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天地之间 > 章节目录 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363)
    《天地之间》第七部·亢龙篇·363章·红尘瑶曳2020年8月28日三人吃饭完毕,我便开车直奔卧龙山庄。《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吕瑶感觉这辆奔驰车不错,空间很大坐起来很舒服,但叫不出型号。

    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副驾驶座位上的徐莹不时与男人嬉笑着,两人已经很熟悉了。吕瑶发现徐莹在男人面前几乎完全公开了自己的隐私,本来平时话不多,现在却与男人当着自己的面打情骂俏起来。男人从后视镜中不时瞄向自己,眼神热辣,吕瑶有些尴尬,也插不上几句话。

    路途上虽然有些疲劳,但到了地方才发现这个名为卧龙山庄的温泉度假村却果然景色怡人,设施齐备。而且几乎没有别的客人入住,美艳动人的少妇总经理在白总面前一脸殷勤搔姿弄首的,只是白总心不在焉的,这女人没讨着好脸色很快就闪了。

    整个晚上,三人尽情享受了度假村的各个室内项目:游泳、温泉、保龄球,最后是地道的烧烤晚宴。男人事先已经打招呼了,度假村接待的规格也可以,三人住进了一座二层的小独栋别墅里。

    外表是文化石包裹,一派古朴风貌,室内却是现代化的装修及设施,只有看到窗外的清山秀水,才能记起这里是远离城市喧嚣的度假村。吕瑶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白总是个相当成功的男人,无论做什么,都得心应手。就连给她烤肉,都带着一股从容大方的气度。

    吕瑶为了感谢,拿过麦克深情地演唱了梅艳芳的《女人花》。那是她最喜欢的曲目之一,今天唱来,竟然更加伤感,不由想起了前男友,想起了那个不知名的少妇伴着前男友的样子。

    “我有花一朵,长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朝朝与暮暮,我切切地等候,有心的人来入梦。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花开花谢终是空。缘份不停留,像春风来又走,女人如花花似梦。”她曾经无数次在卡拉OK的场子里吟唱这首歌,每每都能感动自己,心中的眼泪只有她自己品尝,除了换来男人们的喝彩和一时的爱怜,更多的是对她这个新晋模特兼业余婊子的疯狂蹂躏。

    吕瑶不时盯着男人深情地吟唱,好像那就是前男友。男人搂着徐莹细细品味着吕瑶的歌声,不时跟着打着拍子哼唱着。吕瑶唱完,男人鼓掌喝彩:“女人花!吕瑶就是绝妙精致的女人花!这是我听到的演绎得最好版本的《女人花》,唱到人的心里去了。”“白总,笑话我!”吕瑶发觉这个男人很懂得女人。吕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又唱起了徐小凤的《婚纱背后》,那同样是她喜爱的曲子,空灵梦幻中有些伤感,有些幻想。随后回到了梅艳芳的《一生爱你千百回》,同样的深情。自己虽然年少不更事,但可能是受妈妈的影响,从来就喜欢这些粤语老歌。

    好像怀旧的气氛过于浓重了,男人搂着徐莹亲昵地喝酒,不再喝彩。徐莹善解人意,唱了两个快歌,调剂气氛,不时与男人做出狎昵的动作表情。男人最后放下残席,安排大家休息:“你们俩住一起,我住这边!”男人把一个夫妻间留给了吕瑶徐莹两人。

    这个房间里一张大床,吕瑶一看就知道这是给情侣准备的地方。和徐莹先后洗漱,睡到了一张床上。吕瑶推徐莹过去陪白总,徐莹笑着就不走,两人聊着天,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下半夜了,累了一下午的吕瑶正睡着,忽然觉得身子忽悠了一下,好象电梯里的感觉。惺忪地睁开朦胧睡眼,昏暗中只见男人正趴在徐莹的身上,起劲地做爱。徐莹光着身子高抬大腿迎合着男人的进出,喘息连连,默不作声。

