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三娘艳史》第十五回:吞西夏无双为女王 谋金国三娘作皇后

《扈三娘艳史》第十五回:吞西夏无双为女王 谋金国三娘作皇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详 本章:《扈三娘艳史》第十五回:吞西夏无双为女王 谋金国三娘作皇后

    镇西大将军林无双时刻在关注着西夏的战事,等到李仁义的兵马快打到西夏国都时,她觉得是自己出马的时候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她领着早已整装待发的两万援军和大批粮草向西夏国都进发,琼英跟着她。军师张盛则被留下来守卫自己在辽国的领地,虽然无论是宋国还是西夏现在都无力进攻辽国,她也要防备万一。琼英这些天过得很快活,因为不知道下次何时才能见面,她和张盛抓住一切机会偷情。俩人不但在无双的屋子里肏,还在大将军府的议事厅里肏,更有一次是在臭气熏人的马房里肏. 有几次无双撞见师傅和张盛正干那事儿,她心里暗笑,转头就走。琼英有时觉得自己是小孩子,无双才是长辈,心里羞愧不已。

    无双的队伍打的是西夏王子李仁义的旗号,西夏的边军根本不理他们,有时对面碰上,西夏人只是默默地等在路边让无双的队伍过去。快到西夏都城时她们终于遇见了五千前来拦截的敌军,由李仁忠的女儿金枝公主李玉倩和驸马王平领兵,全是骑兵。他们是因为都城里粮草不足,被李仁忠派出来劫粮的。无双只有三千骑兵,她现在已是经验老到的将军了,她吩咐大军停下,把辎重粮草车辆围了起来,安排弓弩兵躲在车辆后面防止敌人来烧粮草,步兵持长枪列阵准备,骑兵则跟着她和琼英上前迎敌。

    只见一敌将舞大斧上前搦战,琼英挺画戟迎战,两人一来一往斗了三十余合,琼英手起一戟将那敌将戳下马去。无双这边军兵大声喝彩,敌方又出来两员将军夹攻琼英,琼英毫不畏惧,纵马上前,两员敌将还未曾与她交手就被她两块飞石打下马去。敌军阵上都看不清他们俩是如何输的,只道琼英会使妖法,不由得胆颤心惊。无双看见机不可失,下令三千骑兵全力冲向敌阵,步兵也随后跟上接应。

    金枝公主李玉倩情知己方士气不振,败象已露,只得将五千骑兵分作两下,她和驸马王平各带一部分别逃命。无双直盯着公主的旗帜追过去,高呼「降者不杀」,琼英则带人去追驸马带的兵。西夏兵因粮草不足,马匹都未喂饱,因此走得不快,被无双琼英的兵马赶上,很多士兵弃械投降,少部分顽抗的被杀死。

    无双的马快,终于赶上了公主李玉倩,公主和跟随她的五六个女兵只得回马来战无双,这时无双的亲兵还离得较远。无双大展神威,双刀砍瓜切菜似的将那几个女兵都杀了,又跟李玉倩战作一团。李玉倩使的是三尖两刃刀,她的刀法亦高明,无双一时急切赢她不得,又不愿用飞石将她伤了。斗到间深里无双撇了双刀,抢入去抱住李玉倩的腰。李玉倩也撇了军器,两人在马上徒手厮打起来。你揪我的衣襟我扯你的头发,不一时衣甲都被撕开散落地下,裙子亦被扯破。两人滚到马下,赤裸着身子仍旧抱在一团厮打。后来无双的亲兵赶来,围上去擒了金枝公主,取衣服给无双穿了,将金枝公主绑起来押回自己阵里来。这一仗无双大获全胜,杀了五百余敌兵,俘虏了近四千,只不见了琼英。琼英带的亲兵道她独自去追赶驸马王平去了。无双心里大急,忙传令全军四散寻找右卫将军,找到者有重赏。自己也率领亲兵往琼英追赶的方向一路寻去。

    原来琼英去追驸马王平,王平见她追得急,就撇了军兵自己一人逃命。琼英叫手下去俘获驸马带的人马,自己一人加鞭追赶驸马,渐渐地越赶离得众人越远,到了一山坡边。眼看就要赶上,琼英的马忽然失了前蹄,将她率下马来,头磕在地上晕了过去。王平见琼英倒地不起,心下大喜,跳下马抽出腰刀就来砍琼英的头。来到跟前扯住琼英的头发,举刀就要砍下,忽然发现琼英是个绝色女子,比他妻子金枝公主还美。刚才在阵上看得不清楚,只知她一人杀了西夏的三员悍将,现在见了她的美貌,四下里又无人,王平不禁色心大起。他将琼英拖到一棵树旁,用腰刀割开琼英的衣裙,撕成条将她身子绑在树上。他往四周看了看,见无一人,就脱了衣服,上前两手抬起琼英的大腿,把胯下之物往琼英的桃花洞里捅进来。

