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手转星移(番外篇) > 章节目录 手转星移(番外篇之豪宅狂乱夜)01续
    2020年8月28日“蔷姐,你上来吧,我要看着你甩奶……”张一彬推推袁应蔷的屁股。《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袁应蔷咬唇轻骂道:“小冤家……”羞答答地爬起身,面对仰卧着的张一彬,分腿跨到他身上,伸手扶住他的肉棒,屁股对准目标缓缓下沉,在张一彬的注视下,湿滑的肉洞将肉棒渐渐吞没。

    “呼……蔷姐的屄好紧……”张一彬双手放在袁应蔷雪白的两边大腿上抚摸,欣赏着美妇人半俯着身体套弄肉棒的香艳景象。他这倒也不是违心之言,袁应蔷以前肯定性事不多,阴户里给他的紧迫感十分强烈,她用力晃动身体套弄肉棒时,那艳丽的脸蛋上蹙眉扁嘴的样子越看越是可爱,一对丰满的乳房玉脂般地垂在身下摇晃……张一彬最喜欢看到女人如此努力供他淫玩了,感觉便如自己全身心地占有这个女人一般。

    “快一点……”张一彬笑吟吟地看着袁应蔷,给了她一个飞吻。

    “嗯……喔……”袁应蔷呻吟着,双膝着床,跪直起身,屁股上下挺动,上身便如上了弹簧般地一顿一跳,阴户夹着兴奋的肉棒越挺越快,爽得连张一彬都不禁发出一声闷哼。

    “蔷姐的奶子好漂亮,再甩快一点……”张一彬双手扶住袁应蔷的屁股,帮她借一借力。袁应蔷白了他一眼,双手向后撑在他大腿上,加快了套弄的速度,一对半球形的乳房在胸前上下左右欢快地跳起舞来。

    午后的房间里,连窗帘都只拉了一半,阳光照到床上两具性器相交的肉体上,张一彬突发奇想,要是远处高楼中有人用望远镜,这满房春色可真是大饱眼福。

    下意识地看一下窗外,远远处也似乎没什么高楼能看得到这个房间。

    袁应蔷剧烈地运动了不到两分钟,就气喘如牛地趴到张一彬身上,哼道:“蔷姐不行了,太累……你来吧……”刚刚还跳得有点酸的双乳贴在张一彬胸膛着,袁应蔷便如找到家一般的感觉温暖。

    张一彬轻吻一下她的脸,抹一下她渗着汗珠的额头,伸手在她屁股轻轻一拍,说道:“趴好,我来了。”从袁应蔷身下抽身出来,袁应蔷“嗯”的一声,双腿分开跪着趴好,将脸都埋到小臂间,屁股高翘着,从胯间盈盈滴出的水珠,垂到她阴阜的绒毛上。当张一彬的手重新放到她的屁股上,袁应蔷轻哼一声,屁股轻摇着,直到那根肉棒轻车熟路地重新占据她饥渴的肉穴,袁应蔷才“呀”的一声仰起头,随着他的抽插持续呻吟起来。

    张一彬年轻力壮,上午刚刚射过一炮又经过充分休息,正是大展雄威的时候。

    他对自己的性能力越来越是自信,将袁应蔷的身体翻来覆去摆出各种姿势交合着,直将她搞着又泄了两三次,精疲力竭地不停求饶。

    “要死啦……呀呀……彬……饶了蔷姐吧……下面好热……啊啊喘不过气……”袁应蔷尖叫呻吟着,此刻她仰面躺在床上,两条腿被张一彬握着脚踝举起,拉扯到几乎成直线,肉棒对着她向上折起的下体,象做俯卧撑般地猛烈抽插着。

    那一下一下的撞击已经没有什么调情的成分,连技巧都不搞了,只是疯狂地宣泄着他的性欲。

    “呼……”在袁应蔷的连声尖叫中,张一彬终于将肉棒插到最深处,身体肌肉一放松,整个人都压到袁应蔷身上,畅快地射着精。

    “每次到最后,都快把蔷姐搞死了……”袁应蔷一边“抱怨”着,一边却紧紧搂着他的脖子。舒畅过了的肉棒渐渐萎缩,溜出她的身体,张一彬才仿佛稍为回过气,支撑起身体,脸对脸地说:“每次操蔷姐,都这么痛快!”

