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环环相扣
    ,猎魔烹饪手册!

    还是‘公寓房间’,杰森并没有更换住所。

    在杰森‘醒来’前一刻,‘接触者’佩尔斯就提前站到了门外。

    虽然杰森表现的‘很无害’,但做为一个称职的‘接触者’,佩尔斯可是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的,毕竟,不知道的,大部分都死了。

    “杰森选手,您有五天的休息时间。”

    “五天后就是f区的决赛,而您成为复赛的优胜选手后,您除了可以免费享受‘营养餐’外,还可以免费获得一些家具,包括但不限于床铺、沙等等。”

    “但是只有第一次是免费获得,之后想要获得您依旧需要花费积分。”

    佩尔斯介绍着。

    杰森点了点头。

    看着点头的杰森,佩尔斯也跟着点了点头。

    尽管到现在都没有听到杰森开口,但是佩尔斯却没有任何的不习惯。

    相反的,他很喜欢这种相处模式。

    一个安静的‘狂虐者’总比一个暴躁的‘狂虐者’要好吧?

    “您知道的,有需要的话,安呼叫器。”

    “我24小时都在。”

    杰森的配合,总算是让最近三天烦躁不安的佩尔斯松了口气。

    他无法想象,本来就快要被压迫的喘不上气的他,如果在遇到暴躁的杰森,那会是什么模样?

    恐怕会崩溃吧?

    不过,就算现在没有崩溃。

    也差不多了。

    一想到自己擅自删除主动和杰森对话的录像的事情,佩尔斯就觉得不安。

    没事的!

    一定会没事的!

    一切都会平安过去!

    佩尔斯关好了‘门’,转身向着走廊外走去。

    身为‘接触者’,佩尔斯的房间就在走廊外,左手边。

    一室一厅一卫,不大,功能却足够的齐全。

    除去正对房间的墙面上,硕大的显示着对杰森的监控视频外,这个房间带着淡淡的温馨感,不论是桌子上的仙人球,还是沙一侧的猫窝都显示着这一点。

    先是看了一眼监控。

    在现杰森只是打开了电视直播,并没有什么异样后,佩尔斯就拿起喷壶,给仙人球喷水。

    “小仙啊,你说我做得对不对?”

    “一定是对的吧?”

    “毕竟,我就是想要自保。”

    佩尔斯拿着喷壶对着仙人球自言自语。

    片刻后,他又蹲到了猫窝前。

    这是一个卡通鲨鱼状的猫窝,属于半封闭模式,入口就是长大的鲨鱼嘴,一根根牙齿则是用软布缝制而成的,一根线垂下,下端吊着一个棉球,做为茂密戏耍的道具。

    ‘这个猫窝,不仅可以让猫咪既享受着柔软,还会让猫咪有着更多的安全感,十分适合新入户的猫咪。’

    这是他在三年前逛宠物店时,推销员告知他的。

    也正因为这样的理由,他把这个猫窝买了下来。

    在佩尔斯的计划中,他会先把猫窝、猫砂盆、铲子、猫粮等等全都准备好后,再去挑选一只心仪的、有眼缘的,很粘人的小猫咪。

    可惜……

    一周后,他没有考上‘游戏’的策划师,反而是以优异的成绩被‘接触者’组织录取了。

    经过了22周的训练、适应后,他成为了‘接触者’。

    对此,佩尔斯没有什么沮丧的。

    策划师不错,‘接触者’也不错。

    工作稳定,一年有六个月的带薪休假,正常上班时是双薪,到了年纪还要内部的相亲活动,生下孩子后,组织会给与大笔的生育奖励,还会免费帮忙推荐从小学开始一直到大学为止的学校。

    但有一点,却让佩尔斯感到遗憾。

    ‘接触者’不能养猫。

    或者,准确的说,‘接触者’不能养宠物。

    佩尔斯很清楚。

    这是组织担心会被人潜入,或者利用宠物搞事情。

    因此,到了最后,佩尔斯都没有拥有自己的猫咪,只有一个猫窝。

    但,有的时候,有个猫窝就够了。

    佩尔斯假装自己有只猫。

    就在猫窝之中。

    他抬起手似乎就能够触及到猫咪的柔软的毛,当然,会有一点儿掉毛,但是不重要的,我养的猫咪是特殊品种,完全不用打理。

    如同以前一样,佩尔斯打算摸一摸自己的猫。

    可是才抬手伸进去时,这位‘接触者’惬意的神情就是一变。

    他面容僵硬的从猫窝中摸出了一张纸条。

    那张字条上用加粗的红色笔写着——

    我知道你干了什么!