    看着琼英如花似玉的脸,挺拔的两乳,健美的大腿,王平肏得大汗淋漓。

    琼英渐渐被王平肏醒,只道自己正和张盛干那事儿,口里娇声呻吟不断。后来发觉自己手被绑着,睁开眼一看,一个赤裸裸的陌生男人正在肏她。琼英这才想起自己因追赶驸马王平马失前蹄之事,心道这男人肯定是王平无疑了。她羞得面红耳赤,心里只恨自己轻敌受辱。王平见琼英醒来,肏琼英肏得益发来劲,最后大叫一声爆发在琼英身子里。他完事后穿好衣服,从地下拾起腰刀,走过来要将琼英杀了。琼英自知大限已到,闭了眼睛不吭声,心里却在流泪,哀叹自己死前没有见得三娘姐姐一面。

    王平看着琼英绝美的脸,白嫩的身子,高耸的两乳,实在不忍下刀杀她。

    琼英久等他的刀不见落下,睁开眼看了王平的表情,她是何等聪明之人,立刻知道王平不想杀她。她对王平道:「我乃辽国右卫将军,护国大元帅和女王的结义妹妹,银瓶公主的师傅。你若能放了我,我可保你平安富贵。」王平寻思了一会儿,他也知大势已去,不想为李仁忠陪葬,就道:「此话当真?」琼英道:「若有翻悔,天地不容!」王平遂将绑琼英的布条解开,琼英谢了他不杀之恩,又道:「我衣裙全被你割碎撕破了,我如何回得去军营?军士们看了须笑话我。」王平道:「这个我也无法,这里又没一户人家。」琼英道:「你可将衣服脱了给我穿,就当我将你生擒了带回军营里,似这样方无人起疑。」王平无奈,只得脱下衣服给琼英。琼英穿好衣服,将王平的手用布条绑了,待要将他扶上马,却看见王平胯下那话儿又硬起来了。琼英红着脸啐了一口,把手去王平屁股上用力打了一下,道:「刚才肏那么久还没肏够?」王平苦笑道:「俺是个男人,见了女人就这样,似你这样的绝色女人也不是天天能见着的。」琼英刚才害怕王平将她杀了,并未体会到被男人肏的乐趣。见了王平那话儿直挺挺地杵在那里,心里跳得厉害,两腿也发软。她四下里看了看,两手将衣服撩起至腰间,撅着光屁股趴在地下道:「你若还想肏我就快点来肏。」王平大喜,也不顾两手被绑着,下身只一挺就将胯下之物捅进了琼英的身子,这次比刚才还要带劲,琼英被肏得浑身抖动,张嘴大声呼喊。完事后她将王平扶上马,自己也骑上马,两人往回走去。快到军营时,琼英把马挨近王平,在王平脸上亲了一下,道:「你放心,我绝不会食言。」王平全身感到一阵温暖,暗道这女人的心肠真好。

    无双听得琼英回来了,还活捉了驸马王平,大喜。出帐来迎接,见了琼英,一把抱住,道:「师傅你急死我了。」琼英想起刚才的惊险,不觉流泪。

    无双看见赤裸裸地绑在马上的王平,扑哧一声笑了,道:「师傅你如何把他的衣服都脱了,怕他穿着衣服逃走吗?」琼英满脸通红,支支吾吾,不知如何是好。好在无双也没多问,叫军士将驸马王平绑起来和公主李玉倩关在一个帐篷里。李玉倩见丈夫也被捉来,不由长叹一声。无双捉住她后至今还未来得及发落她,也没给她穿衣服,她还是赤身裸体地被绑着。她见丈夫也是赤身裸体,心里不由嘀咕:这辽国人没羞耻,怎的都喜欢剥人家的衣服?

    琼英把无双拉进账里,红着脸将自己马失前蹄跌倒,被王平强奸一事说了。

    无双听了往门外就走,琼英拦住她道:「哪里去?」无双道:「师傅稍等,我去将那王平千刀万剐。」琼英道:「不可。他奸我之后原要杀我,被我苦苦哀求,许诺他平安富贵,这才将我放回来了。」无双道:「若如此则更显他可恶,罪加一等。」琼英急了,红了脸道:「其实他……也不是坏人,他将为师肏得……挺舒服的。」无双心里暗笑,仍板着脸,命军士将那王平带到大帐里,对他道:「你这厮罪大恶极,本当将你碎割了喂狗。看我师傅的面,暂且饶你,待我取了西夏后再作发落。」王平跪下,千恩万谢地磕头,后被军士带走了。琼英红着脸站在无双身后,一言不发。无双吩咐女兵烧了热汤,亲自伺候师傅沐浴,至晚师徒两人搂在一处安歇了。

