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也,性也

50-6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斯也 本章:50-62

    六十帐

    最近没有什么写文的欲望,

    想停停手。

    在不写文的这几天,平淡的生活中有想出一些他们相处的场景。

    心里塞得满满的,

    就是…………

    此外,学业开始加重,所以更文会很慢很慢,很慢很慢……

    大家想看初夜啊……

    嗯…………

    再过一会儿会儿才有。

    不行了,非常想写h。

    死灰!第三人称写了再说!

    昏黄的壁灯静静的在幽暗的卧室里散出点点暗黄,半遮掩着的纱帘轻轻的被细风掀浮起,有些凉意的夜风偷偷的钻进卧室,轻柔的音乐游荡在宽大的卧室里,加大的古董床上趴卧着一个少女

    丰腴的xiōng口下压着一个星形卧枕,嫩白的小手里还颤颤的扶着看了一些的漫画书。

    过了好久,都不见书页被翻动,倒是少女漫画倾的更是厉害。

    些许是看累了,少女舒服的闭上眼浅眠起来。

    小脸因为侧压在卧枕上的关系有些皱起,鲜润的小嘴微微的张开着,细腻的嘴角隐隐的闪着晶亮,时起时伏的xiōng口带出细小的轻酣。

    楼下大厅的老钟敲响11点整时所传来的响声丝毫没有能惊动她。

    这时,黑暗中出现一道笔直的亮束。

    亮束不断地变宽,直到接连着两个修长的身影一次走了穿过,亮束又渐渐的变窄消失了。

    卧房里轻缓的脚步声移进床边,大床的两侧纷纷凹陷下去。

    一只大手抚上迷人的小臀,指尖触摸着睡衣下的柔美曲线,不时地稍稍用力捏挤,但是少女却毫不所觉。

    “湄湄……湄湄……”

    见她仍是睡得香甜,堇不由得心情舒畅。

    这种爱人安安稳稳的睡在身边的感觉真是……该死的甜蜜!

    但是,他可不准备就这么放过她。

    “醒醒宝贝。”

    指头上不死心的卷起她随意散乱的乌发,调皮的拉扯着。

    拢起的细发移到微翘的鼻尖,坏心的逗痒它。

    “……嗯……”

    小小的鼻子忍不住皱了皱,大概是被挠的受不了了。

    “呵呵……”

    曲起肘侧起着身躺在她身后,看着她细致的小脸上皱起时小纹,堇忍不住被她的娇憨给惹笑。

    左手更是肆无忌惮的揉捏着她的小臀,不安好心的期许着吵醒她。

    手下是一片美好的柔嫩,摸不到半寸底裤的阻碍。

    “她好乖,都没穿内衣。”

    堇微笑着看向魈,中断他难得的逗弄。

    “是吗?还真听话……宝贝醒醒,天亮了!”

    见她睡得沉,魈覆近她,提高声音往她耳边的催促。

    “嗯……好吵……嗯……魈哥哥……”

    浅浅的酣眠暂时被打扰到,湄湄迷迷糊糊的眯着眼,嘟起嘴巴表示被吵醒的不满。

    等视线清楚些看见吵人的坏人,又是满足的微微一笑,

    “你会回来啦……”

    细弱的手臂自主往他的颈项搂去,准备再次入眠。

    “嗯……别睡了湄湄。”

    见她的小脑袋又开始不稳的摇晃起来,魈马上握上她的细肩晃了晃,刻意摇醒她。

    “嗯……人家好困……”

    小嘴噘得更高了些,小鼻子嗅了嗅,然后一皱。

    “魈哥哥,你喝酒了?”

    “嗯,和堇去pub喝了点。”

    她避嫌的阻上他的xiōng口,防止他靠近,

    “都是酒味……你们去洗澡啦,我要睡了……”

    说完,人有自动准备向下倒去。

    可半路就被人从后面给拦截了,

    “啊……”

    她整个人向后倒去,正好被堇搂个满怀。

    “你说的是,不过反正你也醒了,一起洗吧。”

    “嗯……不要……”

    堇刚说完,湄湄就感觉身体被抱起。

    她还未反应过来的抓着xiōng口下的卧枕,等人到了半空,才惊觉得喊出声,

    “不要啦……我洗过了………人家好困……啊!”

    魈一把拉过她手上的多余物,往床上一丢,伸手把外套脱下,跟着堇进了浴室。

    “碰!”

