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淫生外传之家与林冰 > 章节目录 淫生外传之家与林冰(3)
    第三章·想得却不可得2020年8月28日想弄清王家人和圈里人的区别,最好办法当然是找个同时熟悉王家和圈子的人问一问。《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林冰想了想,张月妍和王翠花都是加入王家后才接触圈子,应该对此不算熟悉,王爱好像也对这事不感兴趣……家里人中唯有管理过王家娃娃团的小美和铭铭,估计对圈子知道的多些。

    铭铭向来和自己不对付,所以林冰只能跑去问小美。

    “我不知道。”小美听完林冰的问题,轻抚小腹干脆利落地回答道:“我就是个喜欢王五哥的小迷妹、小花痴——所以王家是五哥的家,也是我的家。家里人喜欢肏屄我就喜欢肏屄,家里人乐意乱伦我就乐意乱伦,家里人要孩子我就生孩子……”林冰一愣,问道:“你是怪我抢在你前面生了孩子?”“我没铭铭那么小心眼!”小美笑道:“管娃娃团的时候,我知道她们有些骚货同时也是圈里人,生活方式和咱家挺像的……不过我才懒得研究什么圈里的规矩呢!反正对咱家男人来说,每天多肏几个屄、少肏几个屄,那都根本不算事……只要能管好自己,别给咱家带来性病,她们愿意咋玩就咋玩呗!”林冰愕然道:“那你怎么管的?”小美一摊手道:“就是把她们的联系方式一登记,然后让她们排队挨肏啊!不然一个个成天都往咱家跑,咱家就算肏得过来也装不下……哦对了,还得记一记生理期,免得叫过来闯红灯。”林冰扶额道:“就这?”小美奇道:“不然呢?”“那后来铭铭怎么管的?”“不知道,你自己问她去!”问——铭铭?

    问,就,问!

    林冰想了想,决定去问王明明——听说他自己组了个圈子,应该挺明白的。

    王明明毕业后开了家《暗影网络传媒公司》,培养各种网络红人和美女主播,旗下艺人清一色都是圈中女性,直播间都经过特殊定制,主播在直播工作期间镜头能照到的地方是绝不露点的,至于镜头之外的骚屄和屁眼里是不是正在被人狠肏就没准了……反正对外而言,是家正经八百的网红经纪公司。

    办公室里,林冰把最近的疑问对王明明提出来。

    王明明想了想,歉然一摊手道:“嫂子,我是王家人,也是圈里人,而且圈里这些规矩我也知道个八九不离十……甚至我也感觉咱家和圈子确实不太一样,但我比较笨!你要让我描述出具体区别来,我真不知道怎么说。”林冰道:“随便说说。”王明明笑道:“嫂子别急,我给你介绍个聪明人,她应该能说明白——爱娜!”“来啦,亲爱的老板……你又要没事干秘书了吗?”爱娜巧笑倩兮着从里间走出来,全身赤裸,赫然只在脖子上打了个粉红色领结,手里拎着电话,懒洋洋地趴在办公桌上撅起翘臀,咯咯娇笑道:“难得林冰姐来,你居然放着她不干,却非得干我……哎呀,老板,人家好感动啊!你是不是同意收我当二奶啦?”“二奶你妈屄!叫你有正事!”王明明嘴上骂着,身体却自然而然地站起来,掏出鸡巴就朝爱娜的骚屄顶去。

    爱娜立刻举起电话就要拨号,叫道:“行,我这就让我妈飞回来!”王明明赶紧一把按住她,连声道:“爱娜我错了!你可放过我吧!”“切……就知道欺负我,一听我妈就缩了!”爱娜恢复懒洋洋的样子,放下电话开始听王明明复述林冰的话,听完顿时皱眉骂道:“王明明你是不是傻?我是圈里人没错,可我特么又不是你们王家人!你也不肯收我当二奶——我上哪知道你们家和圈子的区别啊?”王明明讪讪道:“我是傻……你这么聪明,帮我们分析分析不行吗?”爱娜想了想,道:“你求我啊?”王明明从善如流,非常熟练地道:“求求你了爱娜!”“行!那你收我当二奶!”“爱娜我操你妈,别给脸不要脸!”“那我叫我妈来!”“算了……你不帮忙拉倒。《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林冰看着两人一边肏屄一边打打闹闹,感觉十分亲切自然,忍不住问道:“小明,爱娜……你俩也在一起好多年了吧?”林冰提问,两人顿时都静下来。

