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今天依旧和平的幻想乡 > 章节目录 今天依旧和平的幻想乡(27)
    第二十七章·缺失的情感2020年8月28日字数:10860现在是早饭时间。《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由于某些原因诺没法去厨房准备食物,所以今天的博丽神社又回归了以往的清火白粥。

    尽管是最普通也是最平常的料理,诺也觉得异常美味,要说为什么的话,大概是能从中感受到博丽的心意吧,这种朦胧的东西虽然无法用语言表达,但确确实实存在。

    抚摸着怀中小萝莉的发丝,在时不时的进行投喂,或者说占些便宜,这让一旁恶灵少女眼眸中生出死死的幽怨。

    『真是个糟糕的家伙……明明不久前才强吻了老娘……』现在又对幼女下手什么的,用人类的语言来形容少年都太过仁慈。

    而且现在魅魔她才注意到,少年脖子上有几个很明显的咬痕,甚至可以说是伤口,没刻意去用灵力恢复,透露出些许殷红。

    看那齿痕的大小明显就是某只小萝莉咬的吧。

    『本魅魔大人也是没救了……为什么会偏偏喜欢上你这个家伙啊……』生了一会儿闷气后恶灵少女还是端起碗来乖乖吃饭。

    就如同已经见怪不怪的博丽一样,只要少年不再去招惹新的女孩子,那无论怎样她都能接受。

    不过某只尾巴却从桌子底下慢慢爬上了诺的身体,想要进行个小小的报复,既然魅魔她有点小不开心,那么少年也不能太过愉悦。

    嗯,就是这样。

    “哥哥……”

    瘫在少年怀里的金发幼女用纤细的手臂扯了扯少年的衣服,然后用着期待的眼神看向她最信任的人,同时也张开了粉嫩小嘴。

    显然是一副需要投喂的样子。

    其实早上喝掉很多精液的小萝莉此时并不饿,只是想撒个娇而已~“乖……”

    手指在对方的发丝间穿过,舀起一勺白粥送到露米娅的小嘴前,然后看着对方在无比满足的表情下慢慢咀嚼和吞咽。

    还调皮地在嘴角流出来一丝,配合上那害羞的眼眸,就差把“哥哥~哥哥~快帮露米娅擦擦嘛~”给说出声来了。

    不过少年是那种人吗?小萝莉希望他擦他就擦岂不是很没面子……所以诺轻轻地吻掉了那抹痕迹,期间还含住还含住幼女软软的粉唇好好品味了一下。

    羞得露米娅把她的小脑袋埋在少年怀中不敢去看任何人,虽然她私下里很放的开,但这里是餐桌上呀。

    况且还有一只金发小萝莉不是很熟悉的恶灵在。

    “呜……哥哥……”

    用着幽怨的眼神看着少年,小灵梦觉得她的哥哥大人真是太偏心了,什么事都是露米娅先。

    『明明是灵梦先认识的哥哥……』然后张开嘴一口就咬在了少年的手臂上,连饭都不打算吃了,因为精液她也吃掉不少嘛,而且与白粥比起来营养还要更丰富。

    拿来当主食似乎也不是不行…饲养两只以自己精液为食的小萝莉…光是想想就很带感嘛…脑袋里如此思考着,诺觉得自己真是糟糕到一定境界了。

    ……从做早饭时就一直没开口说过话的黑发巫女,此刻盯着少年看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想什么,然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端起白粥。

    『这么快就对小灵梦下手了……』其实早上起床看到诺的第一眼时,博丽就已经注意到了他脖子上的伤痕,那时候她还可以骗自己说那是和露米娅在做爱时被咬的。

    但现在……现在却不得不面对现实了呢。

    猜也能猜出小灵梦估计稍微看到了或许经历了一些她这个年龄不该接触到的事情,心中有怨气才会用这种途径来发泄。

    『虽然我和灵梦并不是血脉相连……』但博丽一直以来都是把红白萝莉当女儿养的。

    知道以某个少年的人渣程度这一天迟早会来到,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如果我和灵梦一起的话……』想到这里黑发巫女她居然会有点难以抑制的小兴奋……博丽的巫女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开始坏掉了。

