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仙剑虐侠传 扬州道上扬州盗 > 章节目录 仙剑虐侠传 扬州道上扬州盗(1)
    作者:jellyranger2020年8月28日字数:8641话说李逍遥在奴隶岛上快活了一段时间,此时赵灵儿被人掳走,姐姐李诗涵亦是下落不明。《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忽一日听人称扬州附近出现过李诗涵的消息,加上李逍遥已将岛上新旧奴隶尽数调教玩弄过一遍,心中已有几分腻烦,便趁此机会决定再度出门闯荡,去扬州一探究竟。

    他仍是带上最为宠爱的阿娇、林月如两女奴随行,顺便拿上几百万银票作为盘缠——他如今是绝不肯委屈自己的。

    一登岸,李逍遥便雇工匠为自己打了一辆宽大舒适的马车,并包下了当地驿站最好的四匹马,以便这一路能走得又稳又舒服。

    到扬州的路并不算太长,但李逍遥走走停停,一路少不了拈花惹草,硬是走了大半个月才终于到达扬州地界。此时官道上只有他这一辆车,而车内则如往日一般继续上演着淫靡香艳的场景。

    “月奴的屁股还是这么淫荡,不管干多少次都不嫌少啊!”

    林月如浑身赤裸,白皙水嫩的肌肤上,一条红绳穿过她对挺翘结实的双乳,在中间打了一个结,接着一路向下延伸,在大腿上环绕几圈后,再在背后将双手紧紧捆在一起。这样一来,她的手脚便丝毫不得动弹。两腿不得不保持一个完全向两侧打开的羞耻姿势,倘若用力挣扎,反倒只会让腿开得更大,股间的那条湿润小缝与周围的少许耻毛也只能暴露在外、任人玩弄了。

    此刻,李逍遥正赤着身体、倚在椅背上,两腿随意垂下去,面带满足地看着林月如反骑在自己身上、一上一下地用屁眼套弄自己的阳具。林月如的每一次起伏,都会使得臀瓣一阵颤抖,后庭因肉棍的抽插而撑大缩紧——李逍遥饶有兴趣地看着这绝妙的风景,并拉了一下手里的铁链。

    铁链一端系在林月如脖子上的银色项圈上,另一端环在李逍遥的手腕上。每当林月如的动作变缓或是停滞后,李逍遥便粗暴地扯动一下铁链,逼得林月如不得不高昂起头、将白玉似的美背挺得笔直,并再度加快动作,继续用屁眼侍奉主人的“圣物”。

    更妙的还是林月如嘴中那颗红色的口球——这是李逍遥近来尤爱使用的道具——将林月如的喊叫声堵在了嘴中。此时无论被怎么玩弄,林月如也只能徒劳地发出些含糊不清的呜咽声,无论求饶与咒骂统统说不出。如此一来,她不但身体无法摆脱调教,就连口头的反抗都已不可能了。

    “怎么了,月奴?有点累了?才只是干了你一个多时辰而已,昨天阿娇被我干了一整天,今早还是意犹未尽呢。”

    “呜呜……”

    “怎么了?你说什么?主人可听不见啊!”

    “呜呜……嗯啊……”林月如试着抬高音量,可发出来的声音依然是含糊不清,同时也导致更多的涎水顺着嘴角流下。她侧着头,一双凌厉的凤目死盯着背后的李逍遥,杀气腾腾。李逍遥注意到了她的眼神,只是笑笑,将手上的链子一拉,林月如便哼了一声,眼中的杀意荡然无存,立刻又犹如淫妇一样骑在主人身上,丰满结实的屁股上下套弄起来。

    如是又套弄了几十下,林月如被弄得大汗淋漓,接着任由李逍遥的肉棍整根没入屁眼中便再也起不来了,李逍遥牵扯了几下铁链也没反应。

    李逍遥知道林月如确实是筋疲力尽了,便放开链子,坐起来,将双手从林月如腋下穿过,用力揉起那对被红绳勒紧着的双乳。

    “怎么样,月奴?喜欢这样玩吗?”