    吕瑶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了,轻轻翻身,背对两人。可一边的男人抽送得很起劲,虽然不出声音,原本就睡了两个人的床铺却被压得起伏不停,徐莹甚至兴奋得轻声呻吟起来。两人逐渐加大了动作幅度,似乎有意做给吕瑶看。背对同一张床上活色生香的景象,吕瑶只有保持沉默。也不知道男人是什么时候进了两人的房间,徐莹也是,要这样为何不去男人房间,还等着男人过来。

    “啊!”徐莹很少这么偷偷摸摸做爱,很快就来了高潮,汁水流得满腿都是。男人见徐莹先放挺了,忽然调转枪口,跨到了垂涎已久的长腿俏模吕瑶吕大美女的身上。《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白总,你!”吕瑶知道男人忙活这大半天了,一直往自己身上使劲,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居然还当着自己最要好的女伴。

    “吕瑶,别害羞了,徐莹是我的人,你吕瑶也是!我就喜欢你们这样的漂亮女人!”“瑶妹,你让他比划几下就完了,他也快了。我成了你鸡窝里的‘引蛋’了,你给他下个蛋吧,呵呵!”徐莹和吕瑶来到江陵警队以后,一同被分到后勤组,成为赵局的禁脔,两人是同一个战壕里的女战友,沟通起来毫无障碍。徐莹在一边看着说,丝毫没有害羞的意思。

    “只是,白总我身体不方便!嗯!嗯!”吕瑶没法反抗,看了那么久的活春宫,久旷的她下面也有些湿润了,等到男人跨上自己的身子,早就张开了怀抱,任凭男人在自己身上上下折腾,亲吻抚摩。虽然只有不到一天的直接交流,但这个男人很能抓住女人的心理,吕瑶并不反感他,而且她今天感觉空虚,特别需要男人的抚慰。

    “那就用乳房夹我!”男人跨骑着吕瑶,边亲吻边品评着。吕瑶的阴道早已在两人的刺激下湿润了,但有卫生巾的遮挡男人无法得手。吕瑶歉意地用双手托住自己的乳房,夹住了男人的阴茎,开始给男人乳交。

    进了娱乐圈,早就不是处女了,虽然自己经历的男人不多,但这些有财有势的老男人颇多不举,手把手教了她许多,做起这些来也是轻车熟路的,很快就刺激得男人大栓拉得虎虎生风,在乳沟间纵横驰骋。吕瑶也跟着呻吟配合,好似男人在奸淫她真正的阴道。

    男人看到嫩模吕瑶明里青春俏丽,但是暗浪妖媚撩人,一条硕大的家伙不甘在乳间徘徊,猛地就捅进了吕瑶张开的娇嘴中,拿吕瑶的肉唇作了阴唇,开始里外的拉送。吕瑶也只好就范,又给男人做起了口交的活计,拿出了看家的本领,左右前后,舌头如精灵般缠住了男人的雄根。男人被吃得一阵痉挛,眼看就要发射,急忙撤出战斗,压到了徐莹身上。

    “到底谁的好?你说呀!”徐莹使坏地问。“她上边好,你下边好!行了吧!”男人故地重游似的,又开始蹂躏徐莹。吕瑶乖巧地在一旁伺候着,不时推着男人的后背,亲吻着男人的身体。这样的双飞,她和徐莹虽然屈指可数,但情同姐妹的她俩相信凭着绝色俏丽的脸蛋子天生无敌杀伤力,相互配合着,一定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个骁勇的男人搞定。

    男人也是做爱的老手,不急不慢地享受着两位姿色绝佳的美人伺候,来回奸弄,循环作乐。下面骑着徐莹,上面亲吻着吕瑶,一会又调转过来,骑着吕瑶亲徐莹。两个绝美的肉体,交替让男人享用。虽然没有了各色工具,男人对徐莹依然是遍体折磨,扒着徐莹的肛门到处亲咬,看得吕瑶也胆战心惊的。

