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网游小说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正文 24.过去的钥匙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真的不想做国王?”

    亚特兰蒂斯王宫之外,背负着双手,悬停在水中的梅林一边走向停在庭院中的金色海底飞行器,一边对身后跟着的侄子说:

    “只要你开口,我相信纳摩会愿意将王权分给你一部分的,他对你是真的好,把你当成真正的亲人。”

    “别开玩笑了,叔叔。”

    亚瑟此时身上打满了绷带,行动时的伤口摩擦让他疼的呲牙咧嘴。

    他对梅林说:

    “我从小到大学过很多东西,但其中绝对没有一样是教我怎么当国王的。”

    “我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出生,成长,我的母亲因为那顶王冠惨死在海底,而我的父亲因此抱憾终身。”

    亚瑟撇了撇嘴,他颇为豁达的说:

    “纳摩愿意接过那个重担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好吧。”

    梅林向前漂浮的动作停了停,他转过身,对亚瑟说:

    “看来你真的是长大了,已经有了自己的价值观和世界观。”

    “这很好,你已经足够坚韧,能够承担更多的责任也足以接受我接下来要对你说的事情。”

    渡鸦大君蓝色的眼睛盯着自己的侄子,他轻声说:

    “你母亲,亚特兰娜王后没死!”

    “嗯?”

    亚瑟瞪大了眼睛。

    他的表情在这一刻有些茫然,就像是遭到了可怕的精神冲击,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他顾不得手上的伤口,伸手抓住了梅林的手臂。

    他急切的说:

    “真的吗?叔叔,你没骗我?”

    “嗯,是真的。”

    梅林点了点头,他对亚瑟说:

    “你父亲也知道这个消息,我用特殊的方式为你的母亲做过占卜,她还活着,但我无法占卜出她现在在什么地方也许还在大海中。”

    梅林对激动的亚瑟说:

    “你和这片大海的缘分还远没有结束呢。”

    “也许,等你伤好之后,你可以从海沟族的领地查起,如果你母亲当年逃离了那里,那么也许你能在那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但是亚瑟!”

    梅林伸出手,在亚瑟肩膀上拍了拍,他说:

    “你不能一个人去,虽然我知道你还有隐藏起来的能力,但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海沟族那边也隐藏着一些很难辨别的危险秘密。”

    亚瑟咬着嘴唇,他思考了片刻,对梅林说:

    “我知道,我要先回去和老爸说一说,制定一个计划,再找几个帮手。”

    “沙赞就很合适。”

    梅林随手摆了摆手指,他说:

    “我那个弟子啊,太跳脱,也许一场危险的旅行能让他的性格安分一些,他也能借此打磨自己的力量,而且这是他欠你的。”

    “毕竟他抢了你女朋友,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

    梅林摇了摇头,像个老头子一样感慨了一句,然后对亚瑟告别,走向已经悬浮起来的飞行器。

    老朋友维科正在飞行器里等他。

    他会载着梅林前往亚特兰蒂斯安置蓝色母盒的秘密地点,纳摩已经答应将蓝色母盒交给梅林,作为国王的谋臣和梅林的朋友,维科会亲手完成这个协议。

    亚瑟和其他年轻人,还有那些变种人们还不能走。

    他们要留下来,参加纳摩的加冕仪式,纳摩只有一个很久没联系过的妹妹,除此之外,再没有亲人了,如果他们不参加仪式的话,纳摩就太孤单了。

    在王宫的庭院中,亚瑟目送着梅林叔叔的飞行器窜入头顶的海水,然后飞快的消失在远方。

    他此时还被自己母亲依然活着的消息弄得欣喜不已。

    就如绝望了很久的人终于看到了希望说实话,亚瑟也能理解为什么他父亲和梅林叔叔要把这个消息瞒到现在。

    如果是之前的他,那么冲动,那么鲁莽,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冲入海沟族的领地里。

    那可是七海中最危险的地方啊。

    如果连身为天父的梅林叔叔,都觉得那地方有危险的话,那么亚瑟就必须从长计议了。

    “你你叫亚瑟?”

