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

第四百三十三章 拳剑皆可放,去看一条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烽火戏诸侯 本章:第四百三十三章 拳剑皆可放,去看一条线

    陈平安轻轻呼出一口气,拍了拍脸颊,站起身,返回山门口那间屋子。

    远远看去,桌上的灯火,光亮透出窗户。

    陈平安下意识就要加快脚步,然后骤然放缓,哑然失笑。

    四岁以后,从来没有哪次“回家”,泥瓶巷祖宅会有灯火等候,成为少年之后,违背誓言,还是去当了龙窑学徒,挣了些铜钱,可每次出门怎么可能不熄灯,由着灯油消减?今天则是出门时分,已然忘记熄灯,你这会儿匆忙赶去屋子,又能做什么?吹灭了?可是当下没有半点睡意,注定要挑灯夜读,再点燃灯火?那么这熄灯点灯之间,意义何在?

    陈平安干脆就缓缓而行,进了屋子,关上门,坐在书案后,继续翻阅香火房档案和各岛祖师堂谱牒,查漏补缺。

    心不静,就先别练拳,至于修士炼气,就更不用想了。

    陈平安在藕花福地就知道心乱之时,练拳再多,毫无意义。所以那会儿才经常去状元巷附近的小寺庙,与那位不爱讲佛法的老和尚闲聊。

    更何况,如今陈平安是提不起精神气,比心不静还要更加复杂,那些精气神如坠井底,巨石绑缚,怎么提起来?

    只是这种心境,倒也算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心定了。

    陈平安合上那些保存不善的泛黄档案,拿起手边那把当年在大隋京城铺子,买玉簪子时掌柜附赠的普通小刻刀,以刀柄轻轻在桌上画出一条虚线。

    想了想,陈平安抽出一张被他裁剪到书籍封面大小的宣纸,提笔画出一条直线,在尾两端各自写下“顾璨大错”和“顾璨向善”,字体较大,然后在“错”与“善”之间,依次写下蝇头小楷的“书简湖一地乡俗”,就在陈平安打算写一国律法的时候,又将之前七个字抹掉,不但如此,陈平安还将“顾璨向善”一并抹掉,在那条线居中的地方,略有间隔,写下“知错”,“改错”两个词语,很快又给陈平安涂抹掉。

    最后陈平安将这张纸揉成一团,却没有丢入竹篓,而是收入方寸物当中。

    陈平安双手笼袖,背靠椅子,熄灭灯火,闭上眼睛,似睡非睡,下一次睁眼,已是天蒙蒙亮的时分。

    常将半夜萦千岁,只恐一朝便百年。

    陈平安站起身,不用手脚舒展,筋骨自行松动,传出一连串的咯吱响声。陈平安走出屋子,打算绕着青峡岛走一圈,青峡岛是书简湖屈一指的大岛,估计走下来得花半天功夫。如今他在屋子那边的衣食住行,有一位青峡岛少女修士负责,陈平安便去住在附近看守山门的一位老修士打声招呼,见着了那位少女修士,就说今天不用往这边送食盒。

    老人是个洞府境修士,赶紧应承下来。

    陈平安突然笑道:“估计她还是会准备的,我不在的话,她也不敢擅自走入屋子,那就这样,今天的三餐,就让她送到你这边,让张老前辈享享口福,只管放开肚子吃便是,先前张老前辈与我说了不少青峡岛旧事,就当是报酬了。”

    老修士忐忑道:“陈先生,我可不会因为嘴馋丢了性命吧?”

    陈平安摇头道:“不会的。”

    老修士仍是不太爽利,委实是在这青峡岛见多了风波诡谲的起起伏伏,由不得他不胆小如鼠,“陈先生可莫要诓我,我晓得陈先生是好心,见我这个糟老头子日子清贫,就帮我改善改善伙食,只是那些美食,都是春庭府邸里的专供,陈先生若是过两天就离开了青峡岛,一些个躲在暗处眼红的坏种,可是要给我穿小鞋的。”

    陈平安道:“那就将春庭府食盒都搁在张老前辈这边,回头我来拿。”

    老修士笑道:“还是这样比较稳妥。”

