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晚上的秘密 > 章节目录 晚上的秘密(7)
    晚上的秘密(7)意想不到的痛苦惩罚2020年8月28日作者:39792OK字数:11399不知道为什么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去的特别快,就像周末一样。《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一转眼到了放暑假的时候。

    这期间也是每隔四五天和妈妈肏一次屄,有时候是一星期,美其名曰为了我身体着想,不过为什么我感觉到了一种钓鱼的味道,更多的时间是看着爸爸像个黑猴一样,在白嫩丰满的妈妈身上上蹿下跳。

    我偷偷观察过,一星期的情况爸爸也不碰妈妈,厕所有带血的卫生纸,我以前也见过,也隐隐约约感觉是妈妈的,原来妈妈下面会定期流血啊,但是我又没敢问,毕竟这是鲜血不是别的什么。

    学习成绩也稳步开始提高,小学嘛不用怎么努力,只要课堂上好好听讲成绩都不会太差的。

    爷爷也终于同意搬上来了,当然了不是妈妈用光着屁股的肥屄勾引上来的。

    而是因为前些天的连续大雨,老家的土坯房上的瓦片塌了一小片地方,支撑的椽子也断了两根,爷爷也是实在没拒绝的借口了,只能答应搬上来。

    爸妈把杂物间收拾了出来给爷爷住。

    杂物间的杂物并不是太多,被收拾到一个角落,并被塑料布盖着,占的地方还不到半间房,用我家的客厅打比方,那么这个杂物堆就占一个沙发那么大地方,最里边有一张床,还有些从老家带来乱七八糟的,爷爷舍不得丢的东西,空间上看还是很宽敞的,毕竟同样的大小地方的卧室可是有住的三个人。

    好不容易解放了可要好好玩玩,妈妈对我没什么要求,只要每天完成一定量的暑假作业就没问题,所以上午写暑假作业……,好吧我承认主要是上午不想起床太早,中午吃完饭叫上小钟和对门的粉丝。

    小钟是赵婶的儿子叫李钟,性格比较老实木讷,但是学习成绩还不错很听我的话,我吩咐他一般不出格普通的事还好,一旦是翻个墙啊上个树捅个马蜂窝之类的他就不敢了,然后就需要我拉着他走,他又不会拒绝,并不是害怕我,而是好像本身不懂得拒绝别人挺有意思的。

    而粉丝是我们对门槐叔的儿子,本名叫李光祖,因为小时候一脸的大鼻涕,所以有了粉丝这个外号,他的性格也是比较皮的,但因为我是老师的儿子,所以也整天个跟在我屁股后边,他的学习成绩就不怎么样了还不如我,不如以前的我,因为前段时间生病和肏妈妈还有学习的事情我不怎么出门,等放假了才叫上他们一起出去玩。

    对了全村几乎都姓李,只有我们一家姓杨挺奇特的。

    水库旁边的岭上,有很多野生的杏树和柿子树,还有大量的酸枣树,不过现在这时节,杏子早就落了,或者说还没熟就被小孩子摘了很多,倒是柿子结的不少,我们打算去摘点回来吃。

    山上到处是野草和小灌木,偶尔有几块开垦出来的荒地,野生的柿子树主要在山顶处,因为太靠近山脚的被砍柴火的人给砍走了,山腰的也是,只有山顶的路不方便,再加上煤矿的原因,才保留下来一片柿子树。

    柿子现在其实还没熟是青柿子很涩,只能回家做成懒柿子,就是用温水泡一段时间脱涩,再说了真要等到柿子熟了,那早就被别人摘完了,那里还能轮得到我们啊。

    通常情况下的分工是我上树的高处摇晃树枝,或者木棍打,粉丝在树的中间配合我递木棍什么的,偶尔也摘几个位置比较低的柿子。

    而小钟因为不敢上树,就拿个袋子在树下面捡。

    摘了一会儿:“小钟啊,天天美女同桌是什么感觉啊”,粉丝随口聊天问了一句。

    小钟脸色通红的说:“啊?什么什么感觉啊,就是……她……她人挺好的”

    他们谈论的时候我们班的一个漂亮女孩性格比较文静叫李雅,我们班的位置原则按王老师的话说就是:为了防止你们上课交头接耳,所以一男一女一张课桌。

    王老师是我们班主任,是公立的正式教师,但是为什么这么分呢,不怕孩子早恋吗。

    原因也其实简单,虽然平时满嘴的肏你妈的骂,但是在班里哪个男孩和女孩一旦走的太近,就会有一堆人起哄,故意说一些话臊那两个人,臊的那两个人害羞的不敢见人,甚至弄哭人家女孩,所以不用担心什么早恋,虽然已经到了对女孩感兴趣的年龄,但是不能表现出来。

