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人相公(限)

040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酱油君布丁 本章:040

    明媚的下午,木玲正在院子里晾晒衣F,因为风城炎热的天气,所以她仅穿了一件杏Se薄裙,收紧的腰身将她纤细的腰肢和T部挺翘的幅度凸显得恰到好处,上身的不料更紧贴,X口位置仅着一条粉Se的肚兜做里衬,那一对因出N而更先饱满坚挺的N子轮廓都能显现出来。

    保守的木玲本来是不能接受这种衣F的,可魔人社会nv人的衣F都很暴露,这种款式的已属十分保守,没有选择之下,她只能穿上了。

    因为太Y太大,晾好了衣F,木玲靠着竹竿歇息了会,随手托了一下肿胀的ru房。

    ru头似乎有分泌物出来,她低头一看,才发觉X前的肚兜被汗水打S了,这J日因分泌N水过多而时刻Y挺的N头都激凸出来,顶着不太柔软的布料十分难受。

    她皱了皱眉头,想了想,反正这里也没人,涨N的感觉不好受,于是她走到墙角,从衣襟里小心翼翼地掏出N子,将过多的N水挤出来。

    “小东西,你在做什么?”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却吓了木玲一大跳,还来不及转身,L露在外的N子就被粗糙的大手握住了。

    “你怎么回来了?”木玲见到魔邪又惊又喜,顺从地靠在他X膛上,任他玩弄自己。

    带着厚茧的手指在柔N的ru头上拧转掐弄着,弄得小nv人发出阵阵嘤咛,魔邪低头吻住让他思念Yu狂的小嘴,边亲边说道:“执行任务路过,回来看看你。”

    “邪。。。别揉了。。。好胀。。。”一只N子被男人熟稔地玩弄着,N水不停地从ru头泌出,让另一只裹在肚兜里的N子胀得更难受。

    “N子胀?”魔邪善解人意地从她衣F内掏出另一只N子,于是薄薄的肚兜就被夹在了深深的ru沟里。他一把提起木玲,举高她至头顶,这样的高度刚好让她的ru房送入他的嘴里。

    张嘴叼住ru头,魔邪大口吞咽起来。他不是单纯地吸N,灵活的舌头还像往常一样不停卷弄拍打挑逗小ru尖,让被吸N的nv子浑身如同过电般轻颤不已。

    在他的T教下,她已学会在这种姿势下抱住他的脑袋,主动让他吸得更深。并且双腿夹紧他的X膛,以便他能空出手来,一掌托起她的T部,一手钻入她的裙下亵玩她的S处。

    果然,他的手指不费吹灰之力就抚上了她的花瓣,在那软N之处来回划动着。

    是的,她没有穿底K,因为有他在,那薄薄的小布料毫无用处,而她双腿间的缝隙J乎都被他的大D蛮横地堵着,随时都被cha到红肿,根本不能穿底K。

    “你快走吧。。。会耽误。。任务的。。。”一只N子很快被吸空,她看着他吐出N头,转含住另一只,高挺的鼻梁J乎都陷入ruR之中。

    他只顾着吸N没有回答她,却蓦然塞了两根手指进入她T内扩充捣弄,勾出甜蜜的花蜜。

    早已习惯被他玩弄choucha的S处敏感到不行,手指捣了J下她就软了身子,除了夹紧双腿娇喘吁吁也别无他法。

    魔邪一边吸一边亵玩她,一边抱着她往屋里走,将她放在床上。

    这一幕实在太过熟悉,木玲双眼朦胧,娇喘呻Y,ru房被吸空,ru头被吸肿,Y道里还有三根手指在拼命戳着她的g点。她突然尖叫一声到达高C,甜蜜的C水儿喷了他一手。

    高C过后,她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却没有闭紧双腿,因为按照以往,他此刻就会脱下K子深深地进入她,而她就会用自己弹X极佳的花X内径好好抚W他肿胀到疼痛的大J巴。

    然而魔邪却只是叹了口气,cha在她T内的手指并没有撤出,而是越来越快地搅弄着她还在不停chou搐的Y道壁。

    “小东西,我不能耽误太久,所以现在不能搞你。”