    “啊!秋爷!我服了!啊!整死我了!啊!”徐莹却放纵得大声淫叫,全然不顾吕瑶的存在。吕瑶也是第一次发现徐莹原来有这个口味的爱好。吕瑶自己可受不了这个折磨,每次男人要对吕瑶那柔嫩的小屁眼儿动粗,吕瑶就赶紧躲开。男人也就放弃了对吕瑶的变态要求,只对徐莹痛下狠手。

    不过那已经被徐莹肛门污染了的臭烘烘的家伙,吕瑶被逼着只好用卫生湿巾再三擦拭后,屏住鼻子张开小嘴儿伺候着。但最后的时刻,男人却回到了吕瑶的身体里,吕瑶极力阻止,还是没有抗过男人的凶猛,被扒开卫生巾肏了进去,在美女嫩模的身子里如生龙活虎般腾跃享受,最后射了个通体舒透。

    “太脏了!”吕瑶有些埋怨,她牢记医生的话,一直很小心不让男人的脏液射入体内。本来她很感激男人的周到款待,也愿意用身体回报。但男人那带着脏液的家伙让她浑身不舒服,多日的保养好像也被破坏了。

    “不好意思,就是喜欢你,不射进去,就不算真正和你瑶妹做过!”男人面露愧色。

    吕瑶见主人这个态度,也就罢了,急忙起身去冲洗阴处。回来的时候,徐莹已经又被男人搂在怀里打起了背枪,两人在大床上疯了起来,好像刚才只是预演。

    吕瑶想睡,却被拉到男人的身后替他舔起耳垂,玩起了美女三明治。《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旁边传来的阵阵淫声吵扰,那是徐莹被男人肏弄下的喊叫,带着痛说淫史的哀号。

    吕瑶一边伸出粉嫩的红舌替男人温柔舔舐着,一边静静地听着,从徐莹断断续续的哭诉呻吟中,也回忆起了自己的不幸往事。现在想来都那么遥远,好像那些肮脏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她的身上,她就是一个走台表演并不时被有财有势男人潜规则的嫩模婊子而已,直到后来阴差阳错被收入江陵警队,最后又沦落到天龙集团凌江阁。时间过得实在太快了,工作、男朋友都逐渐远去,她想都不敢想。

    身边两人的变态呼号声渐行渐远,最后是徐莹残喘呻吟声,最后归于了死寂。周围静得可怕,吕瑶从来不愿意这么清醒的活着,可今晚偏偏让她想起了许多,毫无睡意。吕瑶抱着枕头,半梦半醒地靠到了天亮。

    第二天上午错过了早饭,几个人才起身出发。临走的时候,吕瑶有些感慨,这里的环境真好,自己能一辈子住这里多好。脑海里忽然又浮现出了前男友的身影,登时又伤感起来,自己怎么这么没自尊,又开始和别人分享男人,而且昨晚还被男人射入了,真不知道自己以后的道路是什么样的。

    返程路上,彼此肏过上过熟悉了肉体的三个人放开了话匣子,和来时不同,吕瑶话语逐渐多了起来。到达凌江阁,吕瑶执意回到了自己在三楼的住处,似乎要隔离开来,不想继续放纵下去。

    看到徐莹却搬上了四楼和我住在一起,也不知道两人晚上又能弄出什么花样来,忽然又想起了前男友陪着那个漂亮女人一同逛街的样子,吕瑶的心里一阵酸楚。

    在大家不懈的努力下,加上龙腾飞龙系庞大的资金和新品支持下,天龙集团和繁花药业终于上了正轨。业务不但没有萎缩还得到了极速发展,形势一片大好。以前离开的一些技术骨干,有的又纷纷回来了。