    陈平安离去后,老修士有些埋怨这个年轻人不会做人,真要可怜自己,难道就不会与春庭府打声招呼,到时候谁还敢给自己甩脸子,这个账房先生,假惺惺做派,每天在那间屋子里边故弄玄虚,在书简湖,这种装神弄鬼和沽名钓誉的手段,老修士见多了去,活不长久的。

    老修士这一牢骚,就如洪水决堤,开始埋怨那个家伙在山门这边住下后,害得他少了好些油水,再不敢为难一些下五境修士,私下盘扣一两颗雪花钱,遇上一些个身姿曼妙的晚辈女修,更不敢像往常那般过过嘴瘾手瘾,说完了荤话,偷偷摸摸在她们屁股蛋儿上捏一把。

    本以为能够跟这位账房先生套近乎,混个熟脸,说不定也能因祸得福,从此搭上春庭府这条线,不敢说飞黄腾达,在青峡岛混个油水十足的衙门,不也行?不曾想那个账房先生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儿,任由他手段迭出,百般讨好,要么是江湖雏儿听不懂话外话,要么是装傻扮痴,其心可诛,估摸着眼中只瞧得起吕采桑那些与顾魔头交好的天之骄子,打心眼就看不上自己这种没有前途的洞府境,真是可恨。

    陈平安慢慢走,期间又有绕路登山,走到那些青峡岛供奉修士的仙家府邸门前,再原路返回,以至于回到青峡岛正山门那边,竟然已是暮色时分。

    陈平安远远看去,那位春庭府邸的年轻女修,据说是顾璨娘亲的贴身婢女,双手拎着一只精美食盒,亭亭玉立,站在屋子门口,看门老修士低头哈腰陪在一旁,像是在赔笑道歉。

    陈平安快步走去,从那位年轻女修手中接过了食盒,道了一声谢,生了一张肌肤白腻鹅蛋脸的春庭府少女,向这位陈先生施了个万福,并未多说什么,姗姗离去。

    陈平安回到屋子,打开食盒,将菜肴悉数放在桌上,还有两大碗米饭,拿起筷子,细嚼慢咽。

    最后重新收拾好碗筷,一一放回食盒,盖好。

    生死大事,对错是非,不是有理由有借口去做,顾璨能够在内心说服自己,就可以像那些纸上文字,可以一笔抹掉。

    恰恰是顾璨的不认错,不以为是错,才在陈平安心坎此处成死结。

    既然自己无法放弃顾璨,又不会因一地乡俗,而否定陈平安自己心中的根本是非,否认那些已经低到了泥瓶巷小路、不可以再低的道理,陈平安想要向前走出第一步,试图改错和弥补,陈平安自己就必须先退一步,先承认自己的“不够对”,万般道理且不说,换一条路,一边走,一边完善心中所思所想,归根结底,还是希望顾璨能够知错。

    退一万步说,只有上不去的天,天即长生不朽,没有过不去的山,山即人间种种心坎。

    陈平安想要去直面这些心坎,自己的,已死之人的,在乎那些已死之人、犹然在世之人的,这些注定会磨损心中万古刀的人间苦难。

    犯了错,无非是两种结果,要么一错到底,要么就步步改错,前者能有一时甚至是一世的轻松惬意,大不了就是临死之前,来一句死则死矣,这辈子不亏,江湖上的人,还喜欢嚷嚷那句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后者,会尤为劳心劳力,吃力也未必讨好。

    十人树杨,一人拔之,则无生杨亦。

    陈平安想要先尝试着去验证这句话的正反两面,至于对错,无论最终得到的结果如何,则都与书上道理搁一边。

    在此期间。

    陈平安当下能做的,不过就是让顾璨稍稍收敛,不继续肆无忌惮地大开杀戒。

    他与顾璨说了那么多,最后让陈平安感觉自己讲完了一辈子的道理,好在顾璨虽然不愿意认错,可到底陈平安在他心目中,不是一般人,所以也愿意稍稍收起跋扈气焰,不敢太过顺着“我如今就是喜欢杀人”那条心路脉络,继续走出太远。毕竟在顾璨眼中,想要隔三岔五邀请陈平安去春庭府邸这座新家,与他们娘俩还有小泥鳅坐在一张饭桌上吃饭,顾璨就需要付出一些什么,这种类似交易的规矩,很实在,在书简湖是说得通的,甚至可以说是畅通无阻。

