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沉欲 小西的教师美母(同人) > 章节目录 沉欲 小西的教师美母(01)
    2020年8月28日作者:域外魔狼楔子一处静谧的暗室中,一老一少两名男子相对而坐却久久无言。《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过了许久,高大精壮的少年终是忍不住,看了一脸老人那亘古不变的表情,开口道,&a;a;a;"老头子,既然你不想说话,那小爷走了,家裡几隻母猪还在等…&a;a;a;"&a;a;a;"住嘴,老头子当年救你,教你,没想…也罢,希望你记得我说过的话,好自为之。另外石室外木桌上有一个木匣,你走的时候取了便是,滚吧。&a;a;a;"&a;a;a;"桀桀桀,老头子,你现在开始悲天悯人了吗?当时是你告诉我听从自己的内心,不要抗拒自己的欲望…今天的我可是你一手创造的。&a;a;a;"听了老人的话,少年心中一阵的不屑,边走还不忘出言挤兑身后的老人。

    抱着木匣,少年站在这空无一人的偌大别墅大厅正中,想到这三年多的过往,看了一眼牆边神龛上的木牌,心海中泛起一丝波澜,稍稍摇了摇头,大步离开.第一章高铁商务座,少年看了眼身边怀抱着小女孩的少妇,在将小女孩哄睡后正落寂的看着车外的麦田暗自出神。少年轻嗅不时由那少妇身上传来略带甜腻的体香,想起那天回到家裡,把众女赶走的事便一阵暗恼,再看了一眼少妇对面正在酣睡的丈夫,不着声色的扶了扶兀自勃起的大肉棒,将手伸向了少妇那有着迷人曲线的玉背,顺着那深邃的嵴柱沟轻轻的抚弄着,期待着少妇的反应。不想许久,少妇还是继续将注意力放在窗外的景色上,少年有点愕然,不过再一细看,少妇眼眸中已经秋波澹澹,不由心中暗笑。手裡的动作也愈发放肆起来,凑到少妇耳边,往耳蜗裡哈了一口热气,轻声道,&a;a;a;"齐太太,别装了,现在离济州还有半个小时的样子,稍微放鬆一下吧。&a;a;a;"说完,在少妇的耳垂上轻舔了一下,便不再看她,走向车厢后侧的洗手间.再说回那被叫做齐太太的少妇,听到少年轻佻的话语,再想到和少年认识才不到三个小时,不由的脸上一阵发烫,心裡不住地暗骂自己水性杨花,却还是将丈夫叫醒,把女儿交到他的怀裡,藉口去洗手间,起身扭着纤细的腰肢带着对惊喜的期待向少年所在的洗手间走去。

    将门打开,却没见到想要见的人,少妇心裡一阵落寂,却不想从背后被人大力一推,被顶到了车厢壁上,随后从耳边传到少年那戏谑的声音,&a;a;a;"齐太太还真是忍不住寂寞啊,扔下丈夫女儿,就来赴我这认识都不到三个小时的男人的约了。

    &a;a;a;"少妇闻言,心裡一阵气苦却又兀自兴奋起来。想到婚后因为丈夫优渥的收入,让她决定辞职安心做起了一名全职太太,但是自女儿出生后丈夫的工作愈发的繁忙,床笫之事便也愈发的减少。再后来,在闺蜜推荐的瑜伽会所和精壮的教练发生了第一次背德性爱,让她那久旷的身体得以满足,却也迷上了出轨背叛所带开的禁忌感。这不被身边的少年稍稍一挑逗,禁欲了近一周的身体兀自有了反应,施施然的也不顾丈夫就在外面离自己不远的座位上就跑来列车的洗手间,渴望自己的欲望能在少年这得到满足。

