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龙佳婿

第二百六十九章 教不严,师之惰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府天 本章:第二百六十九章 教不严,师之惰

    自从骗婚传言之后,朱莹的心里就一直都有个小疙瘩。哪怕张寿那一次明明白白对她表明了心迹,她却仍然希望尽快将那缺失的婚书补上。可是,皇帝刚刚都在帮腔为她说话,张寿却还不解风情地在那拖后腿,她自然有些生闷气。

    可她没想到,父亲竟真的突然就这么爽快答应了!刹那间,她一把抓住了朱泾的胳膊,喜笑颜开地说:“我就知道,爹对我最好了!”

    “爹什么时候对你不好?刚刚还有了他就忘了我,太让我这个父亲伤心了!”朱泾半真半假地调侃了女儿一句,等朱莹讪讪松开手,他就对皇帝拱手道,“皇上,臣刚刚该禀告的也都禀告了,如今可否容臣告退?这段时日臣不在京,家中老母和内子她们实在是辛苦了。”

    “去吧去吧!”皇帝一脸体恤臣子的明君形象,甚至又对张寿挥了挥手道,“张寿你也送你未来岳父一块回去,顺便让他好好看看你,省得到了家里立婚书时又后悔。”

    哪怕知道身为至尊的表弟从小就是这样喜欢耍人的性子,朱泾还是有些哭笑不得。可他意想不到的是,张寿竟开口说道:“皇上有命,臣本来不敢辞,也很想亲自送赵国公回家,让他能对臣有个好印象。可臣本有要事禀报皇上,若是出去一趟又进来,那也太引人注目了。”

    “哦?”皇帝这才有些错愕地坐直了身子,继而就笑道,“那你说来朕听听。”

    他话音刚落,朱泾就沉声说道:“皇上,臣如今刚刚回京,张博士说的要事,臣就不听了,让莹莹陪我回家就好。”

    说到这里,他不等皇帝答应或拒绝,就对张寿微微颔道:“张寿,你就留在这,把要禀报的事情对皇上原原本本说清楚。莹莹,我们先回家。”

    朱莹还想听听张寿说什么,满心不乐意,可这一次,她的手腕却被朱泾紧紧拉住,一时只好嗔怒地瞪了张寿一眼,随即不由自主地被拖出了乾清宫。

    才一出门,刚刚好不容易才忍住的她就低声抱怨道:“爹,你这是干什么啊?阿寿也没说要我们回避,你拖我走这么快干什么!”

    “凡事要公私分明。”朱泾这才松开了手,脸色有些复杂地端详着从小娇宠到大的女儿,轻声说道,“张寿是没说要我们回避,皇上也没开这个口,但有些事情,自己该有数。如果张寿今天进宫禀报的事情真的很要紧,我留在那,皇上问我意见怎么办?”

    “那爹你就直说啊!”朱莹本能地脱口而出,但随即就有些醒悟了过来,“爹,你的意思是,回头你要是向着阿寿,那会被当作是偏帮女婿,你要是不向着阿寿,那等于给他拆台。可皇上一向并不计较这些的,否则也不会这么看重咱们家,也不会这么器重阿寿……”

    “为官大忌,便是恃宠生娇。”朱泾微微一笑,见朱莹满脸不赞同,他就笑道,“其实说到底,我就是为了避嫌。若是你相中的夫婿是个庸人也就罢了,偏偏他却胸中自有沟壑,总得为他着想一二。所以,我这个未来岳父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说这话时,朱泾哪有之前楚宽提起他时,那一路刺客杀到人头滚滚时的凌厉果断?

    张寿并没有想到朱泾居然带着朱莹走那么快。眼见人一走,皇帝就乐不可支地打量着他,他只能轻咳一声,决口不提刚刚那有些尴尬的场面,直截了当地说道:“皇上,刚刚莹莹到我家之前,其实,张琛紧急从邢台赶回来了。”

    刚刚还面带戏谑的皇帝立刻改换正容。而楚宽亦是知道张琛去向内情的人之一,闻言心里咯噔一下,心中大为庆幸刚刚听说朱莹和张寿到来的消息紧赶着出来时,把那些伺候的宫人全都屏退了。

