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活着(女警丧尸文) > 章节目录 活着(沉沦篇)03
    2020年8月28日第三章·获救“啊!”

    条件反射般,就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原本就要亲在一起的两人,也仿佛触电一样,同时缩回了自己靠向对方的身子,转而一脸警惕的死死的盯向了电梯门门口那片空旷的走廊上面!

    他,他刚刚就要亲上来了呢!

    虽然依旧紧紧的握着手上那柄警用手斧,但第一次与异性经历这样亲密的接触,脸已经像熟透的苹果一样通红,心中又是甜蜜又是羞涩的朴信惠,现在一片混沌的大脑中,还是不断的闪回着刚刚男人那双马上就要吻到她的唇!

    “呃……信惠,我们先出去,找一间安全的屋子躲进去!”

    “啊?好,好的!”

    “然后,嗯,然后我可以再接着亲你吗?”

    “……嗯!”

    呀!他,他怎么可以这样直接问出来!

    虽然心里不住地嗔怪着身边这个大男孩言语间的裸露与直接,但红着脸根本不敢与男孩直视的朴信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男孩那炙热的目光下,会下意识慌乱的点了点头。《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啊!太好了!那我们快走!”

    “啊……嗯……好!”

    娇羞的垂着脑袋,任由面前的大男孩拽着胳膊,从电梯中离开,悄悄地进到公寓八层走廊里的朴信惠,自己都没有发现,在连着与面前这个带着阳光笑容,有些傻傻的大男孩经历过几次生死间,紧张的徘徊之后,以往她那颗坚硬果敢的内心,也慢慢的在不知不觉之中,软化了下来,开始下意识的依赖,下意识的眷恋起了面前这个总是在不经意间,温暖了她的大男孩。

    “哐哐哐”

    “哐哐哐”

    “哐哐哐”

    “可恶,这里每一家的门都锁的死死的!这样……”

    “俊宇!小心!”

    “吼!”

    或许是被两人拉动门锁时产生的声音所吸引,就在朴信惠又一次尝试着拉动另一间公寓门间隙,羞红着脸颊,悄悄望向一旁那个不知不觉中,已经将她整颗心给偷走的大男孩时,她才惊恐的发现,一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女性丧尸,正赤裸着满是尸斑的身子,从消防通道的拐角处,向着那边正专心致志拉着门锁的吴俊宇扑了过去!

    不!

    律动的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扼住!

    有心想要帮男人挡开那只飞扑而来的丧尸,可是两间公寓门之间那几米的距离,现在却犹如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深不见底的横在两人中间!

    “吼!”

    好在,听到朴信惠预警声音的男人,及时的转过身子,用学着丧尸电影里那样缠满胶带的小臂,一下子抵住了这具赤裸女尸的飞扑!

    “吼!吼!吼!”

    只是,女尸的吼声,就好像是吹响了一道响亮的集结号一般,还没来得及解决掉眼前这具女尸的两人,紧接着就发现,顺着消防通道的拐角处,歪歪斜斜的,竟然又冒出来好几具与这具女尸一样,满身尸斑,全身赤裸的中年女尸!

    “俊宇,小心!”

    尽管筋疲力尽的两人,面对的是数只野兽般择人而噬的危险丧尸,不过危急关头架住女尸的吴俊宇,总算也是为朴信惠争取到了一点宝贵的时间,让远在另一间公寓房门口的她,能够及时的支援过来!

    “砰!”

    “俊宇,你没事吧?”

    “啊?我……我没事!”

    一脚将男人身前死死架着的女尸踢倒在地,又紧接着反手飞掷一斧,利落的结果掉这具女尸性命后,甚至都还来不及从女尸的头顶,将那柄小巧的警用手斧取出,在不远处那几具飞扑而来,赤裸女丧尸的威胁下,朴信惠也只能先一把拉住旁边的男人,向着后面公寓走廊尽头,最后还没试过的那扇门,跑了过去!

    “哐哐哐!”

    “可恶!开门啊!”

    “吼!吼!吼!”

    “俊宇,想办法撞开吧!”

    是啊,除非丧尸爆发时,慌着向外逃命,不然那一间公寓的主人出门时,会不锁门哪?

    穷途末路,万般无奈之下,现在被不远处那几具越来越近的赤裸女尸,困在走廊尽头的她们,现在所能希望的,也只有这间公寓的铁门,不要太过结实了!

    “好!那我来撞!”

