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我的江湖h > 章节目录 【我的江湖】(25)
    【我的江湖】(25)东齐玉京2020年8月28日老肥猪把娘敏感之处捆了一圈后,满意地点点头,淫笑道:“贱货,给老子跪下,低头抬臀,把骚屁股撅起来。《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娘不敢违命,连忙手脚并用,趴跪到地上,将臻首低下,雪白硕臀高高翘起。

    老肥猪用手拨了一下卡在股沟里的麻绳,再将食指插入褐色菊眼里,抠了两下,问道:“臭婊子,老子正在玩你什么地方?”

    娘屈辱地答道:“老爷正在玩弄贱妾的菊花。”

    “啪”的一声,老肥猪用力一掌拍在硕臀上,顿时波涛荡漾,雪浪翻滚,他大声喝道:“臭婊子,你不配用这个称呼?换个说法,要让爷听得满意,否则打烂你的骚屁股!”

    娘心中屈辱,又感到兴奋,不禁流泪,颤声道:“呜呜呜老爷正在玩弄贱妾欠肏欠肏的骚屁眼呜呜呜”

    屈辱的哭泣声,令老肥猪更是兴奋,他哼了一声,讽刺道:“果然是欠操,腚眼都被鸡巴肏黑了,还矫情个屁说你这里是骚屁眼,还是抬举你,依老子看就是个烂屁眼。”说罢,他低下身子,一把扯住娘的秀发,狠狠往后拽,强迫娘的俏脸抬起来,同时喝问道:“臭婊子,你说爷说得对不对?”

    毫无怜惜的拉拽,令娘剧痛无比,她脸上挂着泪痕,仰望着老肥猪,哽咽道:“呜呜呜爷说得对贱妾的腚眼被鸡巴肏肏烂了呜呜呜”

    老肥猪故意叹息道:“唉!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娶了你这个人尽可夫的臭婊子,家门不幸啊!”随即他丑目圆睁,好像发疯似的,扯着娘的秀发,对着俏脸连扇十几记耳光,“啪啪啪”声音又响又脆,可见力道之大,直打得娘眼冒金星,头脑发晕,眼泪簌簌流下,同时哭泣求饶老肥猪并不罢休,又从柜子里取出一罐药膏,涂到娘的乳房和骚穴上,甚至连屁眼也里里外外涂了一层。

    开始涂抹的时候,感觉清凉无比,过了片刻,好像烈火在燃烧,令娘感到瘙痒难耐,不由惊叫道:“你给我涂了什么?”

    “啪”的一声,老肥猪抬手就一巴掌,喝道:“臭婊子,你怎么跟爷说话?”

    娘惊恐地看着他,颤声道:“呜呜呜爷贱妾错了求爷别打了”

    老肥猪寒着脸,冷哼道:“贱货,你记住了,下次再这般和爷说话,就把你送去青楼接客”说罢,他抓住雪白豪乳,用力捏了几下,淫笑道:“怎么样?骚货爷的“奇淫合欢散”滋味不错吧?”

    听闻此言,娘大惊失色,颤声道:“你你竟然给我涂上“奇淫合欢散”

    你可知后果”

    听到“奇淫合欢散”这几个字,我也大惊失色,心道:“老肥猪疯了,竟然给我娘用上此药?”传闻“奇淫合欢散”乃圣品淫药,不仅能令贞洁烈女变成人尽可夫的淫娃荡妇,而且后遗症还非常大,只用涂抹一次,从此就淫根深种,时刻想着与人交欢。

    老肥猪嘿嘿一笑,拍着娘的脸,说道:“放心,我怎会将此药用到你身上呢?

    这瓶罐里的“奇淫合欢散”已经被稀释过,后遗症并不大,只要多交合几次,就没有问题了!”

    说到这里,娘才平息下心情,随即眼泪又涌出老肥猪见她俏脸被自己打得红肿,上面布满泪痕,顿时心软了下来,他抱住娘,安慰道:“小宝贝,都是爷不好,爷太粗鲁了”

    娘白了他一眼,含泪道:“爷坏不仅打奴家还给奴家用药奴家恨死你了”

    老肥猪舔着脸,柔声道:“小宝贝,谁让爷这么喜欢你呢?想到有段时间见不到你,爷就忍不住,想玩点刺激的!”