    为了避免太调皮的男同学欺负李雅,所以老师安排了乖孩子小钟和她同桌。

    看样子粉丝应该是对李雅有好感,有点羡慕小钟嫉妒,可能以前我也会出现粉丝这种心思,但是现在小丫头片子哪有妈妈漂亮,想着脑子里又出现了妈妈赤裸丰满的玉体。

    听到小钟的回答,粉丝一个青柿子扔到了小钟头上:“真他妈装~,想跟漂亮女孩同桌还不敢承认,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哈哈哈……”

    小钟哎呦——一声,抬头看了看粉丝小声回应道:“我没有……”

    我随手就把手里的两个青柿子扔粉丝头上:“你干嘛呢,欺负人很爽是吧?

    嗯?,小钟是我们自己兄弟,长能耐了是吧,要不咱俩下去练练”

    粉丝讪笑道:“小阳,我和小钟闹着玩的,开玩笑的,是吧小钟”,说完看着小钟,我看不到粉丝的脸,但估计是瞪着小钟。

    我瞪了粉丝一眼:“你以后少跟他闹着玩儿”

    粉丝嘿嘿傻笑着没说话。

    粉丝其实人还行,就是有时候老想欺负小钟,无意间看到粉丝头上的有点柿子的汁水,我好像意识到他在模仿我,而小钟就是他的练手对象。

    当我们三人面对其他同学,粉丝是个很好的狗腿子,但是一旦就剩下我们三人,他就会不自觉地欺负小钟,有点看不惯小钟的懦弱,他自己都感觉不到,但是本身又是当小钟是朋友的,保护他不受欺负,有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同学暗地里不服气的管我和粉丝叫鬼子和汉奸,还挺形象的,小钟就是他们眼里被胁迫的老百姓,其实我们三人的关系真的不错。

    至于我可能小时候带着我在学校,很多人认识我,知道我是柳老师的儿子没人敢欺负,身边总是围着人,慢慢的有点孩子头的感觉,跟别人冲突打架也不怕,但毕竟很多都是看妈妈面子的奉承,小钟和粉丝就是真正和我关系好的。

    三个人配合不一会儿就摘了不少,由他俩背着下山,老大动手多没面子啊,打算到山脚下三人平分的,按说我出力最大,但是粉丝看我没意见所以也没意见,只是小钟有点不好意思,快走到山脚的时候,发现靠近水库的那一面坡地,有一片桃林,看情况桃子应该能吃了。

    要不——去摘几个来吃,粉丝肯定是同意的他听我的,但是小钟支支吾吾。

    小钟有点紧张:“我们这是去偷桃儿……,我妈说……”

    我了解小钟的性格,他不想去或者不敢去,但他不懂的拒绝,所以我拉着他跟我们走,他只能跟着了。《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柿子就事找个地方先藏好了,万一被人发现可以空手跑,走到桃林边才发现桃子还不是太熟,但有些已经有点发白能吃了,就随手一人摘了几个。

    往桃林深处看了看好像还没人看着桃林,也没有狗叫声,看来是桃子没彻底熟,种桃子的以为没人会来偷。

    紧接着我在一个桃树上发现了一个马蜂窝,大概一个成人拳头那么大,这可把我们乐坏了,捅马蜂窝可是农村孩子的传统娱乐节目。

    我的想法很简单,找根长棍站在草深的地方一捅,然后蹲下不要乱动这种小马蜂窝一般是没事的,他们俩在我身边,我拿起棍子让棍头慢慢靠近马蜂窝,结果刚捅上马蜂窝,还没来得及蹲下,就听到一声呵斥。

    “你们几个小家伙干什么呢”,一个老大爷竖着眉毛看着我们。

    如果是一般情况,但现在有马蜂缠着顾不上跑,所以几个人被抓个正着。

    其实如果一开始见到人,哪怕不认识老大爷,报上家长名字,一个村的弄几个桃子是没问题的,悲催的是来的时候没看到人,想顺手摘几个就走,没想到被逮个现行这性质就不一样了,再说了报家长名字要桃子我也没那么厚的脸皮。