    娇斥的抗议声正式被隔绝在那扇关闭的浴室门后——

    耳边充斥着水的流淌声,脑袋里空空的提不起意识,白嫩的小小双手贴抵着眼前突起又迷人的男性xiōng肌,满是委屈的轻嗲。

    “魈哥哥,让我出去好不好?”

    “不好。”

    头顶上方传来的清清冷冷的回绝,被人硬唤醒后的无辜小脸瞬间一皱,尖细的下巴收紧,粉粉的小唇像是要求亲吻般嘟起。

    缓慢眨着的圆圆大眼些微的合拢,光洁的额头支上他的xiōng口,娇娃娃整个儿迷迷糊糊的依着他渴睡。

    微翘的鼻尖触上男性粗硬的xiōng毛,气人的甩甩脑袋,晃掉那些纷乱的xiōng毛。

    刚劲的下腹突然一收,xiōng口上被抵着的传来阵阵的热意,温温暖暖的,不会蜇烫了皮肤,却源源不断地向四周散着。

    低眼看着小小脑袋上的可爱发旋,魈感到今夜的心情说不出的愉悦,像是有个少女不停在他的身体里翩翩飞舞,总是旋转到让他兴奋的地方。

    一种莫名喜悦和激动在他的身体里燃起火焰,是因为解决了最后一个妨碍者吗?还是因为威士忌的酒精作用?

    不管是什么……

    “魈,水差不多了。”

    晋说着,双手交叉着一把脱掉自己的上衣扔到旁边,毫无顾忌的抽下名牌皮带……

    下身围着白色浴巾,一臂搂过困的彻底的她,好让兄长更换衣服。

    望着怀里的小女人,虎口毫不犹豫得封了上去。

    “嗯…………”

    知道小人儿因为一时的气闷而挣扎,长臂更是在她后背受紧,胁迫她努力的仰起头接受他的吻。

    男人的吻布满了强悍的力道,充斥着醉人的酒意,长舌留恋的在她的嘴里品尝着不知何去何从的小舌,受到惊吓的嫩唇抖抖得被包裹着。

    “……唔……”

    细瘦的身子孱弱的颤抖着,已是无力从困臂中挣脱出身,她晕眩的靠着他大口喘息,眼前一片辨不清的闪亮。

    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次天旋地转!

    “啊!”

    她惊叫出声,害怕的不敢睁开眼,等周身都安静下来,自己已稳稳的躺在浴池中了。

    堇正享受的戏谑的瞧着她,像是观赏胆怯柔弱的小小白兔如何在他的眼皮底下展现该有的惊恐和迷茫。

    见她欲起身,他霸道的长腿一埂,横在她身侧的浴缸边缘,囚困住她。

    湄湄无计可施的用眼睛白白的地方看看堇哥哥。

    堇哥哥你好坏哦…这样不让我走!

    “我的衣服湿了!”

    小手拉了拉贴在xiōng口的蕾丝布料,身上被吸附紧贴的难受,湄湄很想快快把湿掉的睡裙给退了去。

    浴池里的水面突然起了波动,魈跨了进来并递给堇一瓶红酒和高脚杯,他空出的手突然揪上湄湄领口。

    “嘶……”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V字形领口的睡衣瞬时一路开衩到底,呆娃娃愣愣的看着身上的睡衣被无情的再次……

    “嘶…”

    “好了。”

    魈满意的看了看被撕开的裂口,绵绵延延的恰好伸展到她下身开始长有细细耻毛的地方。

    两个人,四只眼睛,齐刷刷的紧紧盯着她身下的地方,小身子一动,软软的细小黑毛便顺着她的动作在水中悠悠的浮荡起来。

    可是主人却是低着头,细指掀起领口的两边,懊恼得看着被撕破的睡裙。

    “魈哥哥,不要再撕我的衣服了!”

