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明新帝国

第一四九章 登基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摇摇-欲坠 本章:第一四九章 登基

    开元4119年。永乐二十年。这是一个在原本历史上并没有特别重大新闻的年份。

    但是在这个时空,朱棣西征大胜,携数千使节回京。东洲舰队探寻东洲,携一万土著回京。

    还有那轰轰烈烈的南洲移民,都必定会在历史上书写出一片波澜壮阔的诗章。

    这一年是虎年,按照后世的说法,这是朱瞻基的本命年。

    今年他已经整整二十四岁,虚岁25岁。

    壬寅年,己酉月,戊寅日。

    而这一天,他将登上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庞大帝国的皇帝之位。

    为了迎接这一天的到来,蓝烟和马家在经过无数次失败之后,终于造出了两千多个竹炭丝灯泡,被全部用在了皇宫的装饰上。

    两千多个灯泡,对庞大的皇宫来说,并不算多,可是电灯的出现,让无数的应天府百姓为之疯狂。

    他们在这个没有宵禁的晚上,成群结队地来到了皇宫的四周,向灯火通明的皇宫磕头。

    不要说他们,就连自认已经见怪不怪的朱棣,面对远比蜡烛和油灯的电灯,也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这一晚,他没有早早歇息,也没有看他最喜欢的大戏,更没有找两个小美人陪他度过这漫漫长夜。

    他一直穿行在早就了如指掌的皇宫内,看着那一盏盏电灯,将整个皇宫映照的如同白昼。

    这是他从来没有幻想过的场景,一切都仿佛犹如神迹。

    这一切都是这个孙子的手笔,很多时候,他自己都对这个孙子有些畏惧。

    他到底有多大的能力,才能将这样的神迹显示在皇宫里!

    其实一切都非常简单,无非是利用蒸汽机带动发电机,然后提供了电源,这些技术在两年前就已经成熟,关键是制造合格的灯泡太难了。

    竹炭丝灯泡的光热转化率非常低,竹炭丝的熔点又比较低,灯泡的寿命很难超过一百个小时。

    最开始,蓝烟利用氧气过滤装置,抽掉灯泡的氧气,才能将灯泡的寿命增加到三百小时以上。

    直到蓝烟自己研发了一套抽气设备,能抽掉灯泡内的百分之就是的空气,然后将灯泡寿命增加到两千小时左右。

    不过,因为大部分工序需要手工操作,所以目前灯泡的成本居高不下,还不具备量产的可能。

    但是对皇家来说,一切成本不是问题,只要能够显示皇家的气派。

    朱棣在皇宫里面一直散步到午夜,最后站在午门的城墙上,四处望着照亮了大半个夜空的皇宫,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意。

    朱瞻基这一日在子时入睡,丑时刚过,就被一帮内侍和宫女叫了起来。

    沐浴更衣,洗头束发,在纯棉内衣之外,他被换上了一身崭新的明黄龙袍。

    跟以往不同的是,今日的龙袍上,绣的是五爪金龙,而不是以前的四爪金龙。

    他没有戴冠冕,这需要等到在天地坛上,朱棣亲自给他戴上。

    朱棣子正以后才睡,但是没有人会打扰他睡觉,他一直睡到快到辰时才起床。

    实际上,他睡的也不好。想到从今往后,他就要远离那张宝座,哪怕他现在淡泊了许多,但是依旧有些不甘和失落。

    但是,也仅仅是有一点而已,他现在的心里,更多的想的是那庞大的南洲。

    乘坐那艘专门为他打造的旗舰,前往南洲,去见见那片属于大明的土地,才能此生无憾。

    天微微亮时,朱瞻基踏出了殿门。门外,他所有的妃妾,还有孩子们已经等在了门外。

    见他出门,所有人在孙娴的带领下跪倒在地。“恭喜殿下。”

    “同喜同贺。爱妃今日犒赏后宫,辛苦了。”

    “妾身不苦,唯为开心。”