    『都是你的错呢……诺……』『可要好好负起责任……』再次看了一眼正在抚摸小灵梦发丝的少年,眼眸里包含了切切实实的幽怨、信任还有依赖。

    博丽她不知道什么叫做爱,也不想知道,因为只要诺还陪伴在她身边就够了。

    “哥哥……”

    声音闷闷的,像是憋在喉咙里,因为此刻的小巫女死死咬住了少年的手臂,发泄着心中那份不满。

    『凭什么要对露米娅那么好……』『明明最喜欢哥哥的是灵梦……』『难道就只是因为灵梦没办法做那种事嘛……?』『这样人渣哥哥,灵梦……灵梦最喜欢了啊……』『为什么哥哥不能多喜欢灵梦一点……』这一次小巫女看到少年轻吻金发小萝莉是显得异常不开心,在大庭广众下就那样做什么的……灵梦她也想要啊。

    觉得这不公平,是露米娅抢走了她的位置。

    可感情这种事……从来就不是公平的,或者说任何事都不是公平的。

    每次小灵梦下嘴都不轻,基本都是不见血不松口,少年他怎么可能不疼啊,只不过是心虚没法说出口而已。

    没错,就是心虚,诺也承认自己现在确实更喜欢露米娅一点,因为食髓知味,身体上的感觉是不会骗人的。

    于是就会出现一种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出现的问题,但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能给出一个比较好的答案。

    这个问题就是:如何正确处理自己与后宫之间的关系。

    (已经默认开后宫了嘛……)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有很多,比如一直和所有人都保持一样的暧昧关系,但只局限于暧昧。

    再比如成柳下惠,那种坐怀不乱的真君子。《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或者说使用粗暴一点的办法,把所有人都睡服。

    可这些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甚至说是饮鸩止渴也不为过。

    一个人的感情只有那么多,难以与她人分享,心中的空间也就那么大点地方,是无法承担太多因果与爱恨的。

    人手不过左右两只。

    就算是少年也无法做出很好的举措来,想不出好的办法,不如直接从根本上去解决问题。

    那就是某个人渣从一开始就不曾爱上过任何人,就连他自己也一样…毕竟名为诺的存在,根本没有“爱”这种东西。

    或许少年拥有感情,但那种感情仅仅只是局限于喜欢。

    就如同小孩子得到心爱的玩具一样。

    所以后宫什么的,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只是她人的一厢情愿罢了。

    轻轻抚摸着怀中小巫女的发丝,身体上传来的痛楚更让少年能明白到自己是个无比糟糕的生物。

    但这又怎样?

    灵梦会因此黑化嘛?会把自己柴刀嘛?

    不,当然不会。

    (又立flag!)只是发泄一下她内心中小小的不满而已。

    在想着这些无所谓事情的时候,诺感觉到身下似乎伸过来一条冰冰凉的柔软尾巴,正慢慢向上爬着。

    似乎是因为魅魔那有一点幽怨的心情,这次的恶灵尾巴好像特别冰,冷的就像一根冰棍贴在自己肌肤上,这让少年抱着两只小萝莉的动作都一颤。

    乖乖趴在少年怀里的金发小萝莉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可小灵梦就不一样了,她的小嘴可还咬在诺的手臂上。

    突如其来的一颤让小巫女不自觉地用力,差点就咬下一块肉。

    “唔……”

    痛的少年闷哼出声,心想这大概就是报应吧……还是说小孩子的牙口都这么好的嘛?