    然后就问我们是哪个村的,结果发现和自己是一个村,就表示亲自送我们回家见我们家大人,我是宁愿大爷打我一顿啊,不过没办法,不说住哪里不让走。

    没办法只能说了,要不然今天是真有可能回忆不去的,虽然不可能真把我们怎么样,但是饿上一夜吃点苦头是肯定的。

    别跟我扯说什么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之类的,在这里没用。

    大人们之间确实是认识的,只是不认识我们几个小孩而已,送粉丝和小钟回家的时候,刚好爷爷在我家门口,抽着烟袋锅,看到对着老大爷满脸歉意的粉丝和小钟家人把他俩拉回去了,爷爷满脸的疑惑,哎~祝他们平安吧。

    爷爷:“老梁怎么回事啊,你怎么和这这臭小子在一块儿啊,兔崽子是不是干什么坏事了啊”

    老大爷看看我家,又看看我爷爷看看我道:“老石这是你孙子啊,自从你儿子搬上来我就没见过,一转眼孙子都这么大了啊”

    爷爷:“小孩子嘛长得快,狗蛋回去给梁爷爷搬个凳子”

    “哎~”我赶紧答应一声跑回家。

    客厅有电视的声音,应该是爸爸回来了在看电视。

    妈妈坐在厨房门口摘菜洗菜,以前妈妈都是弯着腰的,因为妈妈觉得就那么一小会儿,坐下站起的反而麻烦。

    自从经过那次爷爷事件,特别是爷爷还搬上来跟我们一起住了,妈妈就尽量坐着不弯腰撅屁股,看到我风风火火的问道:“你跑那么快干嘛小心摔到,就不能好好走路吗”

    我:“是爷爷来了个朋友,让我给搬个凳子”

    妈妈:“你爷爷的朋友?怎么到家门口了也不进来坐坐啊”

    然后疑狐的看着我:“你不会闯什么祸了吧,这么着急忙慌的……,算了你去吧”

    我吓的一头冷汗啊。

    刚到门口就听爷爷冲我说道:“你小子去你梁爷爷桃园偷桃子了?长本事了,过来跟你梁爷爷道歉”

    我低着头走向门口:“我……对不起,梁爷爷我错了”

    梁爷爷笑道:“没事儿没事儿,早知道你是老石的孙子,我给你挑几个熟桃子,你们仨摘得还没熟呢,小心吃了闹肚子”

    爷爷:“要不今晚留下来吃饭吧,再说我儿子搬上来的新家,你这算第一次来”

    梁爷爷:“也是啊。行那我就留下来……”

    爷爷和梁爷爷还在互相聊着,我却没心思听了,因为梁爷爷要留下吃饭,我要完了啊。

    本来我还想着,等爷爷和梁爷爷聊完天,梁爷爷最好直接就走了,毕竟爷爷也是我的家长啊,然后我再求求爷爷别告诉爸妈,是很有可能混过去的,可现在梁爷爷却要留下吃饭……。

    幸运的是吃饭的时候,爸妈爷爷和梁爷爷一直在聊以前在老家时候的事,我的事一直没提,或者说也提了我,如果说我妈怀孕时期算上我的话,我爸妈刚搬上来没几个月妈妈就怀孕了,一转眼我都这么大了,感慨时间过得快之类的。

    梁爷爷:“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以后狗蛋想吃桃子了就直接找我”

    爷爷:“那行以后常来玩啊”,爷爷挽留的客套话都没说,看来真的很熟很了解梁爷爷。

    不过我却被梁爷爷最后说的的桃子吓了一跳,我偷看了一下妈妈的脸色还是微笑着没问题,也有可能是梁爷爷还在的缘故,妈妈不好变脸。

    果然把梁爷爷送出家门口后,回客厅的路上,妈妈立刻变得面无表情,我知道暴风雨要来了。

    到了客厅以后爸妈爷爷坐到沙发上,妈妈盯着我看,我刚要坐下。

    妈妈:“你先站那儿,听说你今天偷桃子去了,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妈妈怎么知道的?从梁爷爷进来到走都没和妈妈说什么啊,爷爷也是啊。

    其实妈妈早就知道了,当爷爷得知我去偷桃子,怒气冲冲问那一句:你小子去你梁爷爷桃园偷桃子了?长本事了,跟你梁爷爷道歉。

    这句因为愤怒声音是很大的,我妈又不是聋子,再加上梁爷爷走之前那句话,不难猜出怎么回事儿。

    我:“我今天跟小钟、粉丝一起去水库岭上玩,下山的时候看到桃林……,就顺手摘了几个……”

