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新军阀

第766章 急转直下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好大一只乌 本章:第766章 急转直下

    毛珏治下的北明,太平盛世的已经到了让人忘了这还是个中古的封建时代。

    一共三十一个歹徒,光天化日之下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携着手弩与早期那种短火铳突然闯进了东来顺,这伙人也绝对够亡命,顶着护卫人员的枪火硬闯到了三楼,事发太突然,两个侍卫也仅仅来得及扯着千代姬从游泳池后撤,那个装着证据的红箱子直接被抢走了!

    “对不起哦!长平姐!要是......,要是我抱着箱子就好了,也不会......,也不会.......”

    眼圈儿红红的,细嫩的食指纠结的点在一起,千代姬是怯生生的迎了出来,听着她道歉的话语,无奈的叹了口气,长平却是伸出怀抱,重重的把她拥在了怀里。

    “只要你没事儿就行!箱子抢去就抢去了吧!”

    小脑瓜深深缩在了长平的怀里,千代姬满是愧疚与忐忑,微微闭上了眼睛。

    ........

    这不仅仅是抢劫,还是行刺皇妃,要是崇祯十七年以前,够得上抄家灭族的大罪了,就算此时,也绝对是个大案子,足以轰动一时。

    也是从监视状态被忽然叫回来的大同知府李健勋差不点没吓傻了,六十多岁一个老头子,拎着水果哭天抹泪的住进了大同驻军大院里的千代姬那儿嘘寒问暖的,不过长平此时是连写报道的心情都没有了,全天候她都泡在了大同镇边防警察局中。

    辽东产水泥钢铁,为了推进工业化并且减少木材消耗量,毛珏是在北明大力推广包豪斯样式的钢筋水泥土建筑,这警察局也不例外,此时已经颇有些类似后世那种警察局的格调了,下面是办事大厅,中间是审讯室,最上面是拘留室。

    到底是毛珏治下的北明,三十一个歹徒除了在酒店被击毙的外,剩余的也是一个都没跑出去,被巡逻警察赶着警用马车撵了四条街,又击毙了十一个,剩余的在城门口被一网成擒。

    可这个审讯却是相当令朱媺珿堵心了。

    她通红的证据盒子倒是锁的好好的,可盒子被扔到了歹徒逃跑的马车中,准备好的火盆里,打开后,里面的纸张已经在高温下烧的漆黑,无法辨认了。

    捏着更加尖细了几分的下巴,坐在审讯室外面发呆的看着盒子,对审讯室里面时不时传出来的噼里啪啦打人声充耳不闻,不知道过了多久,审讯室铁栏杆门这才被又一次打开。几个警察队长急促的向楼下走去,吆喝着马车不知道去哪儿,一边擦着手,中央大街的分局局长张军荣则是一边虚脱了那样踉跄的走出来。

    看着长平撇过的眼神,这个辽东军退役,高大魁梧的汉子更是犹如做错事的孩子那样耷拉下了脑袋来。

    “殿下,卑职无能,没问出什么来!”

    “这些歹徒如此顽固?”

    长平有些惊奇的问道,她听说过有些大家族会蓄养死士,没想到这一次遇到了,可听着她的问题,张军荣却是满脸的恼火。

    “不是,是他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习惯性晦气的想吐口唾沫,可看到长平,张军荣又是硬生生的把口水咽了回去,旋即喃喃解释着:“这些人都是口子外的蒙古生鞑子,这些人还不是来自一个部落,据他们说,四月十八号,十九号他们在草原上放牧,忽然被不知道哪个部族袭击了,绑了他们还有家人,然后把他们关在箱子里,然后再打开箱子,就已经到大同城内了。”

    “那伙人许诺,抢了三楼泳池边上的红色箱子,就放了他们,还一人发十两银子,然后赶着他们拿上武器,就出了门!”

    “卑职已经派人去他们供述的客栈去查了!殿下放心,这些胆敢伤害陛下家人的混蛋,卑职就算是这条命不要,也要弄死他们!!!”

    张军荣是杀气腾腾的保证着,可长平确依旧是无精打采的模样,仅仅轻轻的点了点头。

    汇报过后,这位警察局长猛地跨上枪,急促的两三步也跟着下了楼。还是坐在那儿,长平双目无神的盯着那个箱子,聪慧如她,一件事始终横亘在她心头。

    把人从关外绑到关内,还绑进了城,光天化日之下袭击了记者站,这些,她朱媺珿都可以接受,可就算这些山西煤老板财大器粗,他们又是如何精确的知道自己把证据藏在小红箱子里,而且就放在千代姬的脚边?