    反应过来的红白萝莉,樱唇依旧贴在诺的手臂上,吓得她眼眸中都出现了点点晶莹,因为小巫女害怕一松嘴,就会把少年的肌肤给撕开来。

    混合了强效催情药的血在小灵梦的嘴中扩散,此刻就是她不想喝也要喝了,比糖还要甜许多血液就那么一点点融入小巫女的身体中。

    哥哥……对不起……眼眸里诉说着这样的话语,却又无法出声,喉咙蠕动咽下属于少年的血,此刻的小灵梦无比乖巧,就像犯错后等待惩罚的小孩子一样。

    “没关系哦……”

    暂时去管那只在自己身体上乱动的恶灵尾巴,诺俯身凑到红白萝莉的耳边,轻声开口这样说道。

    “因为是灵梦呢……”

    说的同时还轻轻吻了一下小巫女精致的脸庞。

    没有过多去想复杂的事情,诺把目光全部放在抱着自己手臂不松嘴的小萝莉上。

    现在小巫女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种名为不安的情绪,眼眸之中都出现了晶莹,看起来很想让人欺负一下呀。

    『灵梦本来没想这么做的……』『不是灵梦的错……』『呜呜……都是灵梦的错……把哥哥给咬伤了……』『不要这样……』随着心境的变化,红白萝莉不自觉地就开始调用身体内的灵力,全部用在帮少年恢复伤口上。

    虽然这一点点小伤并不是怎么严重,但小灵梦并不是这么想呀,因为确确实实是她下的嘴,而且还喝掉不少那股甜丝丝的血液。

    由于没怎么受过伤,小巫女已经先入为主,潜意识中认为血就是甜的,尽管这是什么大事,却扭曲了小萝莉的基本生理常识。

    “灵梦……已经没关系了哦……”

    尽力抵(享)抗(受)着那份冰凉的感触,同时靠在小灵梦的耳边,温柔地向她这样说道。

    可红白萝莉还是将信将疑,并没有松开小嘴,继续用着已经能熟练使用的灵力治疗。

    直到少年把手臂强行从小巫女的身前抽走,让她看到早已经光洁如新的肌肤,这个时候小灵梦才放下心来,将身体贴在少年怀里紧紧抱着对方。

    嘛,这幅异常温馨的场景在魅魔眼里看起来却不是那么舒服呢。

    『居然还敢无视老娘……』反而和幼女调情什么的,真是……真是,恶灵少女她都想不出什么词儿来形容如此花心的少年。

    所以只好把这种不满的小情绪给发泄在那只不老实的尾巴上。

    本来已经伸进诺衣服中缠绕在他腰上的冰凉尾巴,不再去向上攀爬,反而慢慢向下研究了起来。

    是说天意使然呢还是恶灵少女就是故意的,柔软灵尾就那么跑到了诺的胯间,顺势缠绕某个棒状物。

    极凉的温度,再加上魅魔本来就一直在挑逗少年,造成的结果就是立马觉醒了~勃起的大肉棒把裤子都顶出了一个不小的隆起,幸好有桌子在上面挡着,让黑发巫女暂时还无法发现两人的互动。

    『好烫……』这次恶灵少女那个冰凉的尾巴传回来的第一个反馈…感觉下半身都要酥掉了…然后又似乎意识到了她的灵尾……似乎缠绕在了某个少年的性器上。

    羞涩和不知所措混合在一起,导致那只恶灵尾巴缠绕的更加紧了,把少年给刺激的不行,诺还是第一次把灵力给用在这上面。

    不然肉棒就要被魅魔的尾巴给弄断啦…到是冰火两重天也算是体会过一半了呢…某只恶灵少女羞涩和紧张的无法控制好身体,不知道那根尾巴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在在各种意义上手法似乎都相当让人无法承受。《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其实少年的大肉棒只是被魅魔柔软的灵尾紧紧缠住而已,并且紧的不可思议,就像蛇捆住猎物一般,会慢慢将对方给勒到窒息…原本这样类似于虐待的play并不会让诺获得太多快感来着,但奈何在刚刚春梦之中梦到了小爱的足交呢…被一个如人偶般精致完美的女孩儿一脸嫌弃地踩在脚下的感觉真的超级棒啊…所以精神上依旧处于较为敏感的状态,就算肉棒被粗暴地对待也能从中获得不少快感,就如同现在这般…不知所措的恶灵少女还在努力去掌控她的下半身,那根滑嫩又冰凉的尾巴不时放松又缩紧,就像是一个不停蠕动着榨取精液的小肉穴。