    妈妈揶揄道:“你那叫顺手摘啊,你那叫偷,顺手偷了几个,我以为你会慢慢学好,上树、翻墙、去水库洗澡、跟别人打架、偷东西,嗯不去水库不翻墙了也不怎么打架了,我觉得你应该继续翻墙,上树、翻墙加偷东西以后准是个神偷啊”

    然后把沙发旁边的笤帚拿起来要打我,爸爸面无表情像看戏一样没拦着,爷爷想拦着但手没有碰妈妈,只是张嘴劝道:“小孩子调皮他已经知道错了,娟儿你……”

    因为是面对我,动作剧烈所以胸前的巨乳急速抖动,我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叹了口气,又把笤帚放下了,难道是爷爷劝说有效果,不太可能啊以前妈妈会直接招呼过来,谁劝都没用的。《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妈妈:“狗蛋啊,你也不小了,妈妈也不想老打你,但你能不能让妈妈省点心啊,你想吃水果我和你爸不给你买吗?馋到让你去偷啊,我和你爸对你的病情付出了多少,你又不是不知道”

    爷爷以为妈妈还是在强调,养育一个儿子多不容易的慈母。

    而我和爸爸却知道妈妈是什么意思,我违反协议了,违反了那个以肏妈妈的肥屄换取好儿子的协议,那妈妈会怎么惩罚我?

    不让我肏屄?那我可以看爸妈春宫戏啊,退回到看戏时代,不让看戏?晚上的肥屄状态下几乎拒绝不了我,除非爸妈不再肏屄了,这不更不可能,还有就是妈妈变回白天状态可以拒绝,甚至暴打我一顿,但那是爸妈就要直面儿子和妈妈肏屄,乱伦了一个月的丑事,默认的潜规则宣告崩溃。

    想了一遍后发现妈妈对我已经失去了威慑作用,也明白了笤帚疙瘩为什么没打下去。

    我当时看了一会儿妈妈抖动的大奶子,妈妈又不瞎那么近肯定也看到了,如果现在打了我,晚上卧室可能就会出现一幕,丰满白嫩的撅着屁股妈妈趴在床上,儿子手里拿着笤帚疙瘩轻轻抽打着妈妈的大屁股,所以暴力对我的威胁大大下降,甚至变得没有,所以妈妈放下了笤帚没打我并不是手软,而是没效果了没必要了。

    而爸爸和妈妈是一体的,再说了爸爸就从来没打过我,除了起些日子床上那几下,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如果白天我挨打,晚上就可以“打”妈妈报复回来,晚上的规矩又不能打破是个死局啊。

    突然我发现自己已经快无法无天了,爸妈已经快管不了我了,可能是经常和爸妈一起肏屄心态出现了问题,虽然我不会白天对妈妈怎么样,但白天的妈妈确实是威严下降严重,人是需要适度的约束的。

    能不能改先不说赶紧承认错误表个态:“我今天……,不应该偷桃子,不仅自己丢人,还给爸妈爷爷丢脸了,我以后绝不干这种事了,爸、妈、爷爷你们看我表现,我要是再犯我就……搬到隔壁和爷爷一起住”

    爸妈的脸色很无奈但还是缓和了下来,爷爷看到爸妈脸色缓和,想调节一下气氛道:“兔崽子什么叫再犯错就和爷爷住在一起啊,你就那么不想和爷爷在一块啊”

    我尴尬的说:“我不是在这屋住惯了吗,所以……”

    爷爷笑道:“爷爷没怪你,既然承认错误了,没事了就去睡吧,我回屋了啊”,爷爷的理解是我长时间跟父母一个屋,突然分开会很不适应,所以算是一种惩罚。

    而爸妈明白是什么意思,睡到爷爷房间,就算我半夜想跑过来,也会有惊动爷爷的风险,算是一种很重的惩罚了。

    爷爷:“那我就回屋了啊,你们也早点睡”,说完就离开客厅了。

    爷爷走后气氛有点安静,我不知道该干嘛,还是去睡觉吧,转身进了卧室躺在了我那吱吱呀呀的小床。

    爸妈在客厅聊了一会儿,因为电视声音的影响,说话声音不大我没听清,但是语气很温柔,估计是说关于我的事情,恨铁不成钢之类的话。

    过了一会电视关掉,爸妈也来到了卧室,好像在床头桌子的抽屉找什么东西,因为爷爷搬上来的原因,卧室和客厅的隔帘一直是遮住不拉开的,不像以前拉开一半,爸妈的大床朝客厅那一边的床幔也是一直放下来的,双重保险防止出现尴尬情况。

    找什么东西呢?不会又要找药要打我吧?暴力还有效果?