    “呜呜……”

    “主人问你呢,怎么不说话了?”李逍遥笑道,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嗯……”

    “哦,我忘了。”他将林月如的口球摘下。林月如的樱唇好不容易重获自由,正要说话,却早已被李逍遥一口封住。她几乎没有思考便自然而然伸出舌头与对方纠缠起来。

    李逍遥已对林月如的身体了如指掌,随着舌吻越来越激烈,他揉捏林月如双乳的手慢慢向下抚摸、抓住了她的腰,接着用力向上抬起,让林月如继续在自己的身上套弄阳具。

    “嗯……嗯……”林月如的喉咙里持续发出着呻吟。

    “怎么样?”李逍遥离开她的唇,在她耳边问道,“喜不喜欢被主人这样干?”

    林月如咬着下唇,一言不发,一张俊俏的鹅蛋脸像她被勒住的玉乳一样,涨得通红。

    “怎么?不愿意了吗?”

    李逍遥长出一口气,将林月如的身体向上一托,将阳具抽出。林月如忽然感到后庭空虚,惊叫一声:“不要!”

    李逍遥却根本不再理会,只将林月如抱到一边,使她跪在车厢里的地毯上。

    林月如正被弄到爽处,此刻忽然被抛到一边,立马明白了李逍遥想做什么。她扭了几下,却完全无法挣开绳子,下体又兴奋得不断流水,却得不到满足,一时又急又恼,便大骂起“淫贼”、“无耻”云云。《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李逍遥对此全当耳旁风,只是撩开门帘,唤了一声“停车”。马车停了下来,接着一个苗族装束、样貌清秀可爱的少女钻进车厢,瞟了一眼被绑在一旁的林月如,便心知肚明了。她顺从地跪在李逍遥身边,笑问道:“主人有什么指示?”

    “阿娇,你的林姐姐又不听话了,现在主人不想调教她了,你再来替代她一会。有问题吗?”

    “明白,”阿娇轻柔地回答道,“娇奴感谢主人的调教。”

    话音刚落,她便解开腰上的小皮裙,随手甩到一旁的座位上,接着又脱下上身的薄衫。

    李逍遥对阿娇与林月如的装束要求有很大不同。他允许林月如平常穿戴整齐。

    林月如便可以穿上干练朴素的长衫长裤,看上去俨然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侠,甚至可以穿着贴身的肚兜与亵裤。而阿娇在薄衫和皮裙之下,则不允许穿任何其他衣物。假如光线足够明亮,便能看见薄衫之下突起的两颗娇小的粉嫩乳头,走路时也常常不经意将股间私处暴露在外。这样一来,无论走到哪,李逍遥都能突然掀起她的裙子,痛痛快快地干她一场。开始时阿娇多少有些抵触,但调教的时间一久,便逐渐习惯了。有时自己的“秘密”被人看见,她反而会莫名的兴奋,甚至主动暗示李逍遥在大庭广众之下“强暴”自己。

    此刻脱去了身上仅有衣物的阿娇,已将全部身体主动呈现在主人李逍遥的眼前。人们一定想不到,这少女单薄的衣裙之下竟然另有乾坤:她的乳头上穿着一对小金环,金环上则又穿着一对黄豆般大小的金铃铛,在封闭的车厢里随着身体晃动而“叮叮当当”地响起。而小腹下方则留有一幅红色的淫纹,还隐约闪着光——这是狐女为李逍遥展示的新杰作。

    “你的胸比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大了不少啊。”李逍遥望着那对椒乳,喃喃道。虽说阿娇的胸部仍不及林月如丰满,但她毕竟年纪更小,经过多轮调教发育成如今的形状,已让李逍遥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多亏了主人的长期调教。”阿娇笑道。

    其实若要继续增大阿娇的胸部尺寸,只需用上从韩钩子那的丰胸药方就是了。

    不过李逍遥暂时不想这么做,给阿娇保留一些个人的特点倒也不错。若是将身边的性奴统统弄成丰乳肥臀,那倒也颇无趣了。

    “那主人今天想怎么干娇奴呢?”

    “来,背对着我坐上来,让你的林姐姐看看,一个像样的性奴该是什么样的。”

    阿娇转身,两腿分开跪到李逍遥的大腿两侧,将娇俏的小屁股对准主人,又问道:“主人是打算用哪一个洞呢?”

