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网游小说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正文 46.宝石失窃事件(上)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日安,希芙将军。”

    新阿斯加德,慵懒的在王宫露台上晒着太阳的洛基舒展着诱惑的躯体。

    她穿着一套性感的绿色比基尼,带着骚气的太阳镜,享受着美好的日光浴。

    她靠在露台边,手里捧着一杯加了柠檬的冰水,在太平洋中部不算强烈的阳光中,她伸出手,对带着护卫,在金宫前方巡逻的希芙打了个招呼。

    “一会别忘了帮助简去检查身体啊,需要帮忙的话,我义不容辞呢。”

    “闭嘴吧,洛基,你这讨厌鬼!”

    穿着盔甲,握着武器的希芙听到了洛基的呼唤,她抬起头,没好气的瞪了如妖精一样的洛基一眼,然后带着自己的士兵们,离开了这片守备区。

    希芙的反应让洛基哈哈大笑。

    这位美女笑的花枝招展,她大概知道希芙对她如此冷淡的原因,不出所料应该还是因为自己的傻哥哥托尔。

    最近一段时间,托尔的地球女友简福斯特一直在金宫休养。

    托尔作为阿斯加德在地球外交事务中的大使,在世界各地来回跑,那么照顾简的工作,就落在了希芙身上。

    这情况是很复杂的。

    希芙算是托尔的官配,未来是要成为托尔妻子的,但她没有拒绝托尔的请求,反而很用心照顾自己和未来丈夫之间的人类小三。

    希芙将军的性格确实宽容,但要说她内心里没有一点别扭是不可能的。

    她又不能把火气洒在简或者其他人身上,于是最近刚刚回到阿斯加德的洛基就变成了出气筒。

    但洛基并不在意。

    她这几天很喜欢故意挑逗希芙,看那将军怒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这让洛基喜好恶作剧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此时距离至尊法师交替仪式已经过去了一个周的时间,新任至尊法师,神君杜姆和前任至尊古一大师联手击溃黑暗维度之主多玛姆的事迹已经传遍了地球和诸个魔法世界。

    这一场胜利将神君杜姆的名号彻底打响,也让那些对杜姆抱有不满和蔑视,蠢蠢欲动的挑战者们冷静了下来。

    据说杜姆借着这胜利的契机,要对地球的魔法界进行一轮整合。

    那位至尊法师还特意将邀请的书信送到了阿斯加德,明明白白的要求洛基代表阿斯加德的符文巫师们前去和他会晤。

    但这件事被洛基压了下来。

    她不想和杜姆有任何的交集,那个家伙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况且洛基手里还持有非常危险的心灵之石,杜姆要洛基去见他,很可能就是想要收回这颗原石。

    “但现在可不能把它给你哦。”

    洛基又晒了会太阳,她喝完了手里的冰水,叉着腰站起身,推了推太阳镜,随手捞起放在手边的心灵权杖。

    在那金色光芒的照耀中,洛基又看了一眼阳光下的阿斯加德,她伸手拨了拨身后的黑色长,迈开大长腿,踩着高跟鞋,快步走向金宫的地下室。

    在步入阴影的那一刻,她轻声说:

    “啊,休息够了,是时候重新启程咯。”

    她脚步轻便的沿着金宫的黑曜石台阶一路向下,在几分钟之后,她出现在了金宫下方的囚室里。

    守卫着囚室大门的金宫卫士们为洛基让开通道,在高跟鞋和地面碰撞出的清脆声音中,手持心灵权杖的洛基,便站在了最深处的囚笼前方。

    她看着眼前囚笼里背对着她的囚犯,她说:

    “这几天过的怎么样?好朋友。”

    “砰”

    一把椅子狠狠的砸在了囚室前方的灯柱上,在火光四溅中,少了一条腿的乌木喉抚着墙壁,恶狠狠的站起身,黑暗教团的黑舌谋士盯着眼前的洛基,它说:

    “叛徒!”

    “叛徒?我?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洛基诧异的眨了眨眼睛,她的手放在毫无遮挡的纤腰上,她大声反驳说:

    “你是瞎了吗?乌木喉,如果不是我把你关在这里,你早就被杜姆干掉了!我是在保护你,你这蠢货。”

    “是你把我们拉入那该死的比赛里!”