    这些天来,沧州那边消息不断,一面是大皇子频频报喜,今天说自己成果如何,明天说纺工们欢欣鼓舞齐谢天恩,而另一面,地方官则是各说各的。有称赞大皇子爱民如子的,也有指责大皇子扰民的,也有人暗中密报大皇子和地方豪族沆瀣一气……

    所以,对于消息并不多的邢台,楚宽不禁很好奇那边到底是个情况。毕竟,司礼监没那么多人手,顶了天也就只能盯住京城。

    然而,当张寿把张琛那番替张武和张6求救的话一说,楚宽不禁心中大凛。他偷眼打量皇帝,就只见这位至尊一时面沉如水,显然对那些大户豪族之类的家伙已然动了怒。

    皇帝动怒归动怒,心里却知道,堂堂天子亲自收拾那些奸商,那却绝不可能。

    太祖重商,甚至任用商人子弟出仕,因此本朝从开国开始,就有士农工商,一概平等的宗旨,可这些年下来,随着商人有钱有势,很多事情越做越过头,如今这也只是其中一件而已。更何况,沧州也好,邢台也罢,比起江南,所谓地方大族,顶了天也就是乡霸而已。

    但是,相比张寿说的这件事,邢台的地方官却始终没有半点声音,这却比沧州那边消息不断更加可虑。顺德知府和邢台县令到底是和豪族沆瀣一气,于是知情不报;还是被人遮掩耳目,于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或者有消息送来,消息却在路上出了什么岔子?

    皇帝越想越觉得烦心,却没想到张寿突然词锋一转:“明修栈道的张武和张6进展并不顺利,但暗渡陈仓的张琛,却做了一件更加胆大包天的事。”

    尽管之前并没有把张琛招来当女婿又或者侄女婿,但皇帝对性子粗疏,为人仗义的张琛,倒是颇有几分好感,之前张琛用“坠马”作为借口也跑去邢台了,他还有些期待人到底能做出什么成绩来。此时,他不禁兴致勃勃地问道:“哦,那小子都做了什么?”

    楚宽同样也很好奇,然而,当张寿苦笑说出了张琛胆大包天冒充二皇子心腹,而且竟然还真的拿到了刻有延庆二字的身份铜牌,他不禁心惊肉跳。

    张寿的学生们怎么一个比一个贼大胆?6三郎坑了大皇子一万贯,张琛就敢直接钻到二皇子门下去了!

    就在他暗自替张寿捏着一把汗的时候,果然,皇帝竟是重重拍了扶手:“好一个狂妄大胆的小子!他这是以为朕之前责罚过二郎,所以就不把二郎这个皇子放在眼里?”

    张寿预料到皇帝会是这样的反应——二皇子再烂,那也是皇帝自己的儿子,不是捡来的,总不能任由外人随便戏弄折腾。之前大皇子的事还能说是意外,毕竟,二皇子招惹在先,大皇子骗出6三郎威逼利诱在后,所以他们师生的责任要轻很多。这次却不一样。

    张琛那家伙是主动去坑二皇子,说严重一点,这种主观恶性就截然不同了!

    他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随即便长揖行礼道:“皇上,张琛是臣的学生,他为人仗义,但冲动莽撞,很多事情他觉得对就会去做,却不会考虑到背后的影响。臣知道他这番举动是大错特错,但恳请皇上看在他年少无知的份上,宽宥他这次罪过。”

    “教不严,师之惰,归根结底是臣没有教导他凡事三思,以至于他做事不加考虑,剑走偏锋,铸成大错。所以,千错万错都是臣的错。”

    见张寿一躬到地,再也看不清他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而皇帝则是脸色阴沉地坐在那不言语,楚宽不禁大为心焦。然而,纵使他是司礼监掌印,一心想着请张寿去古今通集库看看那些积存多年的各种太祖手稿,可在这种事情上,他却也不敢轻易开口。

    毕竟,那是天子家务!