    &a;a;a;"哪…哪有,人家只是来上洗手间的,你是谁,快出去。&a;a;a;"少妇毫无底气的转身说道,不想刚一转身就被少年箍在了怀中,开口想要少年将门反锁却被阻止,&a;a;a;"锁什麽,随时会有人进来才刺激。&a;a;a;"少年说罢就埋首于少妇的发间贪婪的嗅起少妇身上所散发的甜腻味道,大嘴不断的亲吻着少妇的锁骨,颈脖,以及脸庞,最终吻住了少妇水润的双唇,将舌头强硬的探入进去,于粉嫩的小香舌亲密的纠缠相互舔舐。热衷于撸铁平时还进行着高强度格斗练习的少年手掌满是粗糙的老茧,嘴上继续着与少妇的缠绵,手却伸向了她的裙摆,无比粗暴的大力搓揉起丰腴柔软的臀肉,胯下顶起的帐篷隔着几层布料都能让少妇的小腹感受到他那炽热巨根的跳动与炙烤。宛如强姦一样的行为让少妇毫无反抗之力的软化在少年的怀中,而经历这几天的禁欲生活也惬意的享受起少妇丰腴的身体,准备发洩那愈发高涨的性欲。

    即使怀中的少妇身材高挑,穿上高跟鞋后更是已经接近了一米八,但是在身高接近两米的少年面前仍旧显得十分的娇小,滚烫的大手在侵入了少妇的股间后便将她轻盈的身体整个抱起,悬空起来的少妇下意识的用双手环住了少年的颈脖,将身子挂在少年身上,享受那被少年粗暴蹂躏带来的全新体验。《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a;a;a;"桀桀桀,太太您当然是守节的好太太,却不想遇上小爷我这登徒子罢了。

    &a;a;a;"说话间,少年那只在裙中肆虐了许久,早已被蜜穴裡溢出的淫液所濡湿的手指将已然陷入臀沟的内裤系带勾出,在少妇的娇喘中拉的整块布片都深深的勒紧了充血的软肉之中。

    &a;a;a;"妈的,还没开始搞你就湿成了这样了,真是个欠干的骚货。转过去扶着牆,小爷要从后面肏你。&a;a;a;"边说大手&a;a;a;"啪啪&a;a;a;"的扇打了几下少妇白皙丰腴的蜜桃臀,命令眼上这动情的少妇摆出他最热衷的姿势。

    &a;a;a;"嗯…人家才不是骚货,嗯…都是你强迫人家的…嗯,别…不要&a;a;a;"少妇一时拉不下面子不欲反驳,却被少年那几下落在臀上的扇打爽的出了声,欲拒还迎的娇喘道。

    &a;a;a;"对对对,都是小爷强迫的,不过太太你下麵的小嘴怎麽还把我的手指咬的那麽紧啊,哈哈哈…&a;a;a;"少年手裡不停,继续调戏怀中的美妇.不想美妇却不再反驳,只是伸手拂过少年那一直顶在她小腹上的炽热,舔了舔残留上朱唇上的涎液,转身岔开双腿,踩在便池的两侧,弯下纤腰,用手撑着牆壁,垂下头看着少年下身的动作。

    随着大手的抽离,一齐垂落的裙摆遮住了双腿间的风光,让少妇只能根据少年的动作来想像此刻的春情,粗糙的大手狠狠的揉捏了几下白皙的翘臀软肉,便抚上腰侧扯住了丁字裤的边缘。

    即将被陌生人侵犯所产生的刺激感让少妇岔开的双腿都开始不住的颤抖,更别说丈夫此刻就在离洗手间不到几十米的地方抱着女儿丝毫不知他的娇妻正被肆意的玩弄着美豔的娇躯.&a;a;a;"嗯…&a;a;a;"贴敷的丁字裤被少年的手扯着一寸寸的往下褪去,股间的淫靡景色也完全没有遮掩的暴露在少年的眼中,被褪至膝盖处的紫色丁字裤被岔开的双腿绷紧挂住,而一道道淫靡的粘稠银丝则连接着湿滑的布料和水淋淋的粉嫩蜜穴。