    “啊啊。。。”木玲乖巧柔顺地任男人玩X,听到这句话,不免失望了一下下。因为她的Yu望已经被挑了起来,没有他大到惊人的RB安W,她难免有些不满足。

    看出了她的不满,魔邪俯下身子,狠狠吻住她的唇瓣,手指也cha她cha得更快更猛,捣出了水声。

    “天知道我有多想把你挂在K腰带上,随时C着你执行任务。。。。。”发泄似地亲着她,cha着她,直到她再度攀上高C,他才恋恋不舍地从她身上爬起来,温柔地ai抚着她红润的脸蛋,叮嘱道,“我会尽快回来,你要是Yu求不满就先用玉势解决,我回来后再好好补偿你。”

    “我才没那么饥渴。。。”木玲羞红了脸,亲了亲他,“快走吧,注意安全。”

    魔邪亲了亲她,再低下头,将两个N子轮回吸了一遍才离开了。

    他走后,木玲从床上爬起来,两条腿不由自主地并拢在一起,仿佛想留住他手指的余温。

    十公里外一处神秘山洞

    一男一nv正飞快地在地道中奔跑,然而在一处奇怪的石门处却停下了脚步。

    “上面写的什么?”nv子喘着气,询问前面高大的男子。石门上写了一行字,估计是魔人族的,她不认识。

    男子却只是回头厌恶地睨了她一眼,语带薄怒:“你是什么身份,敢问本王问题?”

    nv子也一下子火了,抬头瞪着他,低吼道:“都什么时候了,还端你王爷的臭架子,反正我的命不值钱,你想死是吧,好啊,那我们就站在这里吧。”

    “你好大的胆子!”男子额头有青筋跳动,拳头紧握,似乎想掐死她。

    “我胆子大不大,你现在才在知道?”红素出身南蛮,自小未接受过中原礼仪教育,崇尚的是能力与智谋,她足智多谋又有一身好本领,在被关空云上将军所救后就成为后者侍卫,呆在龙虎军中。

    男子名龙决,当今圣上的同母弟弟,也是龙策登记后唯一没有杀掉而是委以重任的前皇子。他执掌龙虎军,不仅是因为他的身份,更是因为他的能力。

    可红素却不这么认为,在她心中,龙决这种空降的皇亲国戚不仅抢了关将军的功劳,还毫无头脑,迟早会拖垮龙虎军,所以她是打从心底鄙视他的,加上今天遭遇意外她更觉得都是拜他所赐,不满爆发出来,她对他更加不客气。

    龙决对红素也毫无好感,不仅因为nv人留在军中不成T统,还有每次她看他那毫不掩饰的怀疑和警惕,活了二十J年,他还见过比她更大胆的nv人,可偏偏有关将军护着,他不能真正拿她怎么样。

    龙决不再理她,确实忽然脱起了衣F。

    “你G什么?”黑暗中有隐约的发光浮尘,所以她能看见他的举动。

    “里面只允许一人通过,并且要脱光衣F。”

    红素怀疑道:“你说谎的吧,怎么会有这么变T的规定。”

    今日,龙决与关将军本是兵分两路偷袭魔人,然而途中却收到信报军中有细作,他们的行踪已经暴露,关将军陷入包围,厮杀中命她逃出去通知龙决。红素找到龙决后,通知到了他这个消息,却仍然没逃脱伏兵,战乱中又遇上山崩,Y差Y错之下她与他跌入这个地道,后面被封死,只能往前走。

    龙决懒得理她,飞快地褪去战甲只剩条长K。

    红素不信他,按开石门,前面果然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她刚挤了半个身子进去,两侧的石壁竟往中间挤了过来。

    龙决眼疾手快将她拖出,训斥道:“想死我先成全你。”

    说着,他甩开她,走入石门,然而刚停下的石壁竟还在往里挤。

    他赶紧退出来,思索了P刻,忽然一狠心,将长K也褪了下去。

    红素立即扭过头,低低地骂了句:“变T。”

    龙决也不理她,再次踏入石门时,石壁果然没再动了。

    他想继续往里走时,却被红素一把拉住了。

    她抬头只敢盯着他的眼睛,皱眉道:“你就这么走了,那我怎么过去?”

    不是只允许一人过去吗?他走了,那她不是被留下来了?

    龙决也皱眉瞪她:“只有一人能通过。”

    “我站在你腿上。”红素一咬牙,说道。她的双脚不落地,也算一个人吧。

    “做梦。”龙决再Yu甩开她,却被红素不死心地继续拉住。

    她倔强道:“我不是怕死,但我要出去救关将军。你若是不带我过去,那我们就在这里耗死吧。”

    “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你?”龙决眼眸中闪过狠戾之Se。

    “你的武功不比我强多少,你杀了我,你也会重伤。”红素不甘示弱,以眼神表明自己的决心。

    龙决瞪着她,似乎真的在考虑杀了她。红素也回瞪着,她一定要过去!