    娘埋到他怀里,伸出香舌舔着他的耳朵,腻声道:“爷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贱妾受得住而且贱妾也感到非常非常刺激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老肥猪一听,兴奋得肥躯不断颤抖,他猛的一下站了起来,吼道:“妈的,臭婊子,今日不把你整得哭爹喊娘,爷跟你姓。”

    娘故作凛然的样子,骂道:“老淫贼,有什么手段尽管来,哼!休想本女侠屈服。”

    我吃了一惊,娘这是干嘛?演戏吗?

    老肥猪一听,顿时喜上眉梢,激动道:“于女侠,等你尝了老子的手段后,还希望你嘴这般硬!”说罢,他抓住麻绳的另一头,对着娘的雪白肥臀,就抽了下去,同时口中骂道:“臭婊子,抽死你妈的抽烂骚女侠的大屁股”

    “啊~~”娘惨叫一声,雪白肥臀上印上一道道红痕,嘴上仍不服道:“老淫贼,你不得好死本女侠迟早要杀你了”

    老肥猪抽打了片刻,又将绳子朝娘脖子上绕了一圈,打了个活结,接着便拉住绳子向外走去。《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娘刚想站起来,却被老肥猪一脚踩到地上。老肥猪恶狠狠地俯视着她,骂道:“骚货,给老子像母狗一样,在地上爬。”

    说罢,他扯住绳子,牵着娘,向外面走去见到此幕,我不由得大怒,老肥猪这是把我娘当一条狗啊!

    老肥猪走在前面,娘跟在后面爬行着,来到过道中此刻娘光着雪白身子,像母狗一般手脚并用,慢慢地向前爬行,那粗糙的麻绳卡在屄缝和股沟中,随着移动,不断摩擦两处敏感之地,本来娘这两处地方就涂上了淫药,此时被麻绳摩擦,更是瘙痒难耐,骚穴中淫水不断淌出,在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水迹。

    黑暗走道中,一位身体肥胖的老者正牵着一具雪白娇躯在地上爬行,这刺激感受令二人都兴奋莫名在不到十米处,便能听到打更的叫声,微暗的火光,在他们不远处晃摇着,似时刻要走到他们面前。二人屏息,不敢发出一点动静,眼神兴奋地互相瞧去,竟忍不住低笑起来。

    老肥猪抱住娘的一条雪白长腿,摆到过道栏杆上,轻轻拍着屁股,淫声道:“骚母狗,快尿给老子看。”

    此刻娘一条腿跪在地上,一条搭在栏杆上,像极了母狗撒尿的样子,她羞得满面通红,摇头道:“不要不要啊羞死人了”

    老肥猪怒视着她,威胁道:“骚女侠,如果你不听我的命令尿出来,老子就将你送给打更老头。”

    娘白了他一眼,嗔道:“老淫贼,有本事你让打更的肏本女侠啊!谁怕谁?”

    “啪”的一声,老肥猪狠狠拍了一下肥臀,骂道:“臭婊子,迟早把你送到青楼接客。”

    他这一掌动静极大,顿时引起更夫注意。

    “谁在那边?”

    两人一惊,急忙埋到地上,更夫看了一眼,奇怪道:“咦!刚才明明有人在,怎么突然不见了?我好像看到一个白花花的身子”说罢,就往二人藏身之地走了过来。

    娘急得掐住老肥猪的耳朵,紧张道:“他过来了你快想办法?”

    老肥猪淫笑道:“让他看看也好,反正你也是个婊子,不介意被别人看见。”

    娘用力拧着他的耳朵,威胁道:“老东西,如果你让老娘曝光,以后别想碰我。”

    老肥猪一听,连忙站了起来,咳着嗓子,威严地看着更夫。

    更夫一见是自家老爷,便连忙行礼,道:“见过老爷。”

    老肥猪点点头,手伸到娘的股沟中,向她屁眼探去,同时一脸威严地说道:“这里没事,你下去吧!”

    此时更夫已能隐约地看见娘的雪白娇躯,他楞一下,才躬身退了下去。

    等他走远,娘才探出身子,她握紧拳头连捶老肥猪好几下,嗔怪道:“老王八,你就这么希望老娘被别人肏刚才那个更夫已经看见我了”

    老肥猪淫笑道:“爷就喜欢你这样的骚浪贱货,给别人肏算什么,老子还想让你去妓院接客呢!”