    &a;a;a;"妈的,生过孩子了还这麽粉嫩,你老公是不是都不肏你啊?太太。&a;a;a;"眼前诱人的春光让少年忍不住开口调戏到。

    湿滑的蜜穴被少年粗糙的手指抚摸着,指节被黏稠的淫汁所浸湿,不断张合的穴肉被手指撑住了粉嫩的花唇后往两边大大的撑开,凸起的阴蒂也在男人的挑逗下让少妇的娇躯轻颤不已,&a;a;a;"嗯…别,别说了,马上要到站了,快点.&a;a;a;"&a;a;a;"桀桀桀,那就等以后再回答,小爷这就来喂饱你这头抖M母猪,给你老公多带一顶绿帽子。&a;a;a;"说完抬手又是&a;a;a;"啪&a;a;a;"地一下在已经满是绯红的翘臀上留下一个猩红的掌印。

    听到身后少年淅淅索索脱衣的声音和那下落在臀肉上的抽打,让少妇的下身汁液流淌的更加氾滥,噘起的翘臀也诱人的左右轻轻摇摆,沉下的腰部弯出了诱人曲线。不知将多少贞洁美妇带入官能地狱的少年怎会不知眼前的美肉是何等饥渴,同样迫不及待的拉下了身上的短裤和速干紧身裤,掏出了那根二十多釐米的黝黑巨根,扶着满是腥臭先走汁的硕大龟头顶住了泥泞的花唇,浅浅插入后上下的滑动摩擦。

    &a;a;a;"嗯…好大啊。《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a;a;a;"比起丈夫以及健身房的小鲜肉私教们的肉棒要粗上几圈的巨根只是插入了一个龟头就让少妇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唇间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粉嫩的花唇泛着晶莹的水迹将狰狞的凶器团团包裹,先前流出的汁液成了天然的润滑剂,让蜜穴可以轻易的容纳不断挺入的巨根,而不断因为血脉的流淌鼓动着的粗长巨蟒也让少妇从唇间不时的溢出一丝低沉的喘息。随着肉棒的不断深入,少年筋肉虯结的双腿慢慢的半蹲起将少妇白嫩修长的美腿夹在中间,看到那双和丈夫完全不同的粗长大腿时,让少妇十分明确的感受到比以往更加强烈的背德感,而少年那根粗长的可以将她蜜穴完全填满还绰绰有馀的硕大肉棒也让少妇享受到不曾有过的满足。

    &a;a;a;"大吗?是只比你丈夫的大,还是比你的姦夫们都要大?&a;a;a;"&a;a;a;"嗯…比他…他们都…大…大好…好多…呃&a;a;a;"&a;a;a;"看来太太一点不像你自己说的那麽守身如玉啊,那太太希望小可我是和你平时一样玩你,还是…&a;a;a;"&a;a;a;"随…随便你啊,快点给我…嗯&a;a;a;"&a;a;a;"你丈夫就在外面也没事吗?&a;a;a;"&a;a;a;"不管他,快…快点&a;a;a;"&a;a;a;"这可是你说的,被发现别怪我哟~桀桀桀&a;a;a;"随着少年的一声怪笑,落下的是大力挥下的宽大手掌,&a;a;a;"啪啪&a;a;a;"的响声在逼仄的洗手间裡回荡着,白皙的圆臀上又多了两道绯红的掌印,饶是少年已经尽可能的控制力道,那刺眼的猩红却也不是短时间能消退下去的。被少年不住的扇打着翘臀的少妇则发出了带着颤音的娇喘刺激着少年那愈发旺盛的施虐欲。

    再想到少妇的丈夫和女儿就在外面不远处,少年兴奋的轻抚着自己留下的猩红掌印,陶醉的聆听有少妇唇间流露出的痛呼声,只觉胯下的肉棒又暴涨了几分。

    快感与痛感从臀尖瞬间扩散到了全身,被性虐着的少妇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感受着这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遍佈着绯红的燥热身体在大手落下之后便不住的紧绷轻颤,支撑着身体的双腿更是隐隐的有了一种快要支撑不住的感觉.在少妇那痛并快乐着的娇吟中,少年粗大的黝黑巨根推挤着逼仄的肉壁不断向着少妇那无毛的白虎嫩穴深处进发,巨根那粗大的直径让少年完全无视少妇那因为生育而产生的略微鬆弛,在痛疼和快感的双重刺激下纠缠上来的软肉更是吸附着侵入进去的每一处炽热,那被团团包裹住的紧窄触感让少年不由想起那个痛哭着在车站的厕所裡被自己强姦开苞的巨乳学妹,身下的动作愈发的暴戾起来。