    “你操别人就不痛快吗?”袁应蔷掐着他的手臂一扭,酸酸地说,“老实说,以前祸害过多少小姑娘了?”

    “也没几个,都是在美国的事了……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跟她们再见……”张一彬悠悠地说,“那时候大家都不怎么懂事,哪能跟蔷姐比?真想一直就这么抱着蔷姐……”继续甜言蜜语胡说八道起来,袁应蔷明白他是在故意哄她开心,却就是听得笑逐颜开,刚刚还一副要给操虚脱的样子,笑过之后很快就精神了,不等张一彬要求,主动趴到他的胯下,含舔起那根刚刚将她搞得欲生欲死的宝贝来。

    “味道好吃吗?”张一彬故意说。

    “呸!”袁应蔷瞪他一眼,朝床下吐一下唾沫,啐道,“你这丑东西,臭死了……”

    “也有你的东西吧,哈哈!”张一彬饶有兴致地看着袁应蔷含羞的神情,被她柔嫩的舌头刮过,痒痒的好不舒服。

    袁应蔷突然两指捏着他的家伙摇起来,骂道:“这坏东西,刚才还那么得意,现在怎么蔫了?”伸出两指在龟头上一弹,张一彬立即大呼小叫起来:“都给你榨干了,你怎么还忍心折腾它呢?”坐起身来,一手夹住袁应蔷上身,一手捏住它一只乳头,报复性地也甩了起来。

    于是这对刚刚温存过后的男女,在格格乱笑中,在床上搂着滚来滚去相互呵着痒。最终,以袁应蔷紧紧抱住张一彬的身体求饶结束。“闹够了,好好睡一觉,晚上蔷姐做好吃的给你吃!”袁应蔷捏着张一彬的嘴唇说。

    “没够啊……谁说我闹够了?”张一彬笑道,“不过,先休息一下也不错。”

    抱着袁应蔷,双手在她赤裸的后背和屁股上乱摸。

    “还来?你行不行啊,不怕给我吸光阳气呀?”袁应蔷格格笑道,“再来的话我真受不了你了,太累了……”

    “所以说休息一会嘛……”张一彬笑道。《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今天才搞过两炮,如果有需要的话他现在就可以重新振作,但太过拼命伤身的道理他是懂的。

    只不过,今天他还没有真正尽兴,已经憋了好几天的精力,还没发泄完呢!

    当下搂着袁应蔷,仔细地抚摸着她身体的每一寸部位,这个女人虽然三十多岁了,但皮肤保养得真是不错,光滑细腻,白皙紧凑,弹力韧劲都很好,估计到四十岁时还不太会松驰。袁应蔷看来也是真累了,含羞笑着任他摆布,全身上下给他研究了个透,连阴毛都给他一根一根提着数数,羞得她捂住脸使劲地拍他的手。

    “羞死了……都给你玩成这样了,还老是想着法子折腾我……”袁应蔷咬着下唇又这样说。给他又是一阵乱摸,还在滴出他精液的下体又开始有点痒。

    “谁叫蔷姐这么美,我当然要占有你的全部呀……”张一彬扯着她的身子,“来,让我玩玩蔷姐美丽的奶子……哟,又圆又翘,滑嫩滑嫩的……”故意大声说着,坐起来将袁应蔷背向自己抱在怀里,双手伸到她的胸前,握住她一对圆鼓鼓的乳房。

    “几乎天天给你摸,还没摸够啊……”袁应蔷甜蜜地呻吟着,伸手到他胯下,握着他又开始有点充血的肉棒轻撸。张一彬揉搓她乳房的力度适中,又稍稍硬起来的乳头贴着他的掌心,随着他手掌揉动刮蹭着,又是舒服又是痒。