    不过我看着手里的财务报表和人事档案,皱起了眉头。并不是集团的业绩有什么问题,而是我看到这些表格就头疼。要论扯摊子树大旗我是把好手,可在行政管理和人事管理上,我实在没什么天赋。战场和商场都很残酷,但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我能统帅一支军队攻城掠地,但却没有耐心去管理一个大型企业的细枝末节。对此我也非常苦恼,一般这些事情我都分门别类将天龙龙腾的推给玉明和雯丽,飞龙的推给李铭,繁花的推给胡莉,碧云天的推给李媛媛,凌江阁的推给范冰冰去处理。除此以外,我还有一个庞大的秘书班子,商务秘书由张萌领头,带着赵虹媛、庄晓红、冯玲和后来的潘晓婷等帮着处理各种杂务应酬。

    除此以外,便是美女如云的后宫和生活秘书班组了,这些是我的最爱,随时离不得身的。当然,新近得宠的还有小天后汤灿、端妃蒋文端,以及师大四美和张澜澜带来的四朵供我随时享用的漂亮警花了。

    “张萌!我这边实在太忙了,你还是把这些交给雯丽,她处理一下就行了!”说完就把文件递向张萌,张萌却没有接。

    “白总!你就不能够替雯丽姐分担一下吗!她天天都在加班,实在够忙的了!”听到这话,我不禁老脸一红,自从天龙步入正轨,我的工作清闲了许多,由于玉明也不喜欢担担子,董事长和我这个总经理都不怎么管事,弄来上上下下都是副总蒋雯丽在打理,不过她的管理能力也无人能及。

    “那个……张萌……我过会还得出去搞个市场调查!你把文件送过去后,咱们一起去。”“得了!带我出去市场调查你哪次认真过,调查来调查去,最后都是拉着那几个生活秘书女大学生啥的一起滚大床去了,似乎只有欺负这些漂亮女下属才能让你感觉到刺激,害得人家……”“哪里哪里,要注意好工作也要注意好休息,何况只要女下属不是恐龙巨无霸,领导不是无能之辈或是性取向有问题,那么最后找个机会一起滚大床都是你情我愿水到渠成的事情。”我分辩着,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接完电话后,我就像遇见大救星一样高兴。

    “张萌!我必须出去一趟,十万火急!咱们一起去!”“才不去呢!我得去给雯丽姐帮忙去!”张萌拿着文件气呼呼的走了,不过她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一路走出去的时候,黑色制服套裙包裹着的,随着走动左右摇摆的浑圆翘屁股,还是让我的心又痒痒了起来,感觉到身体的某个部位开始起了变化。

    今天我来上班的时候,只带了一名生活秘书过来,这就是我的新宠吕瑶,而吕瑶的办公室的,就在我办公室的隔壁。张萌走以后,我便带上吕瑶到外面去巡视,开始了一天的繁忙工作。

    回到天龙已经是下午时分,吕瑶说要去休息一下,我便放她离开。眼看快到下班时间了,我拨通内线电话要了一杯咖啡,没多久,办公室的门开了,我连忙抬起头看到吕瑶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进来,放在我的办公桌上。

    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脸色苍白迷人的双眼有些红肿。我露出一个微笑,知道自己取得了一个里程碑似的胜利。

    “来了?”“嗯……白总……”我起身先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向吕瑶走去的步幅很慢。吕瑶惊慌的向后退去,最终靠在墙壁上。我直到把吕瑶挤住,才停下脚步。俯身闻了一下绝美模特身上怡人的体香,伸手在她的俏脸上抚摸起来。

    此时,吕瑶娇软无力的身子往墙上靠去,我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女人身体僵硬了一下,显然还有些抗拒。

    这是我意料之中的,毕竟吕瑶在几天前还是清纯干净的绝色模特和俏丽警花,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贤妻良母,虽说上次在卧龙山庄我给了她很大的刺激,但也不可能让她在短短的几天以内变成人尽可夫的淫娃贱货。