    让众人平身,其他人留守宫内,只有十四个已经六岁的孩子,能在内侍的带领下,前往天地坛观礼。

    原本十四个孩子有六个女孩,是不能参加的。

    还是朱瞻基力排众议,以“凡是龙种,无分男女,当让他们知晓礼仪道德。”为由,让她们能远远地观礼。

    朱瞻基不会在这个时代提什么男女平等,在生产力没有得到解放的时候,男女平等只是一个梦想。

    朱瞻基踏出了兴庆宫,在门外,张氏带着他的一帮弟弟妹妹等在了门口。朱瞻基首先当头跪倒,向张氏磕了三个头,朱瞻墉他们连忙带着自己的妃子让到一边。

    张氏过来扶起了朱瞻基,双目含泪,却笑的格外灿烂。“今日是我儿的大日子,唯望一切顺顺利利,我儿龙腾天下。”

    朱瞻基用袖子帮她擦了眼泪,笑道:“母妃且安心,明日朝会,自当晋升皇太后。”

    张氏摇了摇头道:“只要瞻基你顺顺利利,我这半缺之人,也不在乎那些虚名。”

    待她站好,朱瞻基的弟弟妹妹一个个也都跪了下来。

    在今日之前,他们是弟弟妹妹,但是今日之后,他们先是臣子,其后才是弟弟妹妹。

    朱瞻基受了他们的大礼,望向李亮问道:“皇祖可已准备妥当?”

    “陛下已经坐上龙辇,只等殿下……不,陛下启程。”

    朱瞻基笑了笑道:“暂且还是称殿下吧,出发。”

    今日的皇宫内部平静无比,但是宫城之外,从皇城开始,一直到整个应天府,到处都是沸沸扬扬。

    昨日的鞭炮声,断断续续响了一夜,今日的空气里,都爱有鞭炮的火药味。

    自午门之外,锦衣卫,仪仗司,今日的仪仗也是最为齐整的。所有人都是明光亮甲,庄严肃穆。每个人都以能参加今日的庆典,能够随陛为荣。

    今日不同往日,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出一点差池,那可就是罪该万死。

    当龙辇出了午门,鼓乐声响起,午门至承天门的御道两边,卫士一个挨一个,一个个都盯着那架四面通透的龙辇。

    龙辇之上,朱棣和朱瞻基两个人并肩坐立,面容平静,不时还低声说着什么。

    鼓乐声就是通告皇城外的百姓和官员,两个皇帝出来了。当龙辇出了承天门,上千大臣黑压压的一大片,跪倒在承天门外。“陛下万岁,殿下万岁。”

    朱棣站起身来,向着远处的老百姓挥了挥手,这才朗声说道:“平身。”

    众大臣起身,朱棣这才又问道:“吏部尚书蹇义,礼部尚书吕震,司礼监太监王彦何在?”

    三人立即出列,躬身道:“臣在。”

    朱棣露出一丝笑意道:“今日大典朕与太孙就听你们安排,开始吧!”

    蹇义是今日的总指挥,吕震负责社稷传承方面的礼仪,而王彦负责协调后勤。

    今日参加庆典数万人,光是这么多人的吃吃喝喝,就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更别说这么多人每个人出席的位置,都要有讲究,来来回回,很是考验组织者的经验。