    “把衣F脱掉。”半晌后,薄唇里吐出一句话。

    红素一愣,随即恼怒道:“你身为王爷,却这么无耻。。。”

    “你不脱衣F,石壁还会继续合上,你不是想出去救关空云吗?怎么,一点牺牲都做不到?”他冷哼,充满不屑。

    云素挣扎了P刻,毅然下定了决心:“好,但是你要是偷看我就挖了你眼睛!”

    “大胆!”龙决怒道,忽然意识到在空气稀薄之处不易发怒,于是压下怒火,挖苦道,“就你搓衣板一样的身材,本王才不屑看。”

    于是,一炷香后,浑身赤L的nv子小心翼翼地站在男子的膝盖上,虽然极不情愿,也不得不搂住他的肩膀,因为空间实在狭小。

    第一次被nv人踩着,龙决想发怒,然而睁眼看见的却是一双明亮璀璨如同夜晚繁星的眼眸。他一愣,听她说道:“走吧。”

    深吸了口气,他不再多言,侧身往里移动。

    越到里面,空间竟越小,不知不觉她就被挤得紧贴在他身上。

    X前触碰上两团柔软,他不必低头就知道那是什么,虽然两人都大汗淋漓,肌肤上有汗水润滑着,可他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到那软绵之物挤压在X肌上的感觉。

    随着呼吸与走动,她的ru房有好J次都摩擦过他的ru头,这感觉真是该死的好。

    她更是紧张到不行,努力撑着身子想离他远点,却不料脚下一滑,差点摔下去。

    “该死,你想害死我?”反应快速地接住她,龙决忍不住咒骂道。

    “对不起。”红素立即道歉,可马上又僵住了,因为他的手正托着她的T部!

    “你把手拿开!”

    龙决却一下子将她压在石壁上,低哑着嗓子威胁道:“是你要脱光衣F进来,所以被占便宜也是你咎由自取!”

    说着,大手还故意使劲捏了两把她的T瓣。该死,这nv人的PG怎么这么滑,像丝绸一样。

    红素立即挣扎起来,怒骂道:“变T,Se狼!不许碰我。”

    该死,她竟贴着他的下身扭动起来,他要是没反应就是死人了。

    胯下很快Y起来,怒火加上Yu火让龙策怒了,将她抵得更紧,低头咬住她的脖子,“别碰你?你被男人碰得还少吗?少装什么贞洁烈nv,否则我现在就上了你。”

    虽然在军队里呆了J年,可红素哪里被人这么对待过,她气到不行,腾空一只手啪的甩了龙决一耳光,“闭嘴!”

    啪的一声格外响亮,龙决愣住了,连父皇母后都未曾打过他,却不想挨了这nv人一耳光。

    气急,他猛地分开她的双腿,龙Y之物顶着她的腿心,猛地将她往下一按!

    “啊!”撕心裂肺地痛呼声,红素像被活生生劈成了两半,痛得简直不能呼吸了。

    而龙决则是直接被她给夹S了——

    当浓稠滚烫的YTS入nv子从未被开垦过的紧窒T内时,她被烫得更是尖叫连连。

    而龙决却是被她的惊叫声从震惊中唤醒,羞愤、恼怒以及不敢置信。

    他头一回刚进入一个nv人的T内就S出来,他竟然早泄!!

    可他马上意识到是怎么回事,那是因为她实在太紧了,他刚才奋力一cha,竟只cha进了个G头,而那窄小的X口竟生生将他的精华夹了出来!

    实在是奇耻大辱!

    “该死,看我不G死你!”气急败坏之下,他吐出脏话,恢复力惊人的龙根马上又Y起来,这一次他憋足了气,直往她深处钻!

    “啊!别!”一口气还未缓过来,T内竟又被塞入了滚烫的龙根,红素痛得浑身打颤,来不及阻止,龙决便一咬牙,Y往上一cha,又是一声震耳Yu聋的惨叫,他捅破了她的处nv膜!

    “你!”G头突破那层薄膜时,龙决一下子愣住了。她竟然还是处子!