    第二日,大军来到西夏都城外,会合了李仁义和萧天龙的人马,将都城围了。

    李仁义在城下喊话,令守城军兵投降,答应既往不咎,否则城破之时格杀勿论。

    城上守军早已胆颤心惊,那个将李仁义放走的将领也在此,他见时机已到,就领几个亲信打开城门献城,城外的军兵一拥而入。无双当即颁布军令:枉杀百姓者斩,奸淫妇女者斩,抢掠财物者斩。城内人心大定,竟有不少百姓涌上街来,要看看辽国大名鼎鼎的银瓶公主什么模样。萧天龙李仁义琼英等带领大军,簇拥着银瓶公主林无双进入城来。文武百官大多数都跪在道旁迎接三王子和银瓶公主。

    李仁忠和他的母亲舅舅们加上王室成员和不愿投降的文武官员们龟缩在王宫里不敢出来,他们加上士兵共有一万余人,都挤在王宫里。林无双李仁义萧天龙领兵将王宫围得水泄不通,这王宫虽然不很大,但其围墙高大厚实,易守难攻。

    无双令军兵搬来了许多干柴和引火之物,准备将王宫烧了。

    这时,李仁忠出现在城墙之上,他大喊李仁义出来答话。李仁义走上前来,道:「你有话快说。」李仁忠道:「你亲姐姐在此,我将她放了,把这王位让给你来坐,你饶我性命,如何?」李仁义道:「你先将姐姐放出来。」李仁忠令人将李仁义的姐姐放在一竹箩里,用绳子从王宫的墙上慢慢坠下来,这边几个军兵上前将她抬了回来。

    李仁忠还在墙上等李仁义回话。李仁义欲下令放火,忽然想起自己很小的时候大哥对自己还是不错的,心里犹豫不决。这时所有人都盯着李仁义看,他转头去看无双,无双道:「请三王子自行定夺。」李仁义的眼光在无双那美丽的脸上停了许久,最后把心一横,下令放火烧王宫。李仁忠见事已至此,拔出所佩宝剑自刎而死。王宫里响起一片哭声,却无一人打开宫门往外逃。这宫里房屋多少树木造的,大火烧了三日三夜方才止住。

    这西夏国王宫其实有两座,烧掉的叫东宫,还有一座较小的西宫。火烧王宫后王室成员只剩下了李仁义和他姐姐,再加上那个被俘的金枝公主李玉倩。过了几天,投降三王子的西夏官员们将他迎往西宫,劝他早登王位。这李仁义自火烧东宫后一直神情落寞,萎靡不振。他推辞道自己有罪于西夏,死活不肯登基。最后被逼得无奈,他向官员们提出不要再立西夏王了,干脆直接将西夏并入辽国。

    这一下众人大哗,官员们立刻分为两派,一派赞同另一派坚决反对,大吵起来。

    一直冷眼观看的李仁义这时又出惊人之语,道:「你等争吵不休,不知要到何时。不如将银瓶公主立为西夏女王,如何?」全场顿时一片寂静。过了一会儿,赞同立银瓶公主为西夏女王的声音此起彼伏,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反对者竟无一人。于是众人簇拥着三王子李仁义往辽军大营而来,林无双琼英萧天龙等吃了一惊,不知发生了何事,军士们全部手握刀枪严阵以待。这时三王子李仁义上前,恭恭敬敬地向银瓶公主林无双跪下,请她登基为西夏女王,众位官员一齐跪下齐声附和。

    无双惊得呆了一会儿,萧天龙琼英等也呆住了。好在无双马上回过神来,当机立断,接受众人所请,即日起登基为西夏女王。军营内外欢声雷动,渐渐地欢呼之声响彻了整个都城。其实西夏人不傻,无双登基对西夏最为有利。因李仁义死活不当国王,王室已无其他合适的人了,由非王室的人来改朝换代已成定局。

    西夏直接并入辽国则会使西夏本地利益受损。若银瓶公主登基为西夏女王,西夏不会变弱反而会更强,因为她和辽国女王情同母女,女王不会消弱她的势力,况且她手中还掌握着辽国西南部的军队和大片土地。因朔州离西夏近,在西夏百姓中间无双早已家喻户晓,声望甚高。于是无双就这样被迎进西宫做了西夏女王,麾下众将们都来道贺。