    龙辇沿着承天门外的御道一直向南,出洪武门,经正阳门,出了应天府。

    沿途道路两边,到处都挤满了普通的老百姓。他们在知道禅让大典的安排之后,有无数人都是提前一两天都开始在这边占位置。

    当然,他们每个人都经过了安全检查,火枪和火药都是不可能带在身上的。

    出了正阳门,就是应天府的南郊,这里的老百姓就更多了,见到龙辇出来,他们都自发地跪了下来,向着龙辇磕头。

    人数虽然多,但是五城兵马司,应天府,包括各大京卫都几乎是全军出动,维持秩序,所以并没有出什么乱子。

    大明立国,除了修建皇宫、城垣以外,最为重要的建筑,便是各种祭坛。

    朱元璋在南京的南郊兴建了圜丘坛,以祭祀昊天上帝;在北郊兴建了方泽坛,以祭祀皇地祇;东郊和西郊则分别营建了朝日坛和夕月坛,以奉祀大明神和夜明神。

    除此之外,他还在皇宫南侧兴建了社稷坛和太庙,并在圜丘坛西侧建起了先农坛。

    洪武十年,南京赶上了一次“极端天气”,连续很多天阴雨不断。朱元璋认为这是把象征父亲的天和象征母亲的地分开祭祀了,于是他急忙下令将北郊方泽坛与南郊的圜丘坛合祀,并且为合祀大典专门营建了一座新的大型殿宇——大祀殿。

    这座汇集了各路神仙的场所,被朱元璋命名为“天地坛”。

    天地坛有四处比较重要的建筑群,其一是大祀殿这个正式的祭拜场所,其二西北的神厨、神库、宰牲亭,这里和大祀殿院落中间有72间廊道连通,用以运送祭品。

    其三是大祀殿西南侧的斋宫,这是皇帝在祭祀期间斋戒用的寝宫。为了安全起见,这座寝宫有两重围墙,并且每重围墙外有一道御沟。

    宫内有无梁殿一座,这座大殿在清代乾隆朝以前是皇帝用来斋戒和接见群臣的。

    最后是天地坛坛墙外,还有一座神乐署。它本名为神乐观,是在祭祀大典时演奏乐曲的道士们平时所居住和修行的场所。

    洪武年间规定的合祀大典大致分为九个环节,分别为:迎神、奠玉帛、进俎、初献、亚献、终献、撤馔、送神和望燎。

    迎神就是摆好了宴席将神灵接进门;奠玉帛是神灵到来后,主人用极其珍贵的玉璧和丝帛来欢迎他们的到来。

    进俎则是开始上菜;初献、亚献和终献则是皇帝为神灵们敬酒,同时这一环节进行到最后皇帝也要陪着神仙们喝一杯。

    皇帝在祝福中享用酒馔,之后便是将所有的贡品都撤下供桌,移往燔柴炉燔烧,以供上天享用,皇帝一边要忙着送诸位神灵,一边还要看着这些祭品的燔烧,即“望燎”。

    所有的这些环节,都要由神乐观的道士们演奏音乐来助兴。

    今日虽然是禅让大典,但是既然是借用神仙的场所,所以这些程序一样也不能少,只不过,程序略有差异。

    巳正,也就是上午十点,朱棣与朱瞻基登上了下方上圆的天地坛,仪式正式开始。

    在台下,有数千文武大臣,上万护卫,还有上万前来参加庆典的各地使节。

    仪式开始,朱棣首先祭拜天地,然后宣读退位诏书。

    除了朱瞻基与朱棣,还有一个重要人物是“禅让行事官”,由蹇义担任,负责向新皇帝朱瞻基奉送朱棣的玺绶。

    移交玺绶之后,朱棣亲手为朱瞻基戴上了十二旒的帝王之冕冠。除此之外,开始“燎祭天地、五岳、四渎”以此方式将大明祖孙二人受禅之事告知上苍。

    朱瞻基现在虽是天子、是皇帝,但在向上苍致祭时也要谦称“臣瞻基”,这也是古代帝王唯一自称“臣某某”的场合。

    随后焚烧祭品,而这个时候,朱瞻基也发布了继位诏书,宣布正式成为大明“第三任”皇帝。紧接着,就发布第一条圣旨。

    “今朕承帝王之绪,其以永乐二十一年为正统元年,议承正朔,继服色,同徽号,同律度量,承土行,大赦天下;自殊死以下,诸不当得赦,皆赦除之。”

    也就是说,朱瞻基虽然继位,但是除了年号,一切规矩皆不变,同时大赦天下。

    午正,也就是中午十二点,祭祀大殿和禅让大殿结束,但是这个时候,除了皇帝与文武百官回宫,各地使节依旧留在斋宫中,这里也将大摆宴席,款待各位使节。

    从天地坛回来的路上,民众依旧没有散开,甚至更多了。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知道皇位承序已经完成,百姓的呼声就变成了恭喜陛下,恭喜太上皇帝。