    乌木喉灰色的眼睛死死的瞪着洛基,它稍显暴躁的说:

    “你用花言巧语欺骗了我们,亡刃和比邻星死了,还有黑矮星黑暗教团几乎全军覆没,这都是因为你!”

    “嘿,冷静点,别把自己的错误都推到我身上。”

    洛基的表情也变得不客气起来,她牙尖嘴利的反驳到:

    “我当时是怎么给你说的?我让你以我的助手的身份参战,是你信不过我,非要把你的兄弟姐妹们拉入其中,现在出了事你就怪我?”

    “在争夺战里,我豁出命去帮你们,但你的无能葬送了我们的前程,如果当时我和精疲力竭的杜姆作战的时候,能有你的帮助,那么时间之石现在已经落入我们手中了!”

    “是你们肆意妄为,小看其他人才引来了可耻的失败!这都是你们的错!”

    洛基的声音变得尖锐,她挥舞着手里的权杖,尖叫到:

    “你知道我把心灵之石从渡鸦那里骗回来,花了我多少心思吗?你这杂碎,我没有把你们做的丑事告诉萨诺斯,你猜他知道你们的失败之后,会怎么处理你们!”

    洛基的话让乌木喉眼中的凶光更甚,但它无法反驳。

    确实,在至尊法师争夺战的战场里,洛基的表现堪称无可挑剔,没有背后捅刀子,一直在为得到时间之石而努力。

    乌木喉确实得感谢洛基隐瞒了它们的失败。

    作为追随萨诺斯的黑暗教团的成员,黑舌谋士很清楚自己的领的行事风格,萨诺斯厌恶失败,一旦它们的失误被疯泰坦知道,灭霸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放弃它们。

    “当然,现在扯这些都没用了,我冒着被现的风险,来这里也不是和你吵架的。”

    洛基哼了一声,她左右看了看,从手边变出一把钥匙,丢进了乌木喉的囚笼里。

    她把手里的心灵权杖也丢给了乌木喉,她说:

    “时间宝石没拿到是很遗憾的事情,但我已经找到了空间宝石的藏匿地,你逃出去之后,就找巨星,去拿到那颗宝石!”

    “我会去见杜姆,想办法稳住他,不让他干扰你们的行动,在拿到空间之石后,你们就以最快的度离开地球,在太阳系边缘等着我,我会去和你们汇合的。”

    乌木喉接住了洛基丢来的权杖,还有钥匙。

    它抚摸着那金色宝石,在几秒之后,它反问到:

    “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又是一个陷阱?这个世界有多么危险我已经看到了,也许,你和那些怪物们”

    “你可以选择不赌,我反正没损失。”

    洛基打断了乌木喉的话,她说:

    “我手里有灵魂宝石的消息,我还蛊惑尼达维勒的矮人将无限手套制作完毕,只要我把它们献给萨诺斯,灭霸便不会责怪我,但你们空手而回,想必会让他非常失望。”

    “还是那句话,乌木喉,我有的选,而你没有!那也许确实是个陷阱,但很遗憾,你们非去不可。”

    说完,洛基将一张地图扔在脚下,毫无犹豫的转身离开,穿着比基尼的她摇曳着身体,在乌木喉的注视下,消失在了囚室的尽头。

    囚笼中的乌木喉长出了一口气。

    几秒钟之后,伴随着开锁的声音,它拄着心灵权杖,从囚室里走了出来,捡起了手中的地图。

    在那地图上,在北美腹地,内华达州的沙漠深处,有个详细的坐标点。

    洛基还在地图上写下了自己收集到的信息,关于天眼会的秘密基地和空间宝石存放的信息。

    黑舌谋士的大脑飞快运转着,思考着这件事,但到那些金宫卫士冲进囚室的时候,它也没能想到一个破局之策。

    时间宝石已经不可能拿到了,力量宝石很大的可能落入了神秘而强大的渡鸦手中,现在还能到手的,就只剩下空间之石了。

    为了不承受萨诺斯的惩罚,它必须拿到那块石头才能回去交差。

    “该死的世界!”

