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乱伦劫

6-7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6-7

    (六)「咚咚咚…」突然,一阵车窗玻璃被人用力敲响的声音传入了耳中。Cāo得正爽的孟创辉和屈辱地闭目流泪的孟秋华都是心头为之一震。「被发现了?」不同心境的两个人同时闪过了这个念头,不过,反映不同的是,孟创辉受惊之余是想着马上查看是怎么回事,而孟秋华则是把眼睛闭地更紧,身体微抖。

    孟创辉急停住了下体的交媾动作,转头看向那声音的来源。只见右侧车窗外,一个熟悉的女人面孔正把脸紧贴在玻璃上,试图看清车内的情形,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那个向车内看的女人,是孟创辉老婆的一个好朋友,姓朱,平时孟创辉都是叫她朱姐。

    孟创辉紧张万分地注视着朱姐的面部表情,想看出她是不是真的发现了车内的玄机。此时,朱姐所在的位置,如果可以看穿玻璃遮挡的话,刚好可以清楚地看到孟创辉父女下体性器相交的情形。

    好在朱姐在敲了一阵看了一阵后,就满脸疑惑地转身走了。

    看到朱姐走了,孟创辉暗松了一口气。他是豁出去Cāo亲生女儿了,也知道接下来估计没什么好下场,但是,那不等于是他就已经真的万无禁忌了。如果此时他的乱伦兽行被发现,不用等老婆回来,估计就会有人马上出来收拾了他。这可不是他愿意接受的,他觉得自己Cāo女儿还没Cāo够本呢。

    松了一口气后,孟创辉又重新把注意力转回娇嫩的女儿身上,下体的yīnjīng又开始恢复动工了。

    不过,还没Cāo得大爽起来,他就又被一阵手机铃声给打断了。他一听,是自己手机的铃。他不想理会,但是那铃声响了三次后仍在继续响,似乎一副不打通不罢休的样子。

    当下,他不情愿地伸手从旁边地上捞起自己的裤子,从裤腰带上的手机套中掏出了手机。

    把裤子有随手一扔后,他把手机拿到眼前,放眼一看手机屏幕。

    「是老婆!她怎么这么巧的打电话过来了?」他看清了来电显示上的来电人名,心里打了个寒颤。

    就在这时,刚断了不到十秒钟的铃声又重新响了起来,依旧是老婆打进来的。

    「不用怕,她早就不在本市了,不可能是发现了什么才故意打给我的。再说了,做下这档子事,迟早几天也要和她翻脸,我都豁出去了,还怕她干什么?」他给自己打气道,不过心里仍是发毛。此时,要不是壮阳药的药力还在起着作用,他的yīnjīng估计都已经被吓得软完了。毕竟,他怕老婆已经是怕到了骨子里,不是一下子就能改变过来的,即使在连死都不怕的情况下。

    想好后,孟创辉小心地把一只手放到了孟秋华的鼻子上,以防她突然大哼出声来,然后,他就按下了接听键。

    「老婆,有什么事吗?」他先开口问道。问着这话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身下仍被自己yīnjīng插着yīn道的女儿身体颤抖了一下。

    「老公,你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去商场了?我刚接到朱姐的电话,她说她刚才看到我们家的面包车停在市中心的商场路边那里,她看到车子有点轻微晃动,不注意看都看不出来,她也是刚好从车旁边走过,多看了几眼才看出来的,但是过去敲又不见有人回应,怀疑是不是有贼钻到车上去偷东西,所以见了她也不敢回应。她说她不敢自己一个人拉开车门看情况,已经走去附近的保安亭那里找人来了。你也回车那里看看吧。」电话那头,一个语气满是疑惑和焦急的女声响起,正是他老婆的声音。

    听到老婆的话,孟创辉顿时被吓出了身冷汗。他脑子急转了一下,才对老婆说道:「老婆,我和女儿一起开车出来的,我现在在车上呢,她自己上商场去买东西了。刚才我困了在车上睡着过去了,没听到有什么人敲车啊,是不是我睡得太死了。你快点跟朱姐说下吧,车没事,要她不要麻烦保安了。」「哦,是这么回事啊,那她说她看到车子有点晃动是怎么回事啊?」听到老婆的这个问题,他头都大完了,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呢?