    朱棣这个时候忍不住笑道:“太上皇帝,似乎比皇帝陛下更好听啊。”

    朱瞻基也笑道:“孙儿年岁尚幼,身登大宝,战战兢兢,不能自已。故请皇爷爷以太上皇帝训政,孙儿自无不从。”

    朱棣楞了一下,问道:“训政?”

    训政是乾隆搞出来的那一套,在他之前,并没有人这样搞过,所以朱棣一时之间有些诧异。

    虽然他不知道训政的意思,但是从字面上理解,也能知道这是朱瞻基请他在一些大事上做主。

    朱瞻基点了点头道:“孙儿不想当孤家寡人,还望皇爷爷能继续督促孙儿。”

    朱棣沉吟了起来,没有说什么一山不容二虎这样的话。

    他们是爷孙,虽然因为权力之争,有一些小矛盾,但是一切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朱瞻基现在愿意让他继续指手画脚,也代表朱瞻基对权力的控制是非常理智的。

    他要争皇位,是因为如今的朝廷大局基本稳定,所以不希望朱棣破坏了这一切。

    特别是在工业发展,商业发展,移民大计方面,朱棣现在要是弄出漏子来,想补救会非常麻烦。

    所以他必须把一切控制住,不让朱棣搞破坏。

    但是,他也不愿意看到一代大帝就此落寞,在原本历史上,朱棣还有两年的光景,因为永乐年间只有二十二年。

    这两年,只要不让朱棣影响以后的发展大计,在许多政治斗争方面,朱棣的经验还是非常丰富的。

    龙辇抵达了承天门,这一次,文武大臣随着龙辇一同进了皇宫。

    奉天殿内外,今日被清扫的干干净净,九月又是秋高气爽的季节,众大臣并没有觉得疲惫,相反,一个个精神抖擞,按照身份从奉天殿内一直排到外面。

    这是奉天殿第一次在午后大开,当朱棣与朱瞻基携手进入大殿,在传令太监一声声的“太上皇帝陛下驾到,皇帝陛下驾到的口号声中,响起了肃穆的鼓乐。

    朱瞻基在天地坛已经发布了继位诏书,现在,又要发布正式的登基诏书。除此之外,一众重臣也要纷纷上书,恭贺新皇登基。

    翰林院官捧诏书御前用宝讫,鸿胪寺官奏颁,翰林院官捧诏,授礼部官由午门左门出,锦衣卫先设云盖午门外,候诏至置云盖中。导赴承天门开读,行礼如常仪。

    英国公张辅告天地,定国公徐景昌告宗庙,宁阳侯陈懋告社稷,上躬告几筵,即皇帝位。将即位,中官传旨鸿胪寺百官免上表贺,行衍五拜三叩头礼,赴承天门外听诏,鸿胪寺宣旨,百官讫。

    这些程序全部经历了一遍,然后朱棣下皇位,朱瞻基上登宝位。

    跟随着鼓乐的节奏,文武百官纷纷跪下,大呼:“太上皇帝陛下万岁,皇帝陛下万岁。”

    朱瞻基的登基诏书总计三千六百字,由解缙书写。他文采风流,一篇诏书也是写的如佳肴美酒,让人佩服。

    首先是夸了一番朱棣的文韬武略,前人难及,让朱棣心怀大慰。

    而后又大大夸奖了朱瞻基一番,认为朱瞻基的改革,让天下泽被。

    天下大赦,有犯除谋反大逆,子孙谋杀祖父母、父母,妻妾杀夫,奴婢杀主不赦外,其余已发觉、未发觉、已结正、未结正,罪无大小,咸赦除之,敢有指告赦前事者,以其罪罪之。

    民政上,永乐十九年十二月以前拖欠及亏兑未完税粮、料豆、户口塩粮及有报数在官,而未曾送纳者,尽行蠲免。

    但免永乐二十年户口塩粮其各处拖欠马草柴炭,自永乐二十年十二月以前,尽行蠲免。

    各处递年拖欠农桑、诸色课程、仓粮、塩课、鱼课等项,并倒死及亏马驼驴骡牛羊等畜,及拖欠芦柴,纳欠铜铁颜料席麻竹木等物,追陪珍珠等项,并未纳,各项赃罚倍追,未完段匹等件尽行蠲免。