    娘狠狠地扇了他一记耳光,骂道:“张进财,你这个死肥猪,敢情你不把我当你妻子,看我不打死你。”

    老肥猪被一巴掌打得有点发懵,连退几步,叫道:“臭娘们,反了你的,竟敢打老子。”

    娘揉身而上,玉掌四处飘飞,荡起一片雪光,即使失去功力,但技击之术还在,一套“惊鸿掌”使出来,只打得老肥猪哇哇乱叫。

    “女侠饶命饶过为夫吧不能再打了哎呦老骨头多要被你拆散了”说罢,他跪倒地上,朝娘磕了三个响头,无耻地叫道:“娘我的亲娘唉!饶命啊”

    此刻老肥猪真被揍成猪一般,脑袋上全是包,脸蛋高高肿起娘冷哼道:“老王八,别以为给老娘下药,就治不了你”

    老肥猪跪在地上,捂住脸,哀声道:“娘子,你可是错怪为夫了,我连整个家业都交给你,难道还不爱你吗?”

    娘见他一副可怜模样,心中不忍,将他拉起来,吻了一下,嗔道:“那你还作贱奴家,刚才扇我耳光,用脚踩我的头,还让人家人家学母狗你太可恶了。”

    老肥猪舔着脸,献媚道:“我的好娘子,难道你不感觉到刺激吗?”

    娘哼了一声,骂道:“老变态,死王八老娘迟早给你戴无数顶绿帽”

    两人在过道中打情骂俏后,又来了方才老肥猪来过的密室。《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娘看到里面情景,不由得一惊,似曾相识的一幕,顿时浮现在脑海里,但此处与之相比,只能算班门弄斧但老肥猪却非常得意“小骚货,看爷今日怎么调教你。”

    “啪”的一声,娘随手抽了一记耳光,喝道:“嘴巴放干净点,快叫“女侠”!”

    老肥猪委屈的捂住脸,献媚道:“还请于女侠赐教!”

    娘哼了一声,鄙视道:“本女侠什么阵仗没见过,会怕了你这个老淫贼?”

    说罢,她故意捂住胸口,惊怒道:“淫贼,你竟敢对本女侠下毒”随即身子一软,倒在地上我真被娘的奇异想法惊呆了,这是要上演刚才未完的戏“老淫贼调教美女侠”?

    老肥猪楞了一下,随即惊喜起来,他从房梁上放下两条麻绳,先将双腿捆了起来,再捆住双手,然后将捆绑后的双腿和双手攒到一起,在拉扯绳子,把娘吊了起来。

    只见娘的双手双腿绑在一起,作驷马攒蹄形,被吊在空中,雪白饱满的娇躯向后弯成弓形。刚才捆绑敏感处的麻绳并未解下,如此一来,让原本就硕大挺拔的酥胸,看上去更加壮观。

    此时稀释过的“奇淫合欢散”药性终于发作起来,娘满面潮红,媚眼泛出水光,淫水将卡在屄缝中的麻绳完全浸湿“奴家好难受下面痒死了嗯嗯嗯”

    老肥猪见她药性发作,心中更是兴奋,连忙从墙上取下一条羊鞭,狠狠地抽打她身上敏感之处,乳房,屁股,骚穴鞭子好像长着眼睛一般,准确地落在上面。

    “啊啊啊”娘痛得大声惨叫,但瘙痒却减轻了一些“啊不要打了疼死了啊啊啊”

    老肥猪看着她身上的红痕,淫笑道:“骚女侠,服不服,叫老子一声爹,就饶了你。”

    娘狠狠地抬起俏脸,朝他肥脸吐了一口口水,骂道:“老淫贼,做你的春秋大梦,本女侠宁愿死,也不会屈服。”她寒着脸,一副坚毅不屈的表情,如果不知道情况的人,估计还真以为她是位刚烈的侠女。

    老肥猪不以为意,将口水抹到自己口中,品尝了一番,赞道:“于女侠不但身体香,这口水也如琼浆玉液,甚是甜美,不知淫水和尿液又如何?待老夫好好品尝一下,再作评断!”