    「啊,有这回事?是不是我在车上睡着的时候翻身,动作太大了才引起的?」他胡乱地编道。

    「哦?那你继续睡吧,我先打个电话给朱姐。」电话那头说完就挂了。

    孟创辉见老婆终于挂了电话,又松了一口气。至于老婆语气中的置疑,他也懒得管了,反正只要她不马上赶回来打断自己享受女儿的滋味就行了。他只求躲过初一,能有多几天的时间占有女儿,至于躲不躲得过十五,那就不用在乎了。

    解决了老婆的麻烦后,孟创辉放下手机后就继续激情之旅了。这回,经过了朱姐的事件,他又把抽插动作的频率和幅度放得更低了,不过,慢动作似乎也有慢动作的好处,那就是能更仔细的体会到yīnjīng与yīn道肉壁摩擦的摩擦过程。所以,总体来说,慢动作给他带来的快感其实也并不比快速抽插的少多少。

    可惜,他不知道是犯了什么霉运,当他刚刚Cāo得激情大起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他拿起一看,又是老婆打来的。顿时,他有一种把手机摔碎的冲动。不过,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通了。

    「老公,我已经跟朱姐说了,不用麻烦她再跑了。爸睡过去了,现在家里没人,好无聊啊,你就陪我聊天一会儿吧。」他老婆等电话一通后就马上开口说了一通。

    孟创辉不好拒绝,怕引起她的怀疑不满而提前杀回来,所以只能无奈地接过了话头,开始陪她闲聊起来,应付着她。他希望老婆在聊了一会儿后就挂了,不料,他老婆在聊了一会儿后,不但不挂电话,还更聊起兴趣来了。

    郁闷苦恼中,孟创辉开始感觉到自己那泡在女儿yīn道内的yīnjīng似乎有要软下来的迹象。这让他开始感觉有点焦急起来。

    「难道药效这么快就要过了?该死的八婆,怎么说了那么久还想说,浪费我的时间。不管了,边打电话边Cāo吧,不能再等了。」他心中暗暗打定了主意。

    随后,他就一边继续打电话一边动起了下体,结果,没动几下,他就觉得这样状态下Cāo女儿似乎特别有感觉,有种别样的刺激感觉在心中回荡着。

    「和老婆说着话,Cāo着女儿,这***就是刺激,刚才怎么不早点想到呢?」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道理。

    既然想明白了,他就索性做得更刺激点。

    「老婆,你说,你年轻的时候下面那里那么紧,这点会遗传的吗?」他狠狠地把yīnjīng顶入女儿的窄紧的yīn道深处后,问道。

    「死鬼,怎么问这样奇怪的问题,遗传不遗传的我怎么知道,要知道也是将来的女婿知道,呸,我怎么跟你说这个?」电话那头回答道。

    「你说,该给女儿找个什么样的女婿?我们女儿那么漂亮,可不能便宜了那些歪瓜裂枣,恩,我觉得找个跟我差不多的就可以了。」他继续大胆地问道。

    「跟你差不多的?你以为你就很好很厉害啊?就这点标准。」电话那头有点嘲讽地说道。

    听到这句回答,孟创辉屏住呼吸,让yīnjīng大起大落地在女儿孟秋华湿滑不堪的yīn道里狂捅了几棍,引得她眉头大皱,死死咬着嘴唇,鼻息随之加重了几分。

    捅完后,孟创辉说道:「像我这样条件的,算不算好,算不算厉害,那得由女儿自己说算,你说了哪算啊,你怎么知道她是怎么感觉?」「呀呵,你这死鬼竟然有胆子跟我唱反调了?我不知道她的感觉?就你这条件的,她能有多大感觉?难道女儿的眼界就这么低?别把自己当宝了,真是脸皮够厚的。」电话那头还是嘲讽的语气。