    相当兴奋的大肉棒在裤子中轻轻跃动了两下,当然这样异常的举动肯定无法瞒过就依偎他怀里的两只小萝莉。

    露米娅和灵梦原本白皙的俏脸立马就染上了绯色,眨着可爱的大眼睛看向餐桌下方的小帐篷,相互对视了一眼,又一同望向她们哥哥的身影,最后底下小脑袋来,咬着樱唇,纤细的手指抓在少年的衣衫上,显然是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哥哥…真是的…』『脑袋里无时不刻都在想这种事情嘛……』心中的想法让小巫女抬起那软绵绵的小粉拳,撒娇一般的锤了诺两下,然后因为刚刚的经历,又怕锤痛她的哥哥,轻轻在上面揉了揉。

    毕竟两只幼女无法看见魅魔那根又冰又软的尾巴在诺的裤子中作怪,只能看到少年胯下被大肉棒顶的变形的裤子,所以能够得出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她们那个超级好色而且又是个萝莉控的哥哥大人…又在发情了…『哼…变态哥哥…早上不是刚刚发泄过嘛…』『明明都射了那么多…『怎么现在肉棒又变大了…呜…现在可还是早饭时间呀…』『阿妈还在一旁呢…随时随地发情也要有个限度吧…』小巫女将她羞得发烫的俏脸靠在诺的胸膛上,用着眼角的余光去瞥向那根隐藏在裤子之中的大肉棒,原本相当纯真的小脑袋里现在胡思乱想着一些无比淫秽的事物…比如偷偷摸摸地伸出白嫩的小手来,然后帮她心爱的哥哥打手冲什么的…又或者是俯下身子去,表面上看起来其实是枕在少年的腿上,其实暗地里则是张开小嘴来,专注地给大肉棒口交,最好是连鼻腔里都被那份浓重的精臭味儿所充满…幼嫩的喉咙也被黏稠的精液给糊满…这样才能让红白萝莉体会到彻彻底底被哥哥给占有的感觉。

    也许那份带有催情药的血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

    可惜她的阿妈不时望向少年这边,小灵梦实在是提不起勇气在博丽的眼皮底下去做那些令人羞涩的事情,只能抿着粉嫩的唇瓣,不断在脑海中想象着…少年只宠爱她一人的场景。

    两条嫩腿不断纠缠,无论怎么坐也找不到一个最舒服的位置。

    而一旁的露米娅也同样是差不多的心理,虽然在和少年做爱的时候,就属这只幼女最为投入和专注,完全看不出一点小女孩的样子,说是一只发骚的小母狗还差不多,只要不是被大肉棒被肏昏过去,金发萝莉都想一直被肏下去。

    子宫小穴被射满的感觉简直是世界上最舒服的事情~…嗯…小屁眼被肏是第二舒服…但露米娅也不是没有羞耻心这种东西嘛,她被封印后智商是降低了很多是没错,可也这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呀…还无法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就撅起小屁股来向少年求欢…甚至就连想要帮她的哥哥大人撸肉棒都做不到…因为某只恶灵少女就在金发小萝莉的旁边。

    『呜…对不起,哥哥…露米娅没办法帮哥哥弄了…请忍一忍……等到两个人…两个人的时候…露米娅会让哥哥舒服的…』到是魅魔也一直警惕着她右边那只金发幼女,她可不想让这种尴尬的事情被发现呀…吃饭的动作相当缓慢,几乎把把全部心神都给放在了下半身上,碧色的眼眸一直盯在诺的动作。

    稍微冷静了一会儿之后,恶灵少女已经能够再次控制好她的尾巴了,刚想要松开少年那根炽热的性器,她却惊讶地发现,某人却已经把手给伸到裤子中去,捉住她软哒哒的灵尾,缠在肉棒上,然后开始缓慢开始的撸了起来。???!!!!