    当晚无双将李仁义单独换入西宫密室。李仁义见了无双,一言不发,两眼都是泪水。无双拉住李仁义的手放在自己胸脯上,道:「我知你不忍心眼看着西夏李姓王室消失,这也不是我的本意。」李仁义还是不吭声。无双寻思了一会儿,取来一根马鞭塞到李仁义手里,道:「你若心里憋屈,就打我一顿吧,这样可能让你好受一些。」说完把裙子退下,撅起雪白的屁股趴在李仁义跟前。李仁义举起马鞭在无双屁股上狠狠抽了几鞭,留下几道深深的血印,然后他抱住无双的屁股伸舌头去舔那伤痕,一边舔一边流泪。无双把衣服脱了,将李仁义搂在自己的丰满的两乳前,让他吸允自己的乳汁,两人亲热至天明方才睡去。自此李仁义抛弃了自己西夏王子的身份,成了新女王的忠实臣子。

    第二日,无双叫人把王平带进西宫,王平见了无双,跪倒向新女王磕头行礼。

    无双道:「本王将你赐予我师傅为仆,你若伺候得她老人家好了,我自有赏赐。若有怠慢,仔细你的皮!」王平磕头谢恩,跟着琼英去了。出了西宫,王平央求琼英道:「我原来的妻子金枝公主还被女王关着,我想去与她辞别,望主人依允。」琼英道:「此人之常情,我带你去见她。」来到关押金枝公主处,琼英将王平送进牢门,道:「你自去见你妻子,我回西宫见女王,或可求她一发赦免了你妻子。」说完自去了。

    金枝公主李玉倩见了王平,道:「你怎么被放出来了?」王平道:「西夏新女王已赦了我的罪,将我赐给她师傅为仆,今特来向你告别。」李玉倩听了,泪如雨下,道:「恭喜你了。」两人多年夫妻,王平心里也不忍和她分离,只是别无他法,搂住妻子流泪不止。过了一会儿,琼英推门进来,王平李玉倩连忙分开两下。琼英对王平道:「女王已将你妻子李玉倩也赐予我为仆,从今后你们仍为夫妻。」王平李玉倩听了呆了一会儿,回过神来,两人扑通跪倒给琼英磕头,道:「多谢女王和主人恩典,我等今后一定尽心伺候主人,以报女王和主人的大恩。」说完两人站起身,跟在琼英身后,寸步不离。这琼英心肠最好,待下人侍女极为宽厚,王平李玉倩两口子感激她的仁慈之心,很快就成了她的忠心耿耿的心腹之人。

    无双当了西夏女王后,搬来西夏都城住在西宫里。她自任兵马大元帅,统领西夏和辽国领地的所有军马。军师朱武负责辽国领地内的防务,耶律虎耶律豹都升为将军由朱武节制。耶律文谨和柴承宗管理辽国领地内的民政。李仁义被封为西夏靖国公,兵马副元帅兼禁军统领。丈夫萧天龙为西夏保国公,骠骑将军,萧天豹为武德侯,龙骑将军,萧天狼为武胜侯,车骑将军。萧剑锋栾英栾勇皆为女王亲随将领,负责警卫西宫和女王出行的安全。萧剑锋似乎看上了栾英,他每日里寻机与栾英栾勇亲近,只是栾英道自己和女王姐妹相称,定要萧剑锋叫她阿姨,她和栾勇两个常支使萧剑锋干这干那,弄得他为此整天愁眉苦脸。

    原来西夏王还有部分嫔妃宫女在其他各处,未被东宫大火烧死。无双从中挑选些年轻漂亮的赐给麾下的将军们为妾,众将对她感激涕零。无双身为女王,国事繁忙,每日来见她的人络绎不绝,连丈夫萧天龙要见她亦须事先禀报,通常是萧天龙一边肏她一边向她禀报军情公事。现在无双的男人只有萧天龙和李仁义两人,琼英曾给辽国女王选过男侍,就如法炮制,从军中秘密选出一些出色的士兵加以训练考察,提供给无双享用。琼英将此事做得极为机密,连宫里的许多人都不知道,知道的那几个人也绝不敢泄露此事。

    再说金国皇帝完颜明为了赢得辽国大元帅扈三娘的芳心,不但送了她许多奇珍异宝,还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一般是亲自陪同三娘出席,若实在分不开身就遣他最宠爱的琴妃来陪同。这琴妃出身青楼,一张嘴能说会道,三娘常被她逗得开怀大笑。另一方面金国的武将们也在皇帝授意下不断向三娘展示武力,对她的随从时有挑衅行为,这一切都做得恰到好处,让人抓不到把柄。现在三娘住的宾馆被三千精兵重重围住,名曰保护实则软禁。他指望三娘能有朝一日被他的诚意所感动,或者能认清自己的处境,向他投怀送抱。三娘表面上日子过得快活,私下里每日都在苦思对策。她对每次金国安排的宴会,军队操演,比武大会都是有请必去,花荣萧玉兰鲁铁柱花忆春都紧紧跟随,生怕有意外发生。

