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河传承

第二百六十五章 后悔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水平面 本章:第二百六十五章 后悔

    第二百六十五章后悔

    “夺命三连刺!”灵月天人的分水刺,专攻敌人周身大穴,以控制为主,杀伤为辅,但是,这并不代表灵月天人就没有真正的杀招了。

    这一招夺命三连刺便是他分水刺法的第一杀招。

    紫月天人则在灵月天人出手之前,便以最大的功力施展紫月剑法,将陈晓的剑牢牢地锁死,让他无法抽剑回挡,面临现在的局面,陈晓只有两个选择,那就是撒手弃剑后撤,躲开灵月天人要命的杀招,要么就是被灵月天人斩杀。

    明眼人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可是陈晓的选择却让紫月天人大吃一惊。

    陈晓不退反进,整个人撞了上来,并且伸出另一只手牢牢地扣住紫月天人。

    于此同时,灵月天人的分水刺也在此刻,刺进了陈晓的体内。

    陈晓口吐鲜血,看上去受到重创快要死的样子。

    紫月天人和灵月天人见此,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这口气刚舒了一半,忽然之间一股危机感猛地袭来,两位天人处在不上不下的尴尬情形之下,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两柄宝剑穿心而过,剑上的剑气在他们体内爆,五脏六腑皆没,生机全断,这种伤势,天人也死定了。

    两人顿时明白,此地竟然还有其他埋伏?!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他们在开打之前,都把周围环境都仔细地感知了一番,应该不会有遗漏才是啊?

    紫月天人和灵月天人奋力地转过头来,看向袭击者。

    当他们看到袭击者的真面目时,不禁吓了一跳,猛地转头看向了身前的陈晓。

    这个时候的陈晓已经化为一道黑影,钻进了身后陈晓的体内。

    什么时候?怎么会这样?

    刚才那个拼命的陈晓是假的?不可能啊,是真是假,他们难道分不清楚吗?

    “这是怎么回事?”灵月天人难以置信,他的分水刺入体时候的触感不会出错,绝对是刺入人体的触感,甚至分水刺上的真元爆之后的回馈的感觉也没有错,绝对是打到真人的感觉。

    ―――――――――――――-

    灵月天人从出道到现在,战过无数强敌,杀过无数仇敌,他的触感怎么可能会出错呢?

    不得不承认,杨盘所创的镜花水月,其五感幻象真的越来越有五感操控的感觉了,而不仅仅是欺骗视觉和听觉那么简单了。

    接下来镜花水月的成长方向便是第六感的欺骗。

    达到这一步的镜花水月,才拥有虚实相间的真意,才能成为真正的大神通。

    不过,镜花水月要是没有血影神功的影子分身作为根基的话,那么威力自然会大减,轮为一门普通幻术而已。

    毕竟杨盘的镜花水月只是一门自创的小神通级数的秘术,而不是一种规则。规则,在某种程度上,必备绝对性。

    不过,规则也好,法则也罢,都是大能玩的东西,杨盘只能够想想而已。

    即使如此,镜花水月配上血影分身和真影互换,已经具备了一些规则性质了。

    “没什么,普通的五感幻象而已,让你们死得瞑目。”陈晓淡淡地说道。

    “假的?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种幻术?你最精通的竟然不是剑术,而是幻术?”灵月天人惨笑一声问道。

    “原来这就是你以一敌二的真正秘密。本座悔啊,悔不该掺和进这种无谓的混水里啊。”紫月天人同样惨笑着懊悔道。

    “紫月师兄,想不到我们会死在这种蠢事上面,宗门这一次真的是亏大了,希望宗门能够及时反应过来吧,要是继续掺和进来,恐怕地月门的下场和圣甲门也差不了多少。”灵月天人似乎看到了未来。

    “地月门敢插手进我与圣甲门的恩怨之中,自然是找死,解决了圣甲门,我自会上地月门讨个公道,你们放心便是。”陈晓淡淡地说道。

    但语气之中的冰冷和杀意,两人都听得出来,这陈晓简直就是一个疯子啊。

    “慢着,我们愿意用一个大秘密,化解本门与阁下的恩怨。”紫月天人知道自己和师弟这一次是必死无疑了。

    五脏六腑都没了,还怎么活?