    这样难言的寂静维持了一段时间,最终,皇帝淡淡地说道:“你起来吧,先把张琛下去到底做了些什么,原原本本给朕说清楚。”

    张寿刚刚并没有避重就轻,先说张琛做出的成果,再说他胆大妄为,为的就是眼下这个机会。因为他觉得皇帝的性子,应该不喜欢那样倒啃甘蔗的小花招。

    他当下直起腰来,言简意赅地把张琛先骗到了二皇子延庆别府的铜牌,一路下邢台的过程中,冒充二皇子心腹,利用大户借款收棉花,而后又打跑了大皇子的人一五一十讲了,随即再将其招收织工,在当地靠着收来的棉纱开始织布的事也说了出来。

    皇帝听到张琛打跑大皇子的人时,嘴角就忍不住微微抽动了一下,等听到当地大户因此而不得不屈从张琛,把钱借给其收储棉花,张琛还假装和张武张6做对,他已然无话可说了。

    以他对张琛的了解,那小子绝对是认为冒充二皇子的心腹做事能够肆无忌惮,方便快捷,这才去做的!指望其想到什么后果,什么影响,那简直是高看那个冒失家伙了!否则,当初那小子也不会在人人避讳临海大营之事时,因为路见不平就突然揭开了那个盖子!

    可听着听着,皇帝就不禁轻咦了一声,随即瞪着张寿质问道:“你还让张琛沿途招募了一批织工,又在当地开设了织坊?难不成,除却那效率大增的新式纺机之外,你连新式织机也已经做出来了?”

    花七可不曾提及此事!阿六那小子之前他还召见过,却也没说过!

    张寿仿佛没看到楚宽对自己连连使眼色,低头说道:“皇上恕罪,臣只是觉得,新式纺机之前已经闹出了那么大的风波,这新式织机就算差不多完成了,还不如先捂一段时间,等到时机成熟,再拿出来。”

    皇帝语气不善地哼了一声:“哦,那现在你觉得时机成熟了?”

    “现在原本时机不成熟,但张琛这一闹,张武和张6又几乎快被逼到了绝境,时机不成熟也只能成熟了。”张寿说着就叹了一口气,随即抬起头道,“还请皇上赐臣纸笔,臣现在就可以把相应图纸画出来上呈御览。”

    听到张寿这旗帜鲜明的表态,楚宽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然而,他正要去张罗纸笔,却不想皇帝突然扬手阻止了他,随即就似笑非笑地说:“张卿是想用这新式织机的图纸,来抵消张琛之前犯下的罪过?你该知道,如若织机和新式纺机一样高效,那么朕应该重赏你。”

    张寿不慌不忙地反问了一句,随即却摇摇头道,“皇上言重了,臣已经说了,张琛的错其实是臣这个当老师的没有提前叮嘱吩咐,是臣的罪过。所以真要按照皇上那么说的话,这图纸也是为了抵偿臣的罪过,他却有功无罪。而且,所谓绝高的收益,其实并不准确。”

    他知道这样的陈述也许并不符合皇帝的预期,但还是不慌不忙继续往下说。

    “纺纱也好,织布也罢,纵使效率再高,但源头的棉田若是产出有限,那么大批的纺工很快就会现,没有棉花可以用来纺纱,开工天数不足。而织工也会很快现这一点。所以,如果说是开工坊的机主,还只是蒙受少量损失的话,纺工和织工很快就会现,他们受骗了。”

    原本心情已经轻松下来的皇帝顿时坐直了身子,随即就点点头道:“朕记得你在之前上呈给朕的那份文书里,就这么说过。要开源只有两个办法,一则是开垦荒地种植棉花,二则是……改稻田麦地为棉田。”

    “没错!”张寿重重点了点头,“在江南丰腴之地,因为逐利,这种现象会越来越严重。”

    皇帝脸色顿时微微沉。哪怕是重商的太祖,当年也同样是重农,或者说,重农还要更胜过重商,毕竟,只有农田里有足够的产出,天下人才能吃得饱肚子,天下人吃得饱肚子,那么就不会造反。除却外族入侵,各种水灾旱灾造成的饥馁,往往是亡国的第一原因。

    而张寿的话,却还没有说完。

    “当然,如果棉花真的能够供应充足,纺出的纱也充足,那么最终织成的棉布,产量也会相当夸张。虽然因为棉布太多,布价必定会应声而跌,但纺工和织工所得,因为产量至少是四五倍增长,所得也许会稍多一点,具体数目虽说不能确定,但多一半总该会有。”

    “而他们一旦有钱,自然会试图改善生活。平日买不起的各种肉蛋需求量也许会更大。”

    。顶点


如果您喜欢,请把《乘龙佳婿269》,方便以后阅读乘龙佳婿第二百六十九章 教不严,师之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乘龙佳婿第二百六十九章 教不严,师之惰并对乘龙佳婿269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