    说完,他拨开骚穴里的麻绳,张嘴吻住娘的骚穴,同时舌头刺到阴道里面,不断搅动。

    娘被他舔得舒爽无比,身躯不自觉地在空中扭动起来,下体拼命地向他嘴上迎凑过去“啊嗯嗯嗯不行了,奴家要去了啊”

    娘双腿剧烈抖动着,阴道开始痉挛起来,随即一股淫水从里面喷了出来老肥猪连忙张大嘴巴,疯狂吞吃着,仿佛如饮琼浆。等他吃完后,赞道:“嗯不错不错,又骚又香,简直美味至极。”

    娘羞红着脸,骂道:“老淫贼,你无耻变态,不得好死本侠女迟早会杀了你。”

    老肥猪一听,不由得大怒,狠狠对着刚刚高潮喷泄的骚穴,连抽几鞭子,痛得娘大声惨叫。随即又从柜子里,取出三个看上去非常有分量的铃铛,挂到娘身上的三个环上,顿时乳头和阴蒂都被拉得向下凸起。

    老肥猪手起鞭落,狠狠打在这三处敏感之地,由于三个地方被铃铛拉得紧绷绷的,这样抽打,更是疼痛。

    每抽一鞭,娘便惨叫一声,铃铛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看上去甚是淫靡。

    老肥猪一边打,一边骂:“臭婊子,服不服妈的,打死你算了。”

    他力道越来越大,娘感到一股钻心的刺痛,再加上淫药作用,身体在疼痛中,越来越空虚,她忍不住眼泪流出,哭泣求道:“不要打了呜呜呜本侠女服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老肥猪并不停下,反而挽起袖子,更加用力的抽打。

    “既然服了,该叫老子什么?大声说出来!”

    娘被他抽打得全身颤抖,乳房又痛又胀,骚穴更是空虚瘙痒,而且屈辱无比,又觉得有一种自甘堕落的变态快感,这些感受加在一起,忍不住大声哭泣起来“呜呜呜爹奴的亲爹饶了我吧!女儿错了呜呜呜”

    老肥猪不依不饶,依然鞭打着,同时厉声问道:“妈的个臭骚屄,知道错在哪了?”

    娘含泪屈辱道:“呜呜呜女儿不该动手打爹爹不该自称女侠不该骂你老淫贼”

    听到此言,老肥猪得意大笑起来,随即他扔掉鞭子,向门外走出。

    此刻,娘正空虚难耐,迫切需要一根肉棒插入,见老肥猪要离开,不由急道:“爹不要不要走求你肏我”

    老肥猪冷笑道:“用什么肏你,肏你哪处地方?”

    娘流着泪,咬牙切齿地说道:“求爹爹用您的大鸡巴肏女儿的臭骚屄”

    老肥猪点点头,但依然没有动作,只是站在门口,冷冷地瞧着娘。

    娘见他不满意,哽咽道:“爹奴的亲爹爹,好爹爹女儿身上三个骚洞随便你肏求您用火龙枪教训女儿吧!女儿愿意死在您的火龙枪之下。”

    老肥猪这才满意地走过来,他抓住娘的魔鬼娇躯,猛的向后一推,在绳子拉扯之下,娇躯向后飘起,倒了临界点后,又往下快速垂落,在移动之间,铃铛声音大作,同时将身体绷得紧紧的老肥猪挺动肉棒,对着娘落下来的方向,威风凛凛地矗立着。

    娘哪不知道他的意思,在落下之时,连忙张开秀唇,“啪”的一声,粗壮的肉棒尽根而入,一下子捅到喉咙里,就连高挺的秀鼻多埋到老肥猪那杂乱的阴毛中。

    老肥猪闭上眼睛,“哼唧”叫了两声,龟头刺入窄小润滑的喉咙中,令他感觉无比舒爽,享受了片刻,又用力拔出肉棒,“噗”的一声,就像从水管中拔出塞子老肥猪又把她推到空中,继续用肉棒插她喉咙玩了几十次折磨得娘泪流满面,粘稠的口水洒在地上到处都是乘着老肥猪停下来,娘急忙求道:“爹求您赏给女儿大鸡巴女儿的臭骚屄痒死了求爹快给女儿止痒。”

    老肥猪拍着满是鞭痕的硕臀,又将她推到空中,等她下落时,再挺动肉棒,猛的一下捅入骚穴里“喔~~”娘爽得嚎叫一声,就像一只发情的母兽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又被推到空中,“啪”的一声,肉棒又尽根而入娘被老肥猪肏得身心俱服,不禁大声浪叫道:“爹你太会肏屄了爽死女儿了哦好厉害太会肏了女儿爱死你了嗯哼你就奴的亲爹”