    所以接下来,陈平安跟田湖君要了一块青峡岛供奉玉牌,挂在腰间,第二天开始在青峡岛四处逛荡,与人闲聊。

    在宫柳岛群雄汇聚,推举“江湖君王”的那一天,陈平安甚至跟青峡岛借了一艘渡船,重新穿上金醴法袍,背好那把剑仙,开始独自一人,以青峡岛供奉的身份,以及对外宣称喜好撰写山水游记的家练气士,以这个从未在书简湖历史上出现过的滑稽身份,游历书简湖那些法外之地的众多岛屿。

    按照那幅田湖君赠予的江湖形势图,先从青峡岛的十多个藩属岛开始登岸游历,田湖君结丹后名正言顺开辟府邸的眉仙岛,还有那每逢明月照耀、山脊如雪白鱼鳞的素鳞岛。

    当陈平安昼夜不息,将这些岛屿逛完,已经是三天过后,又记下了一些不在香火房档案上的姓名。

    书简湖那座宫柳岛上还在争吵不休,隐约分出了三个阵营,拥护青峡岛刘志茂担任新一任江湖共主的诸多岛屿势力,竭力坚持截江真君“才不配位”的一拨岛主,这些岛主与藩属势力,立场极为坚定,便是刘志茂坐上了江湖君主的盟主座椅,他们也不认,有本事就将他们一座座岛屿继续打杀过去。最后一个阵营,就是坐观虎斗的岛主,有可能是见风使舵的墙头草,也有可能是暗中早有秘密结盟、暂时不便亮明立场。

    有意思的是,反对刘志茂的那些岛主,每次开口,好似事先约好了,都喜欢阴阳怪气说一句截江真君虽然德高望重,然后如何如何。

    在书简湖,德高望重这个说法,好像比任何骂人的言语都要刺耳,更戳人的心窝子。

    这天陈平安自己驾驭渡船,来到一座名为珠钗岛的岛屿,距离青峡岛较远,岛屿不大,门派修士弟子稀少,所以此次宫柳岛会盟,去不去宫柳岛在两可之间的岛主,并未像其他许多削尖了脑袋都要去宫柳岛占据一席之地的小岛主,而是选择留在岛上,不掺和书简湖这场极有可能决定未来百年格局的盛举。

    陈平安停船靠岸,渡口已经站着一位高髻丰腴、穿着袒露的妇人,体态丰硕,方额广颐。

    陈平安已经猜出这位龙门境女修的身份,相传这位本名为刘重润的妇人,曾是宝瓶洲中部一个覆灭王朝的皇室宗亲,末代小皇帝正是被这位称呼为姑妈的女子,提着送到龙椅御座上去的,池水城那边的稗官野史,传言小皇帝当时年少懵懂,还笑呵呵拍着屁股底下那张巨大龙椅,要姑妈一起坐,然后这位妇人当时还真就一屁股坐了上去,抱起小皇帝在怀中,满朝文武,噤若寒蝉,无人胆敢质疑。

    田湖君曾经随口提及过这位珠钗岛岛主,称赞了一句“有大丈夫气”。

    刘重润微笑道:“你就是住在青峡岛山门口的那位账房先生?”

    陈平安愣了一下,在青峡岛,可没有人会当面说他是账房先生。

    陈平安说道:“算是吧。”

    刘重润开门见山问道:“该不会是你们青峡岛见这珠钗岛碍眼,趁着附近岛主都去了宫柳岛的间隙,来做些什么?”

    陈平安摇头道:“就我一个人拜访珠钗岛,多有叨扰,是想要跟刘夫人问些书简湖的风土人情,若是刘夫人不愿意我上岛,我这就去往别处。”

    刘重润眯起那双极为狭长的丹凤眼,“若是我说珠钗岛不欢迎账房先生呢?我这岛上,只有女子,人人修为都不高,若是谁给你瞧上了眼,抓去青峡岛担任开襟小娘,我到时候是放人,还是不放人?”