    “娇奴这么听话,就用前面的吧。”李逍遥话音刚落,便将龟头对准阿娇的淫穴,接着按住阿娇的肩头,阿娇会意,身体向下一沉,阳具便插入一半。

    “啊……”

    阿娇脸上挂着痴迷饥渴的神情。她的脚踝、手腕上平日都按照以往的习惯戴着铃铛,如今乳头上又多了一对,被肏弄的时候,浑身上下的铃铛便接连响起,配合着她甜美的浪叫呻吟,组成一段颇有韵味的曲子。

    阿娇一面扭动身体,一面用那双明亮又妩媚的大眼睛瞟向林月如,后者将头甩到一边,一头乱发挡住了面容,但隐约可以看到那脸颊已经红透了。

    林月如对面前这场活春宫既抵触又羡慕。阿娇的那些淫语不断灌进她的耳朵里,催生着她的情欲。她不自觉地扭动大腿,希望下体能够蹭到什么东西以缓解,但这样只不过是火上浇油,使下面变得更加酸麻饥渴、淫水不止。

    “主人好棒,肏得娇奴快要尿出来了!”

    “是吗?”李逍遥摸了一把二人的交合处,惹得阿娇浑身一颤。

    “是真的……求主人……让贱母狗下车尿出来吧,不然会把车子弄脏的……”

    “那可不行,”李逍遥笑道,“主人正干得欢呢,怎么能放你下来呢?”

    “那不如……”阿娇看向林月如,会心一笑,“林姐姐现在应该想主人的大肉棒想得要命吧,不如让她继续伺候主人?”

    “啊?我……”林月如没想到阿娇会主动提出这个要求。此刻她已经被二人在身旁的交合场景激得欲火焚身,但她还是不愿意主动向李逍遥求欢。

    虽然她心里清楚,自己早已经被李逍遥在内的各种各样的人——甚至妖怪——用各种方法调教凌辱过,昔日林家大小姐的地位在她的人生中已经一去不复返。

    但一种莫名残存的尊严却总是在每次新一轮的调教中萌发出来,逼迫她不去踏过那条底线,让她始终没有像阿娇那样成为一个彻彻底底听话的性奴。

    而李逍遥对此反而颇为欣赏。《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林月如也心知肚明,他一直在有意培养自己那种毫无意义的叛逆行为,这显然会带来更多情趣。因此林月如的每一次倔强终究不过是让李逍遥多赚了几分乐趣,最终依然是避免不了被玩弄的命运。

    “我不要,别碰我……”林月如听见阿娇的话,纵是身体已经饥渴难耐,却仍坚持抗拒。

    “月奴就是喜欢嘴硬,明明下面都湿成这样了却还说不要。”

    李逍遥用脚趾在林月如胯间蹭了一下。林月如对这突然来临的刺激猝不及防,原本已经十分饥渴且敏感的身体在这一蹭之后,竟直接到达了一个小高潮,一股热流从小穴中冲出,在两腿之间喷出一滩水迹。

    “啧啧,没想到娇奴还没有失禁,林大小姐你倒是先潮吹了。真是比我想象的还淫荡啊。”

    “不是的,我……”

    李逍遥不理会林月如的口头抗议,问阿娇道:“娇奴,你说你林姐姐把车厢弄脏了,该不该罚?”

    “当然应该了。”

    “说得对,做错了就应该挨罚,”他转头对林月如说,“主人现在给你一次机会——一会阿娇要尿出来的时候,你用嘴把她的尿接住,不要再漏出来弄脏车子。办得好的话,就算你将功补过了。”

    “你让本小姐喝尿?做梦!”

    “不愿意的话那我就换个办法,一会儿我就把你绑在路边的树上,就跟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一样——对了,这次出门我带了不少好东西,等下在绳子上可以多浸一些春药,绝对让林大小姐你欲仙欲死……”

    “你……禽兽……”

    “当然了,我也舍不得就把你随便丢下,只不过是让你赤身裸体地在路边被捆一整天,之后还是要带你去扬州——否则这一路上岂非无聊得很?”

