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知我意

55。叹寄与路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路遥知我意 本章:55。叹寄与路遥

    录音室的灯是黄光,橙黄色铺在身上,像是替他镀上了一层金边。

    唇瓣翕合,眉目间藏着暖意。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

    熟悉的音色微沉着响在耳边,不急不缓,低慢地铺开曲中意境。

    有别於往常午後日晒般的慵懒,此时的声线彷佛融入了些许清隽,是夜里引觞微醺後的漫不经心,醇厚的酒液析合着懒散,酿出了三分清冷月色。

    「江国,正寂寂。」

    骤沉的嗓音温厚,声线似是浸入那掺着月光的酒色里,寂静的江南水乡处,氤氲了大半寒瑟飘离。

    「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

    醉人的歌声仍润着耳,路遥心下一动,看着林闲的目光更显绵柔。

    「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丶西湖寒碧。」

    「又片片丶吹尽也,几时见得。」

    尾音在唇齿间碾磨了一阵,吐息时迷离了烟尘。

    路遥凝视着林闲,眼神却像是越过他,望进了他身後的星辰大海。

    直到耳机里传来一声轻咳,路遥才如梦初醒,将目光重新聚焦在隔了一层玻璃板的林闲身上。

    「好听吗?」

    路遥点点头,嘴角牵起时眼尾也顺势弯下,笑得温婉。

    林闲也笑,眼里淌着明亮而温暖的碎光,路遥彷佛看见刚才看到的他身後的星河,在一瞬间聚拢於那双眼眸中,熠熠生辉。

    江烟朝他挥挥手,示意他出来。

    她把自己头上的耳机拿下来,递给他:「你听听看,我觉得挺好的,难得可以一遍过。如果你觉得没有什麽大问题,基本上就按这版了,到时後期再修一下就好了。」

    在林闲听歌的时候,路遥扯了扯江烟的衣袖:「为什麽突然想帮这阕词重新谱曲啊?」

    江烟闻言先是浅浅一笑,眼底透着那麽点意味深长:「林闲有一天突然拿这阕词来问我能不能替它谱曲,我想说这厮怎麽突然有闲情逸致去看什麽宋词了,不过我也没尝试过古诗词的谱曲,看着新鲜便答应了,这没意外就是春日游下个月的新歌。」

    路遥看着林闲认真听歌的侧脸,嘴边的笑怎麽压都压不住。

    彷佛有人捧来一坛蜜酿,将她整颗心泡入那醇甜中,蜜意争先恐後地涌入心底的每一处缝隙,甜得胀。

    在林闲唱出第一句的时候,她就觉得这歌词有些耳熟,听了一阵,才想起这是南宋词人姜夔的〈暗香?旧时月色〉。原来是江烟重新替它谱上曲,用现今流行的音乐模式,给古典诗词赋予了新生命。

    路遥以前是读过这阕词的,词人在咏梅的同时寄托了回忆,在过去与现在中往返摇曳,意境空灵清虚,想念戚然绵长。

    那句「叹寄与路遥」,是词人看着那片片落梅沾雪,想要折一枝梅寄托情意,可叹路途遥远,那相思只能消融於雪水中,终是无法传达给心上人知道。

    本意是伤感而凄情的,带着冬日的冷色调,字里行间尽是惆怅。

    可当林闲唱出这句时,路遥看着那神情专注的脸,他眼底似是有脉脉温情辗转,隔着一川烟草浪迹,在孤寒的白雪中不动声色地漫成一池浅碧温柔。

    她听懂了他掩藏在歌曲间的涵义,小心翼翼而不露痕迹。

    叹寄与路遥??

    寄与路遥??

    路遥??

    不同於词人因路途遥远而寄於无果的相思,他想表达的很简单丶很明确,却大概只有她能知晓。

    寄与路遥??如同字面上浅白而直观的意思,路遥明白,他想要的是——

    把情思寄与她。

    藉着一歌的时间,让那些真情意切化在曲调词行里,他唱给她听,隐晦却又清晰。

    他啊,要把自己柔肠百转的满腔情意,透过这重新谱曲的宋词,寄托给她。

    落梅寂无声,染雪送芳情。

    林闲极具巧思地颠覆了原作的意义,在成功传达出自己的情意时,彷佛也替那位在雪中赏梅低叹的词人,圆了他的遗憾??

    路遥想,这样的他,她如何能不爱?

    她坐在一旁看着四人讨论歌曲,心下像是飘了一朵白云,软软绵绵的。

    内心的情绪太过丰盈,感觉此刻不说什麽浑身都不对劲,她索性摸出手机爬上微博。

    一鼓作气打了一长串字,重头看了遍又删得彻底,打了又删,删了又打,反覆删改後,只将那些玲珑心事化成一行早已刻在心上的句子。

    路遥知我意:浮生一曲繁华梦,惟愿偷得半日闲。

    她知道在这个年纪说未来太过脆弱而不切实际,然而此时心下唯一的感受如此清晰不可忽略。

    浮生大梦一场,红尘陌路上,幸而有你相伴。

    世事纷沓,山水兼程,能够与你共度那半日之闲,便是一生的幸运了??

    「路遥。」林闲突然出声,向她招了招手。「走了。」

    路遥压下眼角...


如果您喜欢,请把《路遥知我意55》,方便以后阅读路遥知我意55。叹寄与路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路遥知我意55。叹寄与路遥并对路遥知我意5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