    王明明笑道:“是啊,转眼x年了……我俩一直就这么打打闹闹的,都习惯了。”(ps:huiasd没算明白是几年,随意写个x,以后需要具体设定时候再说。)林冰想了想,问爱娜道:“我能看得出你不光是在闹,而是真心喜欢小明,想和他一起生活……要不,我去和铭铭说说?”爱娜一愣,感动道:“林冰姐,你们家的事我不是一点都不知道,起码你和铭铭关系不好还是清楚的……你能为我说句话,我很感动……但其实没啥必要。”爱娜顿了顿,继续解释道:“小明喜欢铭铭,勉强也算喜欢我……铭铭大咧咧的,根本就不介意我们在一起生活……别说加我一个了,就算再多几个她都无所谓……所以我根本就没法和铭铭争。”林冰轻轻颦眉不语。

    爱娜苦笑道:“就是我自己总觉得不服气,那怕争不到那张结婚证,也想争个二奶的名份……林冰姐,我是不是很幼稚?”林冰嗔怪地瞪了王明明一眼,无奈问道:“那你又为什么不答应?我可以替王家人表个态,只要铭铭无所谓,而你是真心对铭铭好……王家是根本不在乎这事的。”王明明老老实实答道:“我不想让爱娜觉得委屈。”话音刚落,爱娜却是恍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林冰也瞬间想通其中的意思——不是二奶,那爱娜和王明明与铭铭之间还是圈子里的好朋友,大家怎么玩怎么肏,关系始终是平等的;而如果王明明认下这个名份,却让爱娜平白低了一头,就算她自己愿意,那也是落于人下了。

    问题是这样算起来,圈里骚货们每天喊完老公喊爸爸、当完二奶当三奶,一场群交里就能切换角色无数次——可谁也没觉得委屈啊,这上哪儿说理去?

    爱娜哭了几声,伸手擦去眼泪,展颜笑道:“林冰姐,你的问题,我有想法了!但不是直接告诉你答案,而是让你自己去体验下……”林冰问道:“怎么体验?”“林冰姐,你一直都没参与过纯粹的圈里群交吧?”爱娜眨眨眼睛,看着林冰坏笑道:“就是那种女人全都玩命发骚,用出各种招式勾引男人使劲干她。而男人几乎全是陌生人,一个个不是拿你当泄欲工具就是把你当成人肉玩具,一边肏你一边要求你各种犯贱的?”林冰想了想,道:“好像没有过。”爱娜好像小恶魔一样笑道:“那我带你去见识见识?”林冰断然摇头道:“不去。”“准备开工啦,准备开工啦……第一次直播的新人和最近没选秀的都过来挨肏!等会看谁叫的最浪,喷的最高,就站1号直播间C位!今天圈里远程选秀啊!”“老人到这边集合,该领任务的领任务,有点名试肏的过去试肏……没抢到任务也没试肏的过来,今天有定制片啊!”炮房里熙熙攘攘,至少有50多名圈里的骚货在中间的空地宽衣解带,有的只是脱衣服,有的则在脱下旧衣后换上用于直播间内的服装。炮房周围除了2、30名男性员工外,还站着3、40名衣冠各异的陌生男性,一个个全都若无其事且习以为常地打量着骚货主播们。

    随着工作人员的指挥,新老主播们很快分成两拨,其中10余名脱光了的新主播和没选过秀的老主播留在场地中间,立刻被复数的男性员工用大鸡巴夹着狠肏了起来。

    淫声浪语,一瞬间就达到顶点,仿佛要冲破屋顶一样!