    “你——”林月如已不知该骂些什么。”

    李逍遥不再和她争辩,又继续干起阿娇来。

    “来,娇奴,你『禽兽』不如的主人很快就会把你干得尿出来了。”

    “多谢主人……嗯啊……”

    林月如咬着牙,沉默了一会,忽又听见阿娇大喊着“要来了”,心中一颤,忙大叫道:“我喝……”接着声音又小下去:“我喝还不行吗……”

    “那好,你过来接着吧?”

    “你不把我先解开吗?”

    “没看到主人正忙着吗?你说呢娇奴?你想要主人放下你去给她松绑吗?”

    “不愿意,娇奴想要主人继续干娇奴的骚穴……”

    李逍遥对着林月如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林大小姐武功高强,又聪明伶俐,这点束缚想必拦不住你的——阿娇,你尽量再坚持一会,免得大小姐一会要吃苦头。”

    林月如“嘁”了一声,看着阿娇被撑大的下体,一咬牙,便扭动起双腿,一点一点向李逍遥胯下挪去。

    她的手和腿被绳子绑在一起,每挪一小段都十分艰难。她想不到自己竟有朝一日会为了喝别人的尿而拼尽全力。但她忽然发现这种羞辱竟让她的身体更加兴奋了。她每动一下,双乳便在空中轻轻颤抖一下,她发现李逍遥也在一直关注着这幕,心情便更为复杂了。

    终于,林月如挪到了李逍遥的两腿之间。此时二人的交合部位就在林月如眼前。她清楚地看见阿娇的阴部被李逍遥的巨大阳具一次次扩张开,又急剧缩紧。

    她感觉自己的小穴仿佛也在发生这样的变化,差点又要来一次潮吹。

    “啊,主人,娇奴忍不住了,可以尿出来了吗?”

    “月奴看样子已经准备好了,你尿吧。”

    “谢谢主人……”

    李逍遥托住阿娇的小屁股,狠狠地肏弄了十来下,阿娇仰起脖子,高喊一声,一条金色水线从尿道射出,林月如忙张嘴接住。

    “没有主人的同意,不许咽下去。”李逍遥又发令道。

    “林月如不敢也无法争辩,只有将阿娇的尿液含在嘴里。过了好一会,阿娇才终于尿完。

    “看不出来,你的尿量不少嘛。”

    “因为刚才停车的时候,娇奴就准备下车尿尿了,只是主人又叫娇奴进来伺候,所以……”

    “照你这么说,是我的错咯?”

    “娇奴不敢。”

    李逍遥将阿娇抱起来、放在座位上,看向林月如。她正仰着头,张开的嘴中装满了金黄的尿液,脸上写满嫌弃之色,却是吐不敢吐、咽不敢咽,只能一动不动、怒视着李逍遥。

    “不错,林大小姐很有接尿的天分嘛。”

    “哇……嗯啊”林月如的喉咙里响着不满的声音。

    “好了,咽下去吧。”

    林月如闭上嘴,皱着眉头,接着喉头一阵颤动,再张开嘴时,已经一滴不剩了。

    “这样就对了。”李逍遥淫笑着,将林月如身上的绳索解开,又命令她和阿娇一起趴在对面的座椅上,将屁股抬起来对着自己。阿娇微微一笑,立刻照做了。

    林月如仍是微微抗拒,但在阿娇和李逍遥的软硬兼施下最终还是从了。

    接着李逍遥便站起来,轮流在二女身下的四个洞中轮流抽插。他此刻不得不感慨马车工匠的手艺,将这车厢设计得又宽又高,使自己得以轻松施展“技巧”,而不必有所顾忌。

    他将二女四穴都品尝了一遍,最终觉得阿娇的前面与林月如的后面最具可玩性。今后的调教方略也可以此为参照。

    他最爱的玩法,便是在抽插阿娇阴道的同时,不断掌掴林月如的圆润臀瓣,一阵阵激起的臀浪赏心悦目。而林月如不愧是狐女所说的潮吹体质,仅仅只是打屁股的刺激就让她淫水直流。