    就在亚瑟呆立在庭院中,脑子乱糟糟的思考着问题的时候,一个温柔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

    亚瑟回过头,就看到一位穿着白裙,肩膀和腰部点缀着七彩水母,还有贝壳珊瑚珍珠之类的古怪装饰品,有一头飘逸长的姑娘,正靠在庭院的柱子上。

    那姑娘手里提着一个酒瓶,看上去已经喝的醉醺醺了。

    嗯,她很漂亮。

    充满了海底人的柔美,外表和人类没什么区别,但更显娇弱。

    “对,我是亚瑟。”

    亚瑟也算是个绅士吧。

    他很有礼貌的对那陌生的姑娘说:

    “你是迷路了吗?你看上去挺伤心的样子。”

    “是啊,谁不伤心呢?”

    那姑娘靠在柱子上,抬起酒瓶,咕嘟咕嘟的灌了一大口酒,她脸颊有跳动的红晕,她对亚瑟说:

    “你知道吗?在你打赢奥姆的时候,我父亲准备把我嫁给你,然后你把王座让给了纳摩,他又准备把我塞到你哥哥的床上”

    “最可笑的是,在你们来之前,我还是奥姆的未婚妻。”

    这姑娘咧开嘴,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她站起身,摇摇晃晃的提着酒瓶,走向亚瑟。

    她的个头比亚瑟矮一点。

    她伸出手指,醉眼迷离的放在亚瑟的下巴上,她说:

    “可问题是,我不喜欢你们这三兄弟中的任何一个,和奥姆的相谈甚欢也是逢场作戏,我刚刚听说,连你哥哥,也都有正牌妻子了。”

    “那个6地女人很不客气的占据了我在这宫殿里的房子我无处可去了,亚瑟。”

    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用一种自暴自弃的声音说:

    “带我回家吧,今晚我是你的了”

    “你只是喝醉了,女士。”

    亚瑟此时可没心情谈情说爱。

    一来,他刚刚得知了母亲的消息,他找回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的信息。

    二来,他几天前才和卡拉分手,现在正处于失恋的糟糕阶段,在竞技场里猛揍奥姆的癫狂里,也有一部分是出于这个原因。

    眼前这个姑娘挺漂亮。

    但也仅此而已了。

    老汤姆和梅林把亚瑟教育的很好,他并不是一个见了女人就没魂的色胚。

    他很正经的推开了已经趴在自己身上的海底贵女,他说:

    “我把你送回宫殿吧,这里这么大,总能给你找个空房子的,我想,老哥和他那位不客气的妻子,也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说完,他扶着喝醉的姑娘走向宫殿。

    那喝醉的姑娘撒着酒疯,她像是小野猫一样骑在亚瑟宽大的背后,拍打着亚瑟的脑袋,她尖叫到: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亚瑟库瑞!”

    “我是不是男人和你没关系,小姐。”

    亚瑟哼了一声,他干脆将闹腾的酒疯子以扛米袋的方式,扛在肩膀上。

    他说:

    “在你稀里糊涂的把自己交给其他色胚之前,你最好找个地方好好醒醒酒,你要知道,可不是所有男人都和我一样绅士的。”

    “说起来,你也是位大海公主吧,我妈妈也是,纳摩的妈妈也是你们这些大海公主,都这么随便的吗?”

    “还是说,这是你们的传统啊?”

    “啊!不许咬耳朵,你这疯女人!谁娶了你谁绝对会倒霉一辈子的!”

    “停!不许抓头!不许脱衣服!见鬼!”

    ———————————————————

    “你刚才对亚瑟说的是真的?”

    在前往亚特兰蒂斯秘地的路上,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海底人维科操纵着飞行器,深入一处黑暗海渊。

    在飞艇外的光芒变暗的那一刻,他突然开口说:

    “亚特兰娜还活着?”

    “对。”

    梅林眼神古怪的看了一眼维科,他一本正经的说:

    “那位万人迷王后还活着,以你们海底人的寿命来看,她还能活很久,让我算算,她如果最近几年被亚瑟救出来,然后在6地上陪老汤姆养老”

    “最多再过3o年,她会返回海底,而且估计依然风韵犹存。”

    梅林掰着指头算了算,他对维科说:

    “这样算下来,你还有机会呀!你和亚特兰娜最少能厮守6o年呢孩子估计不可能有了,但夕阳恋,啧啧,真是感人啊。”

    “住嘴!”