    “你不是关空云的nv人?”震惊之余,他吐出这句话来。

    红素却是疼得浑身发抖,无助地趴在他的肩膀上啜泣。

    感觉到nv人温热的泪水一滴滴滴在肩膀上,龙决的心脏忽然柔软了起来,静止在她T内,安W道:“nv人都会痛上这么一次。”

    红素咬着牙哭泣道:“我会宰了。。你。。。”

    第一次,他没有因她的威胁而发火,因为他周身的血Y都涌到了下半身。好紧,这nv人竟然这么紧,里面像有一千张小嘴全方位地吸吮着RB,吸得他好舒F。

    出于本能,他往她的更深处cha去,可鉴于她的紧窒程度,每进一寸都是很不容易的。

    艰难地在她的花X里开辟通道,红素疼得哭得更厉害了:“停下。。。。好。。痛。。。。”

    龙决闻言停了下来,虽然他现在连一半都没入到,但他尺寸巨大,普通nv人吞下他都不容易,更何况她一个毫无经验的处子。

    可他也不会退出来,因为她T内的滋味实在太美好,像最上好的天鹅绒紧紧包裹着他,压迫着G头的神经,让他又痛又快活。

    一手绕到两人的结合处,他熟稔地分开她的Y唇,找到小小的Y蒂,搓弄起来。

    “你做什么。。住手!”ru房被他坚Y的X膛挤压着,小X被龙根狠cha着,他还不放过她,还在玩弄她!然而被撕裂的疼痛让她无力阻止他,除了拼命捶打他的背部,却阻止不了他的动作。

    龙决也不好受,被nvX紧紧夹着却进退不得,满头汗水的他执意玩弄着她的Y蒂,想让她尽快分泌出Y水,好让他一cha到底!

    “再乱动,我们就一起死在这里,看谁能救出关空云!”她不“配合”的挣扎扭动激怒了他,威胁道。

    一听到关将军的名字,红素一下子不动了。她不能死,她还没能报答将军的救命之恩!

    可是龙决——

    算了,她本就不是贞洁烈nv,被他破了身子就破了吧,等出去再杀了他!

    “为什么关空云没要了你?”她不动弹了,他却更加不爽。为了那个男人,她就什么都愿意放弃?

    “他不像你这么龌龊。。”红素闭上眼,咬牙道。

    龙决脸一僵,随即冷笑一声,“要是他知道我们现在做的好事,你以为他还会要你?”

    “我跟将军根本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红素愤恨道,“将军是个伟大的人,不要用你们那些肮脏的思想玷污他!”

    “再伟大也是男人。”龙决忽然T了T她的脖子,在感觉到她轻颤了一下,才说道,“送上门的nv人,他为何不要?莫非是有病?”

    “龙决,别B我再给你一巴掌。”红素气得浑身发抖,她不容许他一再侮辱将军。

    “别说他不知道你喜欢他。”龙决冷哼道。

    “我是喜欢他,但是不是男nv之间的喜欢,我是将他当做父兄般的敬重。”红素声明道。

    “哼。”龙决对她的话不置可否,却不想再同她L费时间了,“既然你不喜欢他,那我们继续。”

    继续?感觉到他的手又在弄那羞耻之处,红素恼羞不已,脱口而出道:“你不能!”

    “为何?”龙决心想她再不S,他就真的忍不住要Y上了。

    “我T内有毒。”急中生智,她说道,“我们蛮族nv子自小就会F用毒物,若在成亲前被男子夺了清白,那男人就会七窍流血而亡!”

    “反正我们也不一定能活着出去。”龙决听了她的胡诌,顺着她的话说下去,“不如在临死前享受一番,H泉之下才没有遗憾。”

    “无耻!啊。。。”她想骂他,他却揪着她的Y蒂旋转起来,她立即咬牙闭嘴不敢发出声音。

    “放松你才能享受到。”龙决似在安抚她,“我要你要定了,所以不要做无谓的挣扎,否则你会更痛。”

    “你已经要了我,放开我。。”感觉他又入了一分,红素痛苦道。

    “把你G到高C才算真正要了你。”Yu望之下的男人,说话带着粗鲁。

    “你怎么能说这种话。。。”红素又羞又惊。

    “本王都cha你了,还有什么话不能说?”龙决的忍耐力在崩塌,每一秒他都会忍不住猛cha进去,可这该死的nv人却还不肯S!

    “你明明讨厌我,我们不该——”

    “我是男人,你是nv人,做这档子事才是天经地义。”

    “。。。。龙决,你知道出去后,我会找机会杀掉你吧?”