    “蔷姐以后别穿太低胸的衣服喔,给别的臭男人看光了这么美的奶子,我很吃亏的……”张一彬双掌轻托着双乳,让两团乳肉随着自己手掌的晃动弹跳起来,“多好的弹性,就象十十来岁的小妹妹一样……”

    “你别羞我了……”袁应蔷呻吟道,“我又不是你老婆,你吃什么亏呀……”

    “难道你不是我的女人吗?”张一彬捻起她两只硬梆梆的乳头提起来轻甩,说道,“说,是不是我的女人?”

    “轻点……疼呢……”袁应蔷拍着他的手,呻吟说,“我……我是你的女人,行了吧?”

    张一彬将下巴搁到她的肩膀上,轻吻着她的耳垂,继续提着她的奶头摇着,在她耳旁说道:“等我发达了,换了一张大大的办公桌,你来做我的秘书,每天就躲在我的办公桌下面给我啜鸡巴,好不好?”

    “你怎么头脑里尽是这种坏主意?”袁应蔷轻喘着气,她掌心的肉棒在办公桌下的遐想中完全勃起,知道这小子一想到那种场面已经兴奋了。可是……自己会干那种事吗?太丢人了吧?

    “我们先来试一试……”张一彬越想越兴奋,抱着袁应蔷挪到床边,自己双腿着地坐在床沿,叫袁应蔷就跪在地上,将头埋到自己胯下舔肉棒。

    “蔷姐……眼睛抬上来,一边含着一边看着我……好美……”张一彬看着赤身裸体跪在自己脚下含着自己的肉棒的袁应蔷,伸手轻抚她的头发。他一直就有个“宏图大志”,将来发达之后要养几个漂亮的女秘书,除了随时供他淫乐,最得意的场景就是象这样让美女跪在自己的脚下,在工作时间也能为自己服务,征服感真是爆棚……“你就知道羞辱我……”袁应蔷嗔道,可还是乖乖地顺着他的意,一边将肉棒舔着啧啧响,一边抬着脸让他欣赏自己羞耻的模样。一开始脸还有点发热,但跟他对视了一会,仿佛也就习惯了。

    “好羞耻……可我为什么也有点兴奋?”袁应蔷仰视着张一彬居高临下的眼神,身体突然一热,心中砰砰直跳,“蔷儿啊蔷儿,你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搞服帖了,丢人啊丢人!”越想越是丢人,可身体却是懒洋洋的,明明是跪着服侍男人,却还感觉到莫名其妙的快感。暗暗一咬牙蹲起来,扯着已经完全翘起的肉棒往浴室走,说道:“这坏东西又想干坏事了,洗个澡让它清醒一下……”

    但袁应蔷想摆脱这种丢人的被征服感觉的努力还是彻底失败了。张一彬倒是乖乖被她牵着肉棒进入浴室,可第一个要求,就是要袁应蔷跪在他面前继续给他舔肉棒。他的理由很简单:“蔷姐含着鸡巴的样子,是全世界最美的,我永远也看不厌!”

    袁应蔷撒着娇骂他变态,扭捏几下,还是跪了下去,张一彬还体贴地将拖鞋垫在她的膝盖下面,让她跪得更舒服一点。花洒的水顺着张一彬的头顶流遍全身,袁应蔷为了不喝他的洗澡水,将身体跪着笔直之极,口腔斜着向下含住他的肉棒,这样脸都几乎贴到他的胯下,只能勉强扬起眼睛跟他对视,没法让他看到整张脸了。张一彬也不介意,手提着花洒,将水淋到她的头顶,水流不可避免地流到他的肉棒而进入她的嘴里,就欣赏她满脸水珠口交的样子,倒也别具情调。