    陈平安神色如常,抱拳告辞,转身走上渡船,果真去往别处。

    刘重润站在原地,这下子她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事实上,她都已经准备好一位姿容出彩的年轻女修弟子,就当是破财消灾了。

    陈平安在下一座邻近的飞翠岛,一样吃了闭门羹,岛主不在,管事之人不敢放行,任由一位青峡岛“供奉”登岸,到时候给青峡岛那帮不讲半点规矩的修士一锅端了,他找谁哭去?若是孑然一身,他都不敢如此拒绝,可岛上还有他开枝散叶的一大家子,实在是不敢掉以轻心,只是如此不给那名青峡岛年轻供奉半点面子,老修士也不敢太让那人下不来台,一路相送,赔罪不已,那般架势,恨不得要给陈平安跪下磕头,陈平安并未劝说安慰什么,只是快步离开、撑船远去而已。

    第三座岛屿花屏岛,金丹地仙的岛主不在,去了宫柳岛商讨大事,也是截江真君麾下摇旗呐喊最卖力的盟友之一,一位少岛主留在岛上看守老巢,听闻顾大魔头的客人,青峡岛最年轻的供奉要来做客,得知消息后,赶紧从脂粉香腻的温柔乡里跳起身,慌慌张张穿戴整齐,直奔渡口,亲自露面,对那人笑脸相迎。

    真见着了那位给青峡岛藏藏掖掖的年轻供奉,少岛主其实还是有些失望的,瞧着就不像是什么擅长厮杀的高人,倒像是个乡野村塾的教书匠,如今青峡岛周边附近的大小岛屿,其实都在暗中谈论此事,只是青峡岛那边口风紧,半点有用的消息都没传出来,只听说是个在池水城当众摔了顾大魔头两耳光的狠人,顾璨也没还手,反而以礼相待,接到了青峡岛春庭府邸,如今少岛主在内的一干狐朋狗友,都在押注此人能够活几天,花屏岛少岛主是押了一月内必死,谁不知道大魔头顾璨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杀人随心?书简湖给那条大泥鳅当做腹中食物的练气士,可不都是什么仇家,青峡岛的座上宾,觥筹交错的酒肉朋友,不在少数。

    陈平安在花屏岛喝了一顿酒,他喝得少,对方却喝得很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聊出了许多少岛主的“酒后真言”。

    回到渡船上,撑船的陈平安想了想那些言语的火候分寸,便知道书简湖没有省油的灯,远离花屏岛,停船于湖心,陈平安掏出笔纸,又写下一些人和事情。

    此后每天就是这样走走停停,在一座座岛屿看到不同的风景和人事,与珠钗岛一般闭门谢客、婉拒陈平安登山的,一样很多。

    陈平安怀中那张书简湖形势图上,不断有岛屿被画上一个圆圈。

    每天天未亮就撑船离开青峡岛,夜幕深深才返回青峡岛那间屋子。

    书简湖除了汇聚了宝瓶洲各地的山泽野修,此处还巫风鬼道大炽,各种闻所未闻的旁门邪术,层出不穷。

    还有比如像那花屏岛,修士都喜欢穷奢极欲,沉浸于醉生梦死的快活日子,道路上,凿金为莲,花以贴地。

    又有一座岛屿名为邺城,岛主开办了斗兽场,谁若胆敢朝凶兽丢掷一颗石子,就是“犯兽”大罪,处以极刑。每天都有别处岛屿的修士将犯错的门中弟子或是抓捕而来的仇家,丢入邺城几处最著名的斗兽场牢笼,邺城自有醇酒美妇伺候着来此找乐子的八方修士,欣赏岛上凶兽的血腥行径。