    这一日三娘第一次观看金国飞狼军的比武大会,这飞狼军相当于宋国和辽国的禁军,是全国的精锐。飞狼军比武分弓箭摔跤和军器三种。比军器时都是真刀真枪上阵,受伤是常事,有时也有丢掉性命的。摔跤的规则很简单,跟打擂台一样,输了的下场,赢了的继续和其他人交手。比武在一块平整的空地上举行,周围搭了许多看台。这天完颜明没来,琴妃和左元帅完颜雄陪着三娘坐在正中看台上,花荣鲁铁柱萧玉兰等人立在三娘身后。

    现在场中正在比摔跤,那个台上的武士已连续击败五个对手。他是右元帅鳌勇的侄子鳌虎,生得高大强壮,赤裸着上身露出满身黑毛。他将第五个对手摔倒后就对着三娘的方向怪叫一通,三娘听不懂他说什么,琴妃道他要与辽国元帅的手下切磋。前几次看比武时也曾有向三娘的人挑战的,都是鲁铁柱出场应付。只是这次是摔跤,鲁铁柱并不擅长。花荣见这鳌虎力大无穷,且身形灵活,很不好对付,就拦住正要下场的鲁铁柱,要自己去会会鳌虎。

    这时,萧玉兰站了出来,请求三娘让她出场。这萧玉兰是个武痴,酷爱各类武技,最擅长的是枪术和摔跤。新婚前她就与张节交过手,军器上不相上下,摔跤则更胜一筹。她两口子最喜欢在卧房里床上较量,丈夫张节输多赢少,常被妻子骑在胯下。好在他自己乐意,心里没什么不快。军中许多将领都领教过她的厉害,恐怕只有林无敌能在摔跤上胜她。三娘也不想让花荣出场,因为等下很可能还要比弓箭。三娘叮嘱萧玉兰小心应付,不要跟对方比力气,萧玉兰点头下去了。

    鳌虎看见上场的是一个年轻女人,仿佛受了羞辱,脸涨得通红。这时场下观众的兴致被激发出来,大叫大喊之声不绝于耳。比赛一开始,鳌虎就发起凶猛的进攻,萧玉兰则沉着应战。这鳌虎虽然身躯长大,灵活性却一点儿也不差,萧玉兰应付起来很吃力,几次都差点儿被他抱住。依鳌虎的力气,只要被他抱住萧玉兰就必输无疑。十来个回合后,两人都大汗淋漓。鳌虎本来就赤膊着上身,流汗也无所谓。

    萧玉兰就不同了,她汗水湿透了衣服,胸前显出两个大肉球在来回晃动,底下的男人们都瞪大眼睛盯着她胸部看,也没了哄笑和叫喊声。萧玉兰牢记三娘的嘱咐,不与鳌虎拼力气,保持自己的体力。鳌虎却沉不住气了,从来没有人能在他面前坚持这么久不败,他心里不禁焦躁起来,手上脚上都使上了全力。这一下萧玉兰险象环生,不过鳌虎的力气也开始耗尽。萧玉兰卖个破绽,脚下一个踉跄,故作站立不稳,鳌虎大喜,张开手臂往萧玉兰身上猛抱过去。只见萧玉兰身子一闪,闪在一侧,抬腿往鳌虎腰里用力一蹬。

    鳌虎心道不好,手臂往后一捞想抱住萧玉兰的身子,却没捞着,只抓住她一只袖子。只听得嘶啦一声响亮,萧玉兰的袖子连着半边衣服被撕掉,鳌虎无处借力,庞大的身躯重重地摔在地上。萧玉兰上身衣服只剩了左边一半,整个白白的右乳和光洁的臂膀都露在外面,她站在比武场地中间脸羞得通红。花荣反应快,立刻冲进场中脱了自己的衣服把萧玉兰的身子包住,一把将她抱下场来,这时观众们才开始大声喝彩。鳌虎被摔得鼻青脸肿,无精打采地下场去了。

    观众看了如此精彩的比武,如何肯离去?这时另一个武将上场要与辽国的将军比弓箭,三娘叫过花荣,附耳低声嘱咐,要他隐藏实力,不可赢得太多。花荣点头,拿了自己的泥金鹊画雕弓下场去。先是射一百步远的箭靶,那金国武将十箭有九箭中在靶心,另一箭偏了一点,也射在靶子上。花荣等他射完,自己也张弓搭箭射了十箭,都中在靶心上。后来又开始射二百步的靶子,这次金国将军只中了五箭,其他五箭脱靶了,花荣则中了六箭。最后射二百五十步的箭靶,那金国人十箭中只中了两箭,花荣中了四箭。总之花荣完胜,可是观众们都觉得他也只比对手强那么一点点,不怎么满足。只有三娘的人清楚花荣的真正实力。