    他们现在只是刚刚脱凡俗,还没有成仙呢,肉身是想换就能换的吗?

    ―――――――――――――-

    况且,武道之路最重肉身,肉身被毁,基本上是死定了。哪怕是武道人仙,换了肉身也得重修。

    “大秘密?”陈晓并没有直接了结二人,因为他们已经没得救了,出不出手也就是早点死和晚点死的区别而已。

    “没有错,你道途已断,或许这个秘密,可以让你重续道途。”紫月天人诱惑道。

    陈晓或者说杨盘是不会相信这种鬼话的,但对于这个大秘密,听听也无妨。

    “说来听听吧。”陈晓平静地说道。

    “地月门、天星宗、逐日派,这三大上门,在一万五千多年前,乃是天下第一宗,三光圣地的分支宗门。我们三派传承着三光圣地的一个传说中的宝藏。”紫月天人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陈晓面无表情地打断道:“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这么多年下来,你们就没有寻宝的念头?恐怕三家互相都不信任吧?我就算是拿到了地月门的宝藏信息,也是白费吧?”陈晓对此没有半点贪念。

    陈晓没有半点迟疑,直接手起剑落,给了他们二人一个痛快,并且迅将尸体连同神魂血液全都丢进了血河空间。

    杨盘本尊立即结束了悟道,主动驱动血河空间,加炼化二人神魂,化为血神子,并且将他们的神魂记忆抽取了出来。

    对于现在的杨盘来说,只要不是被因果大誓保护的记忆,他就能够从此人神魂之中抽取出来。

    与其听紫月天人和灵月天人在那里云山雾绕地侃大山,还无法分辨其中几分真几分假,倒不如直接下重手,然后保留神魂完整,抽取神魂记忆更加方便快捷。

    “原来如此,看来,还真的有些名堂,只是时间过了这么久,还真的不好查啊。”远在青州的杨盘本尊喃喃自语道。

    ―――――――――――――-

    一万五千多年前是什么概念?以现在天人平均寿元三百来计算,五百多代啊!

    真是漫长得让人无语。

    那个时候的历史已经无从考证了。

    当今天下,最古老的宗门,便是现在的天下第一上门天道宗,历史也不过才一万七千年而已。

    浣花剑派的历史也不短,但浣花剑派成为上门也不过几千年而已。

    一万五千多年前的天下第一上门,三光圣地。

    现在,哪怕是天道宗也不敢号称圣地。而当年的三光圣地却以圣地来命名,绝对非同凡响。

    这样的宗门说灭就灭了。

    注意,三光圣地不是亡于外敌,而是宗门自身在一夜之间,突然崩溃,宗门高手和弟子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留下了一个万古谜团,时隔一万五千多年,像三光圣地的分支宗门,都有三个成为了上门,可见当年的它是有多么的强大和风光。

    看来这方世界果然另有隐秘,只是这个隐秘成为了万古之谜。

    杨盘确实对此有着极大的兴趣,但问题是年代太过久远,而且这方世界的十大上门都没有查出什么来,杨盘这个外来者,怎么去查?

    所以,杨盘只好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

    而地月门保留的秘密,便是三光圣地的一处秘藏。

    为什么一处秘藏到保留到现在还没有被起出呢?

    原因很简单,三家上门谁都想独吞,又没有太大的紧迫性,慢慢地也就拖延到现在了。

    杨盘得到了地月门保留的三轴坐标的一轴定位,另外两家上门各自保留着一轴,想要凑齐,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

    真要找出这处秘藏,对于杨盘来说就是杀几个人而已。

    只要再各杀一名天星宗和逐日派的天人,抽取他们的神魂记忆便行了。

    “这倒是一件可以操作的事情啊。不过天星宗和逐日派隔得也太远了吧?”杨盘轻声叹道,此事暂时作罢。

    ―――――――――――――-

    陈晓又杀了两名天人,只要再杀两名,杨盘本尊那里又可以凝聚第三魄!