    随着肉棒一寸寸的深入,最近一直没能得到满足的少妇也发出了舒爽的娇喘,湿润的蜜穴在淫靡的&a;a;a;"噗呲&a;a;a;"声中将少年那粗壮的巨根一点点的吞没.比起过往所有的肉棒都要粗长太多的大肉棒不断的开发着从未被人光顾过的膣穴,让少妇产生了一种渴望被少年完全支配的冲动。

    &a;a;a;"距离到达济州站还有15分钟,请即将到站的乘客提前做好下车准备,不要遗忘随身物品…&a;a;a;"随着列车内的广播响起,少年怪笑着到,&a;a;a;"桀桀桀,马上到站了,想必你丈夫也该等急了,小爷就直接开始最刺激的吧。希望太太您可别晕过去,让丈夫发现了。&a;a;a;"说完在少妇的脸颊上吻了一下。只见少妇轻轻点了点头,却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少年的话。

    少年也不多想,没有任何其他的前戏和挑逗,却发现少妇已经准备好迎接他那狂风暴雨般的挺腰抽肏,顶到最深处的黑紫色龟头与降下的子宫口亲密热吻,还不时的使用起嫺熟的技巧研磨挑逗,汹涌的快感一波接一波的侵入少妇的脑海,&a;a;a;"噼啪&a;a;a;"的声响一刻不停的在洗手间裡激烈回荡。白皙柔软的臀肉被少年雄壮的腰胯疯狂的撞击着泛起一阵阵淫靡的肉棒,扶着纤腰的大手不时探入少妇胸前,推起紫色的蕾丝文胸,蹂躏那丰满的酥乳或又是大力的扇打她已被蹂躏的绯红一片的蜜桃圆臀。

    少妇粉嫩的蜜穴在粗长巨根一次次贯穿塞满的冲击下改变着形状,平坦光洁的小腹也不断的隆起龟头状的圆形凸起,就连子宫也被顶撞的变形用来延伸膣穴的长度来容纳少年那过于粗长的肉棒。大量的淫液随着两人星期的交合抽插而不断的滴落流淌,拉出淫靡的丝线从腿间坠下,或是滴入便池或是沾染在纤巧的丁字裤上。原本笔直岔开着站立的修长美腿在激烈的后入侵犯下逐渐的向内弯曲併拢,形成了内八字的大腿内侧满是晶莹的湿痕,少妇竭力压抑着的婉转呻吟从已经无法忍耐的小嘴裡传出,使少年更加暴戾的挺腰抽送。粗重的喘息从身后传来,竭力保持着身体平衡的少妇将手挪到水箱上缓解那来自身后一下重过一下的冲击,因为少年站直了身体而踮起的纤足也紧紧的併拢了脚趾,粗壮的大腿紧贴着她那白皙的美腿将她夹在中间疯狂的抽肏,仅仅只是这十数分钟的蹂躏她就已经高潮了两次。面色潮红的少妇尽情的享受着,扭动着自己的纤腰和翘臀迎合着少年的抽送,和那许久没有过床笫之乐的丈夫或是那几个不光肉棒尺寸连技巧也差了不少的小鲜肉私教相比,这个刚刚认识的少年姦夫轻而易举的就让她达到了从未有过的舒爽高潮。&a;a;a;"呵…又要高潮了…去了&a;a;a;"&a;a;a;"桀桀桀,又要高潮了吗?别急,还有点时间,让你尝点更刺激的。&a;a;a;"短短的时间裡就让少妇高潮了三次,让少年十分自豪的再次加快了抽肏的速度和力道,黝黑的肉棒一次次的将吸附在棒身上的粉嫩花唇和蜜肉带出又塞入,吊悬在胯间的黝黑阴囊包裹着两颗硕大的睾丸在被淫液涂满后啪嗒啪嗒的撞击着从嫩肉中凸起的敏感点,被巨根扩张成O型的蜜穴在少年持续不断的姦淫下,再次不堪重负的一泄如注,从股间喷出了大股高潮的淫汁将两人的下体弄得一片狼藉。痉挛颤抖着的娇躯向下软倒然后被仍未满足的少年抱在怀中,原本挂在肩头的吊带也因为少年的姦淫而滑到了手臂上,裙摆的上满是因为高潮喷出的淫汁显得异常的淫靡。