    下一个出场的将领是个漂亮的女人,琴妃给三娘介绍说她叫完颜红,是右元帅鳌勇的妻子。这完颜红虽嫁给了鳌勇,但在禁军中还有将军之职。鳌勇虽常常虐待她,但并不阻止她在军中任职,若有军令下来时也不阻止她出战,或许虐待一个禁军中的女将军会让他更加兴奋。三娘见是完颜红,马上站起身来从侍卫手中接过自己的双刀,就要上场亲自与完颜红比试。在场的金国官兵们见辽国这个美丽的女元帅要亲自上阵,一开始惊得合不拢口,后来发出一阵欢呼,每个人都激动不已。完颜雄元帅也想不到三娘要亲自下场比武,不知该如何应付,这时三娘已站在完颜红对面了。他只好叫过手下,让他赶快去吩咐完颜红,千万不能伤了扈三娘,告诉她这是皇帝下的死命令。

    完颜红也想不到会与三娘在这种场合下见面,她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看不出三娘脸上有何表情,只是心里觉得这个美艳的女人身上带着一股亲切的气息。她小心翼翼地舞动双刀向三娘发起攻击,打了十多回合后,她发现三娘根本不需要她手下留情,她的刀法比自己快,力气也比自己大,这样下去在五十回合里自己必输无疑。战到五十合后,三娘有许多取胜的机会,可是她往往点到即止,像是在传授完颜红刀法。场上大多数人觉得两个女人花团锦簇地战在一起很好看,个别武艺精湛的如完颜雄花荣等则看出端倪。完颜雄松了一口气,他也没想到三娘的武艺如此之精,金国军中单打独斗能胜她的恐怕不多。这时三娘已主动停止了比试,拉着完颜红的手回到座位上。观战的人大声喝彩,他们可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的两个女人比武。三娘对完颜雄和琴妃说她很喜欢完颜红,要请她一起回宾馆多聊聊,还要留她在宾馆过夜。完颜雄当然不会干预两个女人的事,皇帝交给琴妃的任务是让三娘高兴,她也无甚说的。这些天鳌勇在前线巡视,完颜红不必担心他,就和三娘一起回宾馆了。

    在回宾馆的路上,三娘一行人看见了路上一长列宋军俘虏,足有三千余人,大约二百个趾高气扬的金兵在驱赶着他们,三娘暗道金国人又打了个大胜仗。突然一个满脸胡须的俘虏引起了三娘的注意,三娘仔细一看,认出那是呼延灼。呼延灼目光呆滞,一步一步往前走着。三娘衣着华丽,旁边又有琴妃和完颜雄,那些俘虏都当她是金国皇帝的另一个妃子。三娘强忍住冲动,没有上前去和呼延灼答话。将三娘送到宾馆后完颜雄和琴妃告辞去了。三娘晚膳后让女兵们烧好热汤,她邀请完颜红和她一起沐浴。

    两人脱光了衣服跳进一个汤桶,三娘亲自给完颜红搓背。完颜红满脸羞涩,身子感受着三娘温柔的触摸。沐浴后两人擦干了身子,衣服也没穿就直接上了床。

    三娘这才对完颜红问长问短,完颜红红着脸一一作答,连当初如何主动勾引花逢春的事都说了。她现在觉得三娘是自己最亲的人,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三娘道她已答应花逢春一定要将完颜红带回辽国去,问她是不是现在就想走。花逢春知道她那个堂兄皇帝派精兵软禁三娘的事,也知道皇帝对三娘垂涎三尺,想把三娘娶过来。她不愿扔下三娘自己去辽国,想必花逢春也不愿意她这么做。于是对三娘道:「大元帅对我的大恩我心领了。我决定留下来,将来跟大元帅一起回辽国,说不定我还可以助大元帅办成些事情。」三娘一听,正中下怀,她正需要在金国有个内应,就道:「如此甚好。你若不嫌弃我,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儿,我发誓一年内定要让你和春儿团聚。」完颜红听了,就在床上向三娘跪下磕了三个头,叫了声:「娘。」三娘忍不住将她搂在胸前,两个赤裸的女人抱在一起眼泪哗哗直流。

    这一晚完颜红在床上还给三娘传递了两个重要消息。一个是关于呼延灼的,他的军队是因粮草不济加上他的上司临阵逃跑,致使他孤军被围,最后和儿子呼延钰一起力尽被俘。另一个是关于丞相凌生的,他原来姓曾名升,是曽头市曾长官的第五子,祖上是金国人,曽头市被梁山打破后他逃到金国,改名凌生。三娘听了,心里想到了一条绝妙的计策,暗道:「凌生这名字分明是花菱和曾升的意思,他心里一定还装着花菱。似此我可将他拉拢过来,若有完颜红和丞相凌生做内应,我要将这金国搅得天翻地覆,到时或可夺了整个金国也未可知。」想到此心里激动得无法自已,搂住完颜红就亲她的嘴和胸脯,亲得她娇喘连连。