    “那我今天就要做够本,被你杀掉才值得。”龙决终于不再忍耐,掐着她的腰,猛地再往上一顶!

    “啊!”她虽然习武,但身材娇小,花X比一般nv子都狭窄,哪能吃得下他的巨根!

    “好紧!”他头P发麻,虽然用力一cha,但仍没cha入太多,反而越到里面越紧,竟是将他夹住了!

    “呜呜。。。”再也忍不住,红素哭了起来。

    “别哭了。”RB被夹住,龙决也很痛,他有些气急败坏,“里面放松,不让我也没法出来。”

    “我不会。。”红素哭着摇头,真的好痛,像身子里嵌入了根大铁棍,又Y又粗,比练武受的伤更痛。

    “你配合我,分泌些YY,我才能chou出来。”他也不想被她夹断。

    “我配合你就真的出来?”红素不放心地问。

    “嗯。”龙决铁青着脸,他知道他天赋异常,可还没哪个nv人像她这么娇气,都没尽根cha入就哭得受不了了。

    “。。好吧。”相信了他,红素听他的话努力放松身子。

    “搂住我的脖子,不要掉下来。”龙决说着一手掏出被挤压在他X前的ru房,拨弄着ru珠,另一手轻轻弹弄着她的Y蒂。他从未取悦过nv人,只是知道那是她们的敏感点,玩弄那里会让她更X奋。

    “啊。。不要。。”红素开口道。

    “我是帮你分泌Y水,不然我怎么出来?不要废话,好好感受,舒F了才有Y水,否则我就只能一直cha在里面。”龙决恐吓道。

    毫无经验的红素只能相信,淡去了恐惧和羞耻后,她放任自己放松身T,感受X敏感部位被玩弄的奇特感觉。

    “啊。。。”她忍不住发出一阵呻Y,却立即捂住了嘴。

    “叫出来,叫出来你才能更快动情。还有,手抓好我。”龙决阻止她道。

    于是,黑暗的通道内响起阵阵呻Y。

    不知是她的敏感还是他的娴熟,奇妙的感觉从ru头和Y蒂传来,在她的下腹处累积,让她忍不住发出声声悦耳的Y哦。

    “ru头Y了,里面有一点放松了。”龙决满意她的反应,听着她悦耳的声音,龙根似乎又胀大了一圈。

    “啊啊。。。。还没好。。。吗。。。轻点。。拧啊。。。啊。。。”缺氧的她已不知自己在说什么。

    “你里面一缩一缩地在夹我,控制一下。”龙决忽然揪起她的Y蒂,用力一扯。

    “啊!”红素尖叫一声,却分泌出了更多花Y。

    感觉到花Y一GG喷在G头上,龙决觉得是时候了,手从她的X口移到腰肢,扣住,腰部猛地往上一提!

    “啊!”

    她被他彻底贯穿了!

    她紧得令他窒息的花径里仿佛有万千张小嘴在拼命将他往里面吸,爽到极致的龙决不再忍耐,扣着她的腰部开始一上一下地chou送起来!

    “噗嗤、噗嗤”鲜血和花Y以及先前他是S入的精Y随着不断重复的活塞运动一点点缓慢溅落,因为她被他塞得极满,所以大部分的TY并没有流出,而是随着他cha入的动作一次次撞击着她的敏感的子宫口。

    “啪、啪、啪”她太紧了,他cha得不快,可两人连接得太紧,每cha她一下,他巨大的睾丸便会甩在她的大腿内侧发出响声。

    “啊啊。。。你。。骗子。。。”深处被他深深攻占着,褪去了最开始的剧痛,此时她已没有那样痛了,反而随着他每一次R与R的极致摩擦,陌生的快感与痛楚一齐袭来,让她快要疯狂。

    “你里面太舒F,我控制不了。”龙决理所当然地撕毁承诺,噢,这该死的nv人怎么会有这么美妙的RT,真是让他Yu罢不能。

    “啊。。。。我。。。头昏。。。。”这里空气稀薄,她还被他顶得一上一下,RX被迫上下套弄着巨大的RB,暧昧的拍打声让她恨不得立即死去。

    cha了一会儿,龙决回复了些理智,这里可不是做ai的好地点,等出去后,他要怎么G她都行。

    于是,他深吸了口气,止住chaX的动作,搂着她缓慢往外走,可男根依然深埋在她T内。

    “好胀。。。你能不能出去。。。”T内塞着个大家伙,任谁都不会舒F。

    龙决以行动回答了,他快速深cha了她J下,直cha得她惊叫不已,腿心儿都在打颤,“没用的nv人,本王都没全部cha进来,你竟觉得胀?”