    这种积累突破的度,绝对会把人给吓到的。

    陈晓收拾好了残局,身形一阵模糊瞬间消失在原地。

    这是远距离身形互换,一眨眼之间,陈晓本尊回到了圣甲门山门前,完美地替换了幻影分身。

    陈晓可是十分清楚,在圣甲门内,有六名大宗师在尝试突破天人,其中只有三人是闭死关突破,另外三人则是为了宗门而牺牲,服用破境丹强行突破。

    对于陈晓来说,无论是正常突破的天人,还是强行突破的天人,本质上都没有区别,他们都附和炼制血神子的要求,同时,天人的血肉精魂也可以增强血河的底蕴,血河的底蕴越强,杨盘的积累就越多。

    所以,杨盘表示,他一点儿也不挑食。

    多杀一些天人,杀够数,杨盘分分钟可以突破到天人后期,回到大周,立马就可以飞升。

    就是这么吊!

    其实,这样挺好的,因为杀这种水货天人,比杀正牌天人要轻松好多,而且麻烦又少,能够最大限度地榨取一家上门的收获和利益。

    这也是为什么陈晓在查到闭关室的时候,没有直接潜进去暗杀目标的原因所在,大宗师级别杀了有什么用?

    收益太少了,现在连塞牙缝都不够。

    陈晓更希望等到他们突破的那一刻,真正地成为了天人再动手,那不是更加完美?

    就好像树上的果实,总要等到果子成熟了再摘吧?

    无声无息,地月门又搭上了两名天人的性命,而圣甲天人就近请了两位天人出手相助,许下了不少承诺,还要搭上一个巨大的人情。

    因此,圣甲天人也没有敢请太多人过来。

    一来,请多了就是浪费,二来是真的请不起了。

    红岩涯之约失约,导致圣甲门的份额比上一届狠狠地削弱,再加上两名天人的损失,强行启用底蕴耗费的资源,然后还有请两名外援的耗费,加上为了稳定人心,而让宗门开支加大了一倍。

    ―――――――――――――-

    圣甲门要是挺过了陈晓这一关,恐怕会虚弱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银根紧锁,不复当年阔绰之景了。

    圣甲天人真的是恨死铁木那个混蛋了,做事情一点儿也不考虑后果,打断一个天人的道途,这是何等犯忌讳的事情。

    还会招来对方不死不休的报复,根本是得不偿失。

    铁木天人难道不知道吗?

    不,后果什么的,一目了然,铁木天人自然是门清儿。可当时的圣甲门乃菀州第一上门,威势滔天,镇压菀州近百年,连真灵门也只能跟在圣甲门身后当马仔,打下手。

    何等威风,何等煞气。

    所以自我膨胀是难免的,不就是一个天人的报复么?算得了什么,谁怕谁啊。我们圣甲门才不怕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结果,很显然,圣甲门撞到了钢板,陈晓不是普通天人,他是杨盘的血神子分身。

    而圣甲门更加料想不到的是,杨盘根本不是本方世界之人,而是异界来客,他不仅仅通晓武道法门,更加精通道门手段。

    在这方世界,道门手段比武道秘法要诡异难解得多,称一声神通广大也不算夸张。

    结果嘛,自然是圣甲门悲剧了。

    铁木天人要是泉下有知,绝对会后悔得直接还魂归来,跪求杨盘手下留情吧。

    其实杨盘心里还是非常谢谢圣甲门这么配合地和自己演双簧,要不然陈晓杀起人来就不会这么顺利,这么爽快了。

    不得不说,站在道义的大旗之下杀人,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

    又捞到两名天人的神魂精元,再加上现在圣甲门之内,如果顺利的话会有六位天人诞生,加上圣甲天人便是七人。那才是美滋滋呢!

    如果不顺利,至少也会有四位天人,也将旧了,不仅仅第三魄的凝聚积累足够了,还能够为第四魄的凝聚提前储备。


如果您喜欢,请把《冥河传承265》,方便以后阅读冥河传承第二百六十五章 后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冥河传承第二百六十五章 后悔并对冥河传承26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