    金国皇帝完颜明这时也在和完颜雄元帅和凌生丞相商议,前一段对三娘的示好和示威都收效不大,问是不是该采取鳌勇的办法来个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

    完颜雄道现在还没到那一步,他还有一计可有效地显示金国的军威。

    皇帝忙问计从何来,完颜雄答道:「辽国镇守边关的兀颜元帅手下有一个大将名叫穆赫德,原是回纥人,他独自镇守着一个与金国交界的险要去处。这人对兀颜元帅极为不满,曾给完颜雄写信要投到金国这边来。他说几乎每过几天兀颜元帅都会率亲兵去他那里巡视,若得他做内应我军只需遣一千精兵接应,就可将兀颜元帅捉来。」皇帝问:「可否将那关隘一起夺了?」完颜雄道:「不可,那个地方周围的辽国守军甚多,若遣大队兵马去他们定会倾巢来救,就算夺了也守不住,到时会与辽国全面开战。我军正在攻打宋国,辽国从后面夹击对我不利。若只是悄悄将兀颜元帅擒了,辽国人定不敢越境来攻我。这兀颜元帅对扈三娘极为重要,她若得知兀颜被我擒了,定会举止失措,那时陛下再温言开导,定能俘获她的芳心。」皇帝道:「此计大妙。」丞相凌生亦点头称赞,皇帝遂吩咐完颜雄依计而行。

    这一日,三娘使人给丞相凌生送去一颗夜明珠,指望他收了礼物后来回拜,那时可趁机拉拢于他。那皇帝不单自己给三娘送珠宝,还唆使手下人给三娘送礼,以博取她欢心,所以三娘送一件礼物给丞相不会引起怀疑。晚间凌生果然来访,三娘大喜,就将他请进密室,女兵端上酒菜,三娘向凌生敬酒,道:「久闻丞相能文能武,今日相见果然名不虚传。」凌生道:「承蒙元帅错爱,小人实不敢当。

    元帅厚礼相赠,凌生受之有愧。」当初梁山两次攻打曽头市时,三娘都没参与,故此她与曾生从未见过面。今日见了,方知他生得一表人才,难怪花菱妹妹会爱上他。凌生见了三娘,亦被她的美貌和气质打动,心道这皇帝果然好眼力,此等美人真是可遇不可求的。

    三娘屏退服侍的女兵,亲自端起酒杯递给凌生,又抱怨屋里热,将外衣脱了,里面的衣襟也解开少许,用手去把玩胸前戴着的那块玉佩。此时三娘已喝了几杯,面泛桃花。凌生看得呆了,不由眼光往下移动,瞥见了三娘微露着的酥胸,凌生看得心里扑腾扑腾直跳。把眼睛从三娘胸口移开,却看见了三娘芊芊玉手里握着的玉佩,不由瞪大了两眼,结结巴巴地问道:「元……元帅手里拿的玉佩,从……从何而来?」这凌生有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是当年与花菱分别时她送的,因此见了三娘这块玉佩心里吃惊。

    三娘微微一笑,道:「这是我生死之交花菱妹妹送给我的,我还知道她有一个心爱之人名叫曾升的现在金国当官呢。」凌生道:「我便是曾升,想必元帅已知晓。元帅可告诉我花菱现在何处?」三娘道:「她现在住在辽国,我的侍从中有一人是她亲哥哥花荣。花菱妹妹她每日都思念她的曾升大哥。」曾升道:「谢天谢地,总算知晓了她的去处。不瞒元帅,我的命是她救的,她也是我一生的最爱。我曾发誓今生一定要报她相救相知之恩,元帅既是她的生死之交,但有差遣曾升处,曾升一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三娘道:「我确有用你之处,只是我与金国你死我活,若你依旧忠于这金国皇帝则无法帮我。」曾升道:「我祖上虽是金国人,但我生在宋朝长在宋朝,如今为金国皇帝效劳实属无奈之举。这个皇帝虽有才干,但他只迷信武功不修文治,且滥杀无数,此人想成大业实是万难。只要元帅肯接纳我,我一定唯元帅之命是从。」过来一会儿又道:「现有一机密事禀报元帅,完颜雄设计要活捉辽国的兀颜元帅,皇帝好几天前就遣人安排,现在恐怕来不及阻止他了。」他把辽国大将穆赫德叛变之事及完颜雄的计策说了。