    “你。。。”喘X着,她听清了他的话,他竟然还没有全部cha进来?可她都要被他顶穿了啊。

    “你每说一个字,我就cha你一次。”龙决不想听她废话,G她是G定了,等会出去他就不会再压抑自己,而是会尽情享用她,所以她现在无论说什么他都不会心软。

    “你。。”她刚一出声,就被他猛地往下一压,粗长硕大之物一下子顶到了她的最深处——

    “啊!”她脖子后仰,皱眉发出痛呼。

    他又cha了她一次!

    “啊!”

    “啪!”RB往上顶,睾丸拍打在她的大腿上。

    “啊啊。。。。我。。没说。。话啊。。。。你。。这个。。。骗子。。。。”

    回答她的只有“噗嗤、噗嗤”的chaX声。

    一路这么走着,她早已被G得无力地趴在他身上,小Xcha着根巨物,有时他会静止不动,但更多时候他会突然cha她J下,让她惊叫连连。而有J次他则是突然停下,将她紧紧压着快速GX,直cha得她哭泣求饶。

    不知过了多久,红素的T力渐渐消失,趴在他身上连心跳都变弱了。

    他知道这是缺氧反应加上他对她做的事造成的,为了不让她昏睡过去,他唤她:“nv人。”

    没有反应。

    “再不说话,我就cha你了。”

    “你!”红素气急,不再装睡,“龙决,你会不得好死!”

    “就因为上了你?”龙决冷哼一声,“能让本王宠幸是多少nv人梦寐之求,你应该感到荣幸。”

    “呸,那你去找那些nv人,我只觉得恶心想吐!”她绝对不是被男人占有了还感激涕零的nv人!

    “可惜这里只有你,本王只好委屈些。”

    “你这个无耻下作的J人!”红素怒极,张嘴去咬他,然而他一侧头,她却咬上了他的嘴唇!

    她立即想松口,没想到他更快,大嘴一张,裹住她的小嘴,舌头也倏地窜入了她的口中。

    “呜呜。。。”红素闭嘴想咬他,可他却扣住了她的下巴。

    下面的小嘴被cha着,上面的小嘴也被他堵着,被迫接受他的唾YJ换。

    红素被他强势的吻吻得头昏脑涨,浓烈的Y刚气味将她紧紧包围,将她淹没。

    渐渐的,她竟放弃了挣扎。

    龙决贪恋她口齿间的甜蜜,却将舌头退了出来,望着她像蒙上了一层雾的眼眸,声音沙哑低沉,“你很甜,我还想吻你。”

    不。红素张开嘴,却只是喘气,没有发出声。

    他把这当做无声的邀请,再一次吻了上去。

    “咕噜”那是她被迫吞下他唾Y的声音。

    “噗嗤”那是RB缓缓移动的声音。

    上下都被攻占着,红素快要窒息了。

    直到她快要昏过去时,龙决才放开她的唇,然而身下动作继续——

    “啊啊。。。不要。。。cha了。。。”没有经验的她除了低声哭泣、哀求,没有别的办法。

    “舒F吗?”她受cha的表情太过迷人,红润的脸蛋,香甜的气息,让他第一次想知道nv人的感觉。

    “。。。好难受。。。”她受不了他野兽般的眼神,也无法看着一个正占有她的男人,尤其是他。她重新趴在他的肩膀上,低低啜泣。

    他抚摸着她的头发,似在安抚她,可cha她的动作却在继续,只是动作慢了下来。

    “你好紧,我很舒F。”

    红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保持沉默。

    就这么一路cha在她T内,有时候帮她渡些气,两人竟慢慢走到了出口。

    推开石门,那是另一番天地。

    巨大的夜光石在石壁上发出柔和的光,中间有天然的水池,还有不知名的水C长在四周。

    新鲜的氧气让半昏迷的红素终于醒了过来,待她看清周围的一切时,不由得心中大喜:“这是活水!沿着水源而去一定能出去!”

    然而,下一秒,她突然天旋地转,身上沉重的压力令她差点窒息。

    “nv人,现在可以G你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人相公(限)040》,方便以后阅读魔人相公(限)04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人相公(限)040并对魔人相公(限)040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