    还有那位衣冠岛的岛主,据说曾经是一位宝瓶洲西南某国的大儒,如今却喜好搜罗各地儒生的帽冠,被拿来当做夜壶。

    有一天陈平安离开一座名为云雨岛的岛屿,岛上有两座仙家洞府门派,都擅长房中双修术。

    见着了陈平安,其中一做门派的女子,无论岁数大小,视线都好似那饥渴难耐的豺狼虎豹,只是年轻人腰间悬挂着的那块青峡岛供奉玉牌,让她们不敢太过胡来。

    陈平安下山登船的时候,轻轻一震,犹然萦绕在法袍金醴附近的脂粉香味,飘散一空。

    陈平安在去往下一座岛屿的路途中,终于遇到了一拨潜伏在湖中的刺客,三人。

    被初一和十五各自搅烂一名刺客的本命物所在气府,重伤跌落水中。

    借机欺身而近的一位兵家修士,在本以为胜券在握之际,给那个精神不济、好似病秧子似的年轻人,一拳打得坠入湖中。

    陈平安撑船,以竹蒿将三人分别拉上船,问了些问题,其中一名刺客趁着陈平安深思之际,再次拼死偷袭,便给轻描淡写一拳打死了。

    陈平安随后将两个活着的人,以及那具冰冷尸体,送到书简湖云楼城附近的岸边,在一人背着尸体、一人踉跄登岸后,陈平安掉转船头,缓缓而归。

    半个时辰后,数十位练气士浩浩荡荡杀出云楼城。

    以一名七境剑修为。

    将陈平安和那条渡船围在当中。

    陈平安问了那名剑修,你知道我是谁,叫什么名字?是因为朋友义气出城厮杀,还是与青峡岛早有冤仇?

    剑修放出豪言,他连那两人都不熟悉,只能算是朋友的朋友,但你们这些青峡岛修士,书简湖人人得而诛之。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没有去动用背后那把剑仙。

    而是双指捻出了一张符箓。

    日夜游神真身符。

    将那名七境剑修和几名冲在最前边的云楼城“义士”,当场镇杀,又以飞剑初一刺杀了那名劫后余生的最早刺客之一。

    不理会那些鸟兽散的云楼城修士,愈萎靡不振的陈平安没有就此去往青峡岛,割下两颗头颅挂在腰间,反而再次停船靠岸,在渡口系好渡船后,走入云楼城,来到一座高门府邸外,说是找人,一个刚刚在书简湖云雨岛附近认识的熟人。

    无人阻拦,陈平安跨过门槛后,在一处院子找到了那个当时背着死人登岸的刺客,他身边悬停着那把悄然尾随入城的飞剑十五。

    陈平安转头望向一处,轻声喊道:“炭雪。”

    一位少女出现在墙头。

    陈平安说道:“以后不要再跟着我了,保护好顾璨,还有,告诉顾璨,这些事情,他别管,不许迁怒云楼城。”

    那条小泥鳅使劲点头,如获大赦,赶紧一掠而走。

    陈平安将两颗头颅放在院中石桌上,坐在一旁,看着那个不敢动弹的刺客,问道:“有什么话想说?”

    那名男子大概是心知必死,最后一丝侥幸都荡然无存后,便蓦然胆气十足,大声狞笑道:“老子在地底下等着你!”

    陈平安问道:“那如果我反悔了,把云楼城内所有认识你的人,都杀干净?”

    男人死死盯着陈平安,“我都要死了,还管这些做什么?”

    陈平安转头看了眼院子门口那边站着的府邸数人,收回视线后,站起身,“过几天我再来看看你。”

    陈平安脚尖一点,踩在墙头,像是就此离开了云楼城。

    只是离去之时,飞剑十五一口气搅烂了这名刺客的剩余本命窍穴。

    实则陈平安此后秘密返回那座府邸。

    然后看到了一场闹剧。

    原来那位刺客并非府上人氏,而是与上一代家主关系莫逆的神仙中人,是书简湖一座几乎被灭满门的漏网之鱼修士,此前也不是潜伏在容易泄露行踪的云楼城,而是距离书简湖三百多里的石毫国边关城池当中,只是此次陈平安将他们放在此地,刺客便来到府上修养,刚好另外那名刺客在云楼城颇有人缘和香火,就集结了那么多修士出城追杀那个青峡岛年轻人,除了与青峡岛的恩怨之外,未尝没有借此机会,杀一杀如今身在宫柳岛那个刘志茂风头的想法,一旦得逞,与青峡岛敌对的书简湖势力,说不定还会对他们庇护一二,甚至能够重新崛起,所以当初两人在府上一合计,觉得此计可行,即是富贵险中求,有机会扬名立万,还能宰掉一个青峡岛极其厉害的修士,何乐不为?