    “嗯!我来想办法挡住她们!”

    “哐!”

    眼看男人已经靠着那并不算健硕的身子,开始拼命的向着公寓的铁门撞去,为了给男人争取更多的时间,现在手上除了还剩下最后两发子弹,并且一旦使用,就势必会引来大片丧尸的警用手枪之外,再没有任何防身工具的朴信惠,也只能强撑着疲惫的身子,摆开了一个警队训练时,她不知道反复训练过多少次的防御架子!

    “吼!”

    “砰!”

    就在从消防通道处一路奔来的那几具赤裸女尸快要追到朴信惠身前的时候,原本如同雕塑般立在原地的朴信惠,终于动了!

    黑色长裤下,性感的大腿突然猛的抬至身前,就在膝盖快要与胸口处的浑圆碰到一起的时候,那只黑色运动鞋内,娟秀的小脚,已经带起一道黑色的残影,狠狠地踢在了面前领头那具赤裸女尸的脑袋上面!

    如教科书般标准的格斗腿法,碎颌弹踢!

    “吼!吼!”

    “砰!砰!”

    一击将领头那具赤裸女尸颌骨直接踢碎的朴信惠,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将自己踢在半空中的那只娟秀小脚,收回身前,随着不远处另外两具赤裸女尸的接踵而至,她也只能在空中被迫勉强回拢小腿,强行又连着使出两记高段勾踢,在赤裸女尸不甘的嘶吼中,成功将她们击退回去!

    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便极限的完成了这一连串高难度操作,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朴信惠,又哪里会想到,紧跟在这三具中年女丧尸后面的,还有一具体型娇小,看起来也就是高中女生模样的赤裸女丧尸!

    “啊!”

    “吼!”

    猝不及防之下,尽管朴信惠已经第一时间收回了自己踢在半空之中的娟秀小脚,可是脚上那只黑色的运动球鞋,还是被那具扑击而来的赤裸女丧尸,给一口咬了下去!

    “吼!”

    在眼前这潮水般汹涌而至的恐怖丧尸,源源不断的攻势下,根本找不到半点喘息空间的朴信惠,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将她那只丢了鞋子的娟秀小脚,踩回地面,不远处追赶而来的另一具中年女性丧尸,就已经再一次张开那张血肉模糊的腥盆大口,向着她纤细性感的身子,咬了过来!

    “砰!砰!”

    旧力已尽,新力未生!

    千钧一发之际,迫于无奈的朴信惠,最终也只能选择扣动扳机,在两声刺耳的枪声中,替她那早已经是强弩之末的身子,谋求来片刻可以用来喘息的空隙!

    “吼!吼!吼!”

    只是,虽然借着左轮手枪内最后的两颗子弹,成功的射杀了面前这两具赤裸的女性丧尸,但随着这两声刺耳的枪鸣,不止近处剩下的这几具赤裸女尸,甚至就连远处的阴影里,也仿佛受到了招呼一般,黑压压的涌出了无数各式各样的恐怖丧尸!

    最后还是要,要死在这里了吗?

    狭窄的公寓过道,再没有半点退路的公寓走廊,尽管早已经没了半点力气,现在好像灌了铅一般沉重,不住发着颤的纤细身子,尽管背后的男生,还在一下下徒劳的撞击着公寓的铁门,但出奇的,在这一刻,朴信惠的心,却反而有些平静了下来。《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至少,至少在最后,还有他陪着,自己,自己并不孤单!

    “吼!吼!吼!”

    然而就在朴信惠心中已经绝望的时候,让她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随着远处丧尸群那有如兽群过境般绵绵不绝的嘶吼声音,她面前还剩下的这几具浑身赤裸的女性丧尸,竟然齐刷刷的转过身子,像是看到了什么宝贝一般,竟然就这样舍弃掉了面前近在咫尺的两人,兴奋的向着后面大片的丧尸群,反冲了过去!

    它们,它们在干什么?!

    “吼!吼!吼!”

    这,这是?!

    很快,这几具浑身赤裸的女性丧尸,就以行动,解答了朴信惠心中的那个疑问!

    一把将丧尸群领头的那几具丧尸扑倒的她们,竟然,竟然宛如野兽一般,就这样迫不及待的扒掉身下丧尸身上的衣服,主动握着丧尸下身那根软绵绵的阳具,向着她们腿间塞了进去!

    “啊!”