    “哼呀~…”

    这样意外的发展让魅魔的脑袋差点没有转过来,小嘴里还不小心跑出了一声娇哼,她才不要承认尾巴被玩弄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还在正常吃饭的博丽狐疑地看了恶灵少女一眼。

    那种怀疑不定的眼神就像是在说:大白天的是在发情吗…?

    趴在少年怀里的两只小萝莉到似乎像是弄懂了什么的样子,可爱的俏脸变得更加红了。

    “怎么了…魅魔…?”

    同时黑发巫女象征性的问了一下。

    就算是这样的平常的一句话也惊的恶灵少女不轻,冷汗都要下来了,连带着屋子里的温度都降低了一点,尾巴不自觉又缠的更紧了些,大肉棒上那份火热的温度烫的她身子发软,说话都带了几许颤音。

    “没…没什么…这咸菜…有点咸了…”

    说着还作势咳了两下,喝了几口白粥以掩心虚,尽量不把目光往少年身上放,努力控制着下半身想把被迫缠绕在肉棒上撸的灵尾给抽回来…但幅度太明显又怕被发现…只能像欲拒还应一样动着身体。

    可魅魔那样随便的借口就连小灵梦和露米娅也能察觉出异常来,不过博丽无心追问,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句。

    “是吗…”

    “嗯……嗯~…”

    某个低劣到极点的少年正在把手伸到裤子里去撸着肉棒,一圈又一圈的柔软尾巴缠绕在他的性器上,就如同一个软套般,层层叠叠,不时还会缩紧和放松,简直舒服的不行,尤其是处于这样的场合下。

    在两只幼女的注目下打着手冲,还要保持不被博丽巫女给发现…超刺激的不是么~一只手轻抚着小灵梦顺滑的发丝,嗅着她身上略带甜味儿的清香,另一只手却做出无比淫乱的事情来,就那么正大光明地撸着肉棒,让小巫女都不知该从何骂起,趴在少年怀中低声吐出撒娇的话语。

    “哥哥…你…”

    “呜…你也太糟糕了吧…”

    “当着阿妈的面做这种事情就这么爽嘛…”

    “哼呜…人家才不想看到这种场景啊…”

    而后小灵梦又听到她的哥哥大人伏在她耳边轻轻诉了一句。

    “什…什么…!?我…我…我才不要帮你撸!~…”

    “要做这种事情…自己做啊…”

    “在小女孩面前打手冲什么的…哥哥你已经够糟糕了…”

    “不要把人家给牵扯进来啊…”

    某个少年正是把小巫女曾经幻想过的事情给说了出来,羞得红白萝莉媚脸通红,一连说了三个我,幼小的身子也越发燥热起来了,还傲娇地朝诺的怀中蹭了蹭。

    搂紧了怀中的温香软玉,轻轻吻上小灵梦那粉嫩可爱的樱唇,轻而易举击破了她那如纸一般薄的防守,撬开唇瓣,深入其中。

    尽情品尝幼女香甜的口水,同时也还叼起那条对方那条湿滑的小软舌,勾到自己嘴巴里面来好好挑逗和玩弄。

    看得露米娅好生羡慕,漂亮的眼眸里满是对少年的爱恋。

    这样肆意的举措让对面的黑发巫女略有不爽…但也不好发作。

    毕竟刚刚某只金发小萝莉就借着喂食的理由向少年索吻,同样现在的小灵梦也可以用这样理由给搪塞过去。

    如果真要责问起来的话,以诺的人渣程度甚至会干脆承认…我就是想要侵犯你的女儿…怎么啦…不行吗…?~灵梦的小嘴很甜哦…她都快能想象出某个少年在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了。

    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继续喝起碗中的白粥来,不想去注意餐桌上的互动。

    行,怎么不行,如果只是接吻的话…黑发巫女在心中如此想到。

    一边与小巫女互换口水,缠绵湿吻,红白萝莉象征性地傲娇了几下索性也就放开了,红着一张小脸,闭上眼眸,仰起脑袋来与她的哥哥大人相吻在一起,而且还是在她的阿妈面前,既是害羞,又有一丢丢得宠的欣喜。