    少妇无力的喘息着背靠少年强健的胸膛,那双古铜色的手臂从腋下穿过环绕在胸前不断的挑逗着她从连衣裙中露出的丰满酥乳,待少妇高潮馀韵稍稍消退后,兴致盎然的少年开始了新一轮的亵玩和姦淫。因为姿势关係变得有些碍事的连衣裙,少妇举起了双手被少年脱下,原本褪至膝间的丁字裤也因为双腿的併拢而滑到了脚踝,全身不着片缕的少妇就这样在列车的洗手间裡和刚刚认识不久的少年纠缠在一起,而那陪伴少妇回家省亲的丈夫还抱着年幼的女儿等待着妻子的归来。

    少年强壮的肌肉紧贴着光滑的背嵴,粗糙的大手在少妇白皙的娇躯上肆意的游走,遍佈着猩红掌印的浮肿翘臀被棱角分明的坚实腹肌小幅度的撞击到改变了形状,内八字的美腿被不断抽插进出的肉棒和阴囊刮擦着濡湿的内侧肌肤,黏腻而淫靡的抽插生咕滋咕滋的迴响在两人的耳边,不是夫妻却比夫妻还要亲密的通姦男女在洗手间裡感受着彼此身体传递过来的温度,身上细密的汗珠也也因此融合起来化成一道道水迹,从身上滴下。&a;a;a;"把一条腿给小爷抬起来,更爽的来了。

    &a;a;a;"抱着怀中丰腴的少妇温存了一会儿,性趣勃发的少年似是想到了什麽,对少妇说道,而已经被高潮冲击的有点失神的少妇也没有半点犹豫,在少年的帮助下,两人连性器都没有分开,就这样保持着连在一起的样子改变体位。少妇那白皙高挑的身体在少年身前摆成了一个淫荡的Y子,一字张开的双腿让少妇低头就可以看到自己粉嫩的蜜穴被黝黑的巨根所塞满,一身黑色压缩衣的少年捧着少妇抬起的美腿抱在胸前,那条满是淫液的丁字裤则被少年取下收到了口袋裡,惹的少妇脸上又是一阵发烫.少年的大手扶着少妇的身体,少妇则一手搂着少年的颈脖一手撑着水箱极力保持身体的平衡,在这种姿势下少年的每一次插入都让她产生一种快要跌倒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夹紧了蜜穴,让少年一阵的舒爽。不过那扇被关上却没反锁的门很不合时宜的响起了扭动的声音,有着丰富经验的少年抱着少妇转身将背抵到门上,开口道,&a;a;a;"转什麽转,有人呢,等着或者去对面。

    &a;a;a;"动作却一点没停下,将少妇紧紧的抱住轻柔的动作着。&a;a;a;"艸,有没有公德心,都进去多久了,打飞机呢。&a;a;a;"听着外面那人的话,少年一阵莞尔,那人说的没错,只不过自己是在将一名美妙温婉的少妇当做飞机杯打飞机,他不久下射出的精液还可能在少妇的体内孕育出一个新的生命。

    少妇眼见偷情差点被发现,身体却兴奋异常,感受着少年坚实胸膛下同样高速跳动的心跳,被塞满的蜜穴不断的缩进榨取着那缓慢抽送的黝黑巨蟒。门外的人还在不断被扭转把手试图进来,那徒然响起的声音让少妇咬住了水润的朱唇免得发出充斥着兴奋的惊呼声。强烈的未知感和即将暴露的危机感让那含住肉棒的蜜穴大股大股的渗出淫汁,从大腿根部顺着笔直竖立的美腿一路留到了踮起的脚踝,将高跟鞋也染上了淫靡的水光。