    虽然床幔会挡住客厅方向,大床在最里边,我的小床贴着隔帘的柜子,算是斜着的客厅方向。

    所以能看到一部分床上的情况,床头灯是打开的,爸爸妈妈脱得赤裸裸的,不知道在忙活什么,难道说他们俩肏屄让我干看着不能碰,算是对我的惩罚。

    心里一想有些可笑,这算什么惩罚啊,爱怎么着怎么着吧,今晚我也不去围观当观众了省的光看不能吃睡觉。

    迷迷糊糊之间好像听到了什么,仔细一听是妈妈的呻吟声,应该是爸妈在肏屄,但是却没什么激烈的声音,又是轻柔的模式啊?

    很快意识到有点不对,这声音我没听过,以前妈妈的叫床呻吟,是妈妈自己动情的一种叫喊和释放,而现在的声音有点假,像是在故意学的很有诱惑力的呻吟。

    我听的心里痒痒的就下床走过去看看。

    我走到大床的床尾,只见爸爸脱光了躺在床上没动,妈妈趴在爸爸两腿之间头部一上一下的,应该是在舔爸爸的鸡巴,雪白丰润的大屁股不停的扭,鲜红的大肥屄湿淋淋的,像一朵火红的鲜花。

    圆润的玉乳随着妈妈的动作前后摇摆,鲜红勃起的奶头也调皮的摇晃着,雪白光滑的后背有层香汗,在光线的照射下显得跟家淫靡,而且妈妈上半身不同的起伏舔的很卖力,各种嗲嗲的呻吟。

    好像感觉到了我在妈妈身后。

    妈妈对爸爸用那种嗲嗲的小女孩声音说道:“爸爸~,小嫩逼的骚屄痒死了你快草人家吗~”

    爸爸看了我一眼笑着:“娟娟啊我们是父女,不能这样,你还是快睡觉去吧”

    原来爸爸和妈妈在玩角色扮演啊,现在是父女,夫妻俩还真能玩。

    妈妈:“娟娟就要爸爸的大鸡巴嘛~,娟娟想让爸爸的大鸡巴肏娟娟的屄”

    说着也不舔了,而是用自己的大奶子,在爸爸的鸡巴上蹭来蹭去,脸色微红像是一个和爸爸撒娇的女儿,滑稽的是丰满的妈妈身材是比躺在床上的黑猴爸爸更高大的。

    爸爸则满脸心疼之色:“你这脏话谁教你的啊,再说了你那粉嫩的小嫩屄还太小,虽然发育的鼓鼓的,但连屄毛都没长,爸爸的大鸡巴操坏了怎么办啊”

    什么鬼东西啊?妈妈没长屄毛?我往妈妈的肥屄上看了一眼,妈妈肥屄上的屄毛挺旺盛的啊,还有粉嫩的小嫩逼什么鬼啊,妈妈的肥屄是深红色的,只有在动情的时候肥屄阴唇张开,里边的嫩肉才是粉红色,毕竟结婚多年三十多了,还粉红不现实,最后还说小嫩逼太小怕被爸爸大鸡巴肏坏,我整天肥屄、肥屄称呼妈妈的骚屄哪里小了啊?

    妈妈:“哼~反正我以后要嫁人,小嫩屄也会被别的大鸡巴肏,还不如给大鸡巴爸爸先用了”

    妈妈没嫁人……,我想我大概明白了,不仅仅是简单地角色扮演,还他妈的有预设场景的,我感觉我太年轻了,爸妈也太会玩了吧。

    那现在的场景就是,妈妈还是一个嫩屄还没长毛的小女孩,那躺在床上的爸爸自然就是外公了。

    我见过一张妈妈小时候的照片,不知道是多大的时候照的黑白照,照片里外公一身中山装,一只手搭着妈妈肩膀微笑的看着镜头,妈妈则是一件白色秋衣,和一件红色格子衫,妈妈当时应该十五六岁左右,可以看出当时胸部的规模就不小了。

    爸爸叹气:“可你以后总要结婚生孩子的,你现在和爸爸……肏屄了以后你怎么办啊”

    妈妈突然像是生气了,可爱的撅着小嘴:“以后不生孩子,省的小孩子闹腾气人哼~”

    爸爸慢慢坐起来,黑黑的爪子轻柔着妈妈的肥屄:“什么不生孩子,你说什么傻话呢,不生孩子你长个小嫩屄干嘛啊,光想着挨大鸡巴肏啊,娟娟乖听话啊,你不能跟爸爸肏屄”

    突然我有个想法,这剧本没我啊,我还没出生,我突然加入会怎么样。

    因为肥屄爸爸在玩,所以我就想掐一下妈妈的奶子头,结果还没碰到,爸爸也没说话,随便抬起一只手像是在赶蚊子、苍蝇把我的手挡了下来,看来我是不存在的,不让加入只能看戏了,不知道是不是惩罚,不过看戏也挺不错的嘿嘿。

    妈妈娇嗔道:“爸爸就跟我肏一次嘛~,我不是已经舔过你的大鸡巴了吗?