    但是事已至此,我宁愿禽兽一把,也不愿当禽兽不如的混蛋。趁着吕瑶心里还在挣扎的时候,我把吕瑶直接顶在墙上,低头狠狠吻住了那张鲜艳的嘴唇。

    吕瑶本以为我会先会对自己说些什么,似乎并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所以在第一时间愣了一下,而就是这一愣神,给了我进攻的时间。我一下子顶开吕瑶紧闭着的贝齿,敏锐的找到她那条羞涩躲闪的小香舌,吸吮缠绕了起来。

    在我熟练的挑逗下,再加上吕瑶心里也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念头,很快便温柔地和我配合了起来。只见吕瑶反搂住我的脖子,闭上眼睛,原本只是被动接受的芳舌也开始主动地接触我来了。

    吕瑶离开我的亲吻,她睁开眼睛看着我,张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是在我手指的活动之下,最后却变成了一连串摄人心魄的娇吟。

    “王八蛋,白总,你把我给毁了!”吕瑶如是喘息着说,也不知道是在骂那个负心的前男友,还是在骂让她红杏出轨的我,不过在骂完以后,吕瑶主动吻上了我的唇。

    “我给你说过,在没人的时候别叫我白总。”“不要……”吕瑶的声音和身体都在颤抖在。

    就这样亲吻了一会,一声情到深处的闷哼突然从吕瑶的喉咙深处发出,一下子点燃了我的欲火,我的大手移动,按上了那迷人的酥胸,然后顺流直下,趁势闯进了了吕瑶的西裤里面。吕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东西的入侵,下意识夹紧了双腿,却正好让我的手指停留在了那片温暖湿润的地方。

    “你还是穿裙子比较好看,而且更加方便。”我说的同时手掌轻轻按压浪屄。“不要……这是在办公室……”吕瑶发出哀求。

    “说!该怎么称呼我?”我又上前一步,紧紧贴在吕瑶身上。双腿下弯挺着已经勃起的肉棒,隔着两人的衣服,在吕瑶的浪屄上磨蹭。

    “秋爷……”听到满意的答复,我退后身子回到办公桌。

    吕瑶瞪了我一眼说:“你就是个流氓。”我哈哈大笑道:“流氓好啊,流氓才有女人操啊!如果我不是流氓,你吕瑶怎么会让我摸让我骑,又怎么会陪我上床睡觉呢?”吕瑶自觉自己打嘴仗不是我的对手,就背过身去,故意装作不理我的样子,“吕瑶你先出去吧,有事我会叫你!”吕瑶刚到门口,又被我叫住。“在你的办公室衣柜里,有一套特意为你准备的天蓝色空姐套裙,回去换上,我喜欢你扮回你的专业当职业空姐,而且还要穿上黑色长筒丝袜和高跟鞋,那样让我更有感觉一些。”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我放下笔伸了个懒腰,拨通了内线电话。

    “瑶妹!你进来一下。”看到吕瑶进来,我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吕瑶果然换上了那件天蓝色的空姐套裙。

    服装其实是简洁的老款空姐套裙制服,一条红蓝白的空姐丝巾扎在脖颈处,蓝色的立领短袖衬衣,上身是一件天蓝色马甲,下面是条膝上15公分的天蓝色套裙,黑丝配上黑色细高跟鞋。只是吕瑶扎个发髻,俏丽的脸蛋儿青春无敌。

    “过来!走段儿台步!”我向身前指了指。吕瑶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扭着屁股摇着台步走了过来,行云流水般走到我的面前还和了个万福,好迷人的POSE。

    不过看到绝美模特脸上的哀怨和绝望,我不由叹了口气。“就说嘛,你还是穿上空姐套裙漂亮……比以前更漂亮。”的确吕瑶修长优美的身材,配上剪裁合体的空姐套裙,更显得轻盈婀娜。我特喜欢吕瑶穿着空姐制服伺候我的那种感觉,尤其是身边再没了那些个脑满肠肥的什么总裁厌物。