    享受着幼女软糯和香甜的同时另一边在餐桌下方也加快了打手冲的动作,原本恶灵少女身体的一部分,冰冰凉凉的柔软尾巴,现在却变成了飞机杯一样的东西,缠了一圈圈在他的肉棒上,似乎还被少年给打成了死结,魅魔不时想要把灵尾给抽走的动作只会让诺更爽而已。

    抓着软滑的尾巴狠狠撸了几下,粗长的大肉棒就在如此场景下毫无顾忌的射了出来,把这条裤子又给弄脏了,喷射出的腥臭白浊很快就玷污了恶灵少女的下半身,让她只好端起碗来来掩饰捂着粉唇颤抖的一幕。

    舒服的媚音全部憋在了喉咙之中,这种难堪的事情她才不想被人发现啊,魅魔还是第一次发现恶灵的尾巴原来这么敏感,她不知道高潮是什么滋味,不过如果她有小穴的话…爱液一定流的满地都是了吧。

    明明都是灵魂状态了…身体为什么还是这么诚实啊…虽然是少年在拿着她的灵尾自慰,但她确实能从其中获得不小的快感,天知道魅魔为了忍着不发出娇喘忍得多辛苦…幽怨的眸子剜了诺一眼,薄唇抿了抿想要说什么,最终也没能开口,过分苍白的俏脸上有着淡淡红晕,她尾巴早就乱糟糟的了,被黏稠的白浊沾满,乱成一团地盘在某人的肉棒上,又不好意思抽回来,只能尴尬的放在原地。

    看着那张被绯色铺满的白皙俏脸,诺觉得其实这样也还不错。

    ……一直安静趴在诺怀里的露米娅早就发现了,和小灵梦一样,俏脸羞的通红,不敢说话,生怕打扰到少年的兴致,只是用手紧紧抓着身前的衣服,依靠在这个充满安全感的怀抱中。

    『无论哥哥多么变态…露米娅都会接受的…』『哥哥…』此时的金发小萝莉脑袋里虽然充满了淫乱的事情,但她依然是全场最乖的人,没有之一。

    因为少年是露米娅心中最喜欢和最信任的人,她懂得什么时候该去撒娇,什么时候该乖乖闭嘴,所以现在只是默不作声地嗅着身前的味道。

    『这种事…露米娅也可以帮忙的…』在见到少年与小灵梦拥吻的一幕后,金发萝莉在心中暗暗想到…只要不被发现的话…就可以了吧…似乎世界真的回应了她的期待,某个少年把黏满了精液的手指放到了露米娅面前,另一边小巫女被她的哥哥大人吻得都快要昏过去了,娇小的身子完全瘫软在诺的怀中,张着粉嫩诱人的小口不停呼吸着新鲜空气,发丝缭乱,雪颈上也有点点细汗,眼神迷恋地望着某个身影。

    浓重的腥臭味散发在空气中,单单闻着这样的味道就让小萝莉迷醉不已,张开小嘴就把满是白浊的手指含进口中,用湿软的小舌头仔仔细细地舔着。

    幸好这样过程连一秒都没到,不然某个黑发巫女肯定会察觉到空气中那股怪异味道的。

    幼女在舔自己手上精液的时候比刷牙还要认真,每一个缝隙,每一个关节,都用软舌舔舐过,再用粉唇含上嗦地干干净净,还撒娇般舔了舔少年的掌心,似乎是在贪恋更多精液的样子。

    将精液全部给咽到肚子里去后,露米娅把小嘴张开,向哥哥展示着她粉嫩而又干净的口腔,咪上了眼眸,完全就是一副在等待夸奖的模样。

    不过少年却俯下身去在金发小萝莉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立马就让露米娅幼小的身躯颤了几下,而后细弱蚊声的应了一声,低下可爱的小脑袋来,看着那根依旧在勃起之中的粗壮肉棒。