    这名曾经是府上人人敬仰的观海境“老”神仙,立即被府上两名不过是四境修士的供奉,联手一位五境纯粹武夫,磨磨蹭蹭了半天,生怕那个倒在血泊中的家伙还有杀手锏,好不容易才敢出手,将其拘押起来,三人一个个满身大汗。当代家主这才开始破口大骂此人的忘恩负义,差点连累府上百余人一起陪葬,这位家主脸色狰狞,说就算刨地三尺,也要将你那个几年前来府上做客的漂亮女儿找出来,到时候就当着你的面,让你日日夜夜欣赏那幅活生生的春宫图。

    那名被五花大绑的刺客终于开始死命挣扎,浑身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那个家主畅快异常,眼眶通红,说了一番最为雪上加霜的言语,别以为你那个老来得女的小丫头很难找,别人不晓得你的底细,我知道,不就是石毫国边境那几座关隘、城池当中藏着吗?听说她是个没有修行资质的废物,偏偏生得貌美,相信这般姿色的年轻女子,大把银子砸下去,不算太难找出,实在不行,就在那处地方放出消息,说你已经快要死在云楼城了,就不相信你女儿还会猫着藏着不愿现身!

    三天后。

    石毫国一座关隘城池,有位中年男人,在云楼城一行人之前入城就已经等在那边。

    一行人为了赶路,风餐露宿,叫苦连连。

    一名四境修士和五境武夫带队,始终没有现,有人在看着他们的言行举止,甚至还会默默记在纸上。

    那拨人在关隘城池中搜寻无果,立即火赶往石毫国附近一座郡城。

    最终在郡城一条巷子里,找到了那户唯有老妪和少女相依为命的人家,不算大富大贵,殷实门户而已。

    这拨人没有火急火燎上去抢人,毕竟这里是石毫国郡城,不是书简湖,更不是云楼城,万一那个老妪是深藏不露的中五境修士,他们岂不是要在阴沟里翻船?

    众人齐心合力想出一个法子,让一位长相最憨厚的家族护院,趁着老妪出门的时候,去通风报信,就说是她爹在云楼城府上被青峡岛修士重创,命不久矣,已经完全失去说话的能力,只是死活不愿咽气,他们家主俯身一听,只能听到反复念叨着郡城名字和女儿两个说法,这才辛苦寻到了此地,再不去云楼城就晚了,注定要见不着她爹最后一面。

    少女一开始没有开门,听闻那名云楼城府上护院捎来的噩耗后,果真满脸泪水地打开院门,哭哭啼啼,体态孱弱如娇柳,看得那位护院汉子私底下喉结微动。

    少女收拾好包裹后,骤然响起那位朝夕相处、照顾自己起居的老妪,与那位着急带着她离开郡城的护院,说是自己一定要与老嬷嬷说一声,老嬷嬷身子骨太差了,如果找不到自己,一定会忧惧伤心,指不定不等她走到云楼城,老嬷嬷就又离开人世了,她岂不是世上再没有一个亲人?

    护院一听,心中一盘算,是个不中用的老婆姨?再瞅着那个满脸纯真的动人女子,约莫十七八岁,不说山上洞府,只说市井坊间,可不能算是什么少女了。他便觉得由着她知会一声行将就木的老嬷嬷,能出什么错?若是自己太过生硬,说不定才会惹来她的怀疑。

    于是他便改变初衷,陪着姿容凄美的动人女子,一起等待那个老太婆的到来。

    结果等到手挎菜篮的老妪一进门,他刚露出笑容就脸色僵硬,后背心,被一把匕捅穿,汉子转头望去,已经被那女子迅捂住他的嘴巴,轻轻一推,摔在院中。

    老嬷嬷见到这一幕后,无动于衷。

    女子忍着心中悲苦和担忧,将云楼城变故一说,老妪点点头,只说多半是那户人家在落井下石,或是在向青峡岛仇家递投名状了。

    女子哀求老妪一定要去云楼城一趟,哪怕是死,她哪怕见不着她爹最后一面,也要去云楼城。

    老妪哀叹一声,说是清净日子算是走到头了,环顾四周,如飞鸟张翼掠起,直接去了一处盯梢她们许久的修士住处,一番血战,捂着几乎致命的伤口返回院子,与那女子说解决掉了潜伏此地的后患,嬷嬷是肯定去不得云楼城了,要女子自己多加小心,还交给她一枚丹药,事到临头,一咬即死。