    也没什么啊”

    爸爸则有些无奈:“你见过哪个女儿,在爸爸睡觉的时候偷偷舔自己爸爸的鸡巴的,你赶紧去睡吧,别胡闹了”

    这个应该说的是,刚开始爸爸躺着没动,妈妈卖力的舔鸡巴的事情,看来开场没一会儿啊。

    妈妈:“不嘛不嘛~,爸爸不肏我的嫩屄,我就去外面随便找个人让他肏我的嫩屄哼~,看爸爸舍得不舍得”

    妈妈一说这个那我可就不困了,妈妈说出去随便找个人肏屄,但现场群众演员就我一个啊,一个娇嗔可爱叛逆的妈妈,这要是肏起来……。

    所以我盼着爸爸拒绝妈妈,心里默念拒绝她、拒绝她……。

    爸爸有些生气:“你说什么呢,怎么能这么作践自己啊,一个来说爸爸是不能肏女儿的,第二个还是那句话你的小嫩屄太小,爸爸怕肏坏了”

    妈妈把脸扭到一边:“反正我需要一个鸡巴,爸爸的大鸡巴不来就用别人的”

    对用你儿子我的,用我的鸡巴。

    爸爸无可奈何的说:“哎——,真拿你没办法,行我答应你了”

    然后妈妈就兴奋地站起来,甚至还像小孩一样在床上跳了两下,也不怕把床震塌了,随后就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双腿分开,一脸的憧憬兴奋看着爸爸。

    然后爸爸跪在妈妈双腿之间,扶着鸡巴准备往肥屄上蹭。

    结果妈妈调皮的来了一句:“小柳子不用向本宫下跪,平身吧嘻~嘻~”

    爸爸则是瞪了妈妈一眼,另一只手在妈妈屁股上拧了一下:“死丫头,太监可肏不了你的小嫩屄”

    妈妈则是啊——的叫了一声,然后抬头看着爸爸的黑鸡巴在自己的肥屄上上下摩擦。

    因为妈妈的肥屄早就很多水了,所以爸爸鸡巴在阴唇阴蒂上摩擦很舒服。

    妈妈闭着眼一脸享受的模样:“这就是肏屄啊,好兴奋好舒服啊”

    爸爸也不捏妈妈奶子,不摸妈妈的肥屁股,也没吃奶头,甚至可以说除了鸡巴,身体都尽量不和妈妈接触,就只是鸡巴蹭前后摩擦着肥屄的阴唇阴蒂。

    妈妈也慢慢开始出现,往日那些熟悉的呻吟声,证明开始动情了,眼神迷离面色酡红,小嘴半张喘着粗气甚至有一丝口水流了出来。

    看着情况应该上马了啊,怎么还在肥屄门口晃荡摩擦呢。

    没过一会妈妈双手紧紧抓着床单,一阵哭腔,肥屄里流出大量淫水,屁股不老实的乱动,脚趾也像手指一样蜷起来。

    妈妈这是高潮了啊,光摩擦阴唇、阴蒂就高潮了,还是说有伦理的刺激感。

    爸爸笑着对妈妈说道:“爸爸用自己的黑鸡巴肏了你的小嫩屄,这下你满意了吧”

    妈妈:“嗯~,爸爸对娟娟最好了,跟爸爸肏屄真舒服”

    我却在旁边一阵无语,你们俩没肏屄啊,鸡巴都没插进去啊,算什么肏屄啊,可妈妈那边却没反应。

    联想到前边爸爸尽量不碰妈妈的举动,应该是爸爸或者外公故意的,妈妈现在是个小女孩,虽然知道肏屄就是鸡巴和骚屄在一起,但是具体怎么操作,妈妈是不知道的,所以外公骗妈妈,鸡巴在肥屄表面摩擦就是肏屄了,厉害啊。