    每次一个高兴,无论是哪个他,都会老大亲临的动手破坏她的睡衣。

    每每都是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他们动作也太快了,自己总是还没反应不过来,衣服已经可怜的去了……

    到现在都不知道有多少堆睡衣葬送在他们的手下。

    买来的时候他们又是比她更嫌弃,嫌这里不够轻薄,不喜那里过硬伤肤的……

    不理她的抱怨,堇斟了浅浅一小杯红酒,伸到她面前。

    “喝点,湄湄。”

    “噢。”

    她的思绪一下子被拉了回来,忘了刚才魈的‘暴行’,乖顺的接过杯子,红唇往杯沿上一啄,感觉口感甜甜辣辣的,一口吞下又有种沁凉的舒畅,忍不住大大的喝了一口。

    见她急切的‘吞’酒,魈连忙提醒她,

    “喝慢点,小心……”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接连灌了几口,竟一口气提不上来,酒液顺势滴入气管,不适的她涨红了脸,捧着xiōng口猛咳起来。

    无奈于自己的精准,魈好笑的抚上她的雪背,见她咳的眼角都渗出了泪水,舍不得的搂她入怀,拇指腹温柔的拭去那些眼泪珠子。

    “你呀,实实在在一个小麻烦精。”——

    六十二帐

    “咳……咳……”

    湄湄无力的靠在他身上,急促的喘着气,咳了半响,喉间的刺痒总算消退不少。

    之前睡觉时未扎起的乌色长发散乱的漂浮在微烫的水面上,身后一双厚掌闲懒的掬起一把, 兴致勃勃地开始扎起细细小小的杂乱麻花小辫来。

    “痛……扯到了,堇哥哥……”

    湄湄头皮发疼得连忙向后转过头去,想要拉回被他欺负着的发丝。

    “别动。”

    专注在黑色长发上手掌立刻撑覆上不安分的小脑袋,

    魈默不作声,只是懒懒的横臂在浴沿上,享受着三人时间的宁静。

    本来就已经睡眠不足,深夜里又被挖起来泡热水澡,刚才殷红的葡萄酒喝得又急又猛,蒸汽一熏,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朦胧不清。

    湄湄晕晕糊糊的用嫩掌贴贴太阳穴,魈的眉头蓦的聚成一线,抓起她的手腕按在左肩,

    “又不舒服吗?”

    她摇摇脑袋,软软的回道,

    “只是有点头晕……”

    魈不放心的用微凉的性感的薄唇触碰她的光洁的额头,声音沙哑的问,

    “上次逸那里什么时候去的?”

    手指一顿,堇抬眼瞄他,继续手上的重复性的动作。

    “有段时间了,算起来该过去看看了。”

    “魈哥哥?”

    小家伙抬起头,争着大大的充满疑惑的眼睛,

    “嗯?”

    “又要去做健康检查吗?”

    “嗯。”

    “可是……”

    侧着脑袋,湄湄努力的回想着,心中不断的计算着相隔上一次去医院的时间

    “我上上个月才刚去的!”

    她真不明白,明明自己身体都好好的,最多深秋和冬季有个感冒之类的小毛小病,为什么魈哥哥和堇哥哥会这么担心,好像她随时可能身患重病,病入膏肓似的。

    身体检查也太频繁了啦!

    “还不是为了你!谁叫你小时候这么爱生病。”

    堇不以为然地拉拉指间的细辫

    “可是我现在都好好的啊。”

    小人儿不服输的申辩,还不忘精神抖抖得挺起曲线美的柔软xiōng膛。

    人家身体好得很,不要去医院啦。

    那个……做身体检查的又不是他们。 他们都只是隔着玻璃窗往里面观望,每次吓得紧闭着眼,手指被戳破皮的都是她,疼得也是她。

    刚开始还有些好奇,可次数多了,也只是无聊的在那些七七八八的器械里爬上爬下,里面根本没有好玩的东西的说……

    不理耳边快速划过的小猫的喵叫,魈暗下深沉的黑眸,兴致盎然的触触嘴唇,手指不由自主地再次揪上蕾丝睡衣被撕裂的毛边,坏心的一提。

    “啊!魈哥哥!”

    大半条睡衣被扯起,原本已是岌岌可危遮住下身的裙边幽幽的飘荡在rǔ下,露出下身的未着丝缕的密毛。

    “不要看!”

    小手急忙抓起粗腕,粉嫩的双颊上透上两朵红云。

    虽然魈哥哥的手臂挡在眼前,但是他低头凝视的,分明是……

    下身也似乎感应到的有些发痒,收收小腹,湄湄害羞的躲闪着他的发烫的视线。


如果您喜欢,请把《乱也,性也50》,方便以后阅读乱也,性也50-6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乱也,性也50-62并对乱也,性也50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