    正所谓:“夜色浓,秋意寒,并香肩相勾入房,顾不得鬓乱钗横,红绫被翻波滚浪。羊鞭伺,吊悬梁,滴溜溜粉汗如珠,密闺内梦魂飞上,春帐萌动起波澜。

    再叹曰:口舌相就,蓬门为君开,不如再唱首后庭花*********东齐国都“玉京”望北楼,一位淡雅高洁的美丽女子站在高阁上,怔怔望着北方,她正期待一位翩翩佳公子的归来二十前,东齐被东海和北燕两国夹击,唯一神将“杨绝”被西晋老对手“司马风”缠住,不得脱身,形势危在旦夕,他毅然说服齐皇,在望北楼拜将,南退东海,北拒北燕,令东齐转危为安,而那年他才二十八岁公子翩翩若仙,潇洒绝伦,谈笑间却敌千里之外,即使身为东齐第一才女的她,也芳心暗许,二十年前她芳龄十六,待字闺中,拒绝无数姻缘,只为他当年一诺,“二十年为期,等到秋风起时,若归来,我便娶你”

    此刻,正是第二十年,秋风吹散落叶,当年他离开之日,如今他真的要回来了这不是梦,更不是奢望,前几日齐皇下旨,宣“白玉京”入朝议事不错!她的梦中情郎正是“白玉京”,东齐皇家子弟,不仅俊秀绝伦,风华无双,更是天下有数的高手,东齐二神将之一。

    “天上白玉京,仙人抚我顶。”乃是说“神授之人”,而白玉京正是这样的人,人间少有,唯天上有之,他文采武功俱称得上当世一流只可惜这样的人物,竟然隐世了十八年,当年功成名就后,他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令很多人不解,有人说齐皇没有容人之量“飞鸟尽,良弓藏”,又有人说白玉京恋上一个女子,从此郎才女貌,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但始终没有人确切知道他为何消失了这么多年?就连站在望北楼的东齐第一才女“李姿”,也不明白他当年为何抛下一句话,就消失不见,太多太多的谜团,令人迷惑不解。

    东齐皇宫,齐皇“慕容天”坐在高高的龙椅上,愁眉不展。这些天糟心的事情实在太多,令他难以面对东齐作为中土第一强国,向来威霸天下,莫说国力强盛,就连神将也有二位。

    可坐落南方的东海小国,却一再挑衅,这次竟然联合他的皇叔慕容城一起作乱,搅得淮北鸡犬不宁,而杨绝竟然借口西晋犯边,拒绝回朝。

    他知道西晋侏儒皇帝绝没有胆量与他东齐交战,而且探子回报,是杨绝主动攻打西晋商於之地,这令他又气又恨。他把杨绝引为股肱,却想不到竟得到如此回报,没有办法,他想起了那个令他顾忌万分的人物如今形势危急,杨绝显然不听号令,在淮北又连续战败,如果北燕趁火打劫,那东齐又要重蹈二十年前的覆辙,在痛定思痛之下,只得召回白玉京。

    不仅当年,就是现在,他对白玉京也万分忌惮,不仅他能力超绝,更因为他是皇室中人,而且他还姓白。这其中的典故,不少人也知道。

    东齐开国皇帝名叫“慕容白”,他建立东齐后,为了区别与族人的姓氏,取姓“白”,因此那段时间,百姓称之为“白氏齐国”。在“慕容白”临死之际,传位给自己弟弟,东齐又恢复“慕容”姓,但“慕容白”子嗣仍然延用“白”姓,这里面的道道,谁又能清楚?不过坊间传言,太宗皇帝乃是篡夺了自己侄儿的皇位别人不清楚,但慕容天心知肚明,所以他不敢让白氏专权,当年白玉京意外出走,令他长出一口气,可令人讽刺的是,这次他竟然传旨请白玉京回来晌午时分,一身白衣,手握长剑的潇洒中年人,缓缓地从北城而入他走到望北楼下,抬首朝上面看了一眼,只见一个绝色女子朝他招了招手,远远地就传来一道动听的声音:“大叔,你终于回来了,姿儿等了你二十年”说到此处,声音竟激动得颤抖起来中年男子抬眼朝她看去,脸上古井无波,如云淡风轻一般,就好像一位太上无情的仙人。他沉吟片刻,说道:“姿儿,大叔要去皇宫一趟,等我回来!”说罢,也不多看绝色女子一眼,转身飘然而去。

    李姿楞住了,心道:“大叔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似乎更加像一名仙人了只是见到我,也需要这样嘛?”