    ……

    佩尔斯在那个‘布局者’眼中是怎么样的一环?

    杰森思考着这个问题,目光看向了电视上关于‘嘉伦’的直播。

    从‘游戏场地’离开,返回房间,杰森花了大约2o多分钟。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复赛的后半段自然没有办法结束。

    事实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复赛才是真正的开始。

    只不过,主角从杰森,变为了嘉伦。

    而且,反响不错。

    杰森是根据密集的弹幕来推断这一点的。

    “好厉害的黄金小羊!”

    “这哪里是羊?明明是恶狼!”

    “还有资料上说黄金小羊之前是伐木工,是开玩笑的吧?”

    “伐木工会用投索、弩箭和捕兽夹?”

    ……

    弹幕一条接着一条飘过。

    这个时候的屏幕上,嘉伦正利用投索与弩箭,将一群狩猎他的‘逃生者’逼入了由捕兽夹布置的陷阱中,动作十分的娴熟。

    而这也成为了‘观众’们讨论的焦点。

    杰森却很是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伐木工为什么就不能够熟练的使用投索、弩箭和布置捕兽夹?

    毕竟,都是靠近森林的,伐木工学习过一些猎人技巧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而且,嘉伦相当的聪明。

    知道用头脑作战而不是正面与‘逃生者’冲突。

    不然就算是有着手里的道具,依旧会失败。

    当嘉伦开始新一轮布局时,屏幕上照例开始播放之前的精彩回放。

    看着回放的录像,杰森双眼中闪过了一道异彩。

    他似乎猜到那个‘布局人’会怎么安排佩尔斯了。

    佩尔斯会怎么将自己的危险降低到最小?

    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删除自身和他见面的录像。

    而这正是那个‘布局者’想要的。

    只要佩尔斯这么做了,就会落入到‘布局者’的陷阱中去。

    然后?

    录像既然能够删除。

    为什么不能够加入?

    杰森有十成的把握,一份相当不利于‘森德家族’的录像会出现。

    最终,这份录像会成为压垮‘森德家族’的最后一棵稻草。

    而且,杰森还能够肯定,这个时间不会太久。

    一定很快!

    “是击垮‘森德家族’?”

    “还是取而代之?”

    杰森开始思考‘布局者’更深层的意图了。

    当然,这并不妨碍他在掌上电脑点对着‘营养餐(免费)’的按钮一按。

    叮!

    熟悉的清脆声响起。

    杰森又看了一眼那些免费提供的家具。

    最终只选择了一个加长、加宽的沙和一条毯子。

    沙并没有柔软的靠垫,而是全木质的那种,刷过了木漆,光滑、坚硬。

    毯子也是薄薄的一层,略等于无。

    杰森选择了和他在‘不夜城’最为相似的寝具。

    不是没有更好的。

    只是他不允许自己沉浸其中。

    营养餐很快就送来了。

    还是之前那种,虽然没有什么味道,但是真的很有营养。

    杰森拿起一块,将冰球面具撩起一脚后,顺势将这块‘营养餐’丢入了嘴里。

    大口的咀嚼着。

    尽管这个时候,电视的直播还在继续。

    尽管口中的‘营养餐’根本没有什么味道。

    可杰森还是习惯性的将注意力放在了食物上。

    一直到所有食物都吃完后,杰森才再次按了一下‘营养餐(免费)’的按钮,接着,将目光看向了直播的电视。

    等等!

    杰森面具下的神情一凝。

    他不由自主的低下头看向了空着的,已经被收走一半的餐盘。

    他会被食物吸引注意力。

    那‘森德家族’会不会?

    肯定的!

    ‘森德家族’也会被吸引注意力。

    甚至可以说,只有让‘森德家族’被吸引了注意力,那位‘布局者’才能够妥善的完成最后一步,将‘森德家族’撕开一道口子。

    而能够吸引‘森德家族’的目标……

    比尔德!

    那位‘森德家族’的安保顾问!