    切实感受到天有不测风云的女子,强颜欢笑,抹去眼泪,收拾好行李,独自离开这座郡城,去往命运未卜的书简湖云楼城。

    在女子雇佣了一辆马车,驶出郡城大门后。

    她并不知道,小院那边,一个背着长剑的中年男人,在一座客栈打晕了云楼城剩余所有人,然后去了趟老妪正在咳血熬药的院子,老妪看到悄无声息出现的男人后,已经心生死志,不曾想那个相貌平平、好似江湖游侠的背剑男人,丢了一颗丹药给她,然后在墙角蹲下身,帮着煮药起来,一边看着火候,一边问了些那名暴毙修士的来历,老妪打量着那颗芬芳扑鼻的幽绿丹药,一边拣选着回答问题,说那修士是垂涎自家小姐姿容美色的书简湖邪修,手段不差,擅长隐匿,是自家主人离开已久,那名邪修最近才不小心漏出了马脚,极有可能是出身于云雨岛或是鎏金岛,应该是想要将小姐掳去,上供孝敬给师门里边的大修士,她原本是想要等着主人回来,再解决不迟,哪里想到术法通天的主人已经在云楼城那边惨遭横祸。

    老妪越来越觉得莫名其妙。

    原来那个中年男人煮药间隙,竟然还掏出了纸笔,记下了见闻。

    中年男人帮着煮完药后,就站起身,只是离去之前,他指着那具来不及藏起来的尸体,问道:“你觉得这个人该死吗?”

    老妪犹豫了一下,选择坦诚相待,“他如果不死,我家小姐就要遭殃了,到了那座云楼城,只会生不如死,说不定让小姐生不如死的众人当中,就会有此人一个。”

    中年男人不置可否,离开院子。

    几天后的深夜,有一道曼妙身影,从云楼城那座府邸墙头一翻而过,虽然当年在这座府上待了几天而已,但是她的记性极好,不过三境武夫的实力,竟然就能够如入无人之境,当然这也与府邸三位供奉如今都在赶回云楼城的路上有关。

    只是当她悄无声息地落在一栋院子之时,整座府邸骤然光亮起来,一盏盏灯笼点燃高挂起来。

    这位夜潜府邸的女子,被一名重金聘请而来的临时供奉,六境剑修,以一把本命飞剑,故意抵住她心口,而非眉心或是脖颈,再用一把出鞘长剑,轻轻搁在那蒙面女子的肩头上,双指并拢轻轻一挥,撕去遮掩女子容貌的面纱,面容如花甲老人的“年轻”剑修,倍觉惊艳,微笑道:“不错不错,不是修士,都拥有这等肌肤,真是天生丽质了,听说姑娘你还是个纯粹武夫,想必稍稍调教一番,床笫功夫一定更让人期待。”

    剑修转头对府邸主人笑道:“没骗人,按照约定,剩余一半的神仙钱,你们就不用掏腰包了。”

    那女子只说要见她父亲最后一面,在那之后,她任由处置。

    剑修收剑入鞘,点了点头,却闪电出手,双指一敲女子脖子,然后再轻弹数次,就从女子嘴中呕出一颗丹药,被面容苍老的剑修捏在手中,凑近鼻子,嗅了嗅,满脸陶醉,然后随手丢在地上,以脚尖碾碎,“如花似玉的小娘子,寻死怎么成,我那买你性命的一半神仙钱,知道是多少银子吗?二十万两白银!”

    不知为何,浑身麻酥软的女子,想要咬舌自尽都成了奢望,只能被那名剑修按住肩头,扯去这处院落一间偏屋,踢开门,她看到了那个浑身是血、等圆眼睛的男人。

    女子哭泣出声。

    六境剑修洋洋得意道:“父女团圆之后,就该……”

    就在此时,剑修身体瞬间紧绷,那柄本命飞剑刚刚离开关键气府,就出一声颤鸣,原来是直直撞在了另外一柄本命飞剑的剑尖之上。

    剑尖那一小截瞬间崩碎不说,剑修的飞剑还给人以双指夹住。

    剑修僵硬转头,立即抱拳道:“晚辈云楼城杜射虎,拜见青峡岛剑仙前辈!”

    原来不知何时,这名六境剑修老人身边站了一位脸色微白的年轻人,背剑挂葫芦。

    那人松开手指,递给这名剑修两颗小暑钱。

    六境剑修杜射虎,战战兢兢收下两颗小暑钱后,二话不说,直接离开这座府邸。

    本命飞剑碎裂了剑尖,哪里是这次报酬的四颗小暑钱能够弥补,只是修补本命飞剑的神仙钱,又哪里能够比自己的这条命值钱?