    东齐皇宫听到太监启奏,皇帝“慕容天”皱了一下眉头,冷声道:“宣他进来。”

    不一会太监就走到宫外,唱声道:“陛下有旨,宣“白玉京”觐见!”

    中年男子卸下长剑,走入皇宫,他留恋地看着四周一切,旧景未变,但故人何在?昔年这痛苦之地,令他改变了一生,是好是坏,不得而知?只能交给时间,交由后人评说但这次他回来了,玉京风云又起,谁又能主沉浮?

    来到大殿,白玉京躬身倒地,顿首道:“微臣“白玉京”,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慕容天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连忙下殿,将他搀扶起来,温和地说道:“爱卿,终于回来了,当年不告而别,令寡人心里患得患失,还以为怠慢卿家了呢?”

    白玉京退后一步,躬身道:“陛下折煞微臣了,当年微臣不辞而别,还请陛下降罪。”

    慕容天仔细打量着他,面色有些古怪,疑惑道:“爱卿似乎脸色不好,可有病缠身?”

    白玉京叹道:“陛下慧眼如炬,微臣练功走火入魔,浑身肌肉受到损伤,已经算个半残之人了。”

    慕容天掩饰眼中的喜色,扼腕叹息道:“唉,天妒英才啊,贤弟遭此噩耗,为兄心痛莫名”

    白玉京说道:“多谢皇兄垂怜,玉京感激莫名,愿效死力。”

    慕容天连忙将他扶到座位上,拱手道:“国家危难,还请贤弟为国出力。”

    白玉京连忙站起来,又向慕容天躬身行礼,道:“陛下尽管吩咐,玉京言听计从。”

    慕容天叹息一声,将情况一一交代。

    白玉京眼中闪着寒光沉吟了半晌,才说道:“淮北只是小患,不足为道,而杨绝才是陛下心腹之患,不可放纵!”

    慕容天问道:“贤弟,有何对策?”

    白玉京想了想,说道:“先南后西,解决淮北之患后,再掉头对付杨绝。”

    慕容天疑惑道:“淮北只要贤弟出马,倒不难解决,可杨绝非同一般,他与贤弟并称为“东齐二神将”,武功超绝,用兵如神,这可是难办!”

    白玉京轻蔑道:“杨绝固然是沙场猛将,并且兵力雄厚,但他名义上,还是要听陛下的命令。”

    慕容天眼睛一亮,说道:“不错,朕可以下令,让他回朝。”

    “陛下不可,唯今之计,先解决淮北之敌,等后顾无忧后,再下令杨绝回朝。”

    慕容天又疑问道:“如果他不听命令,又如何是好?”

    白玉京目光一寒,冷声道:“不想回朝,也可!他不是正在攻打西晋商於之地吗?那陛下就下旨,命令他攻打西晋。到时,微臣可率领一军堵住他退路,再断他粮草。”

    慕容天沉吟道:“如果这般,不是逼他投敌吗?再说杨绝为东齐效力多年,南征北战,功劳甚大,将他逼上绝路,朕于心何忍啊!”

    白玉京说道:“杨绝手下兵士,俱为我东齐子弟,如果他投敌,微臣料定他必军心大乱,到时微臣乘机攻伐,必一举克敌,当然这是不得已而为之。”说罢,他沉吟片刻,继续说道:“微臣料想,杨绝不想回朝,必然会全力攻伐西晋,到时与西晋司马风不相上下,必会撤军,到时他自会向陛下认罪。”

    慕容天叹息道:“也只有如此了”

    *********西晋皇宫,一幕大戏正当开演朝臣,林胡使节,俱坐在台下,人人翘首以盼,想要看到“北朝女神”的天姿国色。

    他们听说,即将上演的戏幕乃是由皇帝亲手编剧,不觉更是期待就连林胡使臣也听说过这个侏儒皇帝的荒淫,心想这幕戏剧想必极为淫靡,而且“北朝女神”丽色动人,天下无双,更是勾得他心痒痒的,如果这位绝色佳人能在台上宽衣解带,那更是无比美妙秋寒夜露,月上西头,一位伶人走上前台,敲了一下锣鼓,唱声道:“戏剧“李代桃僵”开演”

    众人连忙聚精会神,连酒杯也放了下来,而侏儒皇帝华春更是畅怀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