇后泄愤。皇帝此时也觉得他似乎对功臣鳌勇的后人不公,就下旨只将鳌康处死,其他妻妾子女不受牵连。鳌勇的妻子完颜红被封为杏花郡王,这可是大金国的第一个女郡王。完颜红领着一家大小向皇帝叩头谢恩。

    三娘和曾升却没有完全放过那些密谋杀死她的贵族们。曾升将他们一个个秘密招来相府,给他们看鳌勇初次招供的证词,他们的姓名都在上面写着。曾升告诉他们,因为皇后仁慈大度,不想让皇家人自相残杀,这才逼着鳌康将所有罪过担起来。这些贵族们听了无一例外都扑通跪倒,痛哭流涕,向皇后表示忠心。今后皇后但有吩咐,他们全家将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自此以后皇帝完颜明对三娘益发宠爱了,他认为娶了这个皇后实乃大吉大利之事。扈三娘心里亦高兴,她的各项大计都进行得很顺利。不过乐极生悲,她几天后忽然发现了一件既尴尬又麻烦的事,自己怀上了身孕。她原来计划在适当的时候将完颜明除去自己接掌皇位,现在她怀着皇帝的骨血,难道要她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父亲?即使是为了辽国宋国和西夏百姓们将来的幸福安康,她也难以做到。


如果您喜欢,请把《《扈三娘艳史》第十六回:小李广神箭灭鳌勇 完颜红舍身救三娘3》,方便以后阅读《扈三娘艳史》第十六回:小李广神箭灭鳌勇 完颜红舍身救三娘《扈三娘艳史》第十六回:小李广神箭灭鳌勇 完颜红舍身救三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扈三娘艳史》第十六回:小李广神箭灭鳌勇 完颜红舍身救三娘《扈三娘艳史》第十六回:小李广神箭灭鳌勇 完颜红舍身救三娘并对《扈三娘艳史》第十六回:小李广神箭灭鳌勇 完颜红舍身救三娘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