    “1号直播间是专门给圈里人看的,主要上新人……表面上看是五个主播轮流表演才艺,其实后面有两个点是可以被双插猛肏的。”爱娜高高撅着丰臀跪在林冰身边,一边承受着王明明的大鸡巴猛肏,一边耸着屁股若无其事地给林冰讲解着。

    林冰则是被张鑫和苏勇涛的上下齐肏着——她最终还是答应过来“见识见识”,不过肏屄可以,叫床免谈。《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而且如果要被陌生人上的话,仅限王明明的熟人且不许超过十个……张鑫一边杵着林冰的屁眼,一边也跟着讲解道:“如果新人被圈里的狼友们选中,就可以收到任务……去单人直播间,表演个塞跳蛋、坐鸡巴之类的。”说话间果然就见有个叫得最惨的女主播被人选中,兴奋地来到场地最中间高高撅起屁股,被人塞了好几根按摩棒和一把跳蛋,然后套上件衣服一瘸一拐地朝直播间走去……林冰貌美,却是被不少星探烦过,也算对直播行业略知一二,闻言问道:“就这?那打赏呢?”“直播平台扣掉三成,我们只留一成,剩下都给主播……”王明明乐呵呵答道:“你别说,还真有骚货因为这事发财的……半年时间,炮没约到几发,钱就挣了一百多万。”爱娜忍俊不禁道:“然后那打赏的土豪就千里迢迢飞过来了,想约炮!林冰姐,你猜怎么着?”林冰就算不了解圈子,起码也会推己及人。钱倒无所谓,但如果自己直播碰上这种粉丝的话也就无以为报了,想想问道:“一百万,戴着套打一炮吧?”爱娜连连点头,咯咯笑道:“本来是能打一炮……结果那土豪一脱裤子,这边脸色就变了!丢下一句‘我不是那样的人,要不给你退钱吧’,说完转身就跑,哈哈哈嘎嘎嘎……”王明明也摇头道:“后来付姨还跟我说,她主要活儿不好,夹不住花生米,不想让人太失望……我也不知道该咋评价这事了。”“评价啥?《论花生米和金针菇哪个可口》吗!”爱娜又是一顿傻笑,上气不接下气地道:“说正事!林冰姐你看,圈里的骚货基本都不在乎钱……她们主动来这边当主播,其实就因为能多认识几个圈里的炮友……”林冰愕然道:“那如果没认识到呢?”张鑫大咧咧笑道:“那有人愿意远程折腾折腾她们也是好的!实在没人折腾,知道自己发骚的时候有人在看也一样乐和……所谓骚货,就是这么贱!”林冰沉默片刻问道:“他们喊的试肏是什么?”王明明解释道:“直播这玩意毕竟隔着屏幕,也不知道松紧干湿咋样?有些圈里的狼友看上了女主播,就会提前预约过来当场试肏一下……满意的话就跟进直播间里接着肏,等下播后都没问题的话就深入交流下。”林冰奇道:“那如果不满意呢?”“现场这么多骚货,接着试呗……”爱娜指了指场中的角落,笑道:“你看那边,有几个来电的根本不等骚货开播,直接就干上了。还有批狼友不挑外形,就喜欢干那些正在一本正经直播的骚货,肏到她们表演失常或者断播当乐子……”视线所及,有一排女主播大张双腿坐在凳子上等待被试肏,时不时便有外圈观察的男性走过去挺起鸡巴狠狠插入她们的骚屄里干上几下,或者干脆从头到尾插一圈……林冰想了想,问道:“你们现在还拍片呢?”张鑫答道:“碰上林姐你这样身材相貌特别好的就拍一段,现在我们只做高端和定制了!普通骚货,想拍也不给她拍!”林冰奇道:“定制都有什么?”“特殊姿势、器械、极限高潮、破处、闯红灯……还有兽交。”王明明耸耸肩道:“反正除了幼女和特变态那种,剩下的活都接……哎,嫂子!这可不是我贪财啊,主要都是这帮骚货自己提出来的。”林冰愕然问道:“她们图什么?”爱娜淡淡道:“我们渠道广,发出去之后圈里的男人大多能看到……有人看完感兴趣,就会把拍片的骚货约过去肏一顿……”林冰顿时无语,隐隐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揭开了圈子的那层面纱,只是那层面纱下面的东西依旧朦朦胧胧,让人看不明白。