    三娘寻思了一会儿,现在确实无法阻止完颜雄去捉兀颜元帅,但曾升将如此机密之事告知,说明他已死心塌地投靠自己,自己也可与他敞开心扉了。她对曾升道:「此事暂不要管它,我自有法子处置。你且近前来,我有许多事要和你说知。」说完把衣裙都脱了,躺在床上张开两条光洁的玉臂招呼曾升,曾升见了浑身热血奔涌。这三娘本是和花菱一样美艳的妙人儿,叫他如何把持得住?他三两下除去自己衣物,趴在了三娘身上。曾升一边肏三娘,一边听她将自己的谋划说出,他想起疏忽遗漏之处就提醒三娘加以补正,两个一夜之间就把三娘的谋划修订得天衣无缝……第二天三娘又把花荣叫来,说了曾升投靠一事和自己的打算。饶是花荣见多识广也被三娘的谋划惊得合不拢口,半晌方道:「元帅大才,实令天下男子汗颜。

    难怪你能做成我等做梦也想不到的大事来。」三娘道:「花大哥过奖,此事还需花大哥多多出力相助。」花荣道:「这个自然,元帅只管吩咐花荣就是。」两个商议了一整天,晚上三娘就带着萧玉兰和花忆春进宫求见皇帝完颜明。

    完颜明刚刚得到情报,道是金国的精兵已在穆赫德配合下将兀颜元帅抓获,只是穆赫德被赶来救援的骠骑将军花逢春和龙骑将军张节斩杀,关隘也被夺了回去。现在辽军已全线戒严,防止金国来袭。完颜明觉得只要辽军不敢马上进攻金国就是好事,他不知道的是,其实辽国将领们得知兀颜元帅被擒后,都想立刻发动对金国的进攻,张节花逢春顾虑到大元帅扈三娘还在金国,强力阻止了将领们的冲动。这事让完颜明兴高采烈,想明天就找三娘摊牌,不想三娘当晚就进宫来找他了。

    三娘找完颜明就是要嫁给他当金国的皇后,这是她考虑好的谋划的第一步。

    当然,完颜明要娶她是有条件的,她就是来和他谈这些条件。可笑的是她原来担心完颜明纠缠她,现在却担心完颜明突然对她失去兴趣。她现在竟觉得完颜明是个不错的男人,二十五六岁正当青春,长相威严气质高贵,简直挑不出什么缺点来,她开始对自己的魅力失去信心了。直到见到完颜明,她才平静下来,恢复了往日的英武美艳和风骚妩媚。

    两人施礼已毕,坐下交谈。完颜明得意洋洋地说出了兀颜元帅被擒之事,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三娘只是淡然一笑。她接着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完颜明惊得几乎从宝座上跌下来。她要嫁给我?她要做金国的皇后?完颜明觉得自己像是在梦里一样,三娘美丽娇嫩的脸·,阿娜的身子,还有挺拔的胸部,迷人的声音,完颜明胯下立刻坚硬起来,他恨不得马上入洞房。三娘看着完颜明急吼吼的样子,心里暗笑。她不慌不忙地说出了所有条件,完颜明一概答应,还马上亲手书写了圣旨,封三娘为金国皇后。有了这道圣旨,即使没有婚礼三娘已经是金国的皇后了,三娘拿起圣旨,将它交给一旁站着的萧玉兰和花忆春收好。

    这时,完颜明再也不愿意等了,他叫宫女倒了一大碗酒一口喝尽,也不顾一边站着的萧玉兰和花忆春,抱住三娘就脱她的衣服。三娘被他脱得精光,他那硬挺挺的胯下之物直接捅进了三娘的身子。三娘一边配合着皇帝的动作,一边口里娇声呻吟,皇帝变得越发亢奋,猛肏三娘。

    一个时辰后,三娘忽然发觉自己低估了这个皇帝,她已年近四十,昨晚又没怎么歇息,皇帝才二十五六,他全身似有使不完的劲,三娘被肏得快要虚脱了,可皇帝还是兴致勃勃的样子。萧玉兰和花忆春看在眼里,心中十分心疼三娘阿姨。

    最后,她们眼看三娘快要昏死过去了,就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将身子插入三娘和皇帝之间,要来顶替三娘。皇帝一把将花忆春推开,他对小姑娘无甚兴趣。他伸手推萧玉兰时发觉她身子与众不同,特别有弹性,逮住她就开始肏起来,越肏越有味道,从前面肏了又换成从后面肏. 三娘这才喘过气起来,夜里离开皇宫时是花忆春一边一个搀扶着三娘和萧玉兰走出来的。


如果您喜欢,请把《《扈三娘艳史》第十五回:吞西夏无双为女王 谋金国三娘作皇后3》,方便以后阅读《扈三娘艳史》第十五回:吞西夏无双为女王 谋金国三娘作皇后《扈三娘艳史》第十五回:吞西夏无双为女王 谋金国三娘作皇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扈三娘艳史》第十五回:吞西夏无双为女王 谋金国三娘作皇后《扈三娘艳史》第十五回:吞西夏无双为女王 谋金国三娘作皇后并对《扈三娘艳史》第十五回:吞西夏无双为女王 谋金国三娘作皇后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