    这玩的也太细致了吧,细节满分啊。

    爸爸也许是因为没射精,所以没去清洗,妈妈则处理了一下自己的淫水,洗完之后回到床上出现了意外的一幕。

    爸爸平躺在床中间,因为鸡巴没射精所以还是硬的,妈妈洗完归来,在床上的时候“不小心跌倒”,骚肥逼一下子套上爸爸大大鸡巴坐了下去。

    这一幕似曾相识啊,不过我的演技和操作太拙劣了,而妈妈则就好了很多,一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爸爸的黑鸡巴一杆进洞。

    爸爸急忙的想拔出来,可是妈妈那肥硕的大白屁股,一屁股坐上去黑瘦的爸爸还真跑不掉。

    然后妈妈像得逞的小狐狸得意洋洋:“坏爸爸,别以为我不知道肏屄怎么回事,坏爸爸竟然骗我……,啊——我下面怎么流血了,娟娟有点疼”

    啪——啪——啪,我站在旁边给妈妈鼓掌,这波我彻底服气了。

    爸爸拍了一下妈妈的屁股:“因为你是处女第一次肏屄开苞,本来处女第一次也不一定流血的,但是你的小嫩屄还没长好,太小太嫩了自然会流血,要不算了吧,我鸡巴拔出来”

    妈妈急忙说:“不能拔出来,没事爸爸你躺着别动,娟娟来动伺候您”

    说着大白屁股开始一上一下的晃动,因为我还在床尾那边,正好清楚地看到白屁股抬起放下、再抬起再放下,屁股上的软肉好像跟不上摇晃的速度一阵波动。

    爸爸好像再也装不下去了,双手一会扶着妈妈的肥奶,一会儿托着妈妈的白屁股,托着妈妈的屁股应该是想让妈妈省点力气不那么累。

    但我却想着,妈妈的屁股太大了,爸爸身材瘦小,妈妈那个肥屁股使劲一坐下去,那爸爸还不半条命都没了,所以托着点妈妈肥嫩的屁股,防止妈妈一屁股坐下来。

    从后面看不清楚妈妈的骚屄,只能在屁股抬起来的时候看到一些屄毛,和在屁股缝中间进进出出水淋淋的黑色鸡巴。

    突然爸爸凶狠的在妈妈肥奶子打了一巴掌:“骚肥逼,你演的还挺像的啊,真骚”

    妈妈大屁股停下了,轻轻扭动有些害怕又有些妩媚:“我的肥骚屄本来就浪,就骚,就喜欢让你的大鸡巴玩”

    爸爸淫笑道:“既然你是肥屄母狗,那老子给你做点记号,快老子快射了”

    说着爸爸起身妈妈躺下,爸爸提着鸡巴一股浓精射在妈妈雪白的胸口,然后爸爸用手把精液涂抹在妈妈的脸上和肥屄上,画面极度淫荡。

    爸爸:“你现在身上都有了我的记号,你个母狗骚屄彻底属于我了,这大肥屄可真骚啊,什么鸡巴都想要吃进去”

    妈妈:“大肥屄最骚最浪了,大肥屄需要大鸡吧”

    爸爸怒道:“母狗都没有你这么骚,上杆子的想被我大鸡巴肏,真贱”

    说完对着妈妈的肥奶子和白屁股疯狂的抽巴掌:“你这婊子长这么大的奶子屁股干嘛,是不是天生就离不开大鸡吧……”,说着捏着妈妈的乳头阴唇往远处拉,看上去妈妈很痛苦又好像很爽。

    看上去气氛有些不对啊,爸爸有点虐待作践妈妈的意思,不过仔细一看爸爸下手也有分寸,毕竟是假的,不可能真伤了妈妈。

    过了一会儿,好想爸爸的鸡巴又硬了。

    然后示意妈妈躺好:“骚屄自己把自己的屄分开点,我要开肏你的肥屄了”

    妈妈赶紧把肥屄掰开,速度很快,好像很怕爸爸生气。

    咕叽——一声黑鸡巴肏进了火红多毛的大肥屄,爸爸的抽插速度很慢,但却使劲的揉捏抽打妈妈的奶子和屁股。

    我慢慢走到床中间,因为在床尾只能看到爸爸那个黑瘦的屁股,我想看看两个人交配的生殖器。

    因为妈妈早就动情了,所以淫水不少,屄口被撑得圆圆地,阴唇紧贴着爸爸的鸡巴,当鸡巴靠近肥屄的时候,有点分不清屄毛和吊毛。

    等等爸爸的鸡巴靠近小腹的地方有点脏东西,我靠近仔细一看,不是脏东西好像是两个字,往自己鸡巴上写字,这是什么操作,难道是什么增强性能力的土办法?还是说……写的外公柳矿的名字,毕竟爷爷杨圣石是三个字,而今晚的主题是父女。