    颤巍巍地伸出一只白嫩小手,悄无声息的钻进了少年的裤子当中去,握住那根她已经相当熟悉的大肉棒,上面似乎还套了一层什么东西的样子,捏起来冰冰软软的。

    露米娅没过多去在意这套子般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只是为了满足某个少年的欲望,在他的怂恿下,开始用小手侍奉起肉棒来,小幅度地上下撸动着。

    ……就算是暖洋洋的日光和秋日里的萧瑟与微寒混合在一起,吹在身上的风虽然有些凉丝丝,但带给人的感觉确实很舒服。

    这大概和少年现在感触差不多吧,某只恶灵尾巴还缠在他肉棒上,冰凉的触感一直在刺激着他的神经,不过由于被粘稠的精液给弄脏,现在不知该如何是好。

    收回去的话某种味道可能就会飘散出来,而且就坐在恶灵少女旁边的博丽说不定就会注意到这件事…现在的魅魔还能用魔法勉强控制一下…把魔力用在这种事情上也是没谁了。

    『简直就像是在偷情一样……』早上被砸醒的魅魔可是见过吃醋的黑发巫女有多恐怖,她可不想面对啊,只能保持着目前这个状态,走一步看一步。

    就在大家都吃早饭时用尾巴被拿来撸什么的,这种事情简直刺激过头了,恶灵少女她不知道刚刚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

    不该那么温柔来着,在一开始直接把尾巴抽回来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似乎某只恶灵已经忘记了明明就是她先用身体挑逗少年的。

    『好羞耻……』别说吃饭的心思,现在的魅魔是真的什么都不想去面对。

    如果时光能倒流就好了。

    有点想要逃避现实的恶灵少女似乎清晰地感觉到又有一只手伸进了少年的裤子中去,抓住那根满是精液的大肉棒轻轻地开始撸动。

    『呜…不是吧,诺你这个变态……给老娘忍着啊…』『刚刚才射过一次就又发情了吗…』『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满脑袋都是色情的家伙……』在内心哀怨的想到,在这种场合下还能够兴奋起来的人,是世界上最最糟糕的人渣!!

    啊啊啊,就不能等博丽走了再弄么…可是随着事情的发展,就连魅魔她的尾巴都不是那么听话了,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她知道反抗是没用的…所以…『你这个不乖的尾巴……给老娘停下来……』『才不是本魅魔大人想要这样做……就是恶灵尾巴不受控制……』『嗯……就是这样子的……』不断在内心找着理由和推卸责任,此时恶灵少女才不会承认她也有点小兴奋呢~平日里少年都在宠爱那个大胸巫女,现在是终于轮到她这只恶灵了么…可这并不是魅魔她想要的发展啊…就正常的去做不行嘛…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为什么非要弄成现在这个样子…那只冰凉又柔软的灵尾上缠绕的动作再加上幼女柔嫩的小手撸个不停,让少年都有点招架不住,同时也感叹魅魔居然会变得主动起来,在博丽眼睛底下就敢这么做。

    要知道最听他话的露米娅还是在听了他的话语之后才主动帮他打手冲的…而且如果被博丽发现的话……好像也不会怎么样,顶多就会抱怨两句,然后在某些时候多压榨几次少年。

    不会像对待爱丽丝时那样直接打断双方。

    因为魅魔和淡金色短发少女在两点上有着根本的不同:一、现在恶灵尾巴是在偷偷摸摸的做。

    二、爱丽丝属于还未被攻略那种,魅魔则是已经完全陷入少年这个不可逃离的漩涡,勉强和博丽还能算得上是“战友”。

    大概。

    反正在诺的脑袋中他是这么认为的,所以现在被发现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甚至更刺激。

    小巫女浑身无力瘫在怀中,肌肤发烫不停喘息着,夹紧了两双嫩腿,还把一只小手塞进腿缝之中不断摩擦,原本清明的眼眸现在带有了一丝浑浊,小嘴中不断吐出香甜的气息,鼻尖嗅着那份少年的味道。