    「她有多大的感觉,到时候你问下她不就知道了吗?」他带着yín意说道。说完这句话,他觉得自己已经有了要shè精的点点预兆,顿时加快了下体的进攻,只Cāo得孟秋华xiōng前波浪滚滚。他在Cāo的同时,方才已经缩回的手又重新放回了孟秋华的鼻梁上,打算一看到她有用鼻音哼叫的反应就马上死死捏住她的鼻子。

    不过,他这谨慎的举动其实是多余的。孟秋华虽然想着事后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母亲,让禽兽父亲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内心深处的羞耻感,还是让她怎么样也不想被母亲当场知道自己正被父亲奸yín着的事实。所以,知道父亲正和母亲通着电话后,尽管下体交媾的快感非常强烈,但她还是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死死控制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出来,以免被母亲听到。

    狂Cāo中,孟创辉又对着手机说了一句:「老婆,我先去弄点水给女儿了,外面吵杂不方便说话,等下迟点再打给你。」「那好吧,记得督促她经常注意多补充点水,现在天气这么热,缺少水份补充的话会很容易中暑的,还有啊,听说市里最近的治安不太好,你跟她出来记得一定要保护好她的安全啊。」这次那头不再嘲讽什么了,而是认真的交代说道,似乎还是把女儿当作一个小NV孩来看待。

    「放心吧,老婆,我会亲自抓好做好的,保证她不会缺水。至于保护安全,那更没问题,我会贴身保护好她的。我先挂了。」他保证地说道,感觉自己已经处在了就要喷发的边缘。说完,他就挂断了手机的通话。再不挂断电话,他就真的无法再保持说话语气的平静了,方才他是死命地强忍着的。

    「乖女儿,水来了!」他激动地低吼了一声,双手抱住女儿孟秋华的臀部,把yīnjīng狠狠地捅到了她yīn道的尽头。接着,他加力一顶,guī头便堪堪顶入了子宫里,然后,yīnjīng一阵酥麻抽搐,guī头在娇嫩的子宫里喷射出了一股浓浓的jīng液。

    感受到禽兽父亲又在自己的体内射出乱伦的种子,孟秋华刹那间又激起了力量,疯狂挣扎了起来,不过一切都只是徒劳。

    在女儿体内射完精后,孟创辉无限满足地闭眼抱着女儿的美腿,把鼻子贴在美腿上陶醉地闻着。

    片刻之后,当他感觉到自己的yīnjīng已经渐渐软了下来,才不舍地把yīnjīng缓缓地从女儿那娇嫩的yīn道肉穴中抽出。随着他yīnjīng的抽出,一股rǔ白的jīng液顿时跟着从那未能合拢起来的嫩红yīn道口那里流了出来,滑入股沟,一直流淌到皮座下面,不一会儿就在孟秋华臀部下方积成了巴掌大的一滩jīng液。

    此时孟秋华依然闭着眼睛,不过那满脸的悲容和抽泣鼻音,以及身体不时的颤抖,出卖了她此时心中那无比屈辱羞愤的感觉。

    抽出yīnjīng后,孟创辉坐在旁边的皮座上,对着女儿的诱人身体又摸了一把,然后才穿好衣服,爬回车头那里,发动汽车,掉转车头朝家里开回去。

    接下来的下午和晚上,孟创辉靠着壮阳药的支撑,又将女儿孟秋华狠Cāo了几回。其中,晚上有一次更是抱着她出到家外面的大路边草地上,冒着有人路过会看到的风险,激情地Cāo了十几分钟。最后,睡觉的时候,他把孟秋华抱回了自己夫妻两人的卧室里,让她睡到了老婆平时所睡的那一边,激动之下又Cāo了一轮,把整张床弄得到处都是yín水jīng液,然后才困顿地睡着了过去。

    (七)第二天一大早,孟创辉一觉醒来后,匆匆吃了点东西,又色欲高涨地计划着要体验另一种刺激,那就是放开女儿的手脚,在她的挣扎反抗下狠狠地强暴她,征服她,他觉得那样才有强暴的真实感觉,才够刺激。