    一时间,车内浪叫声此起彼伏,搭配着肉体的碰撞声与阿娇身上的铃声,真是宛若天籁、余音不绝。

    “啊,来了来了!”李逍遥在林月如的后庭中抽送时,随着一声大喝,积攒了一上午的精液猛地射出。他在林月如的身体里停留了许久才终于舍得拔出。

    林月如的屁眼一张一合,乳白的精液不断被挤出。阿娇偷偷嘟嘴哼了一声,似乎是暗自责怪李逍遥没有射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她趁着林月如还没倒下,便爬到她身后,在她的屁眼周围舔了起来。这刺激又让林月如身体一阵哆嗦。

    “唔……主人的宝贝,可不能浪费……”她一边为月如清理,一边向李逍遥抛去媚眼。李逍遥对阿娇的表现很是满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待清理完成后,二女正要穿上衣服,却被李逍遥打断了。他抢在月如前面将衣服一把抢了过来,高举在上,不怀好意地笑着。

    “你……你还要干什么?”林月如缩着身子大声问道。

    “刚才被干的时候不是挺高兴吗?干完了又是这种态度吗?”李逍遥如此说着,但听语气显然并不是真的生气。

    “才没有……”林月如撇着嘴说。

    “被干的时候,一边扭屁股一边喊『不要停』的,那又是谁呢?”李逍遥一边说,一边把绳子拿起来。

    阿娇一看李逍遥的样子,就知道他想做什么,未等下令,便上前抱住林月如。

    林月如对阿娇倒并不反感,没做什么挣扎。

    接着李逍遥便将绳子在二女腰上缠了几圈,接着又分别绕过脖子、脊背、大腿,将她们面对面捆绑在一起,尤其是让二女的胸部互相紧紧压住。

    李逍遥对于捆绑技艺早已经是熟能生巧,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将二女绑得死死的。林月如与阿娇都是不可多得的美人,但特点却大不一样。林月如身材修长、胸臀丰满,身为林家堡的独生女一直养尊处优,虽然自幼习武,但肌肤仍保持着白皙水嫩;阿娇则是小巧可人,身体被晒成健康漂亮的小麦色。两具女体面对面捆绑在一起,实在别有一番风味。而在两女蜜穴中插入的双头玉石阳具更是锦上添花、画龙点睛。二人一旦有任何有意或是无意的动作,便会引得下体阳具抽插一次。阿娇早已被调教得服服帖帖、淫荡至极,丝毫没有矜持,便主动摇晃起身子,引得阳具在两穴之间抽插。林月如开始还出声阻止,但不出一会便也沉浸其中不可自拔了。两人玉颈相交,相互舔弄对方的嘴唇、脸颊、耳垂,淫靡的气息在车厢里又重新升起。

    李逍遥美滋滋地欣赏了一会自己的作品,满意地点点头,踏出去坐在驾驶位上,一摇马鞭,喝了声“驾”,四匹大马同时长嘶一声,拉着大车向前奔去。

    马车走了一会,忽然李逍遥看见前面有一个人影,便拉了一下辔头,慢慢靠拢过去。近身看去时,李逍遥发觉那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样貌清秀、神情傲慢,一身朴素的浅蓝色布衣,最惹人注目的是他绑在背后的一根四尺多长的铁棍。

    他听见背后马车接近的声音,只是轻轻瞟了一眼。马车和他越挨越近,好像随时都会撞上去,但他仍是按照原来的步伐前进,丝毫没有要避让躲闪的意思。

    李逍遥心里觉得有趣,加上驾车已经一个多时辰,已经有些烦闷,便开口问道:“小兄弟可是要去扬州?”

    少年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到扬州还要走上一天,不如上来坐一会,我带你一程?”