    “顺便帮我摸摸后面嘛,也好洗干净……”张一彬要求多多,又拉着袁应蔷的手去摸自己的屁股沟。

    “洗干净又怎么样?我可不舔那臭地方!”袁应蔷敷衍地抹几下他的菊花口,吐出肉棒说。

    被发现了图谋的张一彬也不是很失望,笑道:“轻轻摸很舒服的嘛,你刚才不也感觉到了?”拉着袁应蔷站起来,抱住她的身子揉着她屁股,手指又不安分地伸向她的屁眼。

    “轻轻摸是不是很舒服?”张一彬并不急于求成,只是轻轻地搔弄着轻按着。

    袁应蔷这次倒没有挣扎,只是不安地扭着屁股,双乳紧贴着张一彬,跟他的胸膛互擦起来。

    于是,直到两个人擦干身体又回到床上,张一彬的手指一直不离袁应蔷的肛门。明知他意图的袁应蔷只是强调不可以插进去,反正确实也被摸得有点舒服,也就半推半就地一边继续舔着他的肉棒,一边翘着屁股任他玩着自己的阴唇和肛门。张一彬果然没“违逆”她的意志,手指只插阴户,没插她屁眼。《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所以,直到袁应蔷再次翘着屁股趴着,让张一彬从后面插入自己身体时,她还没认为张一彬真的会在今天再搞她的屁眼。

    “嗯……喔喔喔喔……蔷姐今天下面给你搞得有点疼了,轻一点哦……”当张一彬的插抽力度稍大时,袁应蔷记挂的是这样的事。反而一直被他摸了半天的肛门痒痒的相当舒服,已经有半个指节陷了进入,她倒没有警觉。

    张一彬肉棒缓缓地在袁应蔷肉洞里抽送着,这个今天已经给自己玩了好几个小时的美穴,仍然紧紧吸住肉棒搐动着,虽然随着肉棒带出的肉壁里明显充血严重,说不定真的给自己搞得有点肿,但肉洞里面的表现却是诚实无比,这个女人正亢奋着呢!

    沾满她爱液的手指继续挖着她的肛门,已经进入了一个指节,轻轻地转着,袁应蔷这才猛然发觉,惊叫一声,伸手到背后猛的抓住张一彬的手腕。

    “别紧张……屁眼这不是很舒服吗?”张一彬手指继续轻轻转着,紧张的菊花口箍得紧紧的,转动有些阻滞。

    “舒服个屁啊,不要……”袁应蔷啐道。

    “就是舒服个屁眼啊……”张一彬笑着,轻声道,“好蔷姐,我会很温柔的,就让我玩玩屁眼嘛……”勾入袁应蔷肛门中的手指保持暂时不动,肉棒却暗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抽回少许磨一磨,突然重重撞入,急促地抽插几下,顶住她的花心又磨一磨,又是一阵加速的冲击。早就春情泛滥的袁应蔷今天给他搞得已经腿酸手软,被使出暗劲展出功夫这么搞,顿时花枝乱摇,呀呀尖叫着连气都喘不太顺,抓着张一彬手腕的手松了开去。张一彬也不客气,手指转了转,又继续缓缓深入。

    “别……喔喔喔轻点……啊……屁眼好奇怪……”袁应蔷语无伦次地叫着床,肛门已经被张一彬偷偷侵入两个多指节,几乎整根手指都进入了,正剧烈地收缩着。对付这种早被开过肛,但又怕痛的女人,张一彬以前其实是有经验的。他继续挺着屁股,操纵着肉棒全方位地享用着袁应蔷阴道里的温柔,那里面的搐动骤然加剧,他知道她又要泄了。

    “喔喔喔喔……”袁应蔷发出类似于悲鸣的长啼声,屁股轻抖几下,张一彬的肉棒便觉被温暖的水流冲刷而过,暖暖的十分舒服。而与此同时,正在高潮中不能自已的袁应蔷,肛门中已经被两根手指一起悄悄插入到底了,些许的疼痛被狂潮般的快感一冲,很快无影无踪。而屁眼里的不适感觉,在此刻仿佛也成为性高潮的一部分,似乎就不难受了。