    露米娅则是小心翼翼地为她的哥哥大人撸着肉棒,不时抬起小脑袋来观察一下博丽或者恶灵少女,以确保她们没有发现她的小动作。

    相当黏腻且淫乱的声音就隐藏在少年的裤子之中,就像是在泥地里行走,一只柔软的灵尾再加一只白嫩的小手,一齐缠绕在大肉棒上,努力满足着诺的那份变态欲望。

    某只恶灵少女是绝对不会承认她在这样的行为之中也是能够获得快感的…嘛,少年是肯定不会知道他的两只小萝莉已经变得一个比一个不正常,但这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只有不正常的妖怪才会跟在不正常的生物身边。

    某种意义上来讲似乎还是个喜闻乐见的发展呢。

    ……看着客厅中几乎已经没有人还有进食的欲望,虽然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但相当懂人心的博丽还是迅速收拾掉碗筷,走进厨房中去洗刷。

    此刻的少年给了她对面恶灵少女一个相当微妙的眼神,大概在表达:博丽已经走了哦,不想被发现的话就快一点~『呜……知道了……』如此在心中回答着,同时那只恶灵尾巴也加把劲没有停下来,露米娅柔软的小手也在各种意义上变得更加努力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

    少年搂着两只小萝莉幼嫩的身体稍稍颤抖了一下,大肉棒再次噗噜噗噜地射了出来,炽热的白浊全部都射在了恶灵少女那温度极低的灵尾上,烫的她身子又酥又麻,感觉下半身都要消失掉了…这次博丽不在…终于可以小声的娇喘出来…反正是在两只幼女面前,也不用顾忌什么魔法使的尊严了…“嘤呀~…呜…”

    薄唇微张,魅魔脱力般趴在桌子上喘着气,明明她就是用尾巴帮诺撸了两次而已…为什么会比经历了战斗还要累啊…『呜~尾巴好酸…又胀又舒服…老娘是要坏掉了嘛…』『啊…这个世界都毁灭掉吧…』『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在某只恶灵少女抽回已经被弄脏的尾巴后,随意地用魔力清理了一下痕迹和气味,就把那根不听话的灵尾丢到垫子上不去管了。

    到是少年这边,依旧在享受着小萝莉的吴侬软语。

    “哥哥舒服嘛……”

    没有说出声来,露米娅只是抬起头用变换的口型表达出这么一段话,同时俏脸上也有着可爱的绯色。

    而后伸出小粉舌来去舔舐手指上的精液,还在小嘴里面搅了搅,才恋恋不舍地咽了下去,看那沉迷的表情好像就是在享受什么美味似的。

    奖励般抚在露米娅的小脑袋上,这只容易满足的小rbq顿时开心的跟个什么似的,用她那幼小的胸部在自己胳膊上蹭来蹭去。

    趴在少年怀中的小巫女羡慕地看着金发幼女,媚脸红的都要滴血,一部分原因是羞的,更加重要的原因是……蕴含在诺体内各处的强效催情药已经完全融入了小巫女的身体之中。

    尽管被封印后不是那么明显,但药效已经开始显露出来,从刚刚起的小灵梦只觉得异常燥热。

    好想把衣服全都给脱光…然后慢慢地汗水都在那白皙娇嫩的肌肤上出现了,红白萝莉不知道为什么秋天她还会觉得热,只是张开小嘴努力呼吸着新鲜空气。

    此刻她只想得到哥哥的宠爱,眼神迷离地望着少年的身影。

    同时身下的小手不停自摸着…私处的衣衫都被流出的爱液给打湿了一小块。

    看到这一幕诺也才想起来自己体内似乎还有一个不得了的东西。

    『这就有些麻烦了……』轻轻抚着灵梦的小脑袋,用灵力降低她的体温。

    神智已经开始有些不清晰的小巫女身体开始做出自我保护机制。

    简单地说,就是晕了过去。

    小小的身体就那么瘫软在少年怀中,以一个并不是很舒服的状态陷入昏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