    少年脚步放慢了些,仍是不回答。

    忽然,马车右轮蹭到了一块小石头,车身颠簸了一下,从车厢里传出女人的叫声。少年听到这声音,忽然笑了,李逍遥说道:“那就麻烦阁下了。”说完,不等李逍遥把车停稳,右脚在地上一蹬,便踩上车来,稳稳坐在李逍遥旁边。

    “好身手啊!不知怎么称呼?”李逍遥叹道。

    “不用问我的名字,到了扬州之后,我们就不会再见了。”少年笑道,“倒是阁下,在这么窄的道上独自驾驭四匹马,却也能把车走得四平八稳,显然内力深厚,不仅如此,还颇有雅兴,竟然在车厢里藏着两个大美人。想必这一路走来是绝不会寂寞的。”

    “怎么刚才我叫你几声,你都不说话,但一听见车里的声音就窜了上来。”

    李逍遥笑道。

    “女人会在什么情况下发出那种声音,我再清楚不过了。既然车里在做那种事,自然是不会设埋伏害我的。”

    “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却是个鉴赏女人的高手。”

    “不敢当,”少年笑道,“只不过见过的女人多一些,自然就懂的多一些了。”

    “那你最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路还很长,不妨说说看。”李逍遥对他越发有兴趣了。

    “这么说吧,我对那些新嫁或是丧夫的美妇最有兴趣。趁着她们的新婚或是新丧,便用点小伎俩勾引到手,等她们变了心、跟我许下山盟海誓之后,就立刻甩了她们、一去不回,留她们在原处左右为难、里外不是人。这不是有趣的很吗?”

    “哈哈哈!很好,确实很有趣!”李逍遥只恨自己前几日贪杯,把带来的酒都喝完、用完了,否则此刻一定要和这少年把盏言欢。

    马车行至夜晚,李逍遥看不清路况,出于谨慎便在路边停车,准备先睡一夜,等天亮再出发。他问少年有什么打算,对方回答道:“我没有和其他人一块过夜的习惯,既然马车不能走了,后面的路我还是步行去吧。就此分别了。”

    “既然如此,我也不强留了。”李逍遥向他行个拱手礼,目送他离开了。那少年纵身一跃,便消失在了夜色里。

    李逍遥不禁又赞叹了几声,接着从怀里摸出一块玉牌,借着月光打量起来。

    这是他刚才趁少年不注意,从他口袋中“借”过来的——他庆幸父亲传下来的手艺还没有荒废掉。

    只见这玉牌质地通透、色泽浓艳,摸起来冰凉滑腻,上面刻着两个字“天人”。

    纵使李逍遥对玉石并不了解,但也看得出这是件好东西。

    “如果他发现东西丢了回来找,我就说是他不小心落在车上了;要是他没发现,不回来……嘿嘿,那就不怪我了。”李逍遥如是想着。

    李逍遥把玉牌收起来。此时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他撩开门帘,一股女性的体味扑面而来,只见月光之下,月如与阿娇的肌肤上泛着嫣红,两人相连的私处已是一片淋漓,脸上都是彼此的涎水,水渍反映着月光。

    李逍遥解开绳子,让二女活动一下被固定了半天的身子。林月如恼得挥手就要打他,但早已经没了力气,轻而易举便抓住了她的手。林月如也只能不痛不痒地嗔骂两句。

    三人吃了点干粮,接着李逍遥便又开始了夜晚的“娱乐”了。车厢内的淫乱持续到半夜,三人才相拥而眠、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早,李逍遥便叫醒二女,让她们穿好衣服。

    “离扬州不远了,不必再特地沿路调教。等进了城,有的是时间慢慢玩。”

    李逍遥想着。

    马车走了一阵,到了一处较为陡峭的小路上,路面上零零星星长着杂草,两边是土坡与石壁。只要过了这一段再走一会便能到扬州城下。

    忽然李逍遥看见前面的路塌了一段,周围还有些碎石和血迹,大叫一声“不好”,便使劲勒住马。

    但他的动作已经慢了一步,从旁边一块大石头后面飞来一支箭,李逍遥侥幸弯腰闪过,但接着两旁树丛里又飞出七八支箭,一匹马被射中了两箭。马受惊向前飞奔,带着马车冲向前面的塌路。整辆车被带翻,李逍遥手没抓牢,被甩了出去。

    他趴在地上,看见十来个蒙面持刀的人向这边接近。

    “昨晚让那个小子跑了,今天这一票可不能再失手了!”李逍遥听见其中一个人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