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牡丹花下 > 章节目录 牡丹花下(195)
    第195章·斗法2020年8月28日道僧一尘面沉似水,双手不断地来回挥舞,指尖仍是不断洒落着一条条金色的丝线,用以阻挡迟滞曼珠那一爪快似一爪的阴狠进攻。《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只是虽然每次一尘手心幻化出的金丝,都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化解了曼珠伸出的鬼爪,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阴气森森地鬼爪尖端,一点又一点逐渐接近着他的胸膛。

    这样僵持下去,早晚那双阴气逼人的鬼爪,会撕破他构建的防御,插进他的胸膛,挖出他胸口那一颗滚烫的红心。

    一抹笑容在曼珠控制下的苏木嘴角绽放,她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的鬼爪插进道僧一尘的胸口,将那颗血淋淋热乎乎的心从对方胸腔里掏出来地画面。

    一想到自己今天不但能杀了秦毅,出一出积压在身体里千百年的恶气,还能将当年封印自己的恶僧一并击杀,她嘴角的弧度就更加明显了。

    “阿弥陀佛~~”凶险万分地时刻,道僧一尘仍是那副淡然自若的表情,其实觉醒了前世记忆的他,并不是没有办法化解面前的险境。

    只是苦于他现在这具身体内能够调用的精元不足,他不愿意贸贸然耗费过多,而现如今天地剧变,很多需要调动天地元力的降魔法力也无从施展。

    最终道僧一思躇片刻,还是一抖手亮出了一样东西来。

    初一看清一尘拿出的那样东西,曼珠操控着苏木探出的鬼爪明显瞬间迟滞了一下,因为那样东西她实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到她第一次跟道僧一尘交手时,差点就折在了这件东西上。

    后来更是千方百计,利用王艳设计陷害永妙法师,从根上就是为了毁掉这件对她具有极大威胁的佛宝。

    只是曼珠露出的那一抹惊骇,很快就变成了讥讽和嘲笑,一方面是此时的她早已不像刚破封而出时那般虚弱,另一方面则是这件让她十分惧怕的佛宝,也早在她设计除掉永妙法师的时候,让王艳用女子的月阴葵血给污秽了,料想着就算道僧一尘拿在手里也发挥不出什么妙用。《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臭和尚,我还当你藏着什么反败为胜的宝贝,原来只是一件被污了的佛宝,看来我还真是高看了你们这些贼秃,既然没什么新鲜的玩应儿,那就赶紧过来受死吧。”一边说着手上又加了几分戾气,如果说苏木的那双玉手先前只是在邪气的包裹下显得一片灰黑,此时上面的灰黑却正中慢慢变成灰白,然而上面的阴邪戾气却没有丝毫的减弱,反倒变得更加凝练犹如实质一般。

    “阿弥陀佛~~”道僧一尘脸上露出一丝苦涩,他本是不想走到这一步的,可是当下这个情形,要是不想办法先破了曼珠的鬼爪,只怕对方根本不会给他留下任何喘息的机会。

    于是用右手在左手手心里那枚降魔杵上轻轻一点,顿时金光大盛梵音四起。

    “这这不可能!!!”浓郁的金光席卷而来,曼珠不得不暂时退却。

    可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道僧一尘手里的那枚降魔杵,被她用王艳的六阴葵血给污秽了,理论上应该没办法施展出任何的威力,就算道僧一尘乃前代高僧转世,可以用她不知道的法子重新将降魔杵祭炼,也绝不可能是这么短时间就能祭炼好的。

    除非此时道僧一尘手里拿着的那枚降魔杵,不是被葵血污秽的那一柄,可是此时面前的那柄降魔杵上,暗红色的斑驳葵血印记分明还在,又怎么可能不是之前那一柄。

    随着降魔杵上绽放的金光愈来愈浓烈,里面传出的滚滚梵音隐隐将整个房间都充满,曼珠此时已经完全顾不上用鬼爪去伤道僧一尘了,全身上下蓦地涌出滚滚阴森戾气,将自己整个人搁在金光梵音的外面。

    若不是此时大仇人秦毅还倒在地上被道僧一尘挡在身后,只怕以曼珠的秉性多半会选择暂避锋芒,弄清楚道僧一尘施展的到底是什么本领后再来跟他算账。《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也正是因为曼珠心头的这一丝迟疑,让现场的局势很快发生了新的变化。

    看起来从降魔杵上涌出的佛光梵音仍在不断增强着,若不是曼珠刚刚夺取了秦毅身体里的九世元阳道行大涨,只怕这会儿说不定护体的阴煞就要承受不住那种佛力的潮汐侵袭了。

    可就在曼珠犹豫着要不要暂且退却的时候,道僧一尘手心里的那枚降魔杵上,忽然发生了新的变化。

    上面沾染的六阴葵血被佛光和梵音蒸发后,整个降魔杵外表的铜壳,好像也承受不住那汹涌澎湃的佛力浪潮,竟然开始一点一点溃散。

    “好个贼和尚你竟然”曼珠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这时她已经猜出道僧一尘搞得是什么鬼把戏了,只是她也有些惊讶,没想到为了对付她,面前的道僧一尘竟然能下得了这样的狠心。