    “蔷姐,屁眼舒服吗?”张一彬的两根手指在袁应蔷的肛门中轻轻抽送着,俯下身在她的耳边问。

    “不……不舒服……”袁应蔷“倔强”地回答。但她自己也知道,涂满自己爱液的肛门里,其实已经做好了被插入的准备了。

    “好蔷姐,屁眼就让我再搞一次嘛……保证蔷姐舒服……”张一彬看出袁应蔷的态度已经不怎么坚决了,自己现在这么使劲地挖她屁眼,她都没有明显的闪躲或者拒绝的动作。当下手指抽出,双掌按着她的两边屁股分开,露出被搞得敞开的小肉孔。

    “不要……我怕……”袁应蔷终于将手往后推,做出拒绝被肛奸的动作。

    “屁眼放松,我来了……”张一彬完全无视她的“拒绝”,肉棒移到她的菊花口,运力顶进。

    “呜……轻轻轻……疼……”袁应蔷呼叫着,屁股下意识地往前收缩。但现在已由不得她了,张一彬按住她的屁股,下身暗暗用力前挺,肉棒前端探入已经被玩松的肛洞口,在袁应蔷一声轻泣中,龟头已经完全进入她的肛门。

    张一彬这次决定要“非常温柔”,第一步成功之后,并不急着深入,反而将手伸到她的胯下,挑逗着她的阴核,一边柔声说:“蔷姐不疼吧?放松喔,舒服吗?”

    袁应蔷“嘤嘤”轻泣着,疼倒不是很疼,但感觉确实不怎么舒服。这小子处心积虑,今天看来是非搞自己屁眼不可,既然觉得自己能适应,他又一直保证会“温柔”,也就随了他的意吧……呻吟道:“你……你轻点……要是搞疼我,以后再也别想!”

    “明白!”张一彬展颜一笑。袁应蔷这么说,不仅是同意现在让他玩屁眼,而且要是玩舒服了,以后还会同意。当下小心翼翼,完全不敢用蛮力,肉棒每进入多一分,都轻声细语询问袁应蔷的感受,直到肉棒插入一半,才轻轻地抽动起来。袁应蔷只是皱着眉轻泣,将脸半埋在枕头中,将高翘的屁股完全交给他肆意淫玩,偶尔张一彬用力稍大,她随即一声轻呼,屁股里的肉棒立刻乖乖地停住不动,半晌才又慢慢地抽动起来。

    “蔷姐的屁眼,夹得小兄弟好舒服喔……”张一彬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一上一下挑逗着袁应蔷的阴核和乳头,也是忙碌得要命。袁应蔷只是半眯着眼一直轻哼着没有理他,渐渐地,即使张一彬用力大了些,她也没有表示出任何抗议。

    张一彬终于再次体验到将肉棒完全插入袁应蔷屁眼里的感觉了,整根肉棒都被紧绷的肉壁包裹得严严实实,还紧紧一放一收地勒着,就算不动都非常舒服。

    上一次搞她的屁眼是自己太兴奋了,确实没怎么顾及到她的感受,这次怎么着也不能让她太难受了,要是搞得她舒服了以后还会一直有得玩……“动……动一动……”袁应蔷突然轻声说。那根粗大的家伙就这么停在自己肛门里,那感觉怎么都象是即将拉出的大便,可无论肠道怎么蠕动,那玩意儿就是不动,反而很不舒服。张一彬应声“好”,肉棒又缓缓抽插起来,刮动着自己肛壁上的肌肤,倒是有一些酸酸痒痒的感觉,虽然远不如插肉洞来得舒爽,但终归还是有一点快感的。

    “嗯……喔……彬……屁眼给你搞过了,呀……插前面好不好?”袁应蔷终于皱着眉,提出要求。虽然屁眼确实还是有一点难受,但更主要是前面更痒呀……“好蔷姐,你的屁眼夹得好舒服,就让我爽到底吧……”张一彬好不容易得到搞她屁眼的机会,正爽得起劲,哪舍得放弃?干脆翻着袁应蔷的身体,将她侧身卧着,自己一边操着她的屁眼,一边三只手指并拢,插入她的阴户。

    “呜……”袁应蔷阴户里一充实,又放声呻吟起来,“用力……”

    也不知道她是要前面用力还是后面用力,张一彬反正都用力了。看样子,袁应蔷就算屁眼被搞得不太舒服,但似乎只要给她性快感,她就适应了?还是说阴道里的快感能够牵扯和放大肛门里的快感?