    各处军民有因追陪孳生马匹,为官府所逼,不得已将男女妻妾典卖与人者,诏书至日,官府悉为赎还,不许托故延缓,如女子年长已成婚配者不在此例。

    今后倒死孳生马匹,只照洪武中例追陪。各处逃移人户,悉宥其罪,许于所在官司首告发回原籍,复业免其差徭二年,其户下所欠税粮,尽行蠲免。

    而在军政上,陆军将进行压缩,除北部,西南边军之外,内地军卫或转精锐,或转海军,或转当地官府衙役。

    而海军将继续扩张,赶造大船,将天下四海一统。

    王彦念完一段,自有小太监捧着诏书直接送往承天门外,告于天下知。

    而大明百姓,无不赞其为仁政。

    一直到日暮时分,诸多仪式结束,朱瞻基将要接见各国使节。

    这个时候,他却走下皇位,面向坐在旁边的朱棣跪拜,恳请他继续训政。

    这是一开始没有在计划里面的仪式,而且又请朱棣训政,这可是前古未有。

    蹇义等人大惊,却也不能直接反对,否则,那可是得罪死朱棣了。朱棣虽然下了皇位,但是想处死几个大臣,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朱棣这个时候笑道:“训政之举,前古未有。朕六十有三,今身疲力乏。今后惟愿为我南洲移民出力,将南洲纳入我大明疆域。故,政事朕一概不管,只为军事出力。”

    朱瞻基恳请再三,朱棣依旧不应,只说年岁已大,今后想要多享几年福。

    朱瞻基无奈,只能由他。

    随后,从天地坛回来的使节按照千人一团,一同进入皇宫行礼。

    不管他们情不情愿,今日行了跪拜大礼,递交了国书,大明就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天朝上国。

    而朱瞻基也不吝啬,每个部落,国家,根据他们的实际情况,都有奖赏。

    当天色黯然,皇宫的灯泡一个个亮起,所有的使节望着这亮起的灯光,不少人都吓的跪拜不止。

    在他们的眼里,这就是神迹。

    朱棣虽然退位,让出了三大殿,但是后宫依旧是他居住,朱瞻基也没有让他腾出位置的想法。

    忙碌的一天结束,朱瞻基和朱棣也就是中午回来的时候,在路上吃了几块点心。现在都疲惫不堪。

    朱瞻基亲自将朱棣送到后宫休息,然后又回向兴庆宫。

    这个时候,东宫内以张氏为首,他的妃妾,子女,还有弟弟妹妹一同相迎。

    除了张氏之外,所有人都在兴庆宫与三大殿之间的空地上,跪成一片。

    朱瞻基让众人起身,先问了张氏与孙娴,今日宫中大赏的事情,然后宣布给弟弟妹妹们也都赏金五百,成亲的五个弟弟,不仅其妃子减半有赏,有子女的也减半嘉赏。

    等于说,这五个弟弟,他们每人最少有千两黄金的嘉赏,足够他们多招募一些随员了。

    忙完了这些,朱瞻基才回到了兴庆宫,看到灯光通明的宫殿,他突然有一种虚幻的感觉。

    这就当皇帝了……

    (后面的情节可能还有一章,就会进入新世界,一个穿越者已经改变的新世界,我需要好好构思一下。)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大明新帝国149》,方便以后阅读我的大明新帝国第一四九章 登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大明新帝国第一四九章 登基并对我的大明新帝国149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