    张鑫啐了一声,骂道:“这帮骚货成天就知道找刺激挨肏,有这功夫先把自己圈里的男人都伺候明白多好……反正都是两个奶子一个洞,要让我选,那肯定是选爱娜也不选她们。”“哦?”爱娜似笑非笑地侧头问道:“那是因为我活儿好吧!”“爱娜,你这么说话可就伤人了啊,忒小看我!咱才是一家人啊!”张鑫顿时不悦,指着胯下的林冰叫道:“林冰姐比你活儿好吧?你俩要是只能选一个,那我还是选你!假如没有屄肏的时候,那怕让我看着你挨肏都行……哎哎……林姐你别生气,轻点啊!”“对对对!林冰姐帮我夹死张鑫,小样的,还想看老娘挨肏?”爱娜兴高采烈地扭着屁股叫道:“肏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你咋不说肏几个骚货给我看看呢?”张鑫一边呲牙扒着林冰的屁股蛋往外提,一边嘿嘿笑道:“咱是一家人,但林冰姐也是自己人啊……我现在就肏林姐给你们看!林姐你再夹紧点,咱俩干脆来表演个肏你屁眼拔不出来,让爱娜见识见识……”苏勇涛一直躺在林冰身下没吱声,这时忍不住边顶边晒道:“大鑫你算苦中作乐呢?我这边隔着层肉都能感觉你已经让林冰姐夹哭了!”张鑫屡次抽不出鸡巴,索性半趴到林冰背上,若无其事地唱道:“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尝尝阔别已久射精的滋味……林姐,我就不信等射软了你还能夹住我不放!”爱娜顿时惊道:“张鑫,你啥时候学的?把早泄都解释到这么清新脱俗了!”张鑫扳着脸道:“我曾经也是个肏屄专家,直到我的鸡巴中了一箭……”王明明乐呵呵道:“你要继续装逼我不拦着……但我提醒你个事啊,我嫂子有回连筷子都夹折了……”“我靠!林姐饶命!”“啵!”地一声!

    林冰松开肛门放出张鑫,大鸡巴离开屁眼就像开红酒一样发出巨响,还有几股浊白的精液逆喷出来,看得众人张口结舌。

    张鑫更是因为惯性一屁股坐在地上,赶紧伸手撸了撸鸡巴,喜滋滋道:“还好没折,可吓死我了!”王明明放开爱娜,来到林冰身后将鸡巴顶进她的屁眼里噗哧噗哧继续抽插起来,笑道:“嫂子,你来都来了,我提个建议啊——你这么漂亮、身材又好,不在我这拍个片实在有点可惜了!哎,我可不是要发行卖钱啊……就是给咱家自己人留个纪念,等老了还能翻出来看看。”林冰一愣,想了想皱眉问道:“那我跟谁拍?”王明明也被问得一愣,心想这边这么多人,跟谁拍不行啊?转念却是明白林冰还是不喜欢与不熟悉的人肏屄,一时却不知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

    爱娜笑道:“林冰姐,我问你个问题——假设这片拍出来了,分别让你自己看、你和家人一起看、你和你长大的儿子一起看,你会希望片子里都有谁?”“那当然是……”林冰张张嘴,忽然发现这个问题,自己无法回答。

    如果是自己看,那应该是希望片子里有全体王家男性吧,因为他们就是自己生活的全部了……但如果是王家男人看呢?他们会不会抱怨片子里少了老李?少了老贺?少了谁谁谁?再如果是未来长大的王芮峰,继承了王家性格的儿子,会不会一边看,一边嫌弃妈妈不够骚?

    王明明忽然叹了一声,无奈道:“嫂子,你会认真想这个问题,说明咱们真的是一家人……但是……”“嗯,咳咳!”爱娜赶紧咳嗽两声打断王明明说话,笑道:“林冰姐,你知道你和王家其他女人比起来,有个最大的不同点吗?”“不叫床?”“不对。”“不够骚?”“不对!”“那是什么?”“你看,我给你捋一捋啊,王阿姨有女儿铭铭,张阿姨也有女儿小美,王爱姐姐呢,有爸爸和两个哥哥!”爱娜扳着手指数道:“你看,她们五个在王家都有直系的血亲关系,唯独林冰姐你在王家这一代和上一代成员里——没有血亲!”林冰不悦道:“这有什么关系吗?”爱娜笑眯眯道:“开始我也觉得没啥关系……后来我妈听说我受了委屈,二话不说飞回国一炮就给王明明肏服了……然后我才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人不能只有一个家。”林冰黯然无语。

    王明明使劲皱眉。

    “所以我觉得吧……”爱娜朝王明明使着眼色,继续道:“姐你可以从这块入手,找找王家和圈子的区别。”从王明明公司回到家,躺在床上,林冰依旧迷茫着。

    是家庭血缘吗?