    反正不管怎么样,让她再高潮就是了!张一彬的肉棒在袁应蔷肛门里缓缓抽送,注意力却更多集中在自己手上,袁应蔷肉洞里的敏感点在哪儿,他早就“探测”清楚。肉洞外的大拇指便按在她的阴核上借着力,三根手指在她的肉洞中转着插着,指头找准她敏感处有节律地挤压、刮擦,袁应蔷很快就尖叫连连,双手紧抓着床单颤抖,连屁眼里的肉棒渐渐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和深度,她也顾不得了。

    于是乎,在一阵急剧的喘息声过后,同样满头大汗的两个人,又是几乎同时达到了顶峰。

    张一彬肉棒从袁应蔷肛门里滑出,那个可爱的小洞被撑成一个圆孔,一时半刻还没合上,张一彬一挖,白色液浆缓缓流出。

    “还搞!”袁应蔷羞赧地拍着他的手。终于还是磨不过他,又让他得手了一次,只不过这一次,确实是“温柔”了很多,对肛交一直有颇强抗拒心理的袁应蔷,居然也感觉到些许快感。

    “舒服吗?”张一彬搂着袁应蔷躺下,对着她的脸笑着问。

    “你一定是我前世的小冤家!”袁应蔷将头埋到他的臂弯里,象个小女生般的依偎在他怀里,柔嫩的小手轻轻抚摸着他健硕的身躯。屁眼里还一收一缩的,感觉好生奇怪。

    良久,张一彬在袁应蔷额上又吻了一下,柔声道:“能得到蔷姐这样比天仙还美丽的女人,才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

    “就你嘴甜!”袁应蔷脸上笑开了花,轻捶着他的胸口道,“蔷姐都老了……”

    “哪有!蔷姐现在才是最美丽的时候!”张一彬仍是一副油腔滑调,忽道,“蔷姐以前一定是更加美得人神共愤。我倒是想知道,是哪个男人比我更有福气,能得到蔷姐的第一次……雯雯其实应该姓什么?”他算过袁应蔷和她女儿袁依雯的年龄,那小姑娘今年才十六岁,那么袁应蔷生她时才十九岁,肯定有过一段不伦的情史。张一彬打探了颇久,至今也得不到袁依雯生父的半点资料,不禁十分好奇。

    “不提那个了!”袁应蔷面色微变,本来还抚摸着他的小手停了下来,转过身过背对张一彬。

    “好啦好啦,不提就不提!不准生气喔……”张一彬摇着她的肩膀,见她仍是不理,嘻皮笑脸地又是一轮情话攻势,又伸手到她的胸前,挑逗着她的小乳头,直把袁应蔷痒得笑出声来,才算结束了这场短暂的“冷战”。

    张一彬猜想她多半不是那段情史太过不堪回首,很可能是年轻无知被人骗了贞操,是痛苦的回忆无疑。袁应蔷既然不愿提,他也就不问了,反正他想得到的,只是这个女人美艳的肉体。

    “你记住了,雯雯就姓袁!本来就姓袁!以后不准再问了喔!”袁应蔷正色道。

    “行行行!我不会再问的。对不起,不应该提到你的伤心往事。”张一彬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说。既然她坚决说女儿就姓她的姓,说明她跟雯雯的生父早就恩断义绝,一提就生气伤心,确实不可以再问了。

    袁应蔷幽幽地看着他,轻叹一口气,说道:“你一定觉得我以前是个很滥交的女人,是不是?”