    黑舌谋士低声骂了一句,它看着眼前那些冲来的金宫卫士,它举起心灵权杖,在原石力量的逸散中,那些士兵们就好像是被操纵了心神。

    乌木喉出了低沉沙哑的笑声,它拄着权杖,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囚室,在它身后,那些卫士们已经开始自相残杀。

    十几分钟之后,一艘阿斯加德的逐天战机呼啸着飞入天际,朝着内华达的秘密基地飞驶去。

    与此同时,换了男装的洛基目送着那战机消失,他冷笑了一声,转身踏入了一扇旋转不休的传送门里。

    但并不是去见杜姆,而是来到了神秘屋中。

    渡鸦大君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你修改了乌木喉的记忆?还是毁掉了它的脑子?我感觉它变蠢了很多。”

    洛基很自然的坐在梅林对面,他靠在沙上,翘起腿,用左手撑着下巴,这阴柔的恶作剧之神外表俊美,在燃烧火光的映衬中,倒是颇有种别样的魅力。

    面对洛基的询问,低头看着一本魔典的梅林头也不抬的说:

    “修改记忆会被萨诺斯现的,疯泰坦也许看不穿虚荣作祟,但他身后还有个更神秘的女人,这些小动作瞒不过一位多元宇宙的幻影。”

    “我不是那种喜欢冒险的人,只是物理手段,稍稍在它脑海里做了点小动作。”

    洛基眨了眨眼睛,他说:

    “你让它更鲁莽了,但这也没什么,再结合它目前的处境,诱使它冒险不难做到。我更好奇的是,你真的就这么任由乌木喉拿走空间之石?”

    “如果萨诺斯真的如你所愿,去找灵魂之石的话,那么他手里就会有三块宝石,这对你来说也很危险吧?”

    洛基的问题,让梅林抬起了头。

    他没有回答,而是敲了敲桌子,玄兰很快出现在梅林身边,将一样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那是一个巨大的手套。

    尺寸极其宽大,仅从外表来看,就知道这东西绝对不是给人类使用的。

    它用金色的金属制作,造型古朴霸气,上面刻满了符文铭刻,在每根手指后方,都有一个环形的凹槽,而在手套背后,有个大凹槽,看样子是为手套的承载物准备的。

    “你要的无限手套。”

    梅林看着桌子上的金色手甲,他对洛基说:

    “我的大铁匠已经为你准备好了,献上空间之石,再加上这东西,会让萨诺斯对你的工作非常满意的,至于他集齐三颗宝石之后会带来的威胁”

    梅林摇了摇头,他翻转着手指,紫色的力量之石悬浮在他手心。

    他对洛基说:

    “六颗石头,外加手套,这是个整体,足以影响整个宇宙的奇物缺少任何一样东西,都会让它的威能大打折扣。”

    “而力量之石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是为无限手套提供能源的基础,少了这东西,萨诺斯就算拿齐了剩下的五颗宝石,也最多能挥出全能天父的力量。”

    渡鸦轻笑了一声,他说:

    “如果只是全能天父,那我还应付的来,更何况,我不觉得神君阁下,会那么轻易的就将时间之石交给萨诺斯,更何况还有尚未出世的现实宝石呢。”

    “这手套,没做手脚吧?”

    洛基伸手把玩着眼前的沉重手套,他问了一句,梅林摇了摇头,说:

    “没有,它是货真价实的无限手套,也没必要在这玩意上做手脚。”

    “三颗宝石对三颗宝石,我的赢面其实挺大的,另外,洛基,在劝说萨诺斯下决心去寻找灵魂之石后,你在那里的工作就完成了。”

    “在离开萨诺斯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拜托你。”

    “什么事?”

    洛基站起身,拿起自己的匕,开始在自己的身体上滑动,制作伤口,他一边自残,一边问到:

    “提前说明,太危险的事情我不干。”

    “放心吧,并不危险。”

    渡鸦嘴角弯起一丝弧度,他轻声说:

    “我只是需要,你将一个独特的灵魂,引荐给萨诺斯背后那女人”

    他看着洛基古怪的眼神,他耸了耸肩,坦然的说:

    “这只是一个尝试,但如果真的能用‘美男计’引诱死亡夫人在接下来要生的那些事情里两不相帮,那么我的压力也会小很多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