    时至今日,家庭始终是林冰不愿谈起的话题。

    因为她始终记得,当母亲看见父亲带回一名私生子时那痛苦表情,记得母亲从楼顶一跃而下时的决绝与绝望眼神……后来,继母对自己很好,同父异母的弟弟也很自己很亲。

    但林冰始终无法原谅父亲,也无法原谅没能拉住母亲的自己。

    所以林冰在上大学后,就搬出家里,和家人断绝了来往。

    嫁入王家,只是实在漂泊到累了,就当用身体换一个避风港——大家都以为林冰天生名器,所以性技也是天生的好。其实林冰是在嫁给王尧后偷偷苦练过的,因为王家根本不缺女人,她怕王尧抛弃自己。

    包括孩子虽然不确定具体是王家谁的种,但也是林冰偷偷停药后怀上的。

    否则身为医生,怎会连避孕这种小事都做不好?

    直到生下王芮峰,林冰心里才渐渐安稳,确信王家不会抛弃自己……她终于有一个家了!一个稳定的家!不用担心第三者和私生子的家!

    那怕这“不担心”的理由很特殊,那怕这家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如果不是李正义提醒,林冰会认为自己已经彻底融入进了王家。在李正义提醒过后,林冰才发现自己对王家的认知仅仅是停留在“一家人”的层面上……似乎还有某些更重要、更深层的东西,没有被认识到。

    “老婆,睡了吗?”辗转难眠间,门外传来低沉的声音,是王尧。

    林冰起身开门。

    就见王尧披着睡袍站在门口,指指胯下歉然笑道:“刚才干完炮又有点疼,你再帮我看看……”林冰蹲下,双手托起王尧的鸡巴仔细观察,顿时闻到一股味道刺鼻,忍不住皱眉道:“怎么不洗澡?”“天冷,懒得洗……”王尧赶紧举手道:“老婆别生气,等会让小骚货含着浴液帮我舔舔。”林冰无奈摇头,检查完毕道:“还有点发炎,没事,多注意卫生。”“那行……你最好帮咱爸和大哥也看看,他俩今天好像也不太舒服。”王尧皱眉道:“我怀疑是不是哪个娃娃团的骚货染上病了,连累咱一家都倒霉。”林冰顿时重视起来——性病这玩意在王家那绝对是“一人感染,全家遭殃”,就连还没有性能力的王芮峰都可能染上,毕竟小家伙每天见着女人就“吃咂”,小手也是到处乱摸,危险的很!

    检查之下,王佐林和王五都没事,算是虚惊一场。但另外一桩发现却让林冰有点不开心——王翠花和王佐林、张月妍和王五,不知何时没有分房,而是偷偷摸摸睡在了一起。

    王翠花见林冰闷闷不乐,已明其意,叫住她道:“林冰,最近天冷了,大家搂着睡觉比较暖和……要不你也去王尧屋里吧?芮峰那边我帮你听着。”林冰心中一暖,摇头道:“不了,芮峰半夜找不到我会哭的。”铭铭插口道:“其实娃娃团这些姐妹也不算外人,大家都愿意帮忙带芮峰的。”“我知道。”林冰依旧摇头,坚持道:“但男孩子不能太惯着,必须得让他习惯自己睡。”回到房间,林冰打开抽屉,翻出部样式虽然老旧却几乎崭新没用过的电话。

    开机,电话里存着几条没有备注姓名的短信:“姐,我出国了。不求你照顾二老,但求你好好照顾自己。要幸福啊。”“林冰,爸爸很想你,你原谅我好吗?”“林冰,你爸爸得病了,你来见他一面好吗?”正看着手机出神,忽然间屏幕一闪,有条短信发进来,却是个国外号。

    “姐,我想你了,这些年你还好吗?”这么巧?

    林冰想了想,拿起新手机翻出张王芮峰的照片,给这号码发过去,写道:“儿子已经三岁,我很幸福……现在的生活,恰好是当年我想得却不可得的……也祝你幸福,勿念。”良久。

    就在林冰打算将手机放下睡觉时,又一条短信传进来,内容只有六个字和一个感叹号。

    “我明天就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