    “没有的事!”张一彬斩钉截铁。

    “从雯雯出生到她这么大了,我一直都没找男人。”袁应蔷重新把脸贴到他的胸前,“为什么突然要把三楼租出去,我是真的觉得这里需要男人,十多年了整幢楼冷冷清清阴气太重……不仅仅是想要你这样的色狼,我是想让我们母女有点安全感,你懂吗?”

    张一彬事实上是不懂的,拍着她的粉肩说:“放心,有我在,你们很安全……”

    袁应蔷白了他一眼,说道:“不懂就别装懂!算了。你只要别把我当成一个淫荡的女人就行了,我是真的一直一个人带着女儿,没有乱找野男人。”

    “那么,你是一见到我就被我英俊潇洒的外表迷住了,春心荡漾就想勾引我,是不是?”张一彬逮到机会,又开始了油嘴滑舌。心道听她口气,自己应该也没被算做“野男人”,难道想跟自己长相厮守?

    “你真臭美!”袁应蔷又捶捶他胸口,啐道,“我打探过你的,确认你是真的名牌大学毕业,来这里找工作没地方住,是正经人家,才肯让你租的。不过……你是挺帅的,身体也很壮,我一个人这么久了,真的是很空虚,很想要人……”说到这儿,脸上一红。

    张一彬呵呵笑着,这相当于变相承认自己确实迷到她了,得意之极。自己不过一名刚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能迷倒一个比自己大十余岁的冷艳美熟妇,这段艳遇以后可有得吹了。

    “你会在这里住多久?你打算什么时候回美国?”袁应蔷既然都聊到这份上了,继续追问。年龄差使她清楚这段“奸情”不会有什么结果,他这么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自然不可能娶她这个带着拖油瓶的“中年妇女”。他比女儿才大那么六七岁,娶雯雯还差不多……什么跟什么啊,呸呸呸!

    “我也不知道,也许很快会走,也许再也不走啦!”张一彬也闪烁其词。他肚子里的可是个秘密,自然不可能跟这个并不知根究底的“情妇”乱说。

    张一彬的父母都是本地人,当年大学毕业后都在本地当律师,不久之后他父亲应邀在美国找到更好的工作,就带着他母亲到美国结婚生子,定居下来。后来,他母亲认为儿子身为华裔,应该接受更多的中文教育,所以当他到了学龄时,带着张一彬回国读小学,反正这儿还有她的父母帮忙照顾。不过张一彬的小学读得并不怎么开心,身为半个“洋鬼子”,即使他一直品学兼优与人为善,跟老师同学的关系貌似都很和谐,却总是被人莫名其妙地针对,中途还突然转过校。几年后的一个夏天,外公外婆突然带着他上了飞机,连行李都匆匆忙忙地没带多少,留下很多他喜欢的玩具和书本没能带走,所有的朋友同学都没打个招呼,到了美国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全都断了联系。而他的母亲不知道怎么回事,差不多一个月后才到美国跟他们会合,但不久之后父母又不知道为什么就离婚了,他跟着钱越赚越多的父亲生活,只是每个月有一天交由他母亲照顾,能见母亲一下。

    可是两年之后,母亲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不知道母亲去了哪里,问过很多人,在美国打听了很久,没人能给他答案。

    长大以后的张一彬,深信母亲的失踪,肯定跟他当年回国读小学的那段经历有关。那个时候,母亲整天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反正基本上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经常没回家睡觉。张一彬还发现过母亲好几次暗地里偷偷哭泣,形容越来越憔悴,显然担着很重的心事。而他突然回美国前,身为律师的母亲在本地接的最后一件案子,却最终成为一宗当年轰动全国的大案,这就成为张一彬探寻母亲下落的主要线索。他回到这座他读过小学的城市,最主要的目的,是探求母亲当年办案的隐情,寻找母亲失踪的根本原因。