    要知道被六阴葵血污秽的佛宝降魔杵,自然不是这么短时间就能重新祭炼成功恢复威力的,但是就降魔杵本身而言,其实里面历代玉佛寺高僧关注的佛力和佛法并没有散去,只是被六阴葵血的阴邪气息隔绝了跟使用者之间的联系。

    道僧一尘现在让降魔杵绽放出的威力,并不是他正常驱使佛宝发挥出的实力,而是用一种秘法激发燃烧了降魔杵本身。

    让降魔杵正心里面积攒了千百年的高僧佛法愿力燃烧了起来,冲破了法器形成的躯壳,这样一来区区六阴葵血那些阴邪气息,自然是不能够跟玉佛寺历代高僧倾心灌注的佛力相提并论的,很快便被澎湃的佛力净化。

    不过与此同时,法器原本的法体,也在这种佛力浪潮中被击溃了,那些从降魔杵中汹涌外溢的佛力愿力,看起来汹涌澎湃,却已经成了无根之木。

    属于可发而不可收,换句话说,好好地一件传承了千百年的佛宝,今天算是真真正正的毁了,再没有重新修复祭炼的任何可能。

    道僧一尘这么做,已经是一种孤注一掷的冒险,看起来更像是一场不成功便成仁的豪赌。

    “好个贼和尚,我之前倒是小看了你,没想到你虽然换了一个身体,但是魄力倒是比转世之前更强了,只可惜啊只可惜,现在的天地已经不是曾经的天地了,你的这个身体也不是当年的罗汉之体。”“而我也不再是当年的我了~~”咬着牙恶狠狠地说出这几句话后,曼珠周身气势大盛,滚滚阴气戾气仿佛无休无止一般从她身体内涌出,形成了一道墨晶一般的光壳,将倾轧过来的梵音佛光死死地隔绝在外,并且那黑晶一般的光壳每时每刻好像都在扩大着占据的范围。

    反倒是道僧一尘手里的那枚降魔杵,上面闪耀的佛光虽然依旧耀目,却已经能够看出一丝丝减弱的迹象,明显威力已经从最强开始减弱。

    道僧一尘的心,也有一丝丝下沉,燃烧佛宝对他来说也是无奈之举,只是他没想到现如今天地灵气的枯竭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地步,佛力浪潮存续的时间远远少于他本来的预计不说。

    他所面对的曼珠,身体内的邪气和戾气,也超出了他之前的顾及,燃烧了这样一件佛门法宝,分担没有能够将曼珠降伏,甚至连将对方打伤都做不到。

    眼角的余光,不由得从斜后方秦毅的身上扫过,心里暗叹自己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在这样一个灵气枯竭的时代,秦毅身体内的九世元阳,一旦落到曼珠这样的妖邪手里,实在是一股足以让人窒息的力量。

    “怎么了老和尚?你还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再不用的话,奴家怕你以后就再也没机会用了~~呵呵呵~~~”曼珠控制在苏木发出一阵阴气森森的娇笑,忽然身体一阵,体外那由无穷戾气和阴气组成墨晶护罩猛地一收一放。

    此消彼长之下,正向外不断吞吐着梵音佛力的降魔杵明显受到了牵引,蓦地爆发出一阵光华,却是这件传承了千年的佛宝最后的回光返照,金光大盛中阳铜打造的降魔杵杵体彻底崩碎成了点点光华。

    “阿弥陀佛~~”道僧一尘长叹一声,手里忽然结了一个法印,朝着降魔杵最后的那一片虚影点了一下,漫天的佛光顿时好像受到了什么指引。

    并不像先前那样肆意地朝着曼珠的方向流淌倾轧,而是渐渐聚集到了道僧一尘的头上,金光掩映间慢慢地转化成了某一个奇特的型态。

    道僧一尘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头顶缓慢成型的佛光,眼神渐渐变得复杂了起来,此时他眼眸中透出地神采,既不想道僧一尘的那种生机勃勃,也不像高僧圆觉的古井无波,而是一种更生动更有生气更有烟火气息的神采,虽然不知道那是属于谁的神采,但那样的神采绝不会出自一个出家人,甚至不会出现在任何一个薄情寡幸之人的身上。

    这一张牌,道僧一尘原本是想要在制服了曼珠之后,再向对方一点一点揭开的,但现如今看来,想要制服曼珠已经不是一件他轻易就能做到的事情了。

    为了了断那段缠绵了千年的因果,他不得不提前将这个手段施展出来,否则一旦斗法斗到最后,他无法降伏曼珠,力有不逮之际说不定,就没有办法将这个手段施展,也没有办法将当年的那段因果了结了。

    “呵呵,臭和尚,这就已经撑不住了么?我可还没有动真格的呢~~~”曼珠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得意,看着道僧一尘手心里的降魔杵慢慢崩溃,看着那漫天佛光慢慢收缩汇聚在道僧一尘的头顶。

    她不知道道僧一尘聚拢佛光想要干什么,但在她看来道僧一尘明显是强弩之末黔驴技穷了,索性暂时收手收摄了身边的阴煞,静静地看着道僧一尘施展。

    可随着道僧一尘头顶上佛光的汇聚,当一个隐约的形象慢慢由佛光呈现出来时,曼珠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变得极其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