    我伸手在绝美模特乌黑的秀发上抚摸了一下,把手收回用鼻子闻了闻。残留着淡淡的发香。“为什么这样对我……”吕瑶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情感起伏。

    “我无法压抑自己对你的欲望!”又把手伸向黑色丝袜雪白玉腿,顺着腿弯向上游走。吕瑶大腿深处的肌肤滑若凝脂吹弹可破,我明显的感到她肌肉的紧张,和皮肤表面骤然升起的鸡皮疙瘩。我没有强行扒开吕瑶紧闭的双腿,而是顺着腿缝向上,一直摸到大腿根部。

    “汤灿昨天白天被你那个了,昨晚你和徐莹睡在一起,今天又跑来欺负我,白秋,你这样胡作非为欺男霸女的,就不怕天打雷劈吗?”泪珠顺着吕瑶的脸颊滑落。“得到了你,天打雷劈那又如何!”中指顺着内裤在浪屄上扣动了两下,准确的按在阴蒂上辗压,对绝美模特的身体我非常的熟悉。

    “白秋你不是好东西,不得好死!”吕瑶咬紧银牙瞪着我。“只要拥有你,怎么死都不重要。”我一只手拉开裤子的拉链,掏出粗硬的肉棒。吕瑶刚刚进来的时候,它已经蠢蠢欲动了。吕瑶没想到平时道貌岸然的白总,居然会在天龙总部的办公室里裸露自己的性器。

    我从吕瑶的胯间把手移开,在绝美模特还在愣神的时候,抓住她的手向自己一拽。吕瑶一下跌坐在我双腿之间。吕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我一手扳着脖子摁向胯间。吕瑶只好双手支撑住我的双腿拼命起身,可她的力量无法与我抗衡。鼻尖停留在离肉棒顶端两三公分的地方。

    “看到了吗!就是这根肉棒那天在卧龙山庄里肏进你的浪屄……还不止一次……你当时对它喜欢的不得了……还含在嘴里又吸又舔……”“你这个禽兽……啊……”我趁绝美模特张嘴骂我的时候,一手扳着吕瑶的脖子一手扶住自己的肉棒,一挺腰便把肉棒直接灌进了绝美模特吕瑶的樱桃小嘴儿里。

    吕瑶拼命挣扎,可头部被我死死摁住不能动弹,只能用香舌抵着龟头向外顶。我感到绝美模特滑腻的小舌紧紧着自己的龟头,舒服得一下老板椅上站了起来。同时把吕瑶的头又向下按了按:“瑶妹……你的小嘴真舒服……秋爷就……嘎嗒就死也值了……”说着我双手固定住吕瑶的脑袋,开始挺动肉棒像肏屄一样爽操起来。

    “瑶妹……秋爷受不了啦……”我挺动数十下后,猛的抽出肉棒。转身把办公桌上的物品一下扫落下去,快速退下自己的裤子。把还在趴在地上干呕的吕瑶,抱起放在桌面上。掀起裙子撕开黑丝裤袜同时扯下内裤,挺着肉棒就往浪屄里肏。

    吕瑶的浪屄本身就非常紧窄,何况现在又非常干燥。试了几次没有进去。我只好俯身低头含住浪屄,把口水渡进屄缝,然后就着唾液的润滑肏了进去。

    “瑶妹……浪屄好舒服啊……又紧又嫩又暖又浅……尤其你黑乎乎油亮亮整齐俏皮的屄毛……是我的最爱……”吕瑶已经放弃了任何的抵抗,只是默默的流泪没有发出丝毫声音。我一边肏干一边去吻绝美模特眼角的泪水。我知道自己只是成功了一小步,艰难的征途才刚刚开始。现在的吕瑶的抵触情绪还非常激烈,我可不想肏一个行尸走肉般的女人。

    如何把绝美模特调教成理想的床伴,这是个严峻的考验,而我白秋,喜欢接受这种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