    秉承家学的张一彬也是学的法律专业,他很快就凭自己学历和口才,在天海市法院直属的一个法律援助机构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而作为新人,他目前工作的主要内容正是他想要的:整理旧档案。即使法律援助机构的档案跟他母亲当年的案件没多大关联,但有了这个身份,自然会对他以后进一步刨根问底有所助益。

    在他的目的达到之前,张一彬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父母的家乡长住下来。

    但无论如何,即使他在西方长大,对这座城市也没有丝毫的陌生和抗拒感,他并不介意永远回到父母故乡定居,如果有必要的话。

    袁应蔷当然不成立他留下来的理由,大家心照不宣,他们的关系只不过是你情我愿的露水情缘关系。但张一彬自然不会这么说,他嘻笑着挑一下袁应蔷的下巴,说道:“我留不留下来,还不得看你这骚货服侍得好不好?”

    “去你的,你才是骚货!谁要服侍你了……”袁应蔷拍着他的手。

    “那么,房东太太,我三楼的那个房间实在太小了点,要不把隔断都打通了给我?反正另一半也租不出去……”张一彬故意说。

    “谁说租不出去的?我爱不爱租而已!”袁应蔷哼道。不过确实,自从来了张一彬,她确实也不太准备继续租了,现在能跟张一彬随时调情挺好,人多了反而不方便。她其实也不是真的差那点钱。

    “我本来想用三楼招个过门女婿的,现在便宜你了!”袁应蔷捏着张一彬的鼻子说,“还挑三捡四的!”

    “你还好意思说!”张一彬笑道,“女儿招女婿的地方,给你用来藏情郎了,要不要脸?要不要脸你说……”一边说着一边挠着袁应蔷的痒痒,袁应蔷格格笑着身体乱扭。

    “别闹了……喂……别闹……”袁应蔷叫道,“时间差不多啦,雯雯快放学了,穿衣服啦……”

    张一彬一看时钟,果然差不多了,只好停手穿衣服。袁应蔷整理完床铺,掩饰好刚刚激烈云雨留下的痕迹,洗洗手就去做饭了。意犹未尽的张一彬跟着她转来转去,时不时摸下屁股抓下奶,不停地骚扰她。袁应蔷满脸桃色,只是格格笑着闪躲。直到门声响了,张一彬才悻悻住手。

    “呀!彬哥哥在耶?今晚要在我家吃饭吗?”袁依雯一见张一彬,开心地娇声叫着。由于张一彬单身一人,所以有时候袁应蔷也会招呼他一起吃饭,跟袁依雯早就很熟了。

    “啊……喔,是的……”袁应蔷自己心猿意马,支吾答话。

    “雯雯不欢迎我吗?”张一彬故意说。他在撩袁应蔷的过程中,自然对这个千娇百媚的小美女,也是满口甜言蜜语,哄得小女孩开心之极。要不是目标定在美熟妇上,这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天真少女,应该早就骗上手了。

    “哪有!”袁依雯翘嘴道,“不过,你待会可要再跟我讲讲美国那边的故事喔!上次篮球比赛的事还没讲完呢,打赢那几个黑鬼没有?”

    “先卖关子喔……”张一彬在沙发坐下,“上次讲到哪了?”

    “那个黑鬼杰克暗使绊子,裁判却不管!”袁依雯抛下书包,坐在张一彬身边。淡淡幽香飘来,饶是张一彬刚刚在她的母亲身上给磨光了精力,此刻也不禁心中一荡,偷眼瞄一下她鼓鼓的胸前、裙子下面雪白的玉腿,身强力壮的他那根玩意儿,似乎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袁应蔷微微一笑,看着张一彬眉飞色舞地给女儿讲着故事,回头做她的饭去了。“雯雯跟他关系这么好,要是知道了我们偷情的事,不知道会怎么样……她会认这个便宜干爹吗?”胡思乱想,几乎让手烫到锅了。

    张一彬远远向她送去飞吻以作安慰。本来只是租个房子,却得到了如此美艳且热情的女房东作为常年炮友,他为自己“性福”的选择,感到由衷的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