    只是可惜那个生得水灵白嫩的小娘们,注定是无福消受了。

    这天夜里,一辆马车缓缓驶出云楼城去往石毫国的城门,一直到清晨时分,已经远离云楼城,陈平安停马后,跳下马车,准备返回云楼城外的那座渡口,希望那艘系在岸边的渡船,没给人偷走,不然还是有些小麻烦。

    那个女子掀开车帘子,坐在车夫位置上,她父亲已经在后边的车厢睡熟过去,性命无忧,就是这辈子很难再重返中五境了,她望向那个年轻人的背影,忍着泪水,沉声道:“总有一天,我会找你报仇的!”

    可是那个年轻人根本没有理睬她,就连看她一眼都没有,这让女子愈悲苦愤懑。

    蓦然之间,她背脊生寒。

    因为那个人停步转身了。

    陈平安说道:“我可能在书简湖最少要待两三年,如果对你来说时间太短,没有把握报仇,将来可以去大骊龙泉郡找我。”

    女子愕然。

    陈平安对她说道:“你可以多带个朋友,好帮你收尸,因为我到时候只会杀你一个人。”

    女子怔怔看着那个人渐渐远去。

    车厢内,她爹似乎被吵醒了,咳嗽道:“不要想着找他报仇了。”

    她擦干净眼泪,转头问道:“爹,之前他在,我不好问你,我们与他到底是怎么结的仇?”

    车厢内,男人哑口无言。

    绕着云楼城,来到那座渡口,那艘渡船不但还在,竟然还有云楼城不认识的两位修士,专门帮忙守着,大概是防止不长眼的蟊贼见财不要命,害得那位青峡岛供奉迁怒于整座云楼城。

    陈平安与两位修士致谢,撑船离开。

    愈行愈远,陈平安思绪飘远,回神之后,腾出一只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圆。

    去往青峡岛,水路迢迢。

    陈平安暂时也没打算去往附近的书简湖岛屿,结果在半路,就遇上了来接他的那艘巨大楼船,陈平安飘掠上船头,顾璨和小泥鳅并肩而立,顾璨挠头道:“陈平安,怎么几天没见,你又瘦了?”

    陈平安问道:“宫柳岛那边怎么样了?”

    顾璨翻了个白眼,双手笼袖,“没劲得很,拍桌子瞪眼睛,一天到晚吵架。不过这也不奇怪,书简湖历史上最近几次推举江湖君主,最长的一次,足足拖了大半年呢,就差没在岛上建茅屋或是议事堂打地铺了。最短的一次,倒是才个把月,因为吵来吵去,吵得某人烦死了,那家伙就一口气宰了二十多位当时的岛主,然后当天就有了新任江湖君主,是那人的姘头,也是书简湖唯一一位以女子身份、坐上江湖君主这把交椅的修士。”

    陈平安点点头。

    顾璨好奇问道:“这次离开书简湖去了岸上,有好玩的事情吗?”

    陈平安想了想,说道:“看了一条线。”

    顾璨跟小泥鳅面面相觑。

    顾璨不打算自讨苦吃,转移话题,笑道:“青峡岛已经收到第一份飞剑传讯了,来自最近咱们家乡的披云山。那把飞剑,已经让给我下令在剑房给它当老祖宗供奉起来了,不会有人擅自打开密信的。”

    陈平安回头看了眼顾璨,点点头,挤出一个笑脸,提醒道:“宫柳岛那边,越是风平浪静,你和小泥鳅越是要小心。我猜测大骊跟朱荧王朝,会在书简湖暗中较劲一番,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只要有任何一方参与其中,你最好退一步,不着急出手。青峡岛的刘志茂,能不能当成江湖君主,已经不是你和小泥鳅吃掉一两个金丹地仙可以决定的了。”

    顾璨嗯了一声,“记下了!我晓得轻重的,大致什么人可以打杀,什么势力不可以招惹,我都会先想过了再动手。”

    小泥鳅揉了揉肚子,其实有些饿了。

    然后陈平安收回视线,继续远眺湖景。

    他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回望之,美玉粲然。


如果您喜欢,请把《剑来433》,方便以后阅读剑来第四百三十三章 拳剑皆可放,去看一条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剑来第四百三十三章 拳剑皆可放,去看一条线并对剑来43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