    几乎是在瞬间,杰森就想到了这个答案。

    同样的,对于‘布局者’,杰森的脑海中也多出了一分轮廓。

    “布局细致、耐心,且对‘森德家族’的行事方式十分的了解!”

    “而且,这样的了解不是浮于表面。”

    “是深入到骨子里的!”

    “所以,是‘森德家族’的合作者……不!不对!”

    “以‘森德家族’的行事风格,就算是合作者,也是会谨慎提防的,不会露出这么多的破绽!”

    “不是合作者,那就是……”

    “自己人!”

    想到这,杰森不由一眯眼。

    ‘森德家族’的自己人会对自己人出手吗?

    毫无疑问的,会!

    而且,比外人更狠!

    更加的致命!

    例如:继承权!

    “‘布局者’会是森德9之后的继承人吗?”

    杰森心底默默的想着,面容平静的撩起了面具一角,继续吃着‘营养餐’。

    他推测出了不少信息。

    但这些信息对于现在的杰森来说,还不如嘴里无味的食物有用。

    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狂虐者’。

    还是一个有着必须要获得‘游戏总冠军’的‘狂虐者’。

    不过,这并不代表这些信息就真的无用了。

    至少,这会让他有更多的应对。

    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掌握主动。

    被动的等待,可不是杰森想要的。

    也不是他习惯的。

    ……

    比尔德和罗斯罗行走在下水道中。

    一旁是哗哗流动的污水,看起来宛如是一条河。

    另一旁是结实的水泥地面。

    走在水泥地面上的罗斯罗到现在都有一种不真实感。

    想着白天生的一幕,他就觉得一切宛如做梦。

    张了张嘴,这位医生想要说些什么。

    可话语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感叹。

    “我从不知道下水道里还能够走人。”

    做为医生,罗斯罗从小接受的就是类似的精英教育,或许知识渊博,但是某些却是远远不如比尔德这样从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人。

    “f区可不是什么小城市,没有一个足够宽阔的下水道,那些大人物可无法忍受自己生活在粪坑中。”

    比尔德语带讥讽的说道。

    这个时候的,比尔德已经换上了一身类似制服般的黑西装。

    是从之前的对手身上扒下来的。

    连带着还有武器、弹药和钱币。

    而比尔德的收获远远不止这些。

    通过刚刚的一战,比尔德能够更加清楚的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么强大。

    他可以徒手,轻而易举的击倒3-5个人。

    这3、5人可不是普通人,而是‘森德家族’真正的精英保镖。

    虽然以前也能够凭借技巧、运气勉力做到,但是和现在不同,现在的他完全是摒弃了技巧,就是用单纯的度与蛮力碾压了对方。

    这种对比,令比尔德知道,现在的他可以轻松吊打之前的自己。

    不由的,比尔德想到了出车祸昏迷后,那个模糊人影给他注射的药物。

    “那是什么药剂?”

    比尔德心底忍不住的想道。

    做为曾经的‘森德家族’安保顾问,比尔德接触到的东西远常人想象。

    都市传闻,百大家族中有着类似‘强化药剂’之类的存在。

    但是比尔德却知道,那只是传说。

    百大家族有着的是‘辅助强化药剂’。

    或许各家效果不同,但是绝对没有直接注射就变得强大无比的。

    简单的说,想要强大,还是依靠自己的锻炼。

    那,我是怎么回事?

    难道真的是异变了?

    比尔德回忆着之前病房中的一幕,眉头紧锁。

    罗斯罗看着眉头紧锁的比尔德,大气都不敢出。

    从病房中逃出来,比尔德表现出了相当的善意,但是只要比尔德一皱眉头,那就绝对没有好事生,不是陷阱就是追兵。

    到现在为止已经生了三次。

    这会是第四次吗?

    罗斯罗忍不住的握紧了手中的手枪。

    虽然帮不上太大的忙,但是基础的射击他可是学过的。

    “放轻松,罗斯罗。”

    “我……”

    比尔德看到了误会的罗斯罗,忍不住的笑道。

    他希望自己的救命恩人轻松点。

    但是话语还没有说完,比尔德脸色就是一变。

    他径直的一拽罗斯罗,向着旁边的污水河中跳去。

    而两人的身躯还在半空中时,下水道尽头就亮起了一片枪火——

    哒哒哒!</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