    而且这些人准备人手的前一天,正是她打着借口要统计进出口增长量报道,要调阅破虏关签押室那天,十八号,她和千代姬傍晚获取的调阅权,十九号离开破虏关!不仅仅对记者团内部的机密,这伙看不见的敌人,对记者团的一举一动也是掌控的惊人。

    内鬼这个词情不自禁的浮现在脑海,可朱媺珿实在是不愿意怀疑那些和自己共事的记者们还有用生命来保护她们的禁卫们,头疼的捂着脑袋,许久,朱媺珿才艰难的站起来,把箱子扔到了一边,踉跄的下了楼。

    ........

    果然,张军荣对贼人藏身处的突袭也是一无所获,客栈老板出示,他们登记的身份是一伙陕西秦商的,陕西传回来消息,这支商队已经在三年前去往河中的商贸中遭遇当地突厥人的抢劫,几乎全军覆没了,另一头,进城用的讯息是东印度公司麾下一支南商商号的身份,可这支商号压根不来北方贸易,与本地也是毫无瓜葛,至于进关的记录,根本查不到,很有可能是一批货藏一个人,分批给带进来的。

    不过更大的打击却才刚刚到来。

    五月十二,闭庭六天后,山西法庭再一次开庭,可这一次,法官宋卫龙的脸色就变得格外不好了。

    又是一顿大明永存,陛下圣明的政治屁话,咣当一声,当着记者与陪审团的面,这位铁面无私的大法官将惊堂木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在韩晓沫惊慌的眼神中,他声音都带了几分暴躁。

    “经历六天,本法官按照原告提供的线索,去京师,去陕西都进行了取证,然而京师户部,根本没有关于包克图煤矿在晋商行会开发前,承包出去的案底记录,三边总督府方面,也明确回文,并无颁布开采许可状给昂格图日的记录,另由于原告提供不出破虏关等进出关隘的通关税收记录,原告控诉晋商行会强夺煤矿,控诉山西官府非法拘捕监禁等两项控诉,因证据不足而不成立!”

    “法官大人!”

    满是急躁,朱媺珿又是激动地举起了手打断了宣判,激动地叫喊着:“六日前,大同刚刚发生大劫案,有歹徒公然抢劫了设立在大同的记者驻地,焚烧了在破虏关找到的证据,明显是有人蓄谋掩盖真像!怎么能如此轻率的就下达判决?”

    “殿下,下官欣赏您对真相的执着,对不公的嫉恨,可法庭之上是需要讲证据的三边总督府,户部,刑部,大理寺四个衙门找不到丝毫证据,这起案件也没有明确证据与包克图煤矿相连,本官不能根据自己的感情来左右案件!”

    “除非您能拿出新的证据将来!”

    听着长平的质问,大法官再一次语气凝重的回答起来,旋即却是再也不理会她,而是目光如炬的拍下了惊堂木,对着双目无神的韩晓沫怒吼道。

    “另由于原告极大扰乱了社会秩序,污蔑官府名声,欺骗民意,检察官决定以诬告罪起诉原告包克图籍市民韩晓沫,法警!”

    “怎么会这样!!!”

    随着声音,几个法警拎着法绳猛地冲了进来,事情到了这里,韩晓沫也是情绪彻底失控了,满是不可置信,她惊叫着抓着原告席尖锐的叫喊起来。

    “明明是他们闯进了我们的家,夺走了我们的煤矿,还抓走了我们的人!为什么就不抓那些坏人?苍天无眼!苍天无眼啊!!!”

    惨叫声中,几个法警拿着法绳直接将她弱小的躯体恶狠狠按在了原告席上,把她双臂扭在背后,结实的麻绳死死缠绕住她的胳膊,然后把一双纤细的手结结实实的吊捆在背后,另外两个也拿来了脚镣,哗啦哗啦的扣在了她脚腕上,她原告的身份一转眼就变成了被告。

    可就算承受着捆绑拘禁的痛苦,韩晓沫也依旧趴在原告席上,不断的的叫嚷着,那苍天不公的声音几欲撕心裂肺。可在凄厉的声音中,却没人为她发出一声同情来。诸多记者兴奋地沙沙记录中,这么一个大反转,可是重磅级新闻,那些陪审的议员元老也仅仅是带着笑容交头接耳着,一片冷漠下,法警终究是拖着她的肩膀,把这个倔强的草原小女孩拖出了法庭。

    一路上,韩晓沫的眼神一直求助那样死死盯在的盯在长平的脸上,可这一次,朱媺珿却是再也没有勇气抬起头来,去对视她的眼睛,头死死的低下,把帽檐遮住了自己的小脸,拳头死死的握进了肉里。

    明知道这是冤案,却无力主持公正,这种感觉让长平心头堵的疼得厉害!

    咣的一声重响,再一次,法官的惊堂木重重拍在了案子上!

    “退庭!”


如果您喜欢,请把《北洋新军阀766》,方便以后阅读北洋新军阀第766章 急转直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北洋新军阀第766章 急转直下并对北洋新军阀766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