    维科就像是被冒犯到了一样。

    他语气激烈的反驳到:

    “就算亚特兰娜回来,她也是王后,她身份高贵,我这样出身平民的我为什么要对你解释这些?见鬼!”

    “我和亚特兰娜之间没有你想的那种龌龊的关系!”

    维科板着脸,不再去看梅林。

    渡鸦大君则偷看着自己的老朋友,他低声说:

    “何必呢?”

    “你对亚瑟的态度,对奥姆的态度,这能骗得过谁?”

    “你是亚特兰娜最信任的人,从小一起长大,纳摩对我说过,如果没有汤姆和奥瓦克斯那一档子事,你们才是最合适的伴侣。”

    梅林靠在座椅上,他微眯着眼睛,轻声说:

    “纳摩宣称会为亚特兰蒂斯带来改变,我觉得他能做到,也许在亚特兰娜回来的时候,亚特兰蒂斯愚蠢的血统论会被终结。”

    “你们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你守护了亚特兰娜一辈子,维科,这是你应得的,如果亚特兰娜不给你个交代,我这外人都会感觉到心寒。”

    “而且我想,亚瑟估计也并不会反对这件事的,毕竟,你也算是他的半个父亲了。”

    “你不懂。”

    维科想说些什么。

    但最终,所有的思绪都化为了一声长叹,他看向飞艇之外,在海面阳光折射下显得七彩洋溢的海水,他说:

    “我自己给自己和亚特兰娜之间筑起了一道墙壁,在亚特兰娜即将嫁给奥瓦克斯的时候,她请求我带她一起离开”

    “你知道吗?那一夜,我本该向她坦承一切,但我是个懦夫,我不敢那么做。”

    维科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他身上也散着强烈的暮气。

    他说:

    “我不敢向古老的传统挑战,我让亚特兰娜很失望,她独自一人离开,结果遭遇了海沟族的袭击,落到了汤姆的灯塔外。”

    “我在水底亲眼看到汤姆将受伤的亚特兰娜带回灯塔,我想,那也许是她最好的结局。”

    “我是个没用的男人,我配不上她。”

    梅林早就猜到维科和亚特兰娜之间是有些事情的。

    但没想到事情真相却朝着八点档电视剧的走向偏移,这下梅林也不好在劝说些什么了。

    他只能伸手拍了拍维科的肩膀。

    他对老朋友说:

    “过去的都过去了,奥瓦克斯都死了,也许你们之间还有可能,还有希望,如果你觉得对不起她,那么等亚瑟找回她的时候,你该对她说声对不起。”

    “不。”

    维科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他说:

    “不能让亚瑟冒险,我会去找亚特兰娜,我会带回她不惜一切!”

    “随便你了。”

    梅林看着海沟之下那个隐藏的要塞,他说:

    “海沟族都是小事,最麻烦的是海底那个神孽克拉肯那可是一头天父级的怪兽,你要小心一点。”

    “嗯。”

    维科点了点头,几分钟之后,他带着梅林穿越过亚特兰蒂斯军团重重守卫,来到了封锁蓝色母盒的石室中。

    梅林看着那被放置在海渊上方的母盒,他眼中闪过一丝满足。

    “早给我多好啊,不就没这么多事了?”

    渡鸦大君感慨了一句,然后抬起手指。

    在手指微微勾动之间,桔色的光芒轻易的破开了这建筑物内部复杂的魔法防御体系,将那蓝色的母盒送入了他手心中。

    “两个到手,还有最后一个。”

    梅林将母盒收起,随手打开了通往废土的传送门。

    在步入光晕的那一刻,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对维科说:

    “回去告诉纳摩,别那么着急的去探索亚特兰蒂斯古城,我身为守门人,也曾进入其中数次,那座城市里,有些古怪”

    “大陷落时代的恐怖能量依然盘踞于城中,他们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能进去!”

    “另外,我知道那些国王们在想什么,但请转告他们,海皇亚特兰的王权象征,神圣尼普顿三叉戟并不在亚特兰蒂斯城里!”

    “海皇将自己所有的王权和秘宝留在这片大海的某处,如果他们想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七海之王那就继续去找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