    结果,天不作美。他吞了一把壮阳药,把已经虚弱无力的女儿抱到客厅沙发那里,刚解开完她身上的捆绑绳索和撕下她嘴上的胶布,还没来得及扑上去实施奸yín,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电话是他老婆打进来的,接通后,他老婆跟他说,由于儿子公司里有急事要赶回来处理,她见父亲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也就跟着儿子的车一起回来了,现在他们已经出了高速公路,正朝家里赶回来,然后,她老婆问他,家里还有没有什么吃的,如果没有的话,等下她就让儿子开车拐到市区那里顺便买回来。

    老婆的这番话,孟创辉听了,顿时只觉得就像是有一道霹雳在头顶突然炸响,刹那见就把他吓得面无血色,全身哆嗦。他胡乱应付了几句,挂了电话,然后就慌乱地跑回卧室里,把自己的身份证件和一些现金、银行卡等收拾进手提包里,穿好衣服后,也不管仍软躺在沙发那里的女儿了,匆匆地开着面包车出门去了,连手机拉下在客厅沙发那里也没发现。

    孟创辉走后,孟秋华挣扎着爬了起来,步履艰难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里,找了一套衣服穿好了起来。方才孟创辉就在她的旁边接电话,他手机的话筒声音很大,她也隐约听到了母亲在电话里说的话。她知道母亲的弟弟很快就会回来到了,怕被他们看到自己赤露的样子,所以才回房去穿好了衣服。

    穿好了衣服后,孟秋华又慢慢扶着墙壁走回到客厅那里,因为她想到了孟创辉遗忘在沙发上的那部手机,那手机里,有拍摄她被乱伦奸污的视频在里面。

    拿到手机,取出里面的内存卡,查看了下没发现里面再有什么和自己有关的不堪东西后,她便把手机扔回了沙发上。

    接着,她拿过一个苹果,吃了几口,又喝了一杯水,让身体恢复了点力气,然后就静静地呆坐在沙发上等着。

    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半个小时里,她都是动也没动一下,惟有屈辱的眼泪在默默地流着。

    半个小时后,她的手机响了。

    接完电话后,她突然站了起来,紧握着拳头,眼中,满是激动复杂的神色,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呆站了一会儿后,她的神色才平静了一点下来。随后,她抹干了自己的眼泪,走回父母的卧室里,把卧室床上那沾满不堪痕迹的床单扯了下来,拿到洗衣机那里,开动洗衣机让它自动清洗起来。

    做好这些后,她拨打了的士公司的叫车电话,然后就出到别墅门口去等着。

    没多久,一辆黄色的的士就开到了别墅的门前。她上了车,跟司机讲了一个医院的地址。

    路上,她转头看着车窗外飞速闪过的景物,脑海中,不停回想着刚才那个电话里的话。

    那个电话是母亲打进来的,她一接通电话,就听到了母亲的哭声。母亲哭着说,方才交警部门事故科的人打电话告诉她,二十分钟前,在通往高速公路的道路上发生了一起严重交通事故。一辆商务面包车由于车速过快,在超车的时候撞上迎面驰来的大卡车上,面包车的司机当场受到了重伤,昏迷不醒,经快速送往医院抢救,最终还是因为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了。那事故科的人接着说,他们已经从车里遗留的证件里核实了那个面包车司机的身份,就是孟创辉,他们是通过户籍部门了解到她是孟创辉煌妻子,并多方的快速调查才得知她的手机号的,所以特地打电话过来将情况通知给她。母亲哭着将情况说完后,接着说,她母子两人现在正从超市直接赶去医院,希望孟秋华也快点赶去医院。

    回想了一会儿,她把目光从车外收了回来。

    那个让她受尽羞辱的变态禽兽死了,这或许就是老天对他的报应。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感到轻松,她的心,依旧是那么的沉重和哀伤,那些不堪的记忆和羞愤绝望的感觉,依旧是像一条毒蛇一样紧紧地缠绕着她的整个灵魂,折磨着她。

    车,朝着既定的目标赶去,越行越远了。而她的心,似乎仍停留在原地,还找不到未来的路。

    (全文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玉女乱伦劫6》,方便以后阅读玉女乱伦劫6-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玉女乱伦劫6-7并对玉女乱伦劫6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