    &a;a;a;"距离到达济州站还有7分钟…&a;a;a;"列车即将到站,门外的人似乎也放弃了进来的欲望,推门声终于消失不见。少妇悬着的心就此放下,却见少年的嘴角微微勾起,眼中满是熊熊的火焰。就觉还深插入蜜穴的肉棒又是一阵暴起抽送,自己被撑的有点发酸的宫颈在抽送中愈发的张开.&a;a;a;"我要射了,太太希望我射在裡面还是外面?&a;a;a;"&a;a;a;"嗯…射进来吧,今天是安全期。&a;a;a;"&a;a;a;"妈的,没意思。改天一定要在你排卵日射死你个骚货。&a;a;a;"在肉欲中忘了时间流逝的两个人不知不觉间已经在洗手间呆了近半个小时,蜜穴裡疯狂抽送的肉棒也开始有点射精的徵兆,抱着少年喘息着的少妇敏感的察觉到了少年的变化不由的扭动起身体.少年正准备把少妇的子宫撑开来个宫内爆射,却听到从她随身的手袋裡响起了手机的铃声,只得暂时压下这疯狂的念头,抄起被扔在地上的手袋,将手机递给了少妇.接过电话的少妇有点犹豫,但在少年带着警告眼神下还是选择接通了电话。电话刚接通不多久,少妇就感到宫颈被少年残忍的撑开,强烈的痛楚让少妇一阵目眩,随之而来不断激射在宫壁上的炽热精浆射的她差点就喊了出来,却只能根据少年在耳边的低语用平时面对丈夫的姿态应付着。&a;a;a;"喂,小萱,你怎麽了?还没出来。&a;a;a;"&a;a;a;"嗯…不要…不舒服,我肚子不舒服。我…马上就来…来了。&a;a;a;"&a;a;a;"哦,那你稍微快点,马上进站了。&a;a;a;"&a;a;a;"好好,就这样挂了哦?&a;a;a;"&a;a;a;"嗯,快点啊…&a;a;a;"&a;a;a;"嘟…&a;a;a;"挂断了电话,在通话时给少妇开宫内射的少年才将怀中的美腿放了下来,随手将挂在脚踝上的丁字裤取下,擦拭了一下因为失去了自己肉棒的堵塞而不断涌出黄浊浓浆的红肿蜜穴。再将自己的短裤穿好,从裤兜裡取出一张被他专门用来封堵穴口的大号创可贴将剩馀的浓精连同大量的淫液一起堵在湿滑黏腻的蜜穴中,让少妇不至于在行动间遭遇双腿流满淫汁和浓精的尴尬,在这过程中大手也免不了在那光熘熘的翘臀上肆意的搓揉了一番。

    &a;a;a;"小萱吗?很不错的名字,这条丁字裤归我了。那我们下次再见,拜拜。&a;a;a;"把手裡的手机和内裤收到,少年蹲到少妇身边,取出一张名片插到少妇深邃的乳沟裡,便头也不回的推门离开了。

    &a;a;a;"寰创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特别顾问,田西。&a;a;a;"还有点失神的少妇拿起名片看了一眼,想到刚刚被拍下的耻照和少年临走时说的话,不禁后悔起来,却又带着丝丝的期待。

    &a;a;a;"妈妈…你终于来了啊。&a;a;a;"&a;a;a;"老婆,你身体还好吧?&a;a;a;"车站的出站口,等了许久的齐安平终于等到了姗姗来迟的妻子,不禁上前询问道。&a;a;a;"嗯,抱歉哦,妈妈身体不舒服所以来迟了呢。&a;a;a;"&a;a;a;"安平,我没事了,我们快点回家吧。&a;a;a;"说着便抱起俏生生的女儿桥步生莲的向车站外走出,只给丈夫一个窈窕的背影和无尽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