    而直到看见这样荒诞的一幕,呆立在原地的朴信惠才惊恐的发现,面前被她击杀的那几具赤裸女尸,腿间那块早已经糜烂不堪的部分,竟然一个个都好像受过什么恐怖的刑罚一般,敞着那犹如拳头般大小的幽深黑洞!

    为,为什么会这样!

    难,难道说,自己被咬之后,也会,也会变成这样一副……一副不知羞耻的鬼样子?!

    不!

    “吼!吼!吼!”

    尽管有着那几具赤裸女尸的拖延,但丧尸群内的丧尸毕竟太多了,就在朴信惠被眼前一幕,惊惧到头皮发麻的同时,几只领头的丧尸,也已经成功的绕过了那几具倒在地上的赤裸女尸,向着朴信惠单薄的身子,扑了过来!

    “啊?!不!”

    与其说是恐惧,不如说是惧怕!

    在看到地上那一具具赤裸女尸野兽般荒诞的行径,以及它们下体的那副凄惨模样后,这一刻,她怕了!怕到全身止不住的颤抖!怕到整个人好像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呆呆的僵在了原地!

    曾经就是在丧尸群中,依旧可以冷静的应对,果敢利落的手刃掉一只只恐怖丧尸的她,现在在迎面扑来的这几只丧尸,低哑的嘶吼声中,却好像被摄去了心魄一般,如一个被吓傻的小女孩一样,傻傻的,没有任何防御的僵在了原地!

    “信惠,小心!”

    浑浑噩噩间,朴信惠又一次看到了那个在这几天不断的温暖着她的男生,奋不顾身的挡在了她的前面,替她挡住了那几具飞扑而来的恐怖丧尸!

    然后,他跟着自己,趁着远处尸群还没追上来的空档,一点点的退进了公寓里面!

    等等!

    既然,既然他……他在自己眼前的话!

    那么!那么现在在自己背后,拖着自己发软的身子,像公寓内退去的人,又是谁?

    那双从自己腋下穿过,按着自己胸前饱满的软肉,甚至还时不时的轻轻揉捏几下的大手,又是谁的?

    “啊!”

    更令她感到羞耻的,是在那双大手若有意若无意的轻轻揉捏下,自她被那双大手按着的敏感乳尖而起,她的身体里面,竟然莫名的涌现出一股她这二十多年人生中,从没体会过的酥麻与酸痒!

    让她红润的小嘴中,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她自己都不敢相信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犹如发情的小母猫一般,带着股甜腻媚劲的诱人呻吟!

    “你……你放手……我自己可以走!啊!”

    虽然那双大手离去时,突然向上的那一提,让她的乳尖处忍不住又泛起一阵触电般的酥麻,但从刚刚那阵浑浑噩噩之中反应过来的朴信惠,总归还是强撑着疲惫的身子,从那双按在她胸前的大手中,勉强挣脱了出来!

    握拳,转身,冷冽的目光,警惕的看向身后!

    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低矮的身材,油腻的面容,邋遢的胡茬,以及狭长双眼中,那两道让她浑身不自在的猥琐目光!

    没错,就好像她在警局时,那些因为猥亵女性被捕的犯人一样,猥琐的目光!

    “砰!”

    “信惠,你没事吧?”

    “啊!嗯……我……我没事!俊……俊宇,你先松开我!这里……这里还有人!”

    就好像被融化的冰层一样!

    随着纤细的腰肢,突然被心爱的男生从身后环住,在耳边那声吹着热气的担忧的话语中,前一秒还冷着一张俏脸,警惕的盯着公寓内那名中年男人的朴信惠,伴着美丽脸颊上那两团肉眼可见,悄然升起的红云,整个人也好像被抽去了全部力气一般,软软的靠在了男生那并不是宽厚的怀抱里面!

    他,他怎么能这样!还有人在看啊!

    不过,这种感觉,好温暖!

    …………劫后余生,喜极而泣!

    只是,正沉浸在爱人温暖的怀抱之中,汲取着这些日子少有的那股安全感觉的朴信惠,此刻又哪里会发现,面前中年男人那被她定义为猥琐的目光,在贪婪的扫视过一圈她性感的身子后,已经带着无尽的饥渴,死死的盯在了她那只没了鞋子守护,只剩下一层薄薄的黑色丝袜包裹,却依旧泛着耀眼白皙的秀丽小脚上面!

    “她的鞋子呢?不行!我要检查这个女人的脚是不是被咬了!不然你们不能进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