    这时候爸爸不知道因为太爽了想先缓一缓还是什么原因,爸爸摆弄一下自己的鸡巴毛,将鸡巴插入肥屄一半左右,闭上眼睛好像在感受妈妈肥屄里边嫩肉的按摩。

    因为爸爸黑鸡巴不抽动了,鸡巴毛也不再遮挡了,我终于看清楚爸爸鸡巴上写的什么。

    我猜对了一半,确实是一个名字,但却不是外公的名字,而是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名字——李钟,我那个玩伴。

    我脑子里好像有一道炸雷,身体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而爸爸像是得到了什么信号,把妈妈的玉腿抗到肩膀上,用鸡巴对着妈妈的肥屄疯狂动作。

    妈妈也开始发出特别夸张骚浪的呻吟。

    一个写着李钟名字的鸡巴在妈妈肥屄里进进出出把妈妈收拾的跟母狗一样,一个写着李钟名字的鸡巴在妈妈肥屄里进进出出把妈妈收拾的跟母狗一样,一个写着李钟……。

    我想阻止那根鸡巴去碰妈妈的肥屄,可是怎么阻止啊那是爸爸的鸡巴,爸爸的鸡巴肏妈妈的肥屄天经地义,可是……。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非常难受,说不出来的难受,爸爸在自己的鸡巴上写谁的名字不好,写我的爷爷的外公的都可以啊,为什么——,为什么——。

    爸爸难道就不觉得戴了绿帽子吗?妈妈就没觉得出轨了吗?

    这时候随着一阵快速抽动爸妈结束了,妈妈以一种极其妖娆的姿态爬到我身边,像一只慵懒的猫一样。

    妈妈妩媚到:“我的肥屄还是痒需要鸡巴肏我,这位大哥哥快肏人家嘛~”

    如果是平常我会很兴奋的把妈妈拿下,但是现在我却希望妈妈恢复严厉的一面,甚至希望妈妈暴打我一顿也好。

    现在的放荡妈妈只能让我感到愤怒心痛难受害怕,越是风骚我越难受,想到今晚从头开始调教妈妈,爸爸鸡巴上一直就有外人的名字,还把精液涂到妈妈脸上奶子上肥屄上,最后还爆肏肥屄内射,我……。

    妈妈好像看到勾引没效果:“既然没事,那你就睡觉去吧”

    妈妈说这句话的时候,恢复白天平时说话的声音一样,这对我来说简直天籁之音,说明爸妈今晚结束了。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小床上,愣愣的看着房顶。

    这是一种惩罚,专门针对我的惩罚。

    虽然前边我已经有了各种保证不再犯错,但是爸妈已经慢慢对我失控了,需要一个约束我的紧箍咒,一个非常有效果的紧箍咒。

    平常的暴力胁迫已经没用了,白天的一切晚上我的都能报复在妈妈白嫩的身体上,这些日子跟爸妈一起肏屄,让我觉得自己已经有了主宰家庭的感觉。

    但现在却被打回了谷底,爸妈太了解我了。

    至于为什么爸爸没感觉绿呢,如果直接扮演李钟爸爸肯定也受不了。

    因为今晚从头到尾爸爸都没说自己是谁,而且肏老婆的还是自己,只是一个夫妻之间的日常节目,爸妈经常这么玩,区别在于鸡巴上多写了两个字,故意给儿子看的字。

    也就是以后我一旦犯浑不听话,爸妈就会对我有一个非暴力的,但却对我有极大杀伤的法宝。

    至于为什么写小钟,大概小钟是典型父母眼中的乖孩子,不惹麻烦学习成绩也不错,整天跟我一块玩更能刺痛我,而我又了解小钟我所想的痛苦事情不会发生,所以我对小钟也不会有什么报复或者不好的想法。

    甚至后面不用写什么名字,写一个字就能刺激到我,我是绝对不容忍外人碰到妈妈的。

    爸妈早就收拾完关灯睡了,黑夜里的屋子静悄悄的,我仿佛又回到了没爸妈肏屄没见过爸妈肏屄的以前。

    曾经以为妈妈已经属于自己了,至少也要跟父亲分庭抗礼,结果自己还是一无所有,任父母摆弄的小孩儿,甚至父母能找理由让自己永